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娱乐新闻 > 新闻正文

高峰 揉捏 肚兜 公主_少妇性放纵小说

到位置坐下时,周贵生还觉得口干舌燥。 户主把菜单递到他面前:“老周,看看喜欢吃什么,随便点!”周贵生“哎”了声,开始点菜,末了,又要了一瓶白酒。 约摸等了十

 到位置坐下时,周贵生还觉得口干舌燥。

 

户主把菜单递到他面前:“老周,看看喜欢吃什么,随便点!”

周贵生“哎”了声,开始点菜,末了,又要了一瓶白酒。

 

约摸等了十几分钟,饭菜做好了,服务员把菜端上来。

 

周贵生注意到上菜服务员,正是站门口的迎宾小姐,女人穿着工作服,事业线鼓鼓的,往下还是那双腿,光滑的很,看的周贵生心痒痒。

 

热菜放到桌子上,正腾腾冒着白雾,热死熏到服务员那里,为她脸蛋儿蒙上一层雾,很是诱人。

 

服务员走后,户主拿着筷子招呼:“吃,快吃,别客气!”

 

碍于别人在场,周贵生不得不收回目光,接过户主递的筷子:“吃!”

 

吃了几口菜后,户主开始叹气,唠起家常:“老周,看到那女人没?”

 

周贵生顺着目光看过去,是那位服务员,它点点头:“看到了,咋了?”

 

户主说:“这女人,命苦啊,嫁了俩男人,都没了!一个人养活孩子,你说命苦不苦!”

 

周贵生一惊,不仅又看了看那女人,瞧那水嫩的脸蛋儿,还有那身材,怎么看都不像生过俩小孩,结过婚的女人。

 

话虽如此,但他还是附和着户主:“命苦啊,咱也没办法!”

 

户主再次摇头叹气,开始吃饭,两人到中途,把白酒拆开,小酌几杯。

 

奈何户主酒量不好,一杯下肚整个人开始飘飘然,没几秒就趴桌子上起不来了。

 

周贵生喊了他几声,不见回应后放下酒杯,又瞟了眼服务员,慢吞吞站起身子,摇摇晃晃往服务员面前走。

 

服务员正站在门口,看他走路不稳,赶忙上前扶着:“叔儿,你咋了?”

 

叔儿?周贵生皱了皱眉,显然是不满意这个称呼,借着自己喝了酒,尽情撒泼:“闺女,你说这话我就不爱听了,我看起来,很老吗?”

 

周贵生酒量好,脑袋里清醒的很,但是装醉酒,可是演的惟妙惟肖,那一脸儿憨样,立马逗笑了服务员。

 

服务员“噗嗤”笑出声:“不老,不老!”

 

周贵生指着门外,身子往服务员身上压:“走!带叔儿去卫生间!”

镇上的饭店,哪里有独立卫生间,一般都是家里独立卫生间。

 

周贵生整个人压着服务员,柔软的娇躯紧贴着他的,借着身高优势,周贵生的眼神不时往那里瞄。

 

周贵生心痒痒,正准备找机会摸一下,只听服务员说:“到了!”

 

周贵生抬头,面前有一排小平房,而他们正站在其中一间屋子前,红色铁门经过岁月的摧残,此时上面刻了不少锈铁。

 

服务员掏出钥匙,开门,把周贵生扶进去:“叔儿,卫生间就在里面,你自个儿没问题吧?”

 

“没问题,多谢闺女了。”周贵生大笑两声,踉跄着往里走。

 

房子不是很大,但是五脏俱全,该有的全都有,电视机,桌子,几把椅子,虽然简陋,但也不差。

 

再往里,有两间房敞开着门,其中一间中间摆放着一张粉色床,床单被褥叠的整整齐齐,而另一间,放着两张小床,天蓝色的床单,旁边是书柜,放着各种玩具模型。

 

周贵生立马猜到,粉色床是服务员的房间,他心思微动,脚步突然右拐,走进那间房。

 

正在喝水的服务员,看到这一幕,赶忙上前拉住他:“叔儿,不是这里。”

 

周贵生靠着墙壁,吹胡子瞪眼:“什么不是这里!你是不是不想让我去卫生间!”

 

服务员皱眉:“叔儿,真不是这里,这是我房间,卫生间还得往后去呢。”

 

无论服务员怎么说,周贵生都不依,到最后,索性开始装糊涂,握住她的手,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老伴儿!你托梦给我了?老伴儿!”

 

服务员顿时傻眼,还未来得及安慰,周贵生一把把她抱在怀里:“老伴儿啊,你走的这些天,我都在想你……”

 

听到周贵生这些话,服务员不禁触景生情,自己那两任丈夫也都离她远去,鼻子猛然发酸,眼泪夺眶而出。

 

这故事走向,可不是周贵生想要的,他只是想趁机揩油,没料到对方也哭了,这可如何是好。

 

想了一会儿,周贵生决定豁出去,把服务员从怀里拉开:“闺女,你哭啥?”

 

服务员觉得自己有些失态,连忙擦眼泪:“没事,叔儿,我带你去卫生间。”

 

她红着眼眶,鼻尖也红红的,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立马激起了周贵生的保护欲,那儿涨得难受。

 

他握着她的手,安慰似的捏了捏:“闺女,有啥心事,跟叔儿说说!叔儿给你做主!”

 

本来独自一人养活俩孩子,已经是件不容易的事了,而她还是个女人,更是难上加难,如今突然有人安慰,服务员憋在心里的委屈顿时涌上来,流着眼泪诉苦:“叔儿,你不知道,这人活着,太辛苦了,太辛苦……”

 

周贵生心里莫名发酸,把她搂在怀里,拍着她的肩膀:“闺女,不哭啊,你看我,老伴儿走了那么久,我一个人不也好好的。”

 

服务员嗯了声,慢慢停止哭声:“叔儿,对不起,我带你去卫生间。”

 

“好嘞!”周贵生站起来,扶着墙往外走。

 

到卫生间后,服务员转身就要出去,手腕却被周贵生拉住,他半睁着眼,含糊不清的说:“闺女,我这裤子,咋解不开了呢?”

 

服务员往下看去,只见他的另一只手在皮带上胡乱摸,难怪会解不开,想到刚才他还在安慰她,服务员决定帮他解皮带。

 

手指刚触碰到皮带,目光却被下面的隆起吸引到了:“啊!”

 

服务员立马撒开手,指着那里:“叔儿,你你你……”

 

周贵生往下看,低低一笑:“我当是啥呢,闺女,你没见过这个?”

 

服务员支支吾吾,这玩意儿她当然见过,只是那已经是两年前的事了,想到两年前每天晚上,与丈夫做的那档子事,莫名的,浑身难受,那儿更难受。

 

没了那种生活的女人,自然是饥渴的,周贵生就是抓住了这点,才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对服务员说这种话。

 

周贵生用手掌摸了摸那片隆起:“闺女,叔儿这还行吧?”

 

服务员羞红了脸,怎么也没料到,他会这么大胆,不过,的确行……

 

见她不说话,周贵生又问:“妹子,想不想摸摸看?”

 

色到深处,连称呼都变了。

 

周贵生的话仿佛会蛊惑人心,服务员缓缓伸出手,在他的注视下,往那儿摸。

 

距离目标还有几厘米时,门外铁门被人推开,“咣当”一声,有两个小男孩跑进来,脸蛋儿红扑扑的,背着书包:“妈!妈!”

 

服务员回过神,赶紧收起手,看向小孩:“放学了?”

 

俩小孩齐齐点头,开始滔滔不绝:“妈,今天在学校,王老师表扬哥哥了,说哥哥的字写的好看!”

 

服务员揉了揉俩人的头发:“真棒!”

 

看到这一幕,周贵生有点不想对服务员下手了,瞧瞧,多不容易。

 

他叹口气,关上卫生间门,解决完之后才出去。

 

周贵生晃着身子:“闺女,既然你有事,我就不耽搁你了。”

 

刚才的事,到底是发生了,服务员整个人变得很不好,眼睛不敢直视周贵生:“呃,好,叔儿再见。”

 

周贵生哎了声,看了眼小孩,离开了。

 

回到饭店,户主还醉的不省人事,趴在桌上起不来。

 

五十出头的周贵生,身体还很硬朗,扶着户主一点也不含糊。

 

把户主交给他家里人,周贵生便也回了家,算计着时间,等到晚上十点多的时候,他穿上外套,往服务员家的方向走去。

 

周贵生心里还是忘不掉,服务员那双腿,嫩的好像能掐出水。

 

到她家门口,周贵生直接敲门,服务员来的很快,见来人是周贵生时,她眼里闪过惊讶。

 

周贵生把身子从门缝挤进去,饭香味扑面而来,他看过去,桌子上放着两盘热菜,显然已经是吃剩下的了。

 

服务员关上门:“叔儿怎么来了?”

 

周贵生捞把椅子坐下:“来看看你,孩子们呢?”

 

“刚睡下。”

 

服务员说着,开始收拾碗筷,她身上的衣服还是工作服,可能是没来得及脱,此时女人背对着他,衣服被她撑得紧绷着,身后的带子清晰可见。

 

>>>>全文在线阅读<<<<

本文标题: 高峰 揉捏 肚兜 公主_少妇性放纵小说 新闻转载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有问题请联系管理员,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icsmcgee.com/ent/916119.html

为您推荐的相关新闻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