您的位置 > 首页 > 国际新闻 > 新闻正文

精子有股面粉的味道_绞紧的紫黑硬物

听到刘宝的话,刘大全两口子相互看了一眼,脸上露出一丝欣喜。相对那些流言来说,他们当然更相信自己的儿子了。 刘大全咧嘴一笑,说道:“刘宝,去村里的小卖店买点猪肉去,下午地

 听到刘宝的话,刘大全两口子相互看了一眼,脸上露出一丝欣喜。相对那些流言来说,他们当然更相信自己的儿子了。

 

刘大全咧嘴一笑,说道:“刘宝,去村里的小卖店买点猪肉去,下午地里没啥活儿,咱改善一下伙食,中午我也喝点。”

 

从身上拽出两张十块的票子递给刘宝,刘大全十分高兴。一听到能吃肉刘宝也高兴的不得了,他家得有半个月都没见荤腥了,总算能改善一下伙食了。

 

“冬梅婶子,给我割二斤猪肉,再来一瓶白酒。”

 

一进了庞冬梅家的小卖店刘宝就裂开嘴喊道,而庞冬梅一见来生意了,连忙热情的招呼。

 

“宝子呀,今天有啥喜事呀?又割肉又打酒的,是不是要相亲了呀?”

 

“相啥亲啊?我爹说今天下午地里没活儿,想改善一下伙食,婶子,你家丁彤最近没回来呀?”

 

丁彤是刘宝青梅竹马的朋友,两个人从小一块长大,不过丁彤初中一毕业就去读幼师了,现在在乡里的小学当老师呢。

 

“呵呵,小彤她这周末能回来一趟,宝子,婶子问你,村里传的那些事情都是真的吗?”

 

刘宝和丁彤的关系虽然还只停留在朋友的阶段,不过庞冬梅眼里可不揉沙子,她知道他们相互之间都对对方有意思,只是那层窗户纸没有捅破。

 

要是刘宝真像村里人传的那样,那她可不能答应把她家丁彤嫁给刘宝,这不是害她闺女要守一辈子的活寡吗。

 

“没有的事儿,都是他们瞎传的,婶子你可别信,等小彤回来我再来找她玩,我先走了婶子。”

 

给过了钱,刘宝便拎着东西出了小卖店,村上的人见了他表面上不说什么,不过一等他走过去就开始窃窃私语。

 

刘宝也只是微微一笑,没当回事儿。要是没有什么意外的话,今晚一过,到时候村里的传言也就不攻自破了。

 

下午地里没啥活儿,刘宝陪他爹喝了点酒。喝完之后刘宝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一直睡到天色全黑他才睁开眼睛。

 

“我草,几点了,别过了时辰。”

 

倒是还没忘了和老霍头的约定,刘宝把灯打开,往墙上的挂钟看了一下才松了口气。

 

“才十点,不过既然打算拜师,那还不如早点去。”

 

穿好了衣服,刘宝便出了家门,往村后头的小桥上走去。路过村长家见他家大门开着,而且屋里还亮着灯,刘宝就朝他家院子扫了一眼。

 

见院子里摆了张桌子,孙贵生和二赖子正喝酒呢。两个人可能是喝了不少,又搂脖子又抱腰的,就跟亲兄弟似的。

 

刘宝“呸”了一声,心说这个二赖子心可真大,老婆都让孙贵生给骑了他居然还能和他喝的这么热闹。

 

要说二赖子是故意让孙贵生骑他的老婆刘宝还真有些不信,为了一个小队长的职位就把自己的老婆给献出去,这代价有点太大了。

 

“喝吧,最好把你们两个二货都喝的半身不遂,到时候老子村长和队长一块当。”

 

在心里嘀咕一句,刘宝刚要走,这时二赖子应该是想撒尿,晃晃悠悠的从院子里走了出来。

 

见到外面站着个人,二赖子用手一指,说道:“特么的谁呀,大半夜的站在这吓人,给老子滚开。”

 

本来刘宝和这个二赖子就不对付,听到他骂骂咧咧的刘宝当时脸就拉了下来,说道:“二赖子,几杯猫尿就把你给灌的不会说人话了?还让我滚开,你特么的算什么东西。”

 

此时孙贵生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二赖子一听到刘宝的声音,顿时就笑了。

 

“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刘软蛋,嘿嘿。我不跟软蛋计较,我还得撒尿呢。”

 

说着便晃晃悠悠的站到了墙角,解开裤子就开始尿了起来。听到二赖子叫自己软蛋刘宝的气就不打一处来,一脚踹在二赖子的屁股上把他给踹了个狗吃屎,骂道:

 

“软蛋也比你戴绿帽子强,都当王八了还这么高兴呢,草,以后你特么的就天天戴顶绿帽子过日子吧,狗屎。”

 

骂了一句刘宝就直接走了,也不管二赖子在他身后乱叫。一想到二赖子的脑袋上戴着一顶绿油油的帽子刘宝的心里就是一阵舒爽,比吃了冰棍都痛快。

 

到了村后头的小桥刘宝见老霍头已经坐在桥上了,看到刘宝,老霍头眯着眼睛,笑眯眯的看着他。

 

忽然这老货把自己的一只鞋脱下来,随手扔到桥下,然后往桥下一指,那意思是让刘宝帮他捡回来。

 

“尼玛的,拿自己当黄石公呢,还让我去捡鞋,老子又特么的不是张良。”

 

心里不满的嘀咕了一句,但刘宝还是到桥下把老霍头的鞋给捡了起来。也不知道这老货多长时间没洗脚了,那鞋臭的都能把羊给熏死过去。

 

难怪他的鞋一扔到桥下那些蛤蟆都不叫唤了,估计是被他的臭鞋给熏迷糊了。

 

“老爷子,你不会还让我给你穿上吧?”

 

见老霍头坐在桥上翘着二郎腿,刘宝呲着牙问了一句。老霍头倒是没让刘宝给他穿鞋,自己拿过来穿上,说道:

 

“行,你小子还懂得尊师重道,我算是没看错人,那今天我就正式收你为徒。不过收徒之前要有个仪式,这是祖上传下来的规矩,你先面朝南跪好。”

虽然心里老大不情愿,不过为了自己的终身“性”福刘宝现在也没别的办法。他朝南跪好,老霍头两手一晃,两只长烛便出现在他的手中。

 

也不见他点火,那两只蜡烛居然亮了起来。老霍头把蜡烛分别插在刘宝前面的地上,随后背着手站在刘宝面前,说道:

 

“磕三个头,要诚心,如果不诚心的话那火烛就会熄灭,现在可以开始了。”

 

此时的刘宝已经完全愣在了当场,心想这个老霍头可真不是一般人,居然还有这手段。

 

第6章 好了

 

以前乡里唱大戏的时候他倒是见过诸如此类的魔术,不过这老霍头好像比那些变魔术的厉害许多。

 

而且刘宝发现老霍头往那一站就有一股气势从他身上散出,也十分的神秘,让人不禁肃然起敬。

 

之前的轻视完全被刘宝抛出心头,恭恭敬敬的给老霍头磕了三个头,随即叫了声师父。

 

“恩,看你小子还算诚心,那我就收下你这徒弟了,起来吧,跟我走。”

 

现在的老霍头就像完全变了一个人一般,浑身上下都透着一丝神秘。老霍头不说话,刘宝也不敢说话,静静的在后面跟着。

 

一直走到山脚下刘宝才看到那有个小院子,院子里有一间小草房,原来是到了老霍头的住所。

 

“刘宝啊,为师本名为霍云生,你要记住了。既然你已经拜我为师,那我就将我的手艺都传给你。”

 

说着霍云生从身上的布口袋里掏出一本十分旧的书递给刘宝,刘宝接过来一看,那书的封皮上写着正阳经,不过刘宝却不明白正三个字是什么意思。

 

“所谓正阳就是指男人刚阳之气,可以强身健体,如果你觉得理解有难度你可以理解你在习武练功。”

 

“卧槽,这跟九阴真经比,谁厉害?”

 

虽然这霍云生变的十分神秘,不过刘宝还是感觉他在吹牛逼,这句话下意识的就溜出了嘴。

 

毫不客气的用烟杆在刘宝的脑袋上敲了一下,霍云生又拿出一条项链交给刘宝,让他戴上。

 

刘宝见那项链上挂了一块指甲盖大小的黄色石头,那石头摸着温热温热的,倒是很让人舒服。

 

“这石头乃是正阳石,可吸收阳气,对你修炼正阳经有好处,以后就不要摘下来了。”

 

顿了一下,霍云生继续说道:“我知道你心里肯定有很多疑问,可能也在想我为什么会选你当徒弟。”

 

见刘宝只是愣愣的看着自己,霍云生微微一笑,“很简单,你小子挺对我的胃口。”

 

“行了你以后就按照正阳经上面的方法修炼就行,不过在这之前你还要学抓水术。”

 

“抓水术?那是什么东西?”

 

现在刘宝只觉得他这个师父花样不少,这抓水术他连听都没听过。霍云生也不说话,摆摆手示意刘宝跟他出来。

 

霍云生的小院里摆了一个水缸,走到水缸前面,霍云生朝缸里伸手一抓,一捧水便被他抓起。

 

而且那捧水居然不散,成球形在霍云生的手中缓缓颤动。霍云生手掌一阵,那水球才散了开去,又落到水缸里。

 

我草,这可比江湖上那些变魔术的骗子牛逼多了,看来这个老霍头还真是有些本事,自己得好好的跟他学学。

 

“如果你能练到这种程度,女人只要被你一摸就会受不了,到时候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嘿嘿,练吧。”

 

说完霍云生便拎了把椅子坐在一边,看着刘宝在那练抓水术。用手抓水这活儿技术含量太高,刘宝抓到快半夜也没能抓上一捧水来。

 

不过他倒没气馁,他知道越是厉害的东西就越难学,要是这么容易就练成了,那老霍头教他的这些东西就不值钱了。

 

“行了,今天就练到这里吧,以后每晚你都到我这来练习,一直练到你练成为止。”

 

说着霍云生在刘宝的肩膀上拍了几下,刘宝顿时就感觉到小腹处升起一团火气,。

 

“嘿呀,我好了。”

 

刘宝的兴奋劲就别提了。而这时他又忽然想起了一个问题,为啥老霍头拍了自己两下就变好了。

 

之前就是被这老货给拍了两下他那东西才变得不好使的,难道是这个老家伙在自己身上弄的手脚。

 

此时老霍头屋子里的灯都熄了,刘宝有心想问但又忍住了。反正他好了,再说老霍头这样做也肯定是为了让刘宝拜他为师。

 

东西自己好了后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李春杏那娘们,她不是笑话自己是软蛋吗,今天一定得让她见识见识自己到底是不是软蛋,一会儿……

 

想到这里刘宝兴奋的不行,急忙出了老霍头的小院,直接朝村里走去。走到李春杏的家门口刘宝伸手就要砸门,但想了想又把手给缩了回来。

 

现在已经是半夜了,要是这么一砸那周围的邻居肯定都能听到。而且他家离李春杏家也很近,要是让他爸妈知道了这件事可就不好玩了。

 

不过刘宝可没打算放过李山杏,走到门边上纵身一跳,就上了李春杏家的墙头,随即便蹑手蹑脚的往他家屋子前走。

 

蹲在窗户下面,刘宝仔细的听了起来,这时屋里的灯忽然亮了起来,刘宝探头一看她手中拿着两截黄瓜。

 

心里升起一丝惊奇,刘宝探着头往屋里面看。李春杏长的不难看,而且还长的挺美的。

 

艰难的咽了口唾沫,刘宝并没有急着行动,而是继续观看。

 

李春杏长的不难看,身体也是十分诱人。

 

刘宝在外面看的实在火大,猫着腰走到李春杏家屋门口,轻轻一拉门,那门居然开了条小缝。

 

“真是天助我也,李春杏这娘们居然没插门,嘿嘿。”

 

“李春杏,你干啥呢?”

 

刘宝说话的声音虽然不大,但却吓了李春杏一跳,急忙把手中的黄瓜扔到一边,随后转过头来看向门口。

 

“刘宝,你……你咋进来的?”

 

见刘宝双眼放光的看着自己,李春杏这才意识到自己没穿衣服。伸手拉过毯子盖在身上,李春杏说道:“你这小子,咋大半夜的进我家了呢?小心我到村长那去告你,把你送进派出所。”

 

看到刘宝忽然出现在自己房间里,李春杏心惊不已。不过刘宝却是满不在乎,嘿嘿笑道:“李春杏,你自己说的话不会忘了吧,是你说我随时都能来日你,现在我来了。”

 

而李春杏一听到刘宝的话微微一愣,随即说道:“你…好了?”

 

“好不好你自己试试不就知道了吗?”

 

别看她损刘宝的时候十分来劲,其实都是为了解气。没想到这刘宝还当真了,大半夜跑进了她家。

要是这事儿传出去那她以后可就没脸在村里待了,村里人的吐沫星子都能把她给淹死。而且她家那口子平时虽然很怕她,但要是知道她跟别的男人弄了这事儿那肯定得跟她玩命。

 

李春杏心下迟疑,但刘宝可不惯着她。他知道自己今天来的目的是什么,所以也不客气,伸手就把李春杏的毯子给拽了下来。

 

随即李春杏一把将刘宝的手打开,说道:“宝子,之前都是婶子跟你开玩笑呢,你别当真,你……你还是回去吧。”

 

“回去?你昨天欺负我爹妈的时候不是停能的吗,而且是你自己说的,我想什么时候日你都行,今天你必须得让我日,我非日你不可。”

 

李春杏虽然嘴上不愿意,但是心理防线早就被突破了。

本文标题: 精子有股面粉的味道_绞紧的紫黑硬物 新闻转载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有问题请联系管理员,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icsmcgee.com/world/911750.html

为您推荐的相关新闻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