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娱乐新闻 > 新闻正文

扑滋扑滋撞击:自己惩罚自己的花蒂

去餐桌上狼吞虎咽的吃起来。 老马趁机和赵雅婷打了声招呼,就一溜烟离开了。“这小子和他老爹一样,来的可真巧!”老马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唇,无奈的摇摇头。 回到家后,

 去餐桌上狼吞虎咽的吃起来。

 

老马趁机和赵雅婷打了声招呼,就一溜烟离开了。

“这小子和他老爹一样,来的可真巧!”老马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唇,无奈的摇摇头。

 

回到家后,老马居然发现餐桌上的饭菜原封不动,邱兰馨也不在家里。

 

“咦?人跑哪儿去了?”老马心里嘀咕着,把桌上的饭菜收拾进了厨房。

 

在家里又晃悠了半个多小时,邱兰馨还没有回家,此时已是夜晚十点半,老马不禁有些焦急了。

 

他在寝室里坐卧不安,觉得是不是要给邱兰馨打个电话,思来想去,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拿出手机,却发现自己并没有邱兰馨的电话号码。

 

“呀!糊涂!”老马自嘲的笑了笑,他的通讯录里只有张小军的号码,看来是自己多情了。

 

看着手机屏幕上“张小军”三个字,老马突然想起张小军临走前交代的一句话,心里顿时有了点眉目,直接拨通了张小军的手机。

 

话筒里响了两声,就变成忙音了,老马不禁纳闷,都这么晚了,张小军难道还在学习?

 

两分钟后,老马收到了张小军的短信息,说是正在和培训员讨论议题,问老马有什么事。

 

老马就给张小军回了信息,告知了邱兰馨的情况。

 

过了一会儿,张小军的电话打了过来,他的情绪似乎有些激动,在电话里着急的说,“马叔,我刚打通兰馨的电话了,可没说几句,她的手机就没电了,你能帮我去看看她吗?”

 

“可以可以,你快告诉我去哪里找?”张小军心急,老马更急,这大晚上的,一个单身女子落在外边,多不安全啊!

 

“好像是蓝色妖姬,又可能是蓝色精灵,总之两个酒吧都找找。”

 

“酒吧啊!”老马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在他的印象里,那可不是什么好地方,顿时眉头紧皱道,“我马上过去,你等我消息!”

 

说完,老马就换了衣服穿上鞋跑出了门。

 

深夜的街道上,行人寥若晨星,老马一路狂奔,先来到了离家最近的蓝色精灵酒吧。

 

门口的霓虹灯很刺眼,老马低着头钻进酒吧大门,室内灯光昏暗,三两男女分散在各个角落,舒缓的轻音乐回荡在耳边,一名酒保上前服务,老马客气的摇了摇头。

 

这是一家清吧,宾客不多,老马转悠一圈,并没发现邱兰馨的身影,便赶紧出了大门朝另一个酒吧寻去。

 

蓝色妖姬酒吧的路程有点远,老马出门后就搭上了出租车,一路上心情相当复杂,手心里都捏了一把汗。

 

到了酒吧后,老马刚钻进去,就在震耳欲聋的DJ嗨歌声中蒙圈了。

 

舞池内人头攒动,光怪陆离,形形色色的青春男女,跟着音乐节奏不停摇摆,台上还有两个金发白妞跳着热舞,超短衣袖超短裙,丰满的娇躯裸露了三分之二,白花花的十分火辣。

 

这里是年轻人的夜天堂,老马第一次来,显得格格不入。他稳住心神,一头扎进了摩肩接踵的人群里。

 

到处弥漫着酒色的味道,其中还掺杂着刺鼻的香水味,老马原本就喝了酒,这会儿闻到了居然有种想作呕的感觉,他捂着鼻子穿梭在窄窄的过道中。

 

由于台下光线太暗,老马只好一桌接一桌的仔细搜寻,刚来到一群美女身旁时,一名身穿吊带背心的胖女人,端起酒杯就递给了老马,浓妆艳抹的肥脸上露出渗人的笑容。

 

“老帅哥,赏个脸,喝一杯呀!”

 

老马吓了一跳,连退数步,不巧人群过于密集,踩到了领座的一个年轻男子的脚上,老马只听身后传来一声痛苦的哀嚎。

 

“卧槽,你他妈的没长眼睛啊!”那名穿白衬衣的男子痛得直咧嘴,上来就推了老马一掌。

 

想着找人最重要,老马没有计较,连声道歉,可男子不依不饶,同桌的两名男子也凑了过来,气势汹汹的把老马围住了。

 

老马是退伍老兵,这架势并不畏惧,只是自己有要事在身,不便与之纠缠,所以一直陪着笑脸,想着伸手不打笑脸人嘛。

 

可是,老马的退让却没有得到对方的谅解,反而使对方得寸进尺,白衣男子揪住老马的衣领,目光凶恶的骂道,“老家伙,老子看你是活腻了吧!”

 

老马讪笑道,“小伙子,实在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白衣男子还未表态,同行的两名男子上来就踹了老马一脚,满身酒气的指着老马的鼻子大骂,“老不死的,狗眼瞎了啊,看老子今天不弄死你!”

 

正准备大动干戈时,几名安保人员冲过来及时制止了他们,老马这才得以解脱,虽然挨了那一脚,但也没放在心上,此时他的心思全在邱兰馨的身上。

 

好不容易找完一圈,也没有发现邱兰馨的身影,这下可把老马给急坏了,他掏出手机准备出去给张小军打个电话,刚一转身,却见一道熟悉的人影穿梭在人群里。

 

“兰馨!”老马心中大喜,吆喝了一声。

 

怎奈音乐声过大,邱兰馨根本没有听到老马的喊叫,一眨眼,她就走向了一张酒桌旁。

 

居然是白衣男子的那张酒桌!

 

老马的心悬了起来,“兰馨怎么会和那些人混在一起?”

 

放眼望去,整张酒桌就邱兰馨一个女孩子,剩下的就是那三名醉醺醺的男子了。

 

老马嘴角苦涩,准备硬着头皮过去,却见邱兰馨喝了一杯酒后,整个身体就摇摇晃晃的倒在了白衣男子的怀里。

 

“不好!”老马眼皮抽了抽,迅速朝那边挤了过去。

 

可是,舞池中央的人太多了,老马挤了一身汗才穿过人群,来到了酒桌旁,不想那白衣男子已经抱着邱兰馨去了后面的包房里。

 

老马又急忙顺着他们消失的方向,一间间的包厢里搜寻着。

 

刚推开一间包厢的门,只见里面的沙发上一对男女脱了裤子,正在行苟且之事,看到老马进来,大喝道,“滚犊子,死老头!”

 

老马老脸一红,缩身退了出来,又接着去下一个房间搜索,不过这次他机灵了点,包厢的门上都镶嵌着玻璃窗,他进去之前,先扒在窗户上朝里面瞅一瞅。

 

瞅了好几间,都不见邱兰馨和白衣男子,老马的心顿时沉了下去。

 

“他们会去哪里呢?”老马不放心,又重新搜寻了一遍。

 

这时,老马突然发现,在走廊最深处,有一扇暗门,门上并没有窗户,老马来不及多想,直接推门而入。

 

这间屋子比其他包厢都要大,似乎是个套房,里边还有一道门。

 

老马走过去,刚来到门前,里屋就传来一阵笑声。

 

“兰馨,我的美人儿,今天总算得到你了!哈哈!”

 

听到笑声,老马瞬间怒火中烧,他早料到邱兰馨喝醉后,白衣男子会趁机图谋不轨,幸好被自己及时发现,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老马抬脚,刚准备踹开那道门时,却听邱兰馨的娇喘声响了起来。

 

“嗯哼,快过来呀……”

 

老马霎间蒙圈了!

 

这丫头是怎么回事?看样子好像是自愿的?莫非她和白衣男子有一腿?

 

这么一想,老马就开始打退堂鼓了,像这种隐私,他根本无权干涉,他只是个房东而已,又不是邱兰馨的老公。

 

对了,老公!

 

老马拍了拍脑袋,他差点把张小军给忘了,今晚的行动明面上可是打着张小军的旗号啊。

 

老马掏出手机给张小军发了条短信息,告诉他邱兰馨就在蓝色妖姬酒吧,并且已经喝醉,和一名陌生男子在一起。

 

信息刚刚编辑好,还没来得及发送,门里面又传来一阵淫笑声。

 

“邱兰馨,你不是很高冷吗?”

 

“你拒绝我呀,快点,再拒绝我一次,我好想再看看你装纯的样子!”

 

紧接着,邱兰馨软绵绵的娇嗔道,“李昊,我错了好不好,你快点来……”

 

老马一愣,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儿,白衣男子这般嚣张的调戏邱兰馨,邱兰馨却放荡不堪,简直像发春了一样!

 

醉酒的邱兰馨,老马也见过,这次明显很反常!

 

难道是酒有问题?!

 

老马都快五十岁的人了,什么稀奇古怪事没见过,这点江湖上的小把戏还蒙不住他

>>>>全文在线阅读<<<<

本文标题: 扑滋扑滋撞击:自己惩罚自己的花蒂 新闻转载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有问题请联系管理员,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icsmcgee.com/ent/921175.html

为您推荐的相关新闻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