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国际新闻 > 新闻正文

华为起诉联邦通信_FCC的大棒打向了谁?

FCC的大棒打向了谁?  华为高管曾说:“我们已经习惯在’实体清单’下生存。”然而,在516的清单之后,美国的打击并未停歇,最新的禁令来自政府机构—&md

FCC的大棒打向了谁?

  华为高管曾说:“我们已经习惯在’实体清单’下生存。”然而,在516的清单之后,美国的打击并未停歇,最新的禁令来自政府机构——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CC)。

  FCC于11月22日通过一项决定,将华为认定为美国国家安全威胁,并禁止美国农村地区运营商使用通用服务基金(USF)购买华为设备,这笔基金高达85亿美元(约600亿人民币)。

  对此,华为迅速进行了反击。

  12月5日,华为正式在美国法院提交起诉书,请求法院认定FCC有关禁止华为参与联邦补贴资金项目的决定违反了美国宪法和《行政诉讼法》。

  在向美国联邦第五巡回上诉法院提交的起诉书中,华为认为FCC直接认定华为构成国家安全威胁,没有给予华为就相关指控进行反驳的机会,违反了正当程序原则。

  华为首席法务官宋柳平在当天的发布会上表示:“仅仅因为华为是一家中国公司就禁止我们,不能解决任何网络安全问题。”

  华为同时认为,FCC并未提供任何证据或合理的理由来支撑其武断随意的决定,违反了美国宪法、《行政程序法》等美国法律。

  眼下,这一禁令尚未实施,华为将有30天的时间来对这一禁令进行抗辩,而强制移除设备的最终命令最快明年出台。但是在此期间,华为也需要对美国、对全世界进行发声,让大家了解禁令的不合法之处,同时提升华为的声望。

  要知道,华为在美国的业务其实很少,主要分布在这些农村地区,为小运营商们提供低成本的网络部署。

  华为企业沟通部副总裁宋凯在接受21Tech在内的媒体采访时就说道:“华为在美国的收入,比起集团的收入可以忽略不计,对比华为在美国110亿的采购额来说,也可以忽略不计,过去几年我们的美国销售人员也在递减。”

  因此,更严重的是“美国国家安全威胁”的名头,给华为带来声誉和名誉上的损失。宋柳平就谈道:“最近一段时间以来,美国政府和政客向世界各国施压,让他们不选择华为设备,这是政治干预市场的行为,这会影响市场竞争。”

  毫无疑问,FCC的禁令直接瞄准华为,但是最终的买单者恐怕还是美国民众。因为这直接关系到美国偏远乡村的民生问题。

  宋凯表示,FCC的这项决定不利于提升美国农村地区的联接水平,因为这些地区依赖华为的设备来接入网络,而其他厂商不愿意在“非常偏远、地形条件艰苦以及人口稀少的”地区开展业务。

  他还表示,这项禁令以及随后发布的移除和替换华为设备的提案,将带来数亿美元的额外成本,甚至会导致一些小型运营商破产。

  同时,这些运营商、以及相关协会都纷纷投反对票,例如,代表美国小型电信运营商利益的乡村无线协会说,其55个会员运营商中有四分之一使用华为等中国公司设备,覆盖科罗拉多、犹他、堪萨斯、内布拉斯加、蒙大拿、怀俄明、爱达荷、南达科他等多个州的乡村地区。

  众多有小运营商表示,很难找到大的设备商来农村地区建设网络,一家运营商Sagebrush表示,如果按照新规定,更新网络的话,预计要花5700万美元。

  一个无理、糟糕的预先审判

  但是,FCC并没有听取这些意见。

  宋柳平在声明中表示:“华为还提交了21轮详细意见,阐述该决定对偏远地区用户和企业的伤害。但FCC却无视所有这些意见。”

  他还说道:“美国农村地区的运营商,包括蒙大拿和肯塔基的小镇、怀俄明的农场等地区的运营商,之所以选择与华为合作,因为他们认可华为设备的质量和安全性。FCC不应该禁止华为和运营商合作为美国农村地区提供联接服务。”

  美国不惜花费更大的代价,也要排除华为、中兴的设备。据报道,美国自去年成立了新的基金会DFC(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Finance Corporation),最近计划出资600亿美元来扶持这些农村地区的运营商购买设备。

  另一方面,华为认为,FCC违反了美国宪法。

  宋柳平说道,FCC主席Ajit Pai和其他委员未提供任何证据,来证明他们认为华为构成安全威胁的指控。自2018年3月FCC首次提出这项提议开始,华为和美国农村地区运营商提交了多轮事实依据和反对意见,但FCC却对这些事实依据和意见完全忽视。

  而案件首席律师Glen Nager表示,FCC未按照相关标准就通过了这条针对华为等中国公司的决定,且FCC自身也承认是针对中国公司。

  Glen Nager还说,该规则还超越了FCC的法定权力,因为FCC没有权力做出国家安全认定,也没有权力基于该判断限制USF基金的使用。此外,FCC也没有国家安全方面的专业认定能力。“FCC并不是基于证据做出这一判断,而是基于对中国法律的根本性误读以及不合理、不可靠和不可接受的指控和影射。该决定纯粹是一个无理、糟糕的预先审判。”

  华为法律政策和IP战略副总裁樊志勇则谈道:“从去年6月到今年10月,我们提交的中国法的报告有11份,都是关于中国安全相关法律的,没有一条让华为开后门。但是FCC忽略了意见,甚至把法律翻译错了。”

  他还表示,在一年多的过程中,华为做了很多努力,希望和美国对话,“我们也希望约见FCC委员,但是FCC只安排了下属见面。但是FCC会和华为的竞争对手见面,讨论对华为的政策….他们并不能做出客观的判断。”

  惊涛骇浪下的生存

  近日,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在接受采访时也回应了这个话题,他表示:“华为公司是商业公司,目的就是为全球人类提供良好的信息服务,我们不是以政治目的为中心的。本着这个原则,在非洲、在高山、在热带雨林……很多艰苦地区,我们都去提供服务。

  当然,我们也愿意给美国人民提供服务。当年我们希望给美国大运营商提供服务,但是给大运营商提供不了服务,就给一些小运营商提供服务,以体现我们的价值。因此,美国政府这个决定是违反了政府要为人民服务的政策的,那是由它和它的人民去沟通解决的问题,我们只是一个供应商,不介入解决问题的冲突。但是美国政府这样做是违反宪法的,因为美国宪法表示就是要为老百姓服务。”

  现在,给小运营商提供服务也面临困境。此次诉讼能否获胜,也还是一个未知数。“不知道运营商是否会加入诉讼,但是他们提交了90份意见,其中,58%,即52份是反对FCC的意见,是支持华为的。运营商签字的证词中,说道用华为的设备是没有出现过安全问题。使用华为,是因为其他厂商报价是华为的2-4倍,但是这些意见都没有被采纳。”樊志勇告诉记者。

  最终华为能否在美国讨回一个公道,还需要看发展态势,但是需要让外界知晓其中的逻辑。华为并没有大举进入美国地区,做的其实是苦活累活,挣得是国外公司不愿意参与的辛苦钱。

  政府需要去补贴乡村地区才能建立通信网络,运营商需要依靠补贴才能存活,对于美国偏远地区的人民来说,能够通信是福利福祉,即使如此,FCC还进行阻拦,要花更高的成本去铺设网络。

  美国自己的大运营商都不愿意去做,只有华为、中兴等中国企业愿意进入这些低利润的地区。和实实在在的民生问题相比,政治手段显然站不住脚。更何况,为什么用着用着,这两年突然就不安全了?而连网络铺设都困难的偏远地区,所谓国家安全又是指什么?

  当然,在记者看来,华为打官司也并不一定是要拿回这些业务,业务对他们来说占比少,利润薄,更重要的是提高在美国的名望,在国际上对美国政府形成打击。

  从去年年底孟晚舟事件、到今年的516事件,再到如今的打击,表面看起来是美国政府一波一波的攻击,但从长期来看,这或将是美国持续性的常态化的打压。

  也只有全球化的巨头企业,华为、谷歌高通等,时不时就打官司,谷歌和欧盟的冲突也是类似的案例。作为全球化企业,也应当拥抱冲突、处理冲突,行驶在全球的海洋上,也不可能风平浪静,而是惊涛骇浪中前行。

  更进一步说,从华为走向世界开始,我们的企业已经不仅仅是大陆性企业,而是从大陆属性变成了海洋属性的企业,向外航海。

  而企业从大陆来到海洋,一路上碰到海盗的几率也增加了,如今中国的全球化产业从产业链底部到了中部,甚至从中部到了上部的时候,冲突就变大了。对于华为来说,在充分和世界接触的过程中,商业边界必然和强者产生碰触。

  一年多来,美国对华为的打击是比较特殊,未来华为也将继续接招拆招。面对前方更多的冲突,也将打造更坚实的航母来护航。

本文标题: 华为起诉联邦通信_FCC的大棒打向了谁? 新闻转载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有问题请联系管理员,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icsmcgee.com/world/904056.html

为您推荐的相关新闻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