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娱乐新闻 > 新闻正文

画着圆在花深处研磨/电击她花蒂折磨

没想到刘亮居然无耻成这样,话反过来说也行? 刘亮偷看了一眼老张的脸色,看到他除了吃惊并没有一点相信的神色,一咬牙抓起手机递给老张说道:“张叔,事情就是这样,你要不相信你

 没想到刘亮居然无耻成这样,话反过来说也行?

 

刘亮偷看了一眼老张的脸色,看到他除了吃惊并没有一点相信的神色,一咬牙抓起手机递给老张说道:

“张叔,事情就是这样,你要不相信你现在就给我岳父打电话吧,人正不怕影子歪,就算闹上法院,我还是这么一说。”

 

老张心里冷笑:你个兔崽子,还在这跟我玩滚刀肉,你还差点道行。

 

老张轻轻放下了手机微笑道:

 

“小刘啊,别那么紧张,张叔也是男人,能理解你的难处,这么说来这事真怪不上你。放心吧,这事我会给你保密的。”

 

刘亮大喜过望,赶紧说道:

 

“是呀,这事真不怪我,都是高静那女人逼我的,你不要看高静表面上清纯高贵的,实际上,嘿,马蚤的要命。张叔,张叔,你可真是我亲叔,以后您家亲戚小孩要上学您尽管找我。”

 

老张看他一眼,呵呵笑道:

 

“我这孤家寡人,也没啥亲戚。倒是高静这女人,你说她马蚤,哪里马蚤了,你给叔好好说说,我看她挺正经的啊。”

 

“嘿,这女人的身上可到处都是宝,就她那双腿,我..”

 

刘亮说到一半突然住口了,怀疑的看着老张问道:

 

“叔,你不是想套我的话吧。”

 

老张哈哈大笑起来:

 

“大侄子,你也太小看你叔了,你叔年轻的时候可有个外号就一夜七次郎,市里的大姑娘小媳妇排着队给我玩,你这点小风小浪算的了啥啊。”

 

“不瞒你说,我也早对高静这女人垂涎三尺了,每次她从我面前走过,那小屁|股扭来扭去的,看得我心痒痒,真恨不得冲上去捏两把。”

 

刘亮一听老张也是同道中人,顿时来了精神,眉飞色舞的说道:

 

“谁说不是呢叔,高静这屁|股啊,可真是极、品,又白又大,摸起来柔软而有弹性,把那大白屁|股往怀里一抱,玩起来别提多过瘾了。”

 

老张继续诱导道:

 

“真的吗,说起来你小子还真是艳福不浅啊,不过叫我说,她身上最美的地方还是那双腿,又长又白,要是能被她那爽腿夹一下。我老张真是死了也甘心啊。”

 

刘亮一拍大腿:

 

“谁说不是呢,上次在家玩的时候,我把她那双腿往肩膀上一抗,玩起来别提多带劲了,夹的紧死了,还有那,她那双腿分成一字马,一张床都放不下,叫她自己用手分开两条腿,你只管用力,简直不要太爽。”

 

“呵呵,还是你小子会玩,一字马啊,那姿势玩起来好带劲了。对了,上次玩的时候有没有玩老|汉|推|车,你叔我最喜欢来这一招了。”

 

老张一脸猥琐的说道。

 

“玩了啊,我叫高静跪在床边,我站在地上,然后在她后边就这么一顶,高静被我弄的哇哇大叫,不停的说她还要,再进去一点,叔,你是没看见,高静这女人马蚤起来能马蚤成啥样。”

 

刘亮一脸红光的说道,完全沉浸到自己美好的回忆里,丝毫没注意到,老张早已经偷偷打开了手机的录音键。

 

“光听你这么一说,叔都浑身发热,不过刘亮啊,叔还是得劝你一句,以后离高静远点,这次叔就跟你不计较了,以后要再缠着高静,这份录音说不定就送到你岳父和教育局去了。”

 

老张突然说道,随手打开了手机的录音键。

 

手机里没录刘亮污蔑高静的那一段,就录了刘亮吹嘘自己怎么玩弄高静的话,非常的无耻下|流,还夹杂着他得意的大笑声。

 

刘亮脸色刷的变白了,额头上滴下一滴冷汗,结结巴巴的说道:

 

“叔,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老张冷笑道:

 

“没啥意思啊,叔也是为你好,今天这事被我发现了,我能给你保密,万一哪天被别人发现你咋办,你放心了,我手里拿着这个也不是威胁你要给我办啥事,就是要你收收心,毕竟你也是结过婚的人了。以后也别缠着高静了,该断就断。”

 

刘亮急了赶紧辩解道:

 

“叔,不是我缠着高静,是高静缠着我,你搞错了。”

 

老张摆摆手:

 

“不管你两谁缠着谁,你以后就离高静远点,我就不相信她真的敢把事情闹大,她要真把照片给你老婆,你放心我出面给你解释。”

 

这一下把刘亮堵得哑口无言,急的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突然刘亮眼睛一转,问道:

 

“叔,你不会是想拿着这东西去威胁高静吧,您听我说,您要真想尝尝高静的滋味,我来安排,保管叫您心满意足。”

 

老张眼睛一瞪:

 

“你这家伙怎么越说越不像话了,你叔已经老了,玩不动了,高静那小娘们就看看解解馋就行了,你就少动歪心思了。”

 

老张说着就往门口走去,刘亮还想拦但是没拦住。

 

刘亮颓然坐在了沙发上,心里无比的后悔,他觉得老张真是自己命里的克星,自己怎么莫名其妙的就跟他说了那么多呢。

 

不行,既然老张拿了自己的把柄,自己也必须拿老张一个把柄才行,要不然自己以后这日子就没法过了。

 

刘亮躺在沙发上点了一根烟开始想怎么收拾老张,过了一会,他给李娇打了一个电话。

 

他决定叫李娇去勾|引老张一下,最好能拍下老张的视频。

 

对李娇这个女人他还是比较放心的,李娇现在已经彻底被自己驯服了,不害怕她会背叛自己。至于高静,他自然不会放手的,他甚至想通过高静拉着老张一起下水,这样他才能好好地做自己这个校长。

 

李娇有点担忧的来到了刘亮的办公室,刘亮现在憋了一肚子的火,一看到李娇就强迫她跪在了地上,然后拉开自己的拉链。

 

他按着李娇的脑袋一边享受李娇的服务,一边说道:

 

“李娇我现在给你一个任务,你去陪咱学校卖水果的老张睡一次,最好录下视频,只要你帮我做完这件事,我以后绝不缠你,你的那些照片视频我都给你,你要调学校的事我已经在给你办了,好好的做完这件事,你就自由了。”

 

李娇的身子一抖,停了下来,她简直不敢相信刘亮居然对自己提出了这样的要求,她本来是教小学的,那时刘亮是小学校长通过卑鄙手段得到了她,这种关系已经持续三年了。

 

后来刘亮高升了,又利用关系把自己调到了高中。

 

这些年她已经习惯了依靠刘亮,不管刘亮怎么欺辱自己她都没反抗过,她至今单身,对刘亮有一种说不明白的感情,甚至幻想刘亮能离婚娶自己。

 

但是现在,所有的幻想都被无情地粉碎了,刘亮现在只不过把自己当成玩物,一个随便能够送给别人的玩物。

 

李娇停下了嘴里的动作,抬起头望着刘亮的眼睛,眼神中充满了绝望和伤心。

 

刘亮正闭着眼睛在享受这美妙的滋味,突然李娇停下了,他有点暴躁的抓住了李娇的头发喝斥道:

 

“做什么?耍脾气啊?你不要忘了你本来就是一个在小山沟教书的,你能有今天全是我的提拔,以你的资质有什么资格教高中,我还帮你转正,叫你当班主任,这些年我给你的不够吗?”

 

“你要什么东西,我没给你,现在就是叫你去办点小事你就磨磨蹭蹭的,陪男人睡觉啊,你最拿手的啊。张叔是老了一点,你就当施舍他,可怜孤寡老人了好不好,我现在被他拿了把柄,你是不是想要我死?”

 

一滴眼泪慢慢从李娇的眼角溢出,她凑过嘴巴继续默默的为刘亮服务

>>>全文在线阅读<<<

 
本文标题: 画着圆在花深处研磨/电击她花蒂折磨 新闻转载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有问题请联系管理员,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icsmcgee.com/ent/921162.html

为您推荐的相关新闻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