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娱乐新闻 > 新闻正文

别弄了我哪里都肿了@抬起她的一条腿 挺进

小姐哼了一声,一股如同果冻一般的乳白色粘液也从后庭流淌了出来。 “爽!”老赵喘着粗气,抓住小姐的双峰就开始扭捏起来。小姐双眼泛着泪花,楚楚可怜望着老赵哭诉叫道

 小姐哼了一声,一股如同果冻一般的乳白色粘液也从后庭流淌了出来。

 

“爽!”老赵喘着粗气,抓住小姐的双峰就开始扭捏起来。

小姐双眼泛着泪花,楚楚可怜望着老赵哭诉叫道:“你是个坏人,谁让你从后面进来的?我快要疼死了,我都快要被你给撑裂了!”

 

老赵使劲儿捏了一下胸前的红色草莓,耷拉着胯下的毛虫将裤子提了起来,将最后的四百块钱丢在床上:“这些钱够了吧?”

 

小姐不再难过,将钱压在床单下面,小声说:“这四百块钱你可别告诉其他人。”

 

“放心吧,以后有机会我还来找你。”老赵用纸巾把湿滑的毛虫擦拭干净,这才穿好衣服将房门打开,正准备出去的时候,却发现在门外围着两个衣着暴露的小姐。

 

刚才自己狂干小姐的时候,这两个小姐必定也在门口偷听。

 

老赵脸上露出淫邪的笑容,伸手在两个小姐胸前狠狠抓了一把,咧嘴笑道:“改天让你们俩也像这样好好爽爽。”

 

从城中村离开,天空的零星小雨跌落在老赵的脸上,将他刚才的亢奋冲洗干净。

 

他擦了把脸上的水渍,闷头回到了小区之中。

 

站在小区门口,他抬头看向了距离自己最近的一栋高楼。

 

六楼亮着灯的房间就是林清清的家,此时此刻,她在干什么,是照顾孩子,还是依如老赵想她一样,正安静的坐在沙发上想着他。

 

看了很长时间,直到房间的灯光关闭后,老赵也转身回到了宿舍之中。

 

第二天雨过天晴,老赵依如既往那般从穿戴整齐,静静的坐在门卫室。

 

但这一刻他脑中想着的全都是林清清,林清清的一瞥一笑都牵动着他,那昨晚的温存让他也非常留恋。

 

老赵每隔一会儿都会朝小区内看上一眼,期待着林清清的出现,也期待着她会来到自己身边,向自己诉说着相思之情。

 

可事情并没有如他想象的那样美好,知道下午五点钟,他都没有看到自己朝思夜想的林清清。

 

在六点钟的时候,老赵幽幽叹息,在起身的时候,他终于看到了朝思夜想的林清清。

 

此刻林清清抱着孩子从楼梯口走了出来,她的表情非常兴奋,就好像是热恋中的女孩即将要看到自己的男友一样。

 

当林清清来到门卫室的时候,老赵激动的整理这衣服,在伸手准备打招呼之时,林清清突然加快了脚步,朝刚刚走下出租车的男人跑了过去。

 

老赵失望叹息,这个男人是林清清的老公,她的老公今天已经回来了,自己一直都想压在身下蹂躏的女神,今晚就要成为这个男人的胯下玩物了。

老赵不甘心,他非常的不甘心,曾几何时,他幻想着自己会成为林清清的专属炮友,但自己的这个计划在快要成功的时候,却被林清清无情的用冰水所浇灭。

 

老赵现在非常后悔,他后悔自己昨天的前戏太过充分,如果在林清清还未高潮来临的时候就刺入她的身体,昨晚自己或许就不会花费五百块钱,而是和林清清激烈的撞击身体,直至一夜。

 

老赵的拳头紧紧攥了起来,他的心中隐隐发誓,不管如何,他都要得到林清清,即便是当着林清清老公的面,他也要将自己的武器刺入林清清的身体最柔软的地方。

 

天色逐渐暗沉,林清清家的窗户再次亮起了灯光。

 

老赵坐在门房憧憬的望着林清清家的窗户,他看到林清清的身影在窗户前时隐时现,而且林清清的表情看起来非常的痛苦。

 

林清清老公的身影也在窗户前不断出现,二人好像在吵架,林清清的情绪非常激动,他指着窗户大声的喊叫,可惜他们距离太远,根本就听不见林清清再喊些什么。

 

最后不知怎么回事儿,林清清从窗户前快步离开,她老公则来到窗户前点燃一根香烟狠狠的抽了起来。

 

老赵心里面为林清清捏了把冷汗,他不知道林清清家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更加不知道林清清有没有被家暴。

 

他很想要敲门进去看看,但从门卫室走出来后,他又止住了自己的这个冲动想法。

 

林清清明显不愿意和自己再联系了,他如果敲门进去,肯定会被轰出来的,到时候整栋楼都知道自己是个老不正经了。

 

老赵重新回到了门卫室,一会儿工夫,林清清老公抽头丧气的从楼梯口走了出来。

 

小区出入口需要门禁卡才能打开,林清清老公常年在外,门禁卡不会带在身上,在推门后发现自己无法将门打开。

 

他扫去脸上的不快,看向门卫室的老赵从兜里面掏出香烟,在掏烟的时候,却将口袋的钥匙一并带了出来。

 

钥匙跌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可林清清老公根本就没有挺进耳中。

 

他敲了敲门卫室的窗户,老赵将窗户打开,他递了一根香烟给老赵,指着小区铁门说道:“大叔,能不能帮我把门打开?我没带门禁卡。”

 

老赵接过香烟,他虽然很想询问林清清老公刚才和林清清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毕竟自己只是一个外人,也只能忍住。

 

拿着门禁卡从门卫室出来,老赵将铁门打开后,在林清清老公感谢之下目送他消失在了夜幕之中。

 

“家中有娇妻却不知道好好守着,要是我一定会让她夜夜高潮迭起,夜夜似新娘。”老赵啧啧嘟囔一声,转身准备回到门卫室,脚却不偏不斜踢在了林清清老公掉落在钥匙上。

 

他弯腰将其捡起,抬头看向林清清还亮着灯的窗户,脸上浮现出了一抹淫荡的笑容。

 

他心中已经有了计谋,他今晚就要进入林清清家里,装扮成林清清的老公,狠狠的将林清清压在身后,猛烈的撞击着她娇嫩的身躯。

 

为了实现自己的期望,老赵坐在门卫室等到了凌晨十二点钟。

 

这期间他一直都直勾勾盯着林清清亮着灯的窗户,现在已经十二点钟,林清清却还没有关灯,不知在想些什么。

 

老赵继续等了半个钟头,灯光关闭之后,他隐约看到林清清从窗户前经过。

 

为了可以让今晚的计谋得以实施,他没有立刻行动,而是依旧等待,他要等到林清清睡熟之后在行动。

 

老赵今晚异常亢奋,一想到自己将要撞击林清清娇躯的时候,他所有的睡衣便一扫而光。

 

等到凌晨三点钟,老赵这才趁着夜色开始行动了。

 

这个时候正常人都已经进入了深度睡眠,即便林清清和她老公刚刚吵完架,那也不可能一宿不睡。

 

老赵如同做贼一样,蹑手蹑脚的来到了六楼,激动的从口袋摸出林清清老公的那把钥匙,他摸索了很久,才将房门钥匙拿了出来。

 

小心翼翼把房门打开,老赵溜了进去锁上房门。

 

月光昏暗,客厅内虽然没有开灯,但他还是可以模糊的看到客厅的布局。加上昨天他不止一次的来过,更加可以确定林清清的卧室在什么地方。

 

穿过客厅,老赵很快来到了卧室门口,卧室房门并没有上锁,而是虚掩着。

 

老赵兴奋异常,慢慢将房门推开,接着昏暗的小夜灯,他看到林清清正躺在床上熟睡,在床边还放着一张婴儿床,林清清的孩子正在婴儿床里面熟睡。

 

老赵知道今晚这个机会自己绝对不能错过,他蹑手蹑脚来到了房间里面,站在床位看着只穿着一件薄纱睡衣的林清清贪婪的舔着嘴唇。

 

林清清睡衣下面穿着一条黑色内裤,因为晚上睡觉,所以她的身上并没有佩戴胸罩,而是光着膀子,两只硕大的豪乳垂在床上。

 

虽然昨天不但摸过而且还吃过,可是此刻这种偷偷摸摸的感觉让老赵格外兴奋,他的毛虫早就已经苏醒变得坚硬如铁,正挤压在裤子里面让老赵非常难受。

 

他扭动了一下身体,直接将身上的衣服给脱了下来,最后这才把裤子连同内裤一并脱下。

 

老赵胯部武器高高翘起,都快要触碰到了肚皮,随着他的走路一晃一晃。

 

慢慢来到熟睡的林清清身边,老赵贪婪的盯着这具美酮看了很长时间,最终将粗糙的大手探向了林清清的脚踝部位。

 

林清清已经熟睡,而且一直都在照顾小孩,早就疲惫不堪,根本就没有感觉到有人正在触摸着自己的身体。

 

老赵一边轻抚一边瞄着林清清的内裤,他将熊腰朝林清清的后臀慢慢顶了过去,当顶端触碰到薄纱睡衣的时候,老赵发出了一声舒爽的呻吟声。

 

粗糙的手掌顺着林清清的小腿慢慢向上滑过,触摸着雪白的大腿,又慢慢朝被内裤包裹的神秘部位试探了过去。

 

林清清没有察觉,不知是不是做梦,她扭动了一下身子,这一幕吓得老赵稳住了自己的动作,他屏息盯着林清清,生怕她会突然苏醒过来。

 

好在林清清没有醒过来,而是将双腿分开,这样可以让老赵的手掌全部覆盖在神秘部位上。

 

老赵心跳加速,当指尖触碰到内裤的时候,林清清敏感的身体突然剧烈一颤,从鼻孔发出了一缕舒爽的呻吟声。

为了实现自己的期望,老赵坐在门卫室等到了凌晨十二点钟。

 

这期间他一直都直勾勾盯着林清清亮着灯的窗户,现在已经十二点钟,林清清却还没有关灯,不知在想些什么。

 

老赵继续等了半个钟头,灯光关闭之后,他隐约看到林清清从窗户前经过。

 

为了可以让今晚的计谋得以实施,他没有立刻行动,而是依旧等待,他要等到林清清睡熟之后在行动。

 

老赵今晚异常亢奋,一想到自己将要撞击林清清娇躯的时候,他所有的睡衣便一扫而光。

 

等到凌晨三点钟,老赵这才趁着夜色开始行动了。

 

这个时候正常人都已经进入了深度睡眠,即便林清清和她老公刚刚吵完架,那也不可能一宿不睡。

 

老赵如同做贼一样,蹑手蹑脚的来到了六楼,激动的从口袋摸出林清清老公的那把钥匙,他摸索了很久,才将房门钥匙拿了出来。

 

小心翼翼把房门打开,老赵溜了进去锁上房门。

 

>>>>全文在线阅读<<<<

本文标题: 别弄了我哪里都肿了@抬起她的一条腿 挺进 新闻转载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有问题请联系管理员,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icsmcgee.com/ent/915939.html

为您推荐的相关新闻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