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娱乐新闻 > 新闻正文

语文老师好紧我好爽/啊,好大,好涨,好多水

手指传来的感觉,让我知道林姨正在犹豫,到底要不要阻止我,知道这样下去不好,可自己的身体又无法舍弃这种感觉。她已经很久没有这样舒服过了? 就在林姨犹豫的时候,我的手指已经隔着

 手指传来的感觉,让我知道林姨正在犹豫,到底要不要阻止我,知道这样下去不好,可自己的身体又无法舍弃这种感觉。

她已经很久没有这样舒服过了?

 

就在林姨犹豫的时候,我的手指已经隔着衣服,触碰到了.....

 

 

8

 

第8章

“小野……”林姨低低地发出一声颤抖的惊呼。

 

我不等她反应过来,双手又重新回到林姨的背上。虽然那只是林姨的最外侧,虽然只是在上面一掠而过,但带给我的感觉却是无比的刺激和兴奋。

 

“林姨,怎么了?”

 

“没……没什么……”

 

从林姨的反应来看,和我这种程度的亲密接触,对她来说是种前所未有的体验,那颤抖的声音让我知道她的兴奋和刺激。

 

像现在这样,既不算完全逾越,又能稍微满足的占下便宜,只要掌握好分寸,林姨便保持沉默,默认了我的一番施为。

 

我暗自松了一口气,双手从林姨的背上滑落至腰部,手掌像刚才那样紧紧贴着林姨的腰侧往上移动,然后重复之前的举动。

 

渐渐地,我的双手越来越往下,变成了紧贴着林姨的腹部往上。每次抚动,林姨的身体都会随着我的动作轻微地颤动。

 

林姨顿时从鼻腔中发出一声短促的喊声。

 

“嗯,不要~”

 

听到林姨的声音,虽然万分不舍,还是立刻放开了双手。不过林姨接下来的举动给了我一个惊喜,她虽然嘴上喊着不要,却忽然拉住了我的双手。

 

能做出这种举动,证明林姨已经被撩拨出了内心潜藏的渴望。

 

我不由暗自高兴,也不说话,缓缓在她光滑的小腹上轻柔的按着。

 

林姨的呼吸立刻急促起来,全身轻微地颤抖着,我甚至能看到她雪白光滑的背上所起的一层细小疙瘩。

 

我知道林姨已经情动了,再次把手放在她身上揉了起来,嘴上问道。

 

“林姨,我按得你舒服吗。”

 

“嗯,按的很舒服。”

 

听到这,我只感觉大脑一阵兴奋,顿时有了强烈的感觉。

 

我把目光放在林姨身上,愈发的渴望……

 

 

就在这个时候,却突然感觉到了一阵阻隔,低头一看,竟然是那薄薄布片,挡住了我这最后的进攻。

 

几乎是毫不犹豫地,我便伸手抓了上去,试图将布片撕扯而下,可同一时间,一道婴儿啼哭很突兀地响了起来。

 

很快,林姨反应过来,神色中也渐渐出现一抹清明,嘴里更是略带焦急地喃呵道:“小野,轩轩好像醒了,我得过去看看!”

 

说着,林姨径直从瑜伽垫上爬起,紧接着走到卧室,将孩子给抱了出来。

 

看到这一幕,我未免有些失望,毕竟刚才都到那个节骨眼上儿了,谁能想到是这个结果?

 

但还没等我这边失落的情绪蔓延开来,下一刻,林姨竟然当着我的面坐在沙发上,然后掀开衣服。

 

在这种刺激下,我只感觉喉咙口一阵发干,忍不住吞咽着唾沫,脑海中更是升起了一个可怕的思绪,如果我能像轩轩那样......

 

胡思乱想好一阵子后,我意识到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干脆站起来说道:“林姨,要不然我先回房间吧,有事你随时叫我。”

 

"行。”点点头,林姨好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本正经道,“对了小野,虽然今天是周末不上学,但你还是得好好复习一下,功课可不能落下了,不然到时候我怎么向你妈交待?”

 

“放心吧林姨,这些我都心中有数的,绝对不会让你失望。”

 

“那好,你赶紧去吧。”

 

“嗯。”最后看了林姨一眼,我进入自己房间,然后翻出功课,还准备进行新一轮的复习,毕竟高考将至,该有的东西还是不能落下。

 

但我做梦都想不到,就在我刚刚坐下的时候,脑海里却情不自禁浮现林姨刚才的模样,还有昨晚在洗手间的场景,几乎每一帧画面对于我来说都是弥足珍贵的,特别是在帮林姨按摩一番后,这种思绪愈发强烈了起来。

 

终究,我还是没忍住,解开了裤子,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门口突然传来脚步声,伴随着林姨的那略带媚惑的声音:“小野,我记得你上个礼拜期中考试了,能不能拿卷子给我看看?”

 

声音响起的同时,门把手也悄然转动,紧接着林姨那道靓丽的身影出现在我的视线中......

当时,我整个人都是僵硬的,脸上更是燥热一片,空气中也弥漫起了尴尬的气氛,好在,由于我是坐在椅子上背对着林姨,所以她并不能看到我的具体动作,情急之下,我只能强作镇定道:“林姨,下次进来的时候你能不能先敲门,至少给我一个心理准备啊?”

 

“呵呵,原来我们的小野长大了,行吧,姨就尊重你一下,我先出去,等会你自己把卷子拿出来。”

 

眼看着林姨的身影渐渐消失在门口,我擦了一把额角的冷汗,心中那块大石总算落地。

 

但事实上,林姨的倩影还是在我脑海中挥之不去,甚至是愈演愈烈,当晚,我再一次失眠,甚至做了一个稀奇古怪的梦,梦里,林姨乖巧地躺在我身旁,任由我....

 

等到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太阳早已日上三竿,我赶紧打点行装赶往学校,在早自习的时候,我还偷偷看了班主任赵灵儿几眼,今天的她穿着一件好看的白天鹅裙子,在她转身的时候,我还能依稀瞧见那雪白的香肩,上头隐隐间有一条黑色带子。

 

看到这副场景,我忍不住吞咽了一口唾沫,脑海里也渐渐浮现一些少儿不宜的场景。

 

事实上,赵灵儿才刚毕业三年左右,和我们年龄差距不超过十岁,所以平时在我们学生里头很有信服力。相对应的,班上也有不少男人当成梦中情人,甚至在睡梦中幻想着与她....包括我,亦是如此。

 

但令人无比遗憾的是,早在刚毕业时,赵灵儿老师就结了婚,据说老公还是某上市公司高管,根本不是我们这群屌丝学生能比的,可尽管如此,这些并不能阻隔我们对赵灵儿老师的憧憬,反而愈演愈烈了起来......

 

然而,就在我浮想联翩的时候,却突然感觉胳膊一阵刺痛,转头一看,同桌周若雪正一脸鄙夷地盯着我,嫩白小手还搭在我胳膊肘上,指尖一步步用着力气。

 

“你想干什么?”瞪了她一眼,我轻声轻语道。

 

“哼!猥琐!”同样白了我一眼,周若雪啐着小嘴道,“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你瞎说什么呢,我又没干什么。”听出了她的言外之意,我赶紧否认道。

 

“呵呵,干没干什么你自己心里清楚,就不用我说的这么明白了。"冷笑着,周若雪语气充满讥讽,隐约间似乎还有些得意。

 

眼见如此,我不由暗暗叹了一口气,面对眼前这小妮子,我还真拿她没什么办法,毕竟,她可是学校有名的刁蛮大小姐,据说教导主任就是她舅舅,家里也挺有钱的,属于富二代加官二代那种,根本就没有多少人敢去招惹她,包括我,能和她同桌,属于倒了八辈子霉那种。

 

然而,就在我以为这件事情即将结束的时候,她却突然站了起来,在众目睽睽之下,故意提高音量道:“报告灵儿老师,张野他偷窥你!”

 

当时,我整个人都是僵硬的,脸上更是燥热一片,空气中也弥漫起了尴尬的气氛,好在,由于我是坐在椅子上背对着林姨,所以她并不能看到我的具体动作,情急之下,我只能强作镇定道:“林姨,下次进来的时候你能不能先敲门,至少给我一个心理准备啊?”

 

“呵呵,原来我们的小野长大了,行吧,姨就尊重你一下,我先出去,等会你自己把卷子拿出来。”

 

眼看着林姨的身影渐渐消失在门口,我擦了一把额角的冷汗,心中那块大石总算落地。

 

但事实上,林姨的倩影还是在我脑海中挥之不去,甚至是愈演愈烈,当晚,我再一次失眠,甚至做了一个稀奇古怪的梦,梦里,林姨乖巧地躺在我身旁,任由我....

 

等到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太阳早已日上三竿,我赶紧打点行装赶往学校,在早自习的时候,我还偷偷看了班主任赵灵儿几眼,今天的她穿着一件好看的白天鹅裙子,在她转身的时候,我还能依稀瞧见那雪白的香肩,上头隐隐间有一条黑色带子。

 

看到这副场景,我忍不住吞咽了一口唾沫,脑海里也渐渐浮现一些少儿不宜的场景。

 

事实上,赵灵儿才刚毕业三年左右,和我们年龄差距不超过十岁
>>>>全文在线阅读<<<<

 
本文标题: 语文老师好紧我好爽/啊,好大,好涨,好多水 新闻转载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有问题请联系管理员,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icsmcgee.com/ent/916724.html

为您推荐的相关新闻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