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娱乐新闻 > 新闻正文

触手紧身虫衣,我和我妽一直保持性关系

万芸芸俏脸羞红,红唇抿的紧紧的:“不用了,姐姐还是把衣服脱了睡。”宽大的衣服脱掉,她还是在里面留了一个贴身的胸衣。粉色的胸衣把那两团聚拢在一起,丰满的雪白马上

 万芸芸俏脸羞红,红唇抿的紧紧的:“不用了,姐姐还是把衣服脱了睡。”


宽大的衣服脱掉,她还是在里面留了一个贴身的胸衣。


粉色的胸衣把那两团聚拢在一起,丰满的雪白马上就要从衣服里跳出来。

边缘处隐约能看到里面粉色的樱桃。


赵丰的呼吸变得灼热,舔了下嘴唇渴望地说:“姐姐,我想拿着你的球睡觉。”


“为什么?”万芸芸羞红了脸。


赵丰眨眨眼:“姐姐的球又大有软,还热乎乎的,饿了还能吃奶。”


他看着万芸芸随着呼吸起伏的雪白胸口,就要挪不开视线。


万芸芸羞囧万分:“这怎么能行?”


迷人的脸上敷满红晕,从那微张的小嘴里面吐出的气息好像都是甜的。


赵丰不受控制地贴上去,手偷偷地触碰到了万芸芸双腿之间。


棉布的布料比万芸芸的皮肤粗糙不少,却也阻隔不了里面的温热。


万芸芸又惊又羞,嘴里也吐出一声甜腻的喘息。


修长的双腿迅速夹紧,把赵丰的手也留在里面,像是不舍得他离开一样。


万芸芸脸上红了个通透,害怕父母听见只能压低声音训斥:“小丰,不能摸哪里。”


“可是小丰这里又痛了。”赵丰张大双腿,指着已经快要爆发的位置。


鼓起的程度都能想象出里面的有多宏伟。


万芸芸又气又急,小声道:“那也......”


她还没说完,赵丰就扁着嘴,道:“姐姐有药却不给我!”


万芸芸都无奈了。


她有些羞怯:“可是,可是......”


她悄悄咽了口唾沫。


赵丰得意,她自己心里也想,只是没有那个胆量罢了。


看来需要找个时间下一剂猛药。


 

他心思电转,脸上却闷闷不乐,躺好:“不给就不给。”


万芸芸有些心疼地看着赵丰,深吸一口气:“我用手帮你,其实不一定非要用那里的“药”。”


她媚人的脸蛋更红了。


这个年纪的人都会有一些幻想,她也是一时冲动说那是“药“。


赵丰心道不能得寸进尺,赶紧点头。


滚烫的热处被温热的小手握住,滑腻的触感在上面活动。


赵丰被刺激的头皮发麻,一瞬间仿佛到了天堂。


万芸芸动作的同时,赵丰也没闲着,触碰到被小裤裤包裹着的神秘位置。


两条修长的腿已经完全露在了外面,其中被小裤裤遮掩的地方更是诱人。


赵丰信心心念念那处的娇媚可人,轻轻把那里拉开一点儿缝隙。


万芸芸一下子拉住他:“不行。”


“为什么?加上药才有效果。”赵丰呼吸急促,眼睛一直盯着露出一点的花瓣,“不然我就喊让阿姨过来!”


这话比什么都管用。


万芸芸只能妥协,放弃似的把那处露出来:“你随便吧。”


赵丰咽了口口水,小心翼翼地拉开那块布料。


万芸芸有些害羞地伸手遮住那处,两条修长的腿紧紧合在一起。


不过赵丰用力把她的两条腿掰开,那处神秘之地就再也藏不住了。


待到把那处观察的仔仔细细,赵丰才学着她压着嗓子说:“姐姐,小丰想摸泥鳅。”


“这哪儿有泥鳅?”万芸芸水润的勾魂的眼睛里带着不解。


赵丰理直气壮地指着她那里道:“姐姐这个袋子和泥鳅洞一模一样!里面肯定有!”


万芸芸头痛万分,羞红了脸解释:“姐姐是人,身上怎么会养泥鳅?”


“不行!你要让我检查一下我才知道!”赵丰晃着脑袋,不达目的不罢休。


万芸芸害怕被外面的人发现,只能同意:“你确认里面没有泥鳅以后就要乖乖认错。”


赵丰忙不迭地点头,手指迫不及待地钻进了“泥鳅洞”。


温热滑腻,紧致。


那处的软肉一股脑儿地拥上来,身上还带着热情的口水。


“嗯~”


万芸芸当时就闷哼一声,说不出的撩人。


赵丰被她叫的心头火热,那处又滚烫了几分。


“不能再大了!”


她娇呼一声,手上也淋上了不少透明的液体。


赵丰呼了两口热气,手指去了更深入的地方探索:“什么不能再大了?姐姐你动作要快一点,小丰好舒服~”


紧要关头万芸芸却停下了,这怎么可以?


他在万芸芸手心里蹭了蹭,舒爽的感觉直达大脑,有一种长长喘息的冲动。


那处秘密之地已经满是水泽,不管进出都滑润无比,刺激的万芸芸娇躯颤栗,喘息连连。


她抓着赵丰的肩膀,甜腻的嗓音带了哭腔:“小丰,你别弄姐姐了好不好?”


“不行,小丰要治病。”赵丰坚定地说。


万芸芸快要疯了,眼泪从眼眶中溢出,白皙的媚体更是在床铺上胡乱拍打,却不敢冬储半点声响。


她强忍着赵丰的扰动,手里还要伺候着赵丰的那玩意儿。


赵丰在里面鼓弄了二十多分钟,里面的水流的床铺上都湿了一片。


万芸芸的身体早就软趴趴的靠在赵丰身上,胸前的双峰剧烈起伏,仿佛受到了什么虐待。


过了足足半个小时,赵丰那里才一阵激动,脑海里一阵白光闪过,身上每一根汗毛都舒爽地竖起,仿佛达到了天堂。


万芸芸红着脸,赶紧把手上白色的东西给擦了。


赵丰听着耳边酥麻媚人的喘息,眼睛一转:“小丰尿尿怎么是白色的?”


他还有些疑惑。


万芸芸脸上红润一片,羞恼地道:“这不是尿,这是小丰长大的证明。”


赵丰拉长调子“哦”了一声,接着问:“那小丰长大了,是不是可以娶姐姐当老婆?”


“你胡说什么?”万芸芸俏脸更红,让人看着就想咬一口。


赵丰却道:“小丰的小兄弟在姐姐手里,那样小丰就要娶姐姐,这叫肌肤之亲。”


“哪儿有这么说的。”万芸芸抿嘴笑道,抬眼间都是风情。


她忽然反应过来,严肃地在赵丰头上摩挲:“你不傻了?”


赵丰心里咯噔一声,忽然哇哇大哭:“小丰不是傻子!你们干嘛都说小丰是傻子!”


连声的指责让万芸芸慌乱不已。


她急忙拍拍赵丰的后背:“没有,小丰不是傻子。”


高耸的山峰贴在赵丰身上,在两个人胸口摩擦。


赵丰感受着胸口的柔软,一点燥热从那处慢慢扩散,已经解放过的东西又开始抬头。


他悄悄摸上万芸芸滑腻的后背,小声说:“可是姐姐也说过。”


万芸芸有些尴尬。


不过这是不是证明赵丰现在不那么傻了?


刘医生的药真的那么有效果?


万芸芸又哄了赵丰好一会儿,才把人哄睡着。


却不知道她刚睡,赵丰就睁开眼,两只手摸上了那对柔软。


感受着手心温热滑腻的触感,他才闭上眼睛,在梦里和万芸芸一夜颠鸾倒凤,早上起来的时候裤裆湿漉漉的一片。


他坐在床上,无辜地看着万芸芸:“不是我干的。”


万芸芸还能想起昨天晚上手上那种黏腻的触感,尴尬地笑笑,说:“没事儿,小丰长大了。”


又吃了药,万芸芸才让他出去玩儿。


他跟村里的那些小孩子关系还不错。


所以今天刚出来,隔壁的狗蛋儿就拉他到了墙角:“傻小丰,我跟你说,刘医生把莫家的大姐关在房间里,俩人还吵架

>>>>全文在线阅读<<<<

本文标题: 触手紧身虫衣,我和我妽一直保持性关系 新闻转载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有问题请联系管理员,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icsmcgee.com/ent/916315.html

为您推荐的相关新闻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