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娱乐新闻 > 新闻正文

趴好老子让你爽:把小嫩嫩曰出白浆

许雅梦顿时吓得脸色惨白,紧紧地抓住陈小顺的胳膊,说道:“小顺哥,他会不会死我们要摊官司的!” 陈小顺赶紧来到孟凡诚的跟前,俯身用手在他的鼻息前试了试,然后说:“

 许雅梦顿时吓得脸色惨白,紧紧地抓住陈小顺的胳膊,说道:“小顺哥,他会不会死我们要摊官司的!”

 

陈小顺赶紧来到孟凡诚的跟前,俯身用手在他的鼻息前试了试,然后说:“他没死,就是昏迷了……你不要怕,不管出什么事,你都没有责任的,是我踢的他,一切后果都有我承担!”

“可是……你是为了救我啊!”许雅梦还是恐慌着眼神看着一动不动的孟凡诚。

 

“许雅梦,只要你实事求是的去承认孟凡诚要强奸你,我就不会有什么大事儿的!”陈小顺说着急忙掏出手机,拨打了120急救电话。

 

之后陈小顺又俯下身去,用手指狠狠地掐孟凡诚的人中穴,没一会儿,孟凡诚就醒过来了。他醒过来就开始嚎叫,嘴里还骂着陈小顺。

 

“孟凡诚,你还是忍着吧,谁让你想作孽来着……一会120的车就来了。”然后对许雅梦说,“我们出去吧,到路边去等120和派出所的车来。”

 

两个人出了苞米地,许雅梦还是惊魂未定,她美丽的眸子里是惶恐,她紧紧地握住陈小顺的手,似乎是在握住一根救命稻草。

 

乡派出所的警车先到了,竟然来了三辆警车,十来个警察。我去,这阵仗好像是来抓捕一个犯罪集团。

 

最惹眼的还是这些警察里还有个女警察。

 

这个女人足有一米七的个头,大约二十四五岁,虽然是一身警服,却遮掩不住她惹火的魔鬼身材。前凸后翘的体态让人忍不住心里涌动。熟女的身材却是少女般粉嫩的脸庞,这确实是一个美女。

 

陈小顺当然认识这个女警察,她就是村支书的闺女也就是孟凡诚的妹妹孟冰莹。

 

孟冰莹大学毕业后想做公务员,就托人进了镇政府,当时派出所有个肥缺,就是管户籍的民警,她就进了派出所。本来户籍民警是管内勤的,一般不出警。但今天她听说自己的哥哥被人给打了,而且伤了命根子,孟冰莹当然要亲自出马了。

 

孟冰莹到达现场的第一件事就是不分青红皂白,用手铐子把陈小顺铐起来。

 

陈小顺当然不服,叫道:“孟大警官,我又没犯罪,干嘛拷我”

 

孟冰莹杏眼圆睁,哼了一声:“你还没犯罪你行凶伤人,已经是故意伤害罪了!”

 

“喂,你怎么不问问我为什么要打孟凡诚的”陈小顺感觉这个美女好像是要吃人。

 

“我当然要去问问受害人了!”孟冰莹狠狠瞪了陈小顺一眼,就领着几个警察进了苞米地。

 

陈小顺也被警察推着进了苞米地。

 

躺在苞米地里捂着裆部叫唤的孟凡诚见自己的妹妹带领派出所的警察来了,就像是被人打了的孩子总算见到亲娘,他竟然哭起来:“妹妹啊,你哥哥我被陈小顺给踢废了,你要抓起来他,判他的刑!”

 

孟冰莹一副正气凌然的样子,说:“不要哭了,就算你不是我哥哥,我也会秉公办事的,惩罚罪犯是我们公安机关的职责!”说着,她便对旁边的警察说,“大刘,你来询问吧,我来做笔录!”

 

说着,孟冰莹就拿出笔和笔录本。

 

那个叫大刘的警察开始询问孟凡诚。

 

孟凡诚陈诉自己被打的理由很简单:“我和许雅丽在苞米地里约会,而且是许雅丽先约的我,我们是在苞米地里谈婚事的,可是,陈小顺却冲进来,一脚就踢在我的命根子上,说不定我的睾丸都被踢碎了,呜呜呜……”

 

陈小顺在一边听着孟凡诚的供述,气得真想再给他一脚,但他忍住了,说道:“喂,你小子挺能编故事啊!你好好看看那个女孩是许雅丽还是许雅梦你在苞米地里对许雅梦做了什么”

 

“她……当然是许雅丽了,我没对她做什么啊,我们就是在谈恋爱啊!”孟凡诚咬牙说道。

 

“你把那个女孩叫进来问问,她到底是许雅丽还是许雅梦”陈小顺冲着孟冰莹说道。

 

孟冰莹却是凶巴巴地吆喝着陈小顺:“我现在没问你,我是在问受害人呢,你的口供要回派出所去录的,现在没轮到你说话!”

 

“好吧,我就不信你能把许雅梦变成许雅丽!”陈小顺不以为然地哼了一声。

 

之后那个警察又询问了孟凡诚的一些细节,觉得没什么可问的了,孟冰莹便把自己记录的给他念了一遍,然后就蹲下去,让孟凡诚在上面签字摁手印。

 

刚询问完孟凡诚,外面的道路上就响起了120急救车的鸣笛声,马上就有急救人员抬着担架进到苞米地。孟凡诚被抬上了急救车。

 

随后到来的还有村支书孟武和他的妻子,也就是孟凡诚和孟冰莹的父母。村支书的老婆万春苗虽然五十来岁了,却风韵犹存,像个四十岁的女人,可见年轻的时候有多美!

 

陈小顺突然想起昨天偷听到村支书和王梅说的话,说万春苗曾经是自己父亲王有成的恋人,她的第一次还给了王有成。他此刻忍不住特别有兴趣观察王春苗。

 

那时候万春苗也在看着陈小顺,似乎她的眼神里没有太多的对陈小顺的怨恨。

 

但毕竟自己的儿子受了伤,她哭叫着看孟凡诚,很快就上了急救车,随着急救车去了县城。

 

而孟凡诚的父亲孟村支书则是留下来。

 

村支书从女儿孟冰莹的手里接过询问孟凡诚的笔录,认真地看了看,又交给孟冰莹,然后目光凶恶地看着陈小顺,说:“小子,你是嫉妒许雅丽和我儿子处对象了,你才下此狠手许雅丽曾经是你的女朋友不假,可是只要还没和你领证结婚,你就没任何权利约束她什么的,你这样的行为是犯罪……”

 

“孟村支书,我还是要更正一下,这个女孩是许雅梦而不是许雅丽,你的儿子是把许雅梦劫持到苞米地里,要对她实施强奸,我为了阻止他的犯罪行为才出手的!”

 

孟村支书顿时愣了一下,随着眼珠转动了几圈,他背着手来到许雅梦的身前,上下左右打量了她一会儿,语调阴森地问:“丫头,你到底是许雅丽还是许雅梦”

 

许雅梦被他的眼神扫描的有点发毛,但她还是毫不犹豫地说:“村支书,我当然是许雅梦,我姐姐她此刻还在县城我的姑妈家里呢!”

 

孟村支书眼神里是一道阴森的光,哼了一声:“许雅丽,你不要别有用心地冒充你妹妹,你这样做是会犯罪的……”然后他突然转头对身后的孟冰莹说,“你们派出所是有办法弄清楚她到底是谁的,这是这个案子的关键,你还是把所有当事人都带回派出所询问吧……”

 

孟冰莹当然要这样做了,她对陈小顺和许雅梦说道:“你们两位还是自己上警车吧”

 

陈小顺和许雅梦交换了一下眼色,就都自己上了警车。

 

两辆警车都开走了。

村支书孟武则是走向了路边停着的一辆黑色轿车,他上了轿车,对开车的司机说:“我们进一趟县城……”

 

到了派出所,陈小顺和许雅丽被关到两个不同的房间里,彼此都不能见面了,幸好他们在警车上互相留了手机号码。

 

孟冰莹向所长请示,她要亲自审问陈小顺。所长也是孟家的亲戚,更知道孟家在上面的根基,当然会任凭孟冰莹为所欲为了,而且,她作为所里的民警,当然也有权利审问嫌疑犯的。

 

派出所的候审室里是一派很肃穆的气氛。

 

戴着手铐子的陈小顺却是大大呼呼的坐在椅子上,孟冰莹就在他的对面,盛气凌人地坐在桌前。

 

孟冰莹粉嘟嘟的小脸沉的能拧出水,她弯弯的眉毛似乎都立起来,她的手里拿着一支笔,桌上还有记录本。她一指墙上的八个大字,说道:“看清楚了吧,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最好选择坦白!”

 

陈小顺想抬手摸摸鼻子,手上却带着手铐子,他冲孟冰莹晃了晃,说:“喂,你想让我交代什么,总得把我的手铐子打开吧”

 

孟冰莹白了他一眼,说道:“你交代罪行是用嘴说话,放不放开你手有什么关系了。”

 

“反正你这样拷着我,就什么也说不出来!”陈小顺竟然将头仰靠在椅背上,索性闭上眼睛不搭理孟冰莹了。但他的脑子里却幻想着这个美女的身体,不觉下面起了反应。

 

孟冰莹迟疑了片刻,还是起身绕过办公桌,来到陈小顺的面前,你先把手机交给我,然后我才能给你打开手铐。

 

“要手机干嘛”

 

“你进了派出所就是嫌疑犯,不允许带手机的。”孟冰莹很严肃地说道。

 

“可是,我手机里有秘密,不能交给你的。”陈小顺说道。

 

“这就不是你说的算了,我要强行没收的。”孟冰莹眉头一挑,不容置辩地说道。

 

陈小顺眼珠一转,想出坏主意来,自己有个裤子口袋是无底的,可以直通自己的武器库,就说:“那好吧,我的手机在我左边裤子口袋里,你自己掏吧!”

 

孟冰莹只想按规定暂时收缴他的手机,现在他的双手被手铐扣着,只能是她自己去掏了。她来到陈小顺的左边,伸出一只白皙的小手,好不防范地伸进他的裤子口袋里。

 

出乎意料,口袋里是空空的,不但没有手机,还没够到底儿,她的手继续下滑。就在这时,陈小顺下面暗自向左边用力,一根梆硬的东西就顶在孟冰莹的小手上。

 

孟冰莹的柔手像被电击了一般一哆嗦,虽然里面那根怪物还隔着一层内裤,但顶在她手上,还是那样的灼热而硬梆梆的,那是一个特别大的东西,她当然知道那是什么了。

 

顿时小脸粉红,急忙把手抽出来,但是自己想掏的,只能忍辱吞声,她恼羞地叫道:“你……哪里有手机”

 

“怎么没有啊,你用手去摸鸡,当然是手机了!”说完哈哈大笑。

 

但笑声还没落,脸上就挨了一个响亮的小嘴巴,竟然是刚才摸鸡的那只柔手,虽然是嘴巴,但似乎力道很柔。

 

陈小顺没急眼,而是嘿嘿笑道:“大姐,不要这样不知道好歹,你还是第一个摸到我宝物的人哩!”

 

“流氓,你再敢侮辱我,小心我废了你!”孟冰莹小脸粉红,杏眼圆睁。

 

“好,好,大姐,我不是故意的,是我记错了,我的手机是在右边的口袋里,这回你掏吧!”陈小顺嬉皮笑脸地说道。

 

孟冰莹迟疑了一会儿,担心会不会再次被他耍,但她咬咬牙,还是把手伸进去,这回没有上当,手机果然在里面。

 

她掏出陈小顺的手机,揣进自己的裤子口袋里。

 

陈小顺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手机落进她的口袋,就不失时机说道:“我的手机可是有电的,别电到你!”

 

孟冰莹瞪了他一眼,没答话,掏出钥匙,把他的手铐子打开了。

 

她拿着手铐子又坐回到自己的位子上,把手铐往桌上咔地一摔。“陈小顺,这回你可以说了吧”

 

“喂,你这样一个美女,为啥总是凶巴巴的难怪二十好几了还没人肯要你!”陈小顺和她对视了几秒钟,便眼神下移,肆意地扫描着她处女特有的翘挺的身姿。

 

孟冰莹顿时脸色潮红,还不仅仅是他说他没人要的话,还在于他那入肉三分的眼神儿,让她感觉自己像是被扒光了一般,她恼羞地叫道:“陈小顺,你看本姑娘像是没人要吗连你这样的流氓都心怀不轨了……”

 

“嘿你怎么知道我对你心怀不轨了”陈小顺笑嘻嘻地问。

 

“你的眼神儿就透露出你的流氓本性!”孟冰莹挑了挑眉毛,哼了一声。

 

“我的眼睛有透视功能,你信吗,我能隔着衣服看到里面去……你的肌肤真白!”陈小顺眯起眼睛扫描着她,像是真的看到什么隐私一般。

 

“你……”孟冰莹更加恼羞,一拍桌子,“陈小顺,别废话了,你要如实交代你的罪行,快说,你是怎样行凶打伤孟凡诚的”

 

“孟警官,你是让我如实的说出你二哥是怎样对许雅梦实施强奸的”陈小顺诡异的笑了笑。

 

孟冰莹瞪着杏眼,叫道:“那是你陷害我二哥的,人家就是在谈恋爱,对了,许雅丽曾经是你的女朋友,你嫉妒恨才对我二哥下手的!”

 

“孟冰莹,你是真的不知道内情,还是故意替你二哥隐瞒罪行”陈小顺的神色突然就严肃起来。

 

“我二哥说了,是许雅丽约他去苞米地的……”孟冰莹挺着高高的胸说道。

 

“我去,你二哥的一面之词有意义吗”陈小顺很无奈地看着对面的女人。

 

孟冰莹刚想说话,她的手机响了,她拿起手机一看,急忙起身,走出房间去接电话。

 

趁着孟冰莹出去接电话的空隙,陈小顺急不可耐地拿出香烟抽起来。

 

十多分钟以后,孟冰莹重新走进来,她的脸色很阴沉。她见陈小顺正翘着二郎腿在椅子上喷云吐雾的抽着烟,便充满火气,叫道:“陈小顺,你放端正地坐着好不好,这里是派出所不是你家炕头!”
?
>>>>全文在线阅读<<<<

 
本文标题: 趴好老子让你爽:把小嫩嫩曰出白浆 新闻转载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有问题请联系管理员,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icsmcgee.com/ent/915881.html

为您推荐的相关新闻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