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娱乐新闻 > 新闻正文

鞭打虐乳打屁股小说|举着高跟鞋美腿作爱小说

他娘的谁在这里叫唤呢?给老子滚远一点,没有看见老子的车要过去吗?这小子是谁?”胖子一下车,就骂骂咧咧的,指着温喆问道。 刘小民立刻变的很恭敬的样子,嘲笑似的看着温喆道:&ld

 他娘的谁在这里叫唤呢?给老子滚远一点,没有看见老子的车要过去吗?这小子是谁?”胖子一下车,就骂骂咧咧的,指着温喆问道。

 

刘小民立刻变的很恭敬的样子,嘲笑似的看着温喆道:“就他妈的一个二愣子,穷逼的命,居然还想追我妹儿,昨天被我打的满地找牙呢。”

胖子乜斜了温喆一眼,立刻显出敌意,看了看对面的车,比自己的要贵不少,忍着脾气问道:“这车是他的?”

 

温喆醒来后还在回味着和两个妩媚女人这一夜的床上快活,意犹未尽的时候,就听见了敲门声,不由楞了会儿,开门见门口不是别人,正是昨天被自己治好病的金丝眼镜。

 

“温先生,昨天她们的服务怎么样,还让你满意吧?”金丝眼镜显得彬彬有礼的走了进来,递给了温喆一支雪茄烟,还替他点了火。

 

“还不错,你看,我这一来都一天了,也该回去了吧,谢谢你的款待。”温喆想到这个人不是个简单的人物,最好与他保持一点距离要好一些。

 

“温先生何必这样着急呢?不如先坐下来,我们聊一聊合作的事情,我想你未必不敢兴趣的。”金丝眼镜吐出一阵烟雾,一双眼睛从眼镜后面打量着温喆,好像能够看穿人的心思一样,显得冷静而且睿智。

 

“那个,啥,我村里还有事呢,卫生所还等着我去守着,要给村民看看病啥的,你对我的款待已经够周到了。”温喆心里有点发虚,这人搞不好是什么黑社会的人物,要是真跟他合作起来,会不会触犯了法律呢。

 

见他要走,金丝眼镜似乎也没有强行留下来的意思,他说的有些轻描淡写,“温先生想做什么,我不会勉强,只是有件事,说不定你会有兴趣的,当然,除了去乡卫生院,还有一个特别的消息要告诉你,这跟你的父亲有关。”

 

听到父亲两个字,温喆心里是咯噔一下,再也顾不上装模作样了,赶紧回头问道:“你说什么?我父亲?告诉我,你知道多少关于他的事?”

 

金丝眼镜抚了抚他的眼镜,倒是不紧不慢,指着沙发说道:“温先生先不要激动,我们有话好好坐下来讲,凡事都要冷静,才能够看的全面,不是吗?”

 

看到他一副成熟稳重的样子,温喆倒是觉得自己的确激动了点,他连忙坐下来,一脸期待的看着他,又问道:“你说的都是真的?请你告诉我好吗?”

 

“这事还得从很久前说起,不过,我所知道的有限,能够告诉你的就更加的有限了。”金丝眼镜将烟灰弹在了桌子上的烟灰缸里,不紧不慢的说道。

 

温喆倒是很着急,暗想这个人怎么会知道我爹的事情,难不成跟他有关,要真是这样的话,那我就不可能是他的对手,只能跟他拼命了,他做好了最坏的心理准备,依然着急的看着他,心想你倒是赶快说呀,不是你的爹,你当然不着急。

 

“这事是去年发生的吧?你做好心理准备了吗?你父亲出去会诊,无意间得罪了一个很厉害的人物,被这个人报复了,关进了大牢里。”金丝眼镜说道。

 

“那你知道我爹被关到什么地方去了吗?我一直都在打听着这个事情,希望能够得到一点有用的信息,麻烦你告诉我。”温喆的情绪相当的激动。

 

金丝眼镜摇摇头,又打量了温喆一番,说道:“温先生,不是我不肯说,实在是你现在还没有这个实力,就算你知道了又能怎么样?你告诉我你的想法和打算?”

 

“我会跟他拼命,想尽一切办法救出我的爹,我从小就是我爹一手拉扯大,一把屎一把尿的,现在他不见了,成了我的心病,我要是不救他出来我还是人吗?”温喆的声音都哽咽了起来,更加的激动了。

 

好像并不太满意这个答案,金丝眼镜啧啧嘴,又是摇头,“不是我不肯告诉你,你目前根本没有任何的实力和那个人对抗,你觉得我这个人怎么样?”

 

“你?当然是有钱有势了,你是我目前见过的最有钱的,也是最有势力的人,我不明白你的意思,你可以说的明白些吗?”温喆用期待的眼神看着金丝眼镜。

 

金丝眼镜苦笑了一下,斜靠在沙发上,“可是我想告诉你的是,那个人比我还要厉害好多倍,他的人脉,势力,金钱和地位,都远远的在我之上,真的比较起来,我只不过算是一个虾兵蟹将,而他却是一个龙王,你认为你又算是什么?”

 

听完这番话,温喆呆了好半天,原来这个人这么厉害,可是老爹是怎么得罪了这样的人呢,眼前的这个金丝眼镜已经够狠了,那个人又是到了什么地步了,真的是无法想象了,他暂时的冷静了下来,低着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狠狠的拨了几口烟,顿时烟雾弥漫了他的眼睛,眼前变的迷茫起来了。

 

金丝眼镜感受到他情绪的变化,耸耸肩,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温先生,你也不用这样的沮丧嘛,俗话说,欺老不欺少,你父亲老了,而你还是年轻的,虽然你现在什么都不算,但是你有时间,有斗志,有一天会成功的,我看好你。”

 

温喆的眼神变的复杂起来,好像浑身的斗志都被点燃了一样,为了救出父亲,要他做什么都愿意,他点点头,将烟灭在烟灰缸里,站起身来,说道:“谢谢你告诉我这一切,我想我明白了,也知道该做些什么了,我会努力奋斗的。”

 

金丝眼镜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也站起来,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张名片来,递给他。

 

“鄙人叫金不换,这是联系方式,你应该是一个很有前途的年轻人,血气方刚,我很看好你,以后有什么困难可以来找我,至于你父亲的事,我感到抱歉,有句话要送给你,就是做人要脚踏实地的,等你有一天足以跟那个人抗衡,我会告诉你所有的一切。”

 

接过了名片,温喆很感激,瞥了一眼,这个叫做金不换的人是一个建筑开发商,还有许多头衔,比如某娱乐场所的经理,酒吧老板等,看样子是个大人物,与这样的人结识了,温喆算是长了不少的见识。

 

“多谢金老板,那我先回去了。”温喆觉得,现在说什么都是扯淡的,既然现在自己还很弱,那就要一步步的变的强大起来,才能够和那个害父亲坐牢的人抗衡。

 

走到了门口,金不换再次说道:“温喆啊,关于乡卫生院的事,我已经给你打了招呼,你只需要搞到一个行医执照,当然,这需要你自己去考,很多路还是要自己闯,我很乐意成为你的一个引路人,话不多说,祝你好运。”

 

金不换说着伸出手来,温喆这才意识到眼前这个人的不简单,好像自己突然矮了一截,伸手在衣服上擦了擦,这才握上去,感到他的手十分苍劲有力,还有很多的老茧。

 

“我叫属下人送你回去吧,以后常联系,不要忘记了我们合作的事情。”金不换话语中透着关切,同时有另一番韵味。

 

“一定的。”温喆点点头,出了宾馆的大门,一辆车等在那里,几个带着墨镜的壮汉恭敬的打开了门,请他上车去,之后一左一右煞有介事的做在他的旁边,车子发动了,一路开往了小钱村去。

 

这一路上温喆的情绪复杂,看着身旁的保镖,表情严肃,也不说话,这让他感到压抑,这些人还挺尽责的,温喆几次都说不必送了,他们唯一的回答就是老板发话了,必须要保证温先生的安全,这简直让他受宠若惊。

 

温喆一路上都在想着他爹的事情,车子到了小钱村,上了一温泥巴路,这条路平时里狭窄的只能过一个板车,一辆小车想从这里过,那就需要司机有不错的技术,而就在此时,前方迎头也从村里来了一辆小车,滴滴的按着喇叭。

 

温喆从思绪中缓过神来,见戴墨镜的司机摇下窗户探出头去,一边也不停的按着喇叭,顿时两辆车子就是互不相让,像是两头牛准备抵头似的。

 

“要不,你们把我放下来,反正走不了几步就到家了,不用这么麻烦开进去。”温喆从来都不是好事的人,见双方僵持着,显然会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戴墨镜的司机点了点头,打开了车门,温喆走下去,却看见对面车子也下来一个人,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揍了自己的刘小民,此时他凶神恶煞般的指指点点道:“哪里来的狗屁小车,给老子后退,滚远点,谁叫你挡着大爷的道啦?”

 

话音刚落一瞥眼见是温喆,不由上下打量一番,更来劲了,吊儿郎当的,嘲讽似的说道:“老子当是谁呢,原来是你这个狗杂种,怎么上次没打好,这次又想找打是不是?你这个小兔崽子也配坐这样的车?”

 

不提起上次的事还好,提起来温喆就窝着一肚子的火,他就是见不得刘小民这横行霸道的样,心想老子也没有把你妹妹怎么样,你还没完没了啦。

 

“是我怎么了,路是你家开的,凭什么要我们后退?”温喆一时间气急败坏,被打的脸上还隐隐作痛呢,这小子居然欺负到自己头上了,再说也没有听说这刘小民有个小车,八成又是借别人开的。

 

两人正说着话呢,对面车上下来两个人,一个三十多岁的胖子,长了一脸的络腮胡子,肚大腰圆的,浑身肥肉,还拉扯着一个女人,居然正是刘春杏,她扭扭捏捏的似乎很不待见这个男人,胖子一边拉着她,她却不由自主的想要后退,抬眼看见温喆,眼神突然变的复杂起来,低着头有点过不去的样子。

 

“他娘的谁在这里叫唤呢?给老子滚远一点,没有看见老子的车要过去吗?这小子是谁?”胖子一下车,就骂骂咧咧的,指着温喆问道。

 

刘小民立刻变的很恭敬的样子,嘲笑似的看着温喆道:“就他妈的一个二愣子,穷逼的命,居然还想追我妹儿,昨天被我打的满地找牙呢。”

 

胖子乜斜了温喆一眼,立刻显出敌意,看了看对面的车,比自己的要贵不少,忍着脾气问道:“这车是他的?”

 

温喆看见她那么焦急的样子,心里就憋着一团火,好歹这是自己想处对象的女人,怎么能够在她面前认怂,他仰着头冲着王胖子和刘小民喊道:“你们打我吧,今天把老子打死了,算你们狠,要不然,老子会找你们报仇。”

 

“说毛的大话,废了这个小王八蛋。”王胖子已经忍耐到了极限,大声喊一声,强子为首的一伙人立刻冲上来了,挥舞着棒子虎虎生风。

 

墨镜男顿时将温喆推到了一边去,他们虽然只有三个人,可是面对这一群人连个眼睛也不眨一下,就只是取下了眼镜,一齐伸出胳膊来挡了一下,夺过了前面一个小伙子的棒子,啪的就把那个小伙子的脑袋打的鲜血淋漓的。

 

“没想到还是几个练家子,往死里揍。”强子吃了一惊,带着头拿着跟球棒就抡了过来,他是个带头的,自然是有两下子,温喆站在墨镜男的后面都感到有一阵子的杀气,下意识的闭了闭眼睛,就听见了一声惨叫。

 

强子棒子还没有到,已经被一个眼镜男给踹在了肚子上,脚下一滑,一屁股坐在地上去,其他人见老大都失足了,这还得了,顿时怒不可遏的往这边冲。

 

王胖子和刘小民站在一边像是在看好戏,幻想着一会儿几个人被打爬下了,然后一起跪在泥巴里给自己求饶,那场面肯定很刺激。

 

不过接下来发生了不可思议的一幕,让他们的眼珠子差点都掉下来了,只见其中一个戴墨镜的被打了几棒子后,又跌倒了,他爬起来也不管身上是不是粘上了泥巴,手往怀里一摸,顿时一把黑洞洞的家伙对准了强子一伙人。

 

打斗在这个时候停止了,大家都以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这个乌黑的家伙,强子这时候拿着棒子很是不服气,还要上去打,那墨镜男握着家伙发话了。

 

“再上前一步,你脑袋立马开花,不信你可以试试看。”

 

强子顿时愣住了,他回头看了看王胖子,好像在问该怎么办,王胖子这会儿也有点发蒙,要说打人的事他干过不少,可面对一把黑家伙指着的场面,他还是第一次遇见,他不由狐疑的说道:“吓唬谁呢,拿个小孩子的玩具,以为老子是唬大的?”

 

其他人一听见这话也不由开始怀疑,但是目前为止还没有人敢随便迈进一步,强子平时里是靠打架赚钱吃饭的,要是被一把玩具给糊弄了,传出去是多么丢人的事,他硬着头皮上前了一步,想要试试这家伙的真假。

 

那个墨镜男见状准备扣动手指,旁边的一个墨镜男见事情不妙,急忙过来拉住了他的手,低声说道:“这里不方便,赶紧收起来,闹大了不好收场。”

 

听了劝那个墨镜男点点头,不过为了证明他手中家伙的真假,他拆开了它,拿出几颗“花生米”来,在手里抖了抖,迅速的填充进去,再次指着强子和其他人,晃了晃,声音低沉的说道:“现在,你们信了没有?别逼我动手。”

 

强子这时候已经傻眼了,其他人也是一样的感觉,这可是真家伙,弄不好一颗花生米就要了命,虽然是靠打架为生的,可是没有想过要拿命换钱的,他们只好呆在那里,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都拿眼看着王胖子,似乎是在听他的指示。

 

王胖子何时见过这样的家伙,黑洞洞的好像随时就要喷出一颗就要了自己的命,他只能自认倒霉,心想今天遇见了狠人了,看样子对方来头大的很,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跟温喆这小子有什么关系。

 

也不管一旁的刘小民目瞪口呆了,王胖子顿时换了个态度,强装着笑脸,冲着墨镜男说道:“兄弟您是那条道上的?看来我们之间有一点的小小误会,你不要见怪。”

 

“我们是谁你不用多问,带着你的人赶紧滚蛋,只想警告你,以后对温先生客气点,要不然请你吃花生米。”墨镜男说着,径直走向了自己的车子,那些刚才还气焰嚣张的人子,都一个个自主的让开了一条道。

 

温喆这时候像是在看电影,他不知道自己现在算是什么角色,这两天所接触的事太多了,自从认识了金不换,他算是长了见识了,打群架就算了,居然还玩起了武器来,这玩意他只不过是在电视电影里见过啊,这金不换的保镖都这样的厉害,他是多么的有势力,这回来之前还和他面对面的交谈,态度还不怎么好,想起来就有点后怕。

 

“温先生你先上车吧,等他们走了,我们再离开。”墨镜男过来打开了车门,温喆走了过去回头见刘春杏也在看自己,被刘小民拉着王胖子的车上走,看样子很是不愿意。

 

墨镜男开着车倒回路上去,调转了车头,强子带着那些人一个个灰溜溜的回到面的上去,也不好意思跟胖子说什么,来时的嚣张样子完全不在了,驾着车乖乖的离开了。

 

王胖子把车开到路上,心有余悸,刘小民平时里只不过是个小打小闹的人,这会儿还没有回过神来,手里燃着烟也忘记抽了,一旁的刘春杏终于说话了:“哥,我不想去县城玩了,我想回卫生所去值班,你就随了我的意思吧?”

 

刘小民手指一抖,眼巴巴的看着王胖子,完全乱了分寸,“你说呢?”

 

王胖子回头看了看停在那里的车子,喉咙里咕咚了一下,伸手摸了摸额头的汗珠子,说话声都有些不利索了,“那,那你们先回去吧,我刚才想起来还有点事没有办,不如过几天再来看你们,你看这样行不行?”

 

“我看中,那我先回去了。”刘春杏像是重新获得了自由似的,开了车门就往回走,在经过温喆的时候,特意的看了他一眼,眼神很复杂。

 

经过了这事刘小民也自然没意思再跟着王胖子了,也开了车门下去。

 

“那你开车注意点安全,改天再来玩。”刘小民刚刚下了车,王胖子的车就发动起来,一溜烟的跑了,刘小民赶紧跟着刘春杏往回走,看都不敢看温喆一眼了。

 

这边的墨镜男见他们都走了,回头对温喆说道:“温先生让你受惊了,希望这件事没有给你带来太多的麻烦。”

 

“怎么会,多亏了你们。”温喆看着墨镜男,刚才见他把家伙放进怀里,那样子威武极了,他在想,有一天自己也这么威风那该多牛逼啊。

 

“我叫小五,道上大家都称我为五哥,跟着金老板已经有些年月了,刚才那些人只不过是一些小虾子,不值得一提,往后有什么困难,可以找我,这是我的联系方式,还有这个,是金老板留给你的东西,我想我们还会见面的。”那个叫做小五的墨镜男说着,从车厢后座拿出一个包裹来,递给了温喆,还有一张印着电话号码的卡片。

 

打了招呼,道了谢,温喆下车了,看着小五开着车绝尘而去,他不由感慨万千,这些人就是酷啊,估计是提着脑壳玩的人,能够结识了他们,以后也不怕被人随便欺负了。

 

温喆拿着包裹回去,这才发现村子里的人都拿异样的眼神看他,当时看热闹的村民远远的都没有靠近,他们拿着锄头和铁锹,都是从地里回来的,都在议论着温喆是怎么回事。

 

村口就见到赵老二和二丫站在人群里盯着他看,表情还很复杂,这些村民因为隔得远,也没有怎么看清楚,怎么来了一群人,打了一会儿就走了呢。

 

“小喆,你又惹祸了吧?被人揍了?是不是犯了事,惹了人,被人给抓去了?看看你这没出息的样子,还想进乡卫生所,我看你就是一个没出息的小子,将来连你老爹都不如,只能种田,脸朝黄土背朝天。”赵老二一见面就讽刺起温喆来。

 

要是讽刺自己不要紧,可是这家伙又拿老爹做文章,温喆当着二丫的面,反驳道:“你乱叫个啥?你可别忘记了,我要是进了乡里的卫生院,你就跪着给我磕几个头,这话可是都记着呐,有大伙见证。”

 

赵老二打死都不相信温喆能够进乡卫生院,嘲讽道:“行,谁要是不磕头,谁是你龟儿子,我们得规定个时间,免得你到时候说忘记了,给你三年的时间,怎么样?”

 

“要什么三年,三个月就足够了,你就等着吧。”温喆被即将的恼羞成怒,再说二丫还在一旁看着那,他可不想丢了这个人,再说经过刚才的事,他觉得金不换的势力大着呢,连保镖都那么狠,何况他的手温,应该能够将自己弄进去乡卫生院。

 

赵老二见即将成功,顿时一拍巴掌说了声好,指着温喆,翻了翻白眼,“你小子就等着吧,你要是三个月进不去怎么办?你给我磕十个响头。”

>>>>全文在线阅读<<<<

本文标题: 鞭打虐乳打屁股小说|举着高跟鞋美腿作爱小说 新闻转载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有问题请联系管理员,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icsmcgee.com/ent/915999.html

为您推荐的相关新闻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