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娱乐新闻 > 新闻正文

销魂的小丫鬟双飞,老板弄死我了我好爽呀

可是林仙儿却拿出五个水壶,用藤蔓编成的网兜,套在我们之前喝光的空椰子壳上,椰壳上的洞口还被一个木头堵住了,里面装满了甘甜的山泉。 我肩上背着水壶,手里拿着铁棍,腰里别着军刀

 可是林仙儿却拿出五个水壶,用藤蔓编成的网兜,套在我们之前喝光的空椰子壳上,椰壳上的洞口还被一个木头堵住了,里面装满了甘甜的山泉。

 

我肩上背着水壶,手里拿着铁棍,腰里别着军刀,全副武装。

我坐在崖顶眺望着远处的海平面,月光下的海面波光粼粼,推涌的海浪此起彼伏,一道道海浪拍打在崖壁上发出轰隆隆的响声。

 

就在我发呆的时候,夏岚叼着烟爬了上来,她坐到我身边掏出一盒金陵十二钗递给我一支。

 

我接过烟放到嘴里,夏岚帮我点上火。

 

“没想到你还有这种好东西。”

 

夏岚吸了一口,吐出一个烟圈说:“平时不怎么抽,心烦的时候会抽一支。”

 

她往我身上靠了靠,她身上那股成熟/女人的体香钻进我的鼻孔。

 

夏岚突然问道:“你喜欢王妍吗?”

 

“为什么这么问?”

 

我看着夏岚,她的侧脸很美,借着月光我能够清楚的看到她长长的睫毛。

 

夏岚低头笑了笑说:“蒋丹丹的话不是没有道理。”

 

“蒋丹丹的话不能信。”我反驳道。

 

夏岚盯住我的眼睛,她深吸一口气,把烟扔到了一边。她抓起我的手放到了她的大腿上,她问我:“你喜欢我吗?”

 

夏岚的话像是一颗炸弹在我的脑袋里炸开,我的心脏急速跳动了起来。

 

夏岚看着我没有反应,她趴到我耳边,轻轻的朝我耳朵里吹了一口气,“怎么,我比不上王妍?”

 

我咽了一口唾沫。

 

夏岚抱住我的脸,她抿嘴一笑,轻轻的在我嘴唇上啄了一下。

 

幸福来的突然了,我有些无法适应。

 

夏岚的手开始不老实起来,她的小手钻进我的衣服抚摸着我的胸膛,一只手还趁机挠我痒痒。

 

我忍不了,翻身把她压在身下。

 

夏岚脸色红润秀发凌乱,她在我身下喘/息着。

 

我看的呆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脚步声打断了我的征程。

 

我抬头看去,王妍竟然爬上来!她看到这一幕,捂着嘴吃惊的站在那里。

 

突然她反应过来,连忙转身跑了下去。

 

我被王妍搞得彻底没了兴致,我起身整理好衣服

 

凌晨时分,我坐在火堆前,满脑子都是夏岚挑逗的话语。

 

我不知道张喜儿什么时候醒来,她揉着惺忪的睡眼,在我身旁坐下了。

 

“怎么今天醒的这么早?”我问道。

 

张喜儿笑了笑,说:“总不能让你一直帮我守夜吧。”

 

她摘下眼镜,用衣服擦了擦眼镜片,她突然像是想起什么,盯着我问道:“昨晚你和王妍姐、夏岚姐她们讨论的怎么样,今天我们去干什么啊?”

 

我愣了一下,“我和王妍还有夏岚?”

 

张喜儿继续说:“是呀,昨天晚上夏岚姐跟我说,她离开半小时后,让我通知王妍姐去山顶找你们商量事情。”

 

听完张喜儿的话我的恍然大悟,我真的想不到夏岚的心机竟然如此深沉。

 

张喜儿看我脸色不对,她紧张的问道:“陆远哥你怎么了?”

 

“没什么。”

 

天渐渐亮了,所有人都起来了。昨晚剩下的两只熏鸡不够我们六个人分,于是我提溜起昨天幸存下来的那只锦鸡去河边杀掉了。

 

锦鸡被我处理好,大家围坐在火堆前,烤着锦鸡准备吃早餐。

 

一大早王妍对我就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无论我怎么撩她,她对我都是不理睬。

 

相反夏岚却主动坐到我身边,各种亲昵的举动,气得王妍鸡骨头都咬得嘎嘣脆。

 

为了缓和气氛,我提出了上午去抓鱼的想法。

 

“吃完饭我打算去寻找入海口,你们有谁要一起的?”

 

夏岚想都的不想就说:“我跟你一起去。”

 

我看了一眼王妍没有反应,我松了一口气点头同意了。

 

林仙儿问我,“需要我们做什么?”

 

我说:“尽可能的搜集柴火,我们要有充足的储备,不然下雨天就麻烦了。多找些能够储存的果子,看看能不能采集到可以食用的蘑菇。”

 

“没有人反对的话,就这样安排了。”

 

我都起身准备收拾东西了,王妍突然开口说:“我跟你们一起去,多一个人好办事,况且这里有仙儿和喜儿也够了。”

 

我稍微愣了一下,随即点头同意了。

 

“希望你们能够活着回来。”蒋丹丹突然站起来对我和王妍说出这番话。

 

王妍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我也有些不爽,可是蒋丹丹说完话就走掉了,谁也不知道她去哪里。

 

正式出发之前,我又砍了一些椰子,留做水源储备。

 

可是林仙儿却拿出五个水壶,用藤蔓编成的网兜,套在我们之前喝光的空椰子壳上,椰壳上的洞口还被一个木头堵住了,里面装满了甘甜的山泉。

 

我肩上背着水壶,手里拿着铁棍,腰里别着军刀,全副武装。

 

我回到地面上暗暗发誓,这种经历有一次就够了,我再也不想有第二次了,说不害怕那绝对是睁眼说瞎话。

 

夏岚和我围着骨头仔细研究着,上面歪歪扭扭刻着不少符文,我指认出了其中一个像‘小’的字。

 

我和夏岚研究了半天也没研究出一个所以然,倒是王妍在四周的几棵树上发现了类似‘小’的符文。

 

我看了一下怀表,快到中午12点了,不能把时间浪费在这种没有意义的事情上,我带着王妍和夏岚继续朝北偏西的方向前进。

 

夏岚拿回了自己的铁棍和水壶,她走在前面和王妍聊的可热闹了。

 

看着她两的热乎劲,我算是明白了什么叫做,女人心,海底针!

 

当我们翻过山丘,一处铺满鹅卵石的沙地上出现在我们眼中,一条波光粼粼的河流由西南向东北缓缓流入大海。

 

入海口经过河水长年累月的冲刷,形成一个三角洲。河流的对岸是一片沼泽地,郁郁葱葱的红树林一直延伸到视线的尽头。

 

一条条鲟鱼争先恐后的从海中游来,它们沿着这条河水逆流而上,王妍和夏岚从来没有见过这种景象,两人脸上都浮现出惊喜的神情。

 

突然王妍问我:“陆远,你一开始就知道往西北走就能找到入海口,对吗?”

 

我笑着回答道:“还记得那条小溪吗?棕熊抓鲟鱼吃的小溪。小溪的流向是自西南向东北,我们只要沿着密林往西北方向找,就一定能找到鲟鱼回游的入海口,而且西边那座高/耸入云的山峰也是最好的参照物。”

 

忽然夏岚问道:“鲟鱼洄游能持续多长时间?”

 

我想了想回道:“中华鲟洄游持续的时间是两个月,现在是九月初,不知道这种鲟鱼洄游能持续多长时间。”

 

“这么说来,咱们暂时不用为食物的问题发愁了。”王妍开心的蹦了起来。

 

我苦笑着摇摇头,现在只能乞求老天让鲟鱼洄游的时间持续的长一点。

 

我顺着河岸仔细的探查了一遍,并没有发现野兽出没的踪迹,这里应该比较安全。

 

如果想要造船,入海口的冲击沙地上是一处不错的选择,当涨潮的时候海水漫过沙地,就能将船舶带入大海,我们也就能离开这座荒岛了。

 

不过现在我们手上像样的工具只有一把军刀,想要造出承载六个人远航船只,任重而道远啊!

>>>>全文在线阅读<<<<

本文标题: 销魂的小丫鬟双飞,老板弄死我了我好爽呀 新闻转载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有问题请联系管理员,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icsmcgee.com/ent/916105.html

为您推荐的相关新闻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