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财经新闻 > 新闻正文

港交所迎来资本宠儿 港股迎来最好时刻

11月25日消息,阿里巴巴即将赴港上市,而这也是阿里第三次登录港股。作为资本市场的宠儿,阿里再次回归拥抱港交所无疑成为港...

11月25日消息,阿里巴巴即将赴港上市,而这也是阿里第三次登录港股。作为资本市场的宠儿,阿里再次回归拥抱港交所无疑成为港股市场的一股巨大暖流。

中国互联网巨头阿里11月26日在港交所挂牌,阿里腾讯齐聚港股,对港股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最新消息显示,近22万申请阿里新股,超额认购42倍,中签率高达80%,买5手稳中1手,叠加靓丽的业绩,阿里能否让股民吃到肉?最新暗盘显示,阿里股价大涨5%,比美股价格还高。

阿里巴巴为什么要二次在港上市?这背后又有哪些深意,阿里巴巴作为资本市场的宠儿又给我们带来了什么?

正如张勇在《来自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的公开信》中所言:“我们依然相信香港的美好未来。”

为何选择此时上市,由于7月底进行过拆股,阿里巴巴在美国发行的ADS和在香港发行的股份按照1:8的比例互换。市场给出的解读是,美股与港股之间的这种互换性,一定程度上搭建出阿里巴巴在全球资本市场的缓冲和双保险机制。

港交所25年来最大改革,阿里靓丽的业绩表现,市场对科技巨头估值溢价的看好以及目前阿里较高的股价,都使得阿里站在了天时地利人和的制高点。

阿里经过20年的资本洗礼,早已深谙市场规则。现阶段它不仅需要融资,而且是融资的最好时机。一个更理解自己的香港资本市场再次“拥抱”自己。

一、阿里的雄心壮志

作为一个风靡全球的互联网巨头,只待在美股是否太过狭隘了呢?市场人士认为,美股之外,阿里的赴港之行无疑是给自己铺了一个更加宽阔的阳光大道,安全、高效而富有。

1、阿里处于最好的时刻

对于一家“决定活102年”巨头来说,阿里巴巴知道资本混合着红与黑。但这位资深玩家早就对资本有了一种“性格式”的价值判断——先拿下资本,其他的问题用资本解决。

张勇说过一句意味深长的话,“在晴天时修屋顶,在顺境中做规划。”

无疑,现在的阿里巴巴阳光明媚,4863亿美元的市值,37.58倍的PE,让它睥睨中国乃至全球互联网产业。

刚刚过去的双十一,阿里巴巴风头正劲。11月11日23:59:59 一过,天猫实时成交额的大牌子上显示了当天的成交额:2684 亿。

这是个令人可以骄傲的数字,不仅保住了电商平台第一的位置,还给外界质疑阿里的声音一个大耳刮子 —— 你爸爸还是你爸爸。

阿里目前数字经济体中国用户为9.6亿,全球年度活跃消费者为8.6亿,GMV高达5.7万亿。截至2019年12月,阿里实现营收4108亿美元,净利润1043亿元,最新市值为4751亿美元,为中国最大市值公司。

此外,阿里巨大的资本帝国以及涉及A股、美股、港股的资本版图都给予了阿里一种别样的勇气,这样的勇气是全世界的刮目相看和佩服之至。

天时之外,迎接阿里的是更好的地利人和。地利方面,2018年4月24日,港交所进行25年来重大变革,港交所发布IPO新规,主要有三大特点:1)允许新经济股双重股权结构公司上市,如美团、小米;2)允许尚未盈利的生物科技公司赴港上市,如歌礼制药、百济神州、基石药业等。3)放宽已在美英上市的同股不同权企业,来港作第二上市。市值要求是100亿元。但是,港交所新规已满周年,阿里、京东、百度等互联网巨头至今未有1家赴港作第二上市。

人和方面,2014年3月,阿里巴巴启动赴美上市计划,并在同年9月19日正式挂牌。马云曾公开表示,“有人说,香港失去了阿里巴巴这个机会,我自己觉得是阿里巴巴错失了香港”。而马云在2018年、2019年的多个公共场合多次提到阿里希望回归港股的问题。

2019年1月,林郑月娥表示:香港在金融制度上有所创新,欢迎阿里巴巴再来港上市。4月、5月李小加表示:阿里巴巴集团将“百分之百”会回来,这只是时间长短问题。

现阶段是阿里巴巴通过港股IPO再次唤醒公司价值的绝佳时机。

2、阿里的宏大愿景

阿里巴巴属于这个时代,就像21世纪属于互联网产业。而阿里无疑是这个时代的巨头大鳄。阿里巴巴表示,公司本次赴港上市募资主要有三个用途:驱动用户增长及提升参与度;助力企业实现数字化转型,提升运营效率;持续创新。人口红利、数字化转型、创新构成了阿里来港的最大魅力。

2014年,阿里巴巴在纽交所上市,活跃买家数占据中国人口的四分之一,承载了中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8%以上。那一年,微信支付刚推出一年,抢红包尚没有成为新年俗,支付宝还是在线支付的代名词。

在纽交所上市前的全球路演中,阿里巴巴对未来的规划是三大核心:云计算和大数据、农村市场、全球化和跨境贸易。电商帝国似乎已稳,横向往农村和全球扩张,纵向打通底层技术和应用,通往“亚马逊”之路看似平坦、宽阔。

2015年,拼多多(拼好货)乘着社交电商的东风成立了。

移动互联网时代的风口按天计算,移动支付、移动社交、O2O、直播、短视频……在城头变换大王旗之际,移动互联网的“新贵们”意识到,电商是一条经历过生死考验的互联网变现模式。

阿里巴巴的电商帝国则是被围攻的罗马。

社交电商并不是新事物。2010年,淘宝推出了类似产品“聚划算”。但拼多多的崛起,依托的是移动互联网,是智能手机的普及,是在一二线消费能力被房价压制之后,消费力依然活跃的三四五六线市场,当然还有中国物流产业的崛起,以及体系成熟、质优价廉的工业化产品。

拼多多不仅因为在市场战略上押注成功,也因为选择了一条在互联网行业竞争中百试不爽的战术。2019年,拼多多对外宣传的打法是“百亿补贴”。换言之,这类似于亚马逊的低价“掠夺竞争”。

为此,2018年财年,拼多多支出近29亿美元的销售、行政和一般类费用;11月20日拼多多公布的2019年前三季财务数据中,这个数字达到26.65亿美元。当然,对应的营业收入也呈现出跳跃式增长。

这些资金都是进攻的弹药。拼多多之外,在阿里巴巴的“固有领土”上,还要面对“京东们”的竞争,厮杀同样惨烈。

与此同时,中国电商的各种红利都在消失,最为关键的是人口红利。

综合最新财报数据,阿里巴巴在中国零售市场移动月活跃用户达7.8亿,京东的这一数字是3.3亿,拼多多则是4.3亿。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的总人口数则是13.95亿。

除了人口红利的逐渐消失以及电商的激烈竞争,阿里还有更大的企图心,那就是创建一个以新零售为核心的资本帝国。

目前,阿里帝国已经遍布核心商业、云计算、数字媒体及娱乐、创新业务四大类业务的方方面面。在电子零售方面拥有天猫、淘宝,在港股的上市公司有高鑫零售、阿里健康、阿里影业、云锋金融、亚博科技控股,目前拥有国际最大的独角兽蚂蚁金服。

持续的竞争助推了阿里不断的并购,比如95亿美元收购饿了么,意图是将电商优势延伸到本地生活生态圈;比如20亿美元收购网易考拉,意在撬动在跨境电商市场份额;比如对Lazada20亿美元的增资,意在扩展中国模式,寻找东南亚互联网市场的人口红利的变现模式;比如20亿美元私有化爱康国宾,意在从生活到生命,从体检数据到服务入口,拓展大健康版图。

持续的竞争还需要阿里对内不断投入,比如33亿美元增资菜鸟网络,这是阿里对这个大数据物流协同平台上的继续押注;比如高调成立的“达摩院”,宣布未来三年在新技术上投资超过1000亿人民币,这是阿里对底层技术和科学前沿的宏大野心。

线上的竞争格局还算得心应手,线下的零售战场又是阿里巴巴最难啃下的硬骨头。红星美凯龙、居然之家、银泰百货、开元商业、石基零售、高鑫零售背后都有阿里巴巴的影子,这些传统业务能否转变为马云式新零售的应手棋子,形成线上线下良性互补的“生态”,恐怕还是一段漫长征途。

根据阿里巴巴2020财年第二季度报告,阿里巴巴实现营收1190.2亿元,同比增长40%,主要受中国商业零售业务和阿里云增长驱动;归母净利润达725.4亿元,其中蚂蚁金服33%股权收益高达692亿元。同时,截至报告期末,阿里巴巴中国零售市场移动月活跃用户达7.85亿,年度活跃消费者增长1900万至6.93亿。截至2019年6月30日,阿里巴巴账上现金类资产尚有309.09亿美元。

二、在港股的黯然退市

作为互联网巨擘,阿里竟然三次赴港上市,那又是怎么样的创业历史,让阿里巴巴在港股上市搁浅,最终又来到了梦想开始的地方?

1、明星资本的好学生

1999年9月9日,阿里巴巴中国以外商独资形式注册成立。1999年10月,阿里巴巴获得首轮风险投资500万美元。

500万美元的投资由高盛领投其中的330万美元,跟投的机构有华盈基金、富达亚洲、汇亚资本和蔡崇信的老东家瑞典Investor AB,共换取阿里巴巴50%的股权。

1999年10月,马云拜访孙正义;2000年1月,阿里巴巴获得软银2000万美元的第二轮融资;2000年7月,马云登上《福布斯》杂志封面;2000年8月,英国《经济学人》以“马云将称王(The Jack Who Would Be King)” 为题,报道了阿里巴巴。

成立不到两年,阿里巴巴借助资本的力量,小心翼翼地穿越了2001年的互联网泡沫寒冬,在2002年实现了“一块钱”的盈亏平衡。借助资本的力量,在2003年“非典”的阴霾中,阿里巴巴孕育出2C业务淘宝网。

2003年10月,淘宝网推出支付宝服务。2004年2月,阿里巴巴再次在软银领投下,融资8200万美元,这是当时中国互联网领域最大规模的私募融资。

2014年1月,蔡崇信在接受《福布斯》杂志罗素·弗兰纳里(Russell Flannery)采访时回忆,1999年5月他第一次与马云会面时:“Jack(马云)甚至没有一家公司。他没有组建任何公司实体,只有一个运行了几个月的网站。”

2005年8月,雅虎以雅虎中国业务再加10亿美元的对价,获得阿里巴巴40%的股权(35%的投票权),以及阿里巴巴董事会四个席位中的一席。除软银以外的其他财务投资者陆续退出。

经过这轮资本操作,阿里巴巴三大股东雅虎、马云为首的管理层、软银,分别持股40%、31.7%、29.3%,对应的投票权为35%,36.7%,29.3%。

对于阿里巴巴而言,与雅虎的交易基本解决了当时发展最需要的东西——

10亿美元的资金,早期财务投资者的体面退出,一部分高管实现股权变现,阿里巴巴对淘宝网的绝对控制,全球互联网的行业地位,在公众面前的公信度,相对成熟的业务模式,搜索和广告的营销技术团队,以及雅虎中国沉淀的海量用户。

但上述股权和控制结构,也为后来的控制权之争埋下了诸多伏笔。控制权的问题,是阿里资本局中另一条隐藏的主线。

或者说,这笔交易还是阿里巴巴从资本学生,成长为资本教父的转折点。

2、与港交所的初恋

2007年11月,阿里巴巴以B2B业务作为主体于港交所上市。

那段与港交所的初恋是一次资本洗礼,根据当时的招股书披露,上市之前,阿里巴巴网络有限公司(开曼群岛)100%持有阿里巴巴中国、阿里巴巴软件,以及阿里巴巴在美国、日本、中国香港、中国台湾等B2B业务子公司。

为什么将B2B业务单独上市?阿里巴巴当时的官方口径是,公司的发展重点是全球化、国际化。

真正的原因还要回到阿里巴巴的业务模块。2007年前后,阿里巴巴的核心业务是马云当时所说的“达摩五指”:阿里巴巴、淘宝网、雅虎中国、支付宝、阿里软件。

还在“烧钱”扩张的淘宝网(很像现在的拼多多),盈利模式尚不甚清晰。反观阿里巴巴的B2B业务,无论是商业逻辑还是经营情况,在这五大板块中都算比较稳健。

2007年11月6日,阿里巴巴网络有限公司(阿里巴巴集团旗下B2B业务)以13.5港元发行价登陆联交所,开盘涨幅122%,全日涨幅193%,首日收盘股价报39.5港元,市值约260亿美元,相当于当时百度和腾讯市值之和。阿里巴巴共发行8.59亿股,占50.5亿总股数的17%。按每股13.5港元计算,共计融资116亿港元(约15亿美元)。加上当天1.13亿股超额配股权获全部行使,融资额达131亿港元(约16.95亿美元),融资额度接近此前谷歌创下的纪录(2003年8月,谷歌上市融资19亿美元),阿里股价随后抵达最高价超过41港元。

2008年5月7日,180天禁售期一过,阿里巴巴1.6亿股解禁。而阿里巴巴股价自上市两月后一路走低,在5月7日时更是下跌到了15.04港元。但是,这还不是低,也未跌破发行价。

坏消息总是接踵而至。2008年11月6日上市一周年时,阿里巴巴B2B公司的股价已经跌至4.75港元,甚至,到12月24日,股价跌到了4.3港元,几乎是最高价的十分之一,不到发行价的1/3,这可真是称得上是惨烈。而阿里巴巴股价的大跌当时主要是受2008年金融危机、业绩增长放缓以及B2B业务输血淘宝支付宝等的影响。

2012年2月21日,阿里巴巴提出私有化要约,回购价格每股13.5港元(与2007年时发行价完全相同),预计耗资190亿港元。

对于退市原因,马云的解释是有助于公司转型和未来阿里巴巴集团的整体上市:“将阿里巴巴私有化,可让我们免于承受拥有上市公司所需面临的压力,能够制定对客户最有利的长远规划。私有化要约也可为我们的股东提供一次具有吸引力的套现机会,而不必无限期等候公司完成转型。”

2013年,阿里巴巴再次赴港,寻求以同股不同权的合伙人制度整体上市,最后选择放弃。阿里赴港上市的再次失利,让马云选择了赴美上市。2014年3月,阿里巴巴启动赴美上市计划,并在同年9月19日正式挂牌。

三、港交所迎来资本宠儿

20年时间,两次搁浅港交所,让阿里巴巴从资本学生长成资本教父,而港交所也迎来了25年来的最大变革,一切似乎都是水到渠成。

更重要的还是说服雅虎出售阿里股权,这一切在2011年底出现转机。

2005年,阿里巴巴收购雅虎中国全部资产,同时得到雅虎10亿美金投资,其结果是雅虎中国换来了阿里巴巴40%的股权和35%的投票权,此时,马云及其团队的投票权为35.7%,仍为“控制者”。

而同样在2005年签署的一份协议则为这家公司的控制者带来了变数。2005年,阿里与雅虎签订协议,规定:从2010年10月开始,雅虎的投票权增加值至39%,马云及其团队的投票权降至31.7%,软银的股权和投票权29.3%不变。值得一提的是,到2010年10月,该协议规定的“阿里巴巴首席执行官马云不会被辞退”的规定也将被取消。如果马云及其管理团队不采取行动,2010年10月以后,阿里的实际控制者将变为雅虎。

2011年9月,阿里巴巴启动了员工股权购买计划,“长征计划”(即回购雅虎股权计划)随后开展,在外界看来,马云及其团队对控制权的争取,阿里与国外大股东的博弈,实际从2005年就已经开始,直至2012年,宣布回购雅虎的部分股权。

2012年5月,阿里与雅虎签订协议,允许阿里巴巴集团分阶段的回购雅虎持有阿里的集团股份,协议规定,阿里将以76亿美元回购大约50%雅虎持有的阿里股份(即约20%阿里集团的股份),二阶段,如阿里巴巴集团IPO,阿里有权在IPO时,以IPO价格回购雅虎剩余股权的50%(即10%阿里集团的股份),而剩余10%的股票,等阿里巴巴上市禁售期之后,阿虎可以选择出售。

交易完成后,雅虎和软银的股票权在50%以下,董事会提名席位亦是阿里占优,而雅虎和软银成为纯粹的财务投资者。

对只有少数股权的马云和团队来讲,夺回多数股票全还不足以形成阿里的有效控制,从1010年开始,马云及其团队就开始了另一种治理结构:阿里巴巴合伙人。

2014年6月16日,阿里巴巴在其更新的招股书中公布了27位阿里巴巴合伙人,即“湖畔合伙人”名单。作为其掌控了股票权之后的保障,合伙人计划变成了马云及其团队“控制”阿里巴巴的第二道保险。

2012年6月,阿里巴巴从香港完成退市。2013年春节刚过,市场传出港交所、纽交所、纳斯达克都在邀请阿里巴巴进行整体IPO。当年7月,有媒体称阿里巴巴已向港交所提交上市申请,但“合伙人”制度成为拦路石。

2013年9月,孙正义公开发声,支持阿里的“合伙人”制度。

但按照当时香港的监管规定,同股必须同权。2013年10月9日 香港财经事务及库务局局长陈家强在立法会上表示:香港上市规则规定不能设有双重股权,为了保障投资者权益必须坚持“同股同权”的原则,现阶段无计划推出针对不同股权制度的上市规则。

最终2014年阿里巴巴转道美国上市,一举将马云推上了中国首富的地位。

阿里巴巴不可能改变“合伙人”制度,在控制权上,马云已经经历了太多。这一年,香港错过阿里巴巴。

2、港交所拥抱“教父”

2014年5月,阿里巴巴向美国SEC提交招股说明书。马云在阿里巴巴内部邮件中宣布这一消息时,相较2007年第一次香港上市时,措辞十分淡定。

马云在邮件中说,资本市场不是目标,而是策略和手段,“阿里人要清醒的认识到,资本市场巨大利益诱惑背后有着无比巨大的无情和压力。”

2014年6月26日,阿里巴巴向美国SEC提交文件,决定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整体在纽约证券交易所(NYSE)上市。

2014年9月19日,阿里巴巴正式在纽交所挂牌,股票代码“BABA”。共发行约3.2亿股ADS,发行价68美元,至少募资217.7亿美元,成为史上最大规模的IPO。

上市当日,阿里巴巴市值达2282亿美元,市值超Facebook、IBM、甲骨文、亚马逊等美国公司,成仅次于苹果、谷歌(微博)和微软,成全球第四大高科技公司和全球第二大互联网公司。这次IPO同时创造了中日两国的首富——马云和孙正义。

以资本视角来看,阿里巴巴(含蚂蚁金服)拿全了保险、证券、银行、基金、支付、基金销售、小贷、征信等各大金融牌照。从产业层面观察,阿里巴巴背靠一个空间广阔的互联网市场,还有“合伙人”制度这个公司治理基石。香港、纽约,纽约、香港,它在资本市场已经进出有据、游刃有余。

目前,阿里在美股市值已经高达5000亿美元,位列中国第一大市值公司,马云身家也高达373亿美元,仅次于腾讯董事局主席马化腾。此番,阿里选择赴港上市,资本市场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我们拭目以待!

此番,站在天时地利人和的最佳时机,港交所怀着巨大诚意拥抱阿里,相信阿里也将回报港交所一个更美好的未来。

本文标题: 港交所迎来资本宠儿 港股迎来最好时刻 新闻转载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有问题请联系管理员,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icsmcgee.com/finance/901898.html

为您推荐的相关新闻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