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娱乐新闻 > 新闻正文

肚兜里两个小奶头/老板轻点做啊好大用力

民政局的周边本来就是闹市区,前边不远就有一个手机专卖店,林浩走了进去,这一大清早的刚开门,店里就他一个顾客,接待他的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   这小姑娘本来懒洋洋的,结果

 民政局的周边本来就是闹市区,前边不远就有一个手机专卖店,林浩走了进去,这一大清早的刚开门,店里就他一个顾客,接待他的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

 

  这小姑娘本来懒洋洋的,结果一看到林浩身上的名牌,大眼睛立马一亮,财神爷保佑,这是来了个大客户呀。

  于是,马上将店里的高档手机从头介绍了一遍……

 

  “这是最新的苹果7,土豪的标配,装逼拉风的利器!”

 

  “这是华为刚出的V9,高端大气上档次,成功男人的选择!”

 

  “这是三星盖乐世Note7,冒险家的首选,自带不定时爆炸功能!”

 

  ……

 

  林浩反正也不急着赶时间,就听这小姑娘慢慢介绍,目光突然瞄上了墙上的一个横幅——高价回收旧手机,于是笑嘻嘻的问道:“美女,咱们这回收旧手机?”

 

  “是呀……”

 

  小姑娘被林浩打断,正好趁机喝了一口水,介绍了半天,嗓子都快冒烟了,“大哥,你的是什么手机呀?”

 

  林浩笑着说:“我这手机用了三年,一直爱护的很好,只不过最近有点小故障,所以才打算来买新手机的。”

 

  “哦?”

 

  小姑娘笑道:“这么说,大哥你对这手机还挺有感情呢?手机就是一个消耗品,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只要手机合适,我们店里给出的承诺是高价回收,不知道……”

 

  话音未落,林浩已经把他的老山寨机拿出来了,擦了擦屏幕上的灰,“美女,你瞅我这手机值多少钱啊?”

 

  小姑娘脸上的笑容立马一僵,胳膊扶着柜台撑了一下,两条腿一软差点没站住,眼前的手机那‘华丽丽’的外表,只能用‘悲惨’两个字来形容,“大哥,你这手机俺们这真回收不了,要不……给你换个碗吧?”

 

  十分钟后……

 

  林浩左手拎着个碗,白底蓝花的青花瓷,右手握着新买的手机,也是看那姑娘介绍的卖力,最终买了个华为的最新款,这新手机功能强大,重要的是能双卡双待。

 

  手机刚一开机,就叮的收到了一条短信,是老周昨天晚上发过来的,大致就是问他到海港市之后感觉怎么样。

 

  乍一看,老周这还挺关心他的,但这一切都是假象,老周这是怕他在海港市待的不顺心,撂挑子杀回北疆,鼓捣二斤C4把他那军区大院里的红砖小二楼炸飞了。

 

  林浩只简单的回过去四个字:马马虎虎。让那老家伙提心吊胆去吧。

 

  咕噜……

 

  刚发完短信,肚子就叫了起来,林浩这才想起来,从早上到现在,他还滴水未进呢,本想在这街上随便找个馆子凑合一顿,可转念再一想,打昨个儿下火车到现在,还没好好吃一顿呢,于是去路边拦了个出租车。

 

  “小伙子,去哪?”

 

  司机师傅是一个五十多岁的大叔,满面笑容的问道。

 

  “大叔,哪儿有好吃的,就去哪!”林昆笑着说。

 

  “哈哈……”

 

  司机大叔笑了一声,道:“那你算问对人了,这前边不远就是大学城,那儿有一个小吃街,名气不怎么大,但那街上的小吃都正宗的很,保证你吃完了不后悔。”

 

  “好,就去那儿!”

 

  出租车一路向前,没多久便来到了大学城,司机大叔给林浩简单的介绍了一番,海港市百分之八十的大学都在这大学城里,这周边已经形成了一个独立的商圈。

 

  小吃街夹在两所大学的中间,林浩从车上下来,掏了一百块递给司机大叔,司机大叔本来要找零,林浩已经背对着他向小吃街走去,挥了挥手,“不用找了!”

 

  迎面一阵香气扑鼻而来,其中混合多钟美食的味道,林浩先来到了一个羊肉串的摊前,卖肉串的是一个新疆人,三十多岁,戴着个新疆的小礼帽,在那儿吆喝着。

 

  林浩先买了十个羊肉串,边走边吃起来,热乎乎刚出炉的羊肉串,咬在嘴里头肥的直流油,这味道就一个字——香。

 

  这会儿正是半晌午,不上不下的也不是什么饭点儿,但小吃街上的人依旧不少,来来往往的多是周边的学生。

 

  十个羊肉串,很快就吃完了,林浩舔了舔嘴角,一脸的意犹未尽,又来了一个生煎的摊位前,老板娘是个三十多岁的大姐,圆脸微笑,一副和气生财的模样。

 

  林浩又买了份儿海鲜生煎,继续向小吃街的里头走去。

 

  前边突然围了一堆的人,熙熙攘攘,一个公鸭嗓的叫嚣声,从人群中传了出来,“死老头,整个小吃街就你不交保护费,不给你点颜色瞧瞧,真当咱们兄弟是吃素的!”

 

  “狗哥,别跟他墨迹了,这老东西就是欠打!”

 

  “对,揍他!”

 

  ……

 

  林浩眼睛微微一眯,瞅着人群的方向,丢了一个生煎到嘴里,有热闹不看王八蛋,跟着周围的人也凑了过去。

 

  人群的中间,一个六七十岁,须发洁白的老头儿,正被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年轻,揪着衣领子推搡在身后的手推车上,手推车上放着一个烤地瓜的炉子,此时炉子倒在一边,里面的烤地瓜七零八落的撒的满地都是。

 

  老头儿的腿边,一个四五岁大,满脸脏兮兮的小男孩,正抱着老头儿腿,被吓的哇哇哭,仰着小脑袋,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冲那小青年哀求道:“放了我爷爷……”

 

  小青年不为所动,冲着小男孩吼了一嗓子,“给老子闭嘴,再特么的哭,信不信老子一脚踢掉你的脑袋!”

 

  小男孩哭的更凶了……

 

  小青年的身后,站着另外两个小青年,也都是二十出头的模样,其中一个剃着光头,圆乎乎的脑壳子油光锃亮,嘴角生了个大黑痣,在那儿嘬着个牙签一脸嚣张。

 

  另一个高高瘦瘦,染了一头的扎眼的黄毛,一脸的穷嘚瑟。

 

  围观的人群指指点点,心里头都为那可怜的爷孙打抱不平,但一圈几十个人,却没一个敢上前替老人出头的……

 

  

  

 

  林浩站在人群的外围,往里头一看,心里顿时一股怒火冲上了脑门儿,这光天化日的,居然还有这么欺负人的。

 

  啪!

 

  手里剩下的几个生煎,一把摔在了地上,就准备冲进去,胳膊突然被人拉了一下,是刚才卖他生煎的圆脸大姐,这大姐低着声音好言相劝,“大兄弟,你还是别逞强了,里面的这三个是咱们小吃街上的恶霸,不好惹的……”

 

  林浩冲着大姐笑了一下,道:“今天这事我管定了。”说完,抄起他那青花瓷的饭碗,冲着里面就丢了进去。

 

  嗖……

 

  半空中一道虚影闪过,掠过众人的头顶,砰的一声闷响,那白底儿蓝花的饭碗,砸在了拎着老头儿衣领的小青年的后脑勺上,紧接着啪的一声碎响,摔的细碎。

 

  “哎哟!”

 

  小青年吃痛的一声惨叫,捂着脑袋回过了头,恶狠狠的冲围观的众人吼道:“谁……谁特么砸的老子!”

 

  剩下的两个小青年,也是竖起了眉毛,瞪着身后的人群。

 

  围观的众人面面相觑,被这三个小青年一瞪,都有些害怕,而刚才拉林浩的那位大姐,马上跑到一边装作跟他不认识。

 

  “让一下,让一让……”

 

  林浩挤过了人群,出现在了三个小青年的跟前,不过目光却是没往三个人的脸上看,眼巴巴的盯着地上那碎成渣的饭碗,痛心疾首的一声惊呼,“我的碗!”

 

  三个本来满脸愤怒的小青年,顿时眉头一皱,有点懵。

 

  周围围观的人群,也是个个丈二的和尚摸不到头脑,这啥情况?

 

  林浩蹲在了地上,拣起地上的一个碎碗瓣,回过头来,一副煞有介事的模样,冲着那被碗砸了的小青年吼道:“我这可是乾隆年间的官窑青花瓷,祖传了好几代,现在被你这破脑袋给砸碎了,你赔我的碗!!!”

 

  乾隆年间,官窑青花瓷……这特么的得多少钱啊?

 

  被砸的小青年脸上的表情一愣,紧接着就心虚起来,捂着后脑勺的手赶紧放了下来,辩解道:“不,不是我砸的……”

 

  “你还想耍赖,周围这么多人都看见了,赔我的碗!”林浩理直气壮,向前走了一步,这小青年紧张的后退。

 

  “我次奥,小子你TM碰瓷的吧!”光头小年轻一声怒骂,黑着脑门,瞪着林浩就吼道:“也不打听听,在这大学城里,敢跟我狗哥作对的人,都是什么下场!”

 

  “小子,你特么的居然敢唬我!”被砸了脑袋的小青年回过神,脸上立马换上了一副凶神恶煞的表情冲林浩吼道。

 

  啪!

 

  一声凛冽的脆响,林浩毫不客气的,直接一个大巴掌,甩在了被砸的小青年的脸上,这小青年猝不及防,被打了个正着,一声痛叫,整个人趔趄的就往后退。

 

  林浩不屑的一笑,“我不但敢唬你,我还敢揍你呢。”

 

  围观的人群,脸上的表情又是一怔,这哥们是高人啊!?

 

  自称是狗哥的光头小年轻,还有他身旁的黄毛小青年,脸上皆是一愣,但很快就回过了神,狗哥一声怒吼,当先就向林浩冲了过来,“小子,你特么找死!”

 

  黄毛小青年紧随其后,也跟着气势凛然的喊了句:“找死!”

 

  两个人四只拳头,一齐就向林浩砸了过来,林浩眼角的余光淡淡的一瞥,这种花拳绣腿,他是真懒的动手,随手一个大巴掌,冲着那光头的脸颊就抽了下来,同时一脚撩起,冲着那黄毛小青年就踹了出去……

 

  啪!

 

  砰……

 

  光头小青年被抽的原地转了个圈,半边脸颊肿的老高,一声惨叫嘴巴张开的同时,两颗新鲜牙齿飞了出来。

 

  黄毛小青年肚子上挨了一脚,那看似轻松的一脚,却像是一列火车一样,一声闷响,直接把他给踹的倒飞出去……

 

  光头小青年惨叫了一声,趴在了地上,眼前天旋地转一片漆黑,黄毛小青年捂着肚子佝偻着躺在了地上,肠子都像是被踹断了,在那儿浑身哆嗦的直哼哼……

 

  就剩下刚才拎着老头儿衣领,脑袋被砸的小青年还在站着,林浩一回过头,这货怂的直接被吓的两条腿一软坐在了地上,嘴唇哆嗦的讨饶道:“大,大哥,我错了……”

 

  林浩走过来,直接揪着他的衣领,丢到了老头儿的面前,“道歉。”

 

  小青年嘴角哆嗦,回过头向林浩看过来,林浩直接又是一巴掌拍了下来,“MD,老子让你道歉没听见啊!”

>>>>全文在线阅读<<<<

本文标题: 肚兜里两个小奶头/老板轻点做啊好大用力 新闻转载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有问题请联系管理员,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icsmcgee.com/ent/916058.html

为您推荐的相关新闻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