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娱乐新闻 > 新闻正文

分身又粗又长不停的颤抖/催乳 春药 高潮 小说

随即又按起来,我偷偷地观察她的神情,她的眼睛已经开始迷茫,盯着我的身体看着。 这时,我才发现,昨晚竟然是睡在她家的,真恨自己昨晚喝那么多干什么。“好了,谢谢你。”我

 随即又按起来,我偷偷地观察她的神情,她的眼睛已经开始迷茫,盯着我的身体看着。

 

这时,我才发现,昨晚竟然是睡在她家的,真恨自己昨晚喝那么多干什么。

“好了,谢谢你。”我轻轻地握着她的手说道。

 

又一个星期过去了。

 

这一个星期里,我和她的感情突飞猛进,之前,因为上次吸奶,她就对我有了防备。

 

不过现在,她在我的面前防备基本上没有了,反而开放了许多。

 

同时,这一个星期,她再也没有安慰过自已,或许是我给了她心灵上的满足,致使她在躯体上的需要便没有那么强烈了。

 

进入七月中旬,对面的大学城基本跟放假没有什么区别,不少学生提前回家,没有回家的也在市里找工作,打着短期工。

 

而李倩影因为要备考的原因,依旧只是与我聊聊骚,没来过来看我,但聊的越来越开放,甚至开始出现不穿衣服聊天,使我大饱眼福。

 

“李叔,店里没什么事,你在家休息就行!”

 

赵婷见我走进店,扭着她那丰腴的翘臀走了过来,接过我的手里的皮包,微笑地看着我。

 

“老了,在家呆不住,明知道没什么事,就想过来转转。”我笑着说道。

 

孙梦兰跑了过来,里面穿着一套红色的里衣,透着白大褂若隐若现。

 

不过,我却看见了她脖子上的吻痕。

 

于是,我打趣道:“我们孙梦兰同志长大了,男朋友是干什么的?”

 

听我这么一说,李红的脸瞬间红了起来,扭捏地说道:“李叔,你为老不尊!”说完,转头跑掉。

 

我和赵婷互相看了看后,哈哈地笑了起来。

 

“赵婷,这样吧,现在看病的人也不多,咱们组织一下出去玩!”我边走边说着。

 

“那可以带家属吗?”赵婷不好意思地问道。

 

“哈哈,可以,当然可以,不过只限老公和孩子。”

 

我明白她的意思,毕竟店里就我们三个人,如果不带家属的话还真没什么意思。

 

突然,我想到了王雪儿,随即这个念头让我挥之而去。

 

“那咱们去哪?”赵婷说道。

 

“你和孙梦兰你们俩个定,我个老家伙哪知道去哪里,最好找个能玩能住,咱们去个三五天。”我说道。

 

“那行,李叔,一会我问问孙梦兰,哪里好玩?”赵婷回答着。

 

我点了点头,在店里转了一圈后便离开了诊所。

 

出了电梯,王雪儿的家里竟然传出美妙的歌声。

 

张博易回来了?

 

我急忙打开手机,点开手机上的监控软件,寻找着她们的身影,没在客厅。

 

我悄悄地打开她的防盗门,顺着声音摸到卫生间,没想到王雪儿竟然没有锁门。

 

王雪儿总喜欢丢三落四,有两次差点把钥匙锁房里。

 

于是,我就向她要了一把,理由就是怕她把钥匙锁里面,同时,我家的钥匙也给了她一把。

 

我透过门缝,看见她坐在地上,歌声伴随着水声飘荡而出。

 

她脸色潮红,不时地咬着下唇,诱人心眩。

 

已经半个月了,再次的看到她的样子,我无比激动和兴奋。

 

现在的我把一切全抛到了脑后,什么伦理道理,让他们统统滚蛋,见鬼去吧。

 

王雪儿变换了姿势,跪在地上,那里正好面对我。

 

伴随着王雪儿高亢的歌声,我也在努力着。

 

随着王雪儿最后的一个音点,她瘫软地趴在了地上。

 

同时,我也攀上了高峰。

 

我全然忘记了现在场景,舒服地喊叫了一声。

 

“谁?”

 

我的声音让王雪儿立刻爬了起来,向外望来。

 

我真的是忘乎所以,慌张地收拾好拉上裤链,跑掉。

 

“啊,是我,你在哪呢?”我尽量地平复着慌张地心情,故做平静地回答着。

 

可是心脏却砰砰直跳,老脸不由自主地滚烫起来,边跑边回着头,恐怕王雪儿直接冲出来。

 

当我跑到婴儿床前时,发现王雪儿并有出来,而是依然在卫生间里对我说着话。

 

“我在洗澡,马上洗完。”王雪儿在卫生间喊道。

 

过了一会,王雪儿穿着一件粉色的连衣睡裙从卫生间走了出来,头发还滴着水。

 

而我却当做什么事都有发生一般,站在婴儿床边上看着小家伙。

 

她在卫生间门口停留了一会,低着头看着什么。

 

我顺着她的眼光看去,脸顷刻间滚烫。

 

“叔,我给你拿喝的!”王雪儿抬头望了我一眼,脸色红晕地跑向冰箱。

 

看着她跑动时,扭动的翘臀,我肯定她里面是真空的。

 

想起刚才那一幕,再次有了反应。

 

在王雪儿打开冰箱时,我不知道怎么地就走向她,从后面紧紧地抱住,正好触碰到她的身体

 

“叔!”王雪儿娇气地叫了声。

 

我静静地抱着她,也不说话。

 

王雪儿的脸很红,眼睛里充满了迷离,娇躯开始颤抖着。

 

我向着她的脖子亲去,紧紧地拥抱着。

 

她松软地靠在我的身上,转过头来,两唇相碰。

 

当我伸进她的裙下,准备探索时,她制止住了我。

 

“叔,不要这样,好吗?”

 

王雪儿突然推开了我,眼含泪水地看着我。

 

我从她的眼里看到期盼,震惊,更多的却是失望,对就是失望,那种对一个长辈的失望。

 

看着她的样子,我默默地转身向着自己家走去。

 

回家躺在床上,什么都不想干,就连看视频的想法竟然都没了。

 

不知道过多久,我始终盯着屋顶看着。

 

这时,我的手机响起,我还以为是李倩影来电话了,立马就接了。

 

“喂,老头,干什么呢,想我了吗?”活泼开朗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

 

我听到后,连忙从床上坐了起来,“死丫头,你怎么想起给爸打电话了,我还以为你不要我这个爸了!”

 

原本是我女儿李灵打来的。

 

她现在国外留学,算算时间已经二年半了,再有一年半就回来了。

 

“赶紧说,我没在家,你有没出去勾搭老太太?”女儿严肃地问道。

 

我一愣,心里便想起了王雪儿,不过嘴上却说道:“就你爸我这样谁要呀,倒是你什么时候领回来一个让我瞧瞧。”

 

女儿在电话那头大声地笑了起来,“老头子,我告诉你,要是让我知道你勾搭老太太,你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好了,不说了,我同学叫我呢。”

 

挂电话就跟她的性格一样,雷厉风行。

 

我看着电话一阵无语,重新躺在床上,或许真的老了,脑海中竟然回想起女儿小时候的样子。

 

嘟!

 

手机中的微信声响起。

 

我一看竟然是王雪儿发来的。

 

“叔,我知道你的心思,我能理解,我不能对不起博易。谢谢您这段时间对我的帮助。”

 

我的心不由地有些失落,现在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真是把脸丢到姥姥家了。

 

我没有回复王雪儿,不过随后,她的信息又发了过来。

 

“叔,我知道这几年你挺不容易,别的忙我帮不上你,我在楼道放了点东西,希望能帮助你。”接着一个羞涩的笑脸。

 

我一下坐了起来,连鞋都没穿,快速地跑向楼道。

 

在她家的门口,放着一个黑色的塑料袋,我正准备打开的时候,王雪儿的消息又发来了过来。

 

“叔,回家再打开!”

 

我看了下她家的房门,我知道她一定在门镜里观察着我。

 

我的心不由地澎湃起来,她是在乎我的。

 

回到家中,我暴力地扯开袋子,一套粉色的蕾丝里衣从里面掉了出来。

 

望着地上的蕾丝里衣,我欣喜若狂,飞快地捡起,放在鼻间味了起来。

 

很香,而且还存留着温度,我猜想一定是她刚脱下的。

 

当看见小裤裤时,我更加兴奋激动。

 

微信再一次地想起,我知道一定是王雪儿发来的。

 

“叔,希望能帮助到你。”随后,一个捂着脸的笑脸。

 

我快速地回复过去“谢谢你,刚才是叔冲动了,对不起!”

 

我跑到电脑前,打开电脑寻找着王雪儿的身影。

 

只见她躺在沙发上,拿着手机不知道想着什么,衣服也没有穿。

 

过了许久,她的信息才发了过来。

 

“叔,你在用吗?”

 

屏幕中,她开始安慰着自己,眼睛却盯着手机,我知道她在等我的回复。

我褪掉衣裤,坐在电脑前,将她的小裤裤拿了出来,“嗯,感觉很好,如果……”剩下的话我没有说,我想她应该能够猜到我想说什么?

 

“叔,你有点得寸进尺了哟!”

 

“我错了,不过,谁让我的雪儿这么迷人呢。”

 

随着我俩地交流,感情不断地升温

>>>>全文在线阅读<<<<

本文标题: 分身又粗又长不停的颤抖/催乳 春药 高潮 小说 新闻转载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有问题请联系管理员,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icsmcgee.com/ent/921118.html

为您推荐的相关新闻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