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娱乐新闻 > 新闻正文

高中班级宠物h*乱的班级聚会h

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虽然说小的时候很嫌弃傻子似的自己,可是如果真的有谁伤害了他,刘玉芳肯定会第一个拼命。 在这个村里,只有嫂子和刘玉芳是真心对他的。也正是因为如此,陈正刚

 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虽然说小的时候很嫌弃傻子似的自己,可是如果真的有谁伤害了他,刘玉芳肯定会第一个拼命。

 

在这个村里,只有嫂子和刘玉芳是真心对他的。

也正是因为如此,陈正刚才才会硬碰硬,选择这种方式让刘玉芳妥协。

 

比起妥协,傻子的办法似乎更加有效。

 

等刘玉芳将湿漉漉的陈正弄好,看见陈正眨巴着眼睛认真的看着自己,不由得红了脸:“陈正,你看我干什么?”

 

“玉芳,你什么时候变成这个样子了?”陈正装模作样的指着刘玉芳的胸口,一本正经道,“以前你可没有的。”

 

“你还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刘玉芳瘪瘪嘴,打算搪塞过去,后来一想也没什么关系,反正他就是个傻子,有什么问题。

 

“这女人一旦长大了,这身上肯定会发生变化。”

 

说着指了指陈正的下面,讳莫如深的笑了笑:“你不也是长大了。”

 

说完不动声色的笑着,陈正又怎么会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只是装作不懂,手刚要碰到自己的敏感部位,还没开口,听见外面有人叫自己的名字,听声音是嫂子。

 

陈正担心会被嫂子看出什么破绽,急忙推开房间的门,跑了出去。

 

林子惠老远就看到陈正疯疯张张的跑了出来,还估摸着是不是有什么事情,随后就看见刘玉芳从外面出来,身上穿着粉色的睡衣,冲她摆摆手:“嫂子,阿正想洗澡了。”

 

“洗澡?”林子惠转过头看着陈正,等走近才发现这个家伙的衣服全部弄湿,想起刘玉芳刚才说的话,心里已经明白过来,皱眉一把揪住陈正的耳朵,忍不住责备,“你现在真是胆子大了。”

 

“居然敢在人家的家里洗澡。”林子惠气急,说话语气重了几分,虽然说平时也没少闯祸,可也不敢到别人家去洗澡。

 

得亏是从小玩到大的刘玉芳,若是让别的人看见,还不得打死。

 

“嫂子,我错了。”陈正不停地求饶,这不过就是偷看她洗澡罢了,没想到居然被这个小女人抓住把柄,治了他。

以前他怎么没看出来,刘玉芳的手段如此高明。

 

两个人打打闹闹着回了家,林子惠原本打算让他饿着肚子,可是看到陈正委屈的模样,心软了下来:“要吃什么?”

 

“嫂子,我想吃炸酱面。”陈正一喜,巴结着靠在林子惠的肩膀上,十分可爱。

 

林子惠无奈的摇摇头,脚步却是往厨房的方向走去,不多时便做了一碗热气腾腾的炸酱面,放在陈正的房子里,然后往里屋走去。

 

小宝还没有睡着,林子惠将他抱在怀里,斜靠在后面的柜子上,嘴里哼唱着摇篮曲,眼睛微眯着,快要睡着的样子。

 

陈正吃了饭,一想到下午的场景,便克制不住心里的欲望睡不着,小心翼翼的走到里屋,看到嫂子瞌睡的不行,却还要哄小宝睡觉,不由得有些心疼,上前将怀里的小宝刚抱出来,还没挪开一步,原本闭着眼的女人睁开眼。

 

看到陈正愣了愣,不过很快恢复过来,顺手将陈正拉到炕边坐下,并未将孩子抱住,只是打了个呵欠道:“怎么还没睡?”

 

“我想跟嫂子睡。”灯光下陈正的眼睛闪烁着清澈的光,林子惠怔了怔,很快回过神,想起前两天发生的事情,摇摇头道,“听话,去你自己的屋里睡。”

 

不管当初有没有发生什么,不可否认的是,她心里开始抵触陈正。

 

不光是将他当成傻子,更多的是一个男人来看待。

 

陈正当时一听就不高兴,趴在林子惠的身上不肯起来:“我不管。”

 

“你说你。”林子惠颇为无奈的看着陈正爬到自己的床上,盖了被子闭着眼睡觉,突然不忍心再说什么,心里安慰自己,只要不多想,就不会有什么问题,然后躺在陈正的边上,望着头顶的木头发呆。

 

这些年虽然有陈伟在外面打工挣钱,可除了陈正的费用,还有孩子的费用之外,他们压根就存不了多少钱,眼看着外出打工的每家每户,基本上都盖了楼房,而他们还是过去的样子,林子惠的心里就十分不是滋味。

 

再想想刘玉芳那天说过的话,不禁有些心动,只要她努力,在城里应该也能挣钱。

 

等家里的经济条件稍微好一点,她就不用离开家里务工了。

 

听刘玉芳说服装厂现在招人,如果她去的话,不知道可不可以。

 

次日,陈正一大清早就看见嫂子将小宝的东西收拾着,心里有些疑惑,揉着眼睛疑惑的看着嫂子:“嫂子,你去哪儿?”

 

“听话,你乖乖在家坐着,嫂子把小宝送到娘家回来就给你做饭。”林子惠温柔的说着,不等陈正有所反应,已经抱着小宝离开。

 

其实不用想也知道是什么事情,自从嫂子听完刘玉芳说的话之后,心思就一直没有变过,如今这么急忙的送小宝回娘家,除了进城打工,还能是什么。

 

果不其然,等嫂子将小宝送回家的当天下午,嫂子便带着陈正进城。

 

因为有刘玉芳的帮忙,少走了不少弯路,刘玉芳安排林子惠去她所说的服装厂上班,待遇也算可以,将林子惠安排到裁缝区。

 

陈正记得家里的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是嫂子缝缝补补,所以他并不担心嫂子会有什么问题,反倒是自己,因为装傻的原因,只能待在家里。

 

想到这儿,心里多少有了一点点的愧疚感,陈正从最开始的帮嫂子做力所能及的事情到后面的接林子惠下班,已经变成了习惯。

 

可是过了一段时间之后,陈正发现有件事变得很奇怪,以往不在乎打扮的嫂子,开始对自己的穿着有了讲究,而且最重要的是,她开始化妆,俨然第二个刘玉芳。

 

陈正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直到那天下午,他坐在狗尾巴草上,等嫂子下班的时候,却发现嫂子后面有人跟着。

 

陈正不知道跟在后面的男人是谁,只是看到那个男人猥琐的表情的时候,心里突然觉得很烦躁,上前直接挡在两个人的面前,不满的看着那个男人:“嫂子,他是谁?”

 

“你又是谁?”男人似乎没有想到除了自己之外,还有别的男人对林子惠存有幻想,看样子,这个女人还是有点吸引力的。

 

风韵犹存不说,最重要的是听话。

 

“李总,他是我的小叔子,脑子有点问题。”林子惠解释着指了指脑袋,李斌听罢,不由得嗤笑一声,搂住林子惠的肩膀,色眯嘻嘻的看着林子惠起伏的胸部,“你结婚了?”

“是。”林子惠点点头,不着痕迹的准备从李斌的怀里出来的时候,却被他更加用力的搂住腰,“我就喜欢结婚的。”

 

比起初出茅庐的小丫头片子,他更喜欢这种少妇,打着打工的幌子,在外面勾三搭四,最主要的是她们好对付,只需要一点钱就能打发掉。

 

比起那些刚踏入社会的纯情小处女,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陈正一看当时就炸了,愤怒的扑过去,走到他们二人的面前准备动手,看见嫂子的脸的那一瞬间停下,低着头,紧握双拳。

 

他不能在大庭广众之下打人,会给嫂子惹上麻烦的。

 

林子惠看了眼面前的阿正,皱了皱眉,从李斌的怀里出来,一张脸绯红,尴尬的看看李斌:“阿正已经来接我了,所以不用麻烦李总你送我了。”

 

说着转身牵着陈正的手准备离开,却被李斌叫住:“等等。”

 

陈正心里一紧,一想到那个家伙刚才贼眉鼠眼的样子就知道不好打交道,他还是要尽快想办法带嫂子离开这儿。

 

“李总还有事吗?”林子惠转过身微笑着看着李斌,眉眼处已经有了不耐烦。

 

不到四十岁的中年发福的男人,以为有几个臭钱就能为所欲为。

 

“这样吧。”李斌笑了笑,走到陈正的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不得不说这个家伙还真的挺壮实的,在厂里打个杂也不是不可以。

 

况且有了这个傻子,他就不用担心林子惠造反。

 

“厂里正好有个打杂的空位,我看你这个小叔子身体素质不错,要不来试试?”

 

林子惠一听,眼睛亮了亮,随后转过头看向陈正:“你愿意吗?”

 

毕竟陈正是个傻子,林子惠担心他会被别人欺负,而且最重要的是,从小到大陈正的所有事情都是她处理的,现在让他单独处理自己的事情,跟外人打交道,会不会受伤?

 

陈正看着嫂子的脸,一脸欣喜的点点头:“我愿意。”

 

想当初嫂子带他来这里打工,不就是因为想要改善家里的情况

>>>>全文在线阅读<<<<

本文标题: 高中班级宠物h*乱的班级聚会h 新闻转载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有问题请联系管理员,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icsmcgee.com/ent/921188.html

为您推荐的相关新闻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