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娱乐新闻 > 新闻正文

在地铁一点一点的进_别捏要尿了h把尿

就这样饱受折磨地过了几天,这天晚上,苏婉儿突然火烧火燎地在外面拍我的窗户... “小伟子!小伟子!”苏婉儿的声音透着焦急。 我开门一看,发现苏婉儿怀里抱着宝宝,显得仓

 就这样饱受折磨地过了几天,这天晚上,苏婉儿突然火烧火燎地在外面拍我的窗户...

 

“小伟子!小伟子!”

苏婉儿的声音透着焦急。

 

我开门一看,发现苏婉儿怀里抱着宝宝,显得仓皇失措。

 

“苏老师,小宝怎么了?”

 

“好像发高烧了,怎么都不吃东西....”

 

“给我看看。”

 

说着,我赶紧用手探了一下孩子的额头,接着急促道:

 

“温度还挺高的,赶紧跟我去村里的打针伯家看看。”

 

说着,我一把抱过孩子,急急忙忙便出了门,苏婉儿则十分紧张地跟在我身后。

 

打针伯就是村里的赤脚医生,只懂一些粗浅的医术。

 

因为是在村里,所以我显得轻车熟路,苏婉儿也没发现我已经恢复视力了。

 

敲开了打针伯家的门,给孩子一量体温,竟然烧到了三十八度七。

 

这种发烧用中药见效很慢,所以我只能陪在旁边等。

 

苏婉儿坐立不安地盯着小宝,显得十分焦急自责。

 

等打针伯给孩子挂完吊水,又吃了点西药,重新一量体温,三十七度四,总算恢复正常。

 

刚出门,苏婉儿见孩子转危为安,刚才又太过担忧,突然一把抱紧我,哭哭啼啼起来。

 

“小伟子,真的不知道怎么说才好了,要是没有你……”

 

“好了,先回去吧。”

 

虽然很享受这种温香软玉的感觉,可毕竟是在外面,我也担心人言可畏,赶紧催促她回去。

 

直到这时,苏婉儿才反应过来,连忙松开了我,脸上已是潮红一片。

 

但很快,她突然抬起头,和我四目相对起来。

 

“小....小伟子,你的眼睛……”

 

苏婉儿小嘴微张,一副难以置信地模样,一眨不眨地盯着我的眼睛。

 

“哦,我的眼睛好了!”

 

我瞥了苏婉儿一眼,拿出早已准备好的说辞:

 

“前几天我在城里遇到了一个神医,经过几天的针灸治疗,我的眼睛已经恢复正常了。”

 

“谢天谢地,这是好事啊!”

 

听说我的眼睛恢复正常,苏婉儿同样为我感到欣喜。

 

不过下一刻,她眼中再次流露出茫然不解的神色。

 

“都失明十几年了,怎么可能几天就治好了?这天底下有这样医术高明的神医吗?”

 

她上下打量着我,似乎是在喃喃自语。

 

“大千世界,无奇无有,这个世上能人异士有很多很多,可能是我运气好罢了。”

 

我装作一副感慨万千的样子,旋即说道:“现在时候也不早了,早点回去休息吧。”

 

......

 

送她回到家,孩子早已睡熟了,苏婉儿轻手轻脚地将孩子放到摇篮里。

 

“苏老师,不是我说你,孩子高烧这么严重,你……哎……你注意……”

 

我原本想跟她讲一些注意事项,可就在这时,一阵尿意袭来,已经快要憋不住了。

 

“苏老师,你等一会,我回家有点事,马上回来!”

 

说完,我风风火火地便要出去。

 

看我这副样子,苏婉儿自然猜到是怎么回事。

 

她脸上飞起两朵红霞。柔声说道:

 

“要不就在我家……”

 

怕苏婉儿看出端倪,我便让她领着我进到洗手间。

 

我显得有些尴尬,进入洗手间。赶紧把门关上。

 

就在这时,我随意一瞥,发现旁边放着一个桶,里面是一些没洗的脏衣服,里面有一条黑色的蕾丝裤子格外醒目。

我一阵兴奋,鬼使神差地将裤子拿了起来......

 

“小伟子,你怎么这么久啊,不是吃坏肚子了吧?”

 

见我久久不出来,苏婉儿关切地问道。

 

“没……没有……马上就好。”

 

我一边支支吾吾地应着,一边将裤子放回原处。

 

从洗手间出来时,我一直低着头,怕她发现我的“杰作”。

 

回到家里,我再次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忍不住胡思乱想起来。

 

苏婉儿应该不会发现吧?

 

要是发现我这么下流,会不会以后不搭理我了?

 

脑海当中充斥着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足足折腾了大半宿才昏昏沉沉地睡过去。

 

第二天,我直接睡到日上三竿,刚一出门,发现苏婉儿正在院子里头洗衣服。

 

苏婉儿身上只穿了一件睡衣,好像还没有梳妆,给人一种慵懒的风情。

 

苏婉儿看到我之后,眼神有些躲闪,忽然拎着洗衣服的桶就要回家。

 

只是她急急忙忙地走到门口,却回头看了我一眼,她满脸通红,十分羞怯地说道:

 

“小伟子,昨晚……要谢谢你……”

 

说完,她一闪身便进了屋,留给我一个迷人的背影。

 

我一眨不眨地盯着苏婉儿的曼妙身姿,脑海中出现昨晚那件龌龊的事情。

 

与此同时,我心底萌生出了一个更加大胆邪恶的计划...

 

但自从那晚之后,苏婉儿总是有意无意地躲着我,我一直想要实施计划,却始终找不到机会。

 

这天早上,我正在屋里吃面条,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

 

本来我是没有手机的,这是我这几天刚去城里买回来的。

 

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我直接按下了接通键。

 

“喂,白姐。”

 

“你让我现在去城里帮你按摩?”

 

“你等会开车来接我?”

 

“嗯,好,我在家等你。”

 

……

 

给我打电话的人叫白芸,是我第一个客户,所以她叫我去我只能马上赶过去。

 

挂断电话后,我脑海中慢慢浮现出具有成熟风情的白芸,又隐隐期待起来。

 

“滴!滴!”

 

不多时,喇叭声响起,我出门一看,门口停着一辆黑色的宝马X5,驾驶室里一个充满成熟韵味的女人正冲我微笑。

 

我看了那辆豪车一眼,接着轻车熟路地打开副驾驶的门,直接坐了进去。

 

汽车疾驰,扬起一地灰尘,我回头一看,苏婉儿站在院子门口,含幽带怨地目送着我离开。

 

我仔细观察了一下白芸,发现她今天穿了一件女性的职业西装,胸前鼓鼓囊囊的,让人直咽口水。

 

而下面则穿了一条黑色的短裙,一双美腿在黑丝的包裹下若隐若现。

 

“白姐,好几天没见了,你那儿又不舒服了?”

 

我歪着头,笑着问道。

 

“是啊,这两天疼的厉害,所以只能找你这个小中医帮帮忙喽。”

 

白芸一边开着车,一边回答道。

 

她的声音温柔而又富有磁性,传入耳中总会有一种酥酥麻麻的感觉。

 

白芸今年三十岁,是我的第一个客户,也是我最大的客户。

 

她是博士毕业后自己创业,在咱们清源县城开了一家酒店。

 

可能女强人都不好找对象,虽说她很有钱,而且性格温柔大方,又是饱读诗书的大才女,可至今都还保持着单身。

 

我跟她已经认识三年了,因为她有月经不调的毛病,这种女人病医院的医生也没辙,只能靠中医的按摩来减缓调节。

 

她对我非常照顾,每次都是开车接我去她的别墅,而且帮她按摩完之后还会额外给我一些小费。

 

以前我是个瞎子,虽然跟她认识很久了,却一直不知道她长什么样,但是听到她温柔悦耳的声音,我想这一定是一个难得一见的大美女。

 

今天是我视力恢复之后,和她第一次见面,当我看到她的脸之后,眼睛都看直了。

 

火红性感的波浪卷发,精致细腻的脸蛋,温柔似水的眼眸,还有那小巧的琼鼻,尤其是那两瓣烈焰红唇,更是让人恨不得一亲芳泽。

 

“小伟子,你的眼睛能看到了?”

>>>>全文在线阅读<<<<

本文标题: 在地铁一点一点的进_别捏要尿了h把尿 新闻转载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有问题请联系管理员,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icsmcgee.com/ent/916053.html

为您推荐的相关新闻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