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娱乐新闻 > 新闻正文

小坏蛋今晚可以不戴套|用力啊快点来吗bl

我就伸出手,猛地掀起了韩琳的裙摆!裙摆飞舞,像盛开的花朵一般绽放开来,蓬松而迷人。但最迷人的显然还是韩琳那双白皙又修长的玉腿,肌肤细腻,趴上去看都看不见毛孔的存在,柔嫩光滑

 我就伸出手,猛地掀起了韩琳的裙摆!

裙摆飞舞,像盛开的花朵一般绽放开来,蓬松而迷人。

但最迷人的显然还是韩琳那双白皙又修长的玉腿,肌肤细腻,趴上去看都看不见毛孔的存在,柔嫩光滑的好像绸缎一样,简直就是老天爷赏赐给男人最好的礼物。

 

目光顺着那双玉腿上移,我想要去看看韩琳娇躯最为迷人娇媚的小地方。

 

可偏偏在这时候,她直接一巴掌将飞舞的裙摆给拍了下来,把膝盖衣裳全部给挡住了。

 

这让我相当暴躁,胸腔里熊熊燃烧的欲焰彻底膨胀而起,促使着我眼睛通红,暴躁的伸出手,就要强行扯开韩琳的裙摆,去好好欣赏她那娇媚的迷离地方。

 

“孙斌,孙斌你是个畜生,我是你老师,你怎么可以对我这样!!!”

 

韩琳边羞急的挥动小手阻止我,边气急败坏的骂着我。

 

她的骂声,直接点燃了我心头中对她的不屑——

 

“我是垃圾,我是畜生?”

 

“你好,身为老师在胸前搞纹身,还纹了一张骚浪蝴蝶。”

 

“下面更是穿着丁字小裤,闷骚的都不知道该怎么样才好了!”

 

“就你这种行为,你告诉我,你还有脸骂我是垃圾,骂我是畜生吗?!”

 

己身不正,竟然还想正人,简直是笑话,这跟婊子劝小姐从良有什么区别?

 

在我的怒声质问下,韩琳羞到眼睛都不敢注视我了。

 

但她随后还是解释道:“其实我不是你说的那样,我是有原因的……”

 

可拉几把倒吧,那俩大那个挂她胸前,难不成还是别人把她给打晕了,然后纹上去的?

 

我们农村有句老话,驴不喝水它按不到河里去,还得是她自己愿意。

 

她自己不愿意,别人能在她前面纹上那么精巧的蝴蝶?还解释,解释个屁呀!

 

我都懒得听她解释,直接暴躁的就压了上去,准备强行脱掉她的裙子,狠狠的弄她。

 

既然她都骚浪了,那也就别怪我犯贱,我今天非得弄她那儿不可!

 

可就在我伸手拽住韩琳裙摆,即将强行给她掀翻裙子的时候,突然有脚步声响起,由远及近,显然就是朝着最尽头处韩琳所在的这间宿舍来的。

 

这是独居宿舍,根本不会有同居者进来,那来的人是谁?

 

我很诧异,看韩琳的表情,她也很诧异,不明白来的人是谁。

 

不过她终究是比我更清醒些,猛地一把将我给推开了,随后羞恼的说道:“还不赶紧出去!”

 

也是,有人来了,我再跟韩琳强迫干那个,显然是不合适,被人发现了可是五年起步的刑罚。

 

只是我现在下面撅着呢,来人都奔这地方来了,我还怎么出去?

 

总不挺着高高撅起的裤子,就这么出去见人。

 

所以我只能四下踅摸,最终看到了旁边看着门的立式衣柜。

 

敲门声都响起来了,我也不好再跟韩琳说什么,直接躲进了衣柜里面。

 

韩琳显然也是没招了,毕竟我挺着下面出去的话她也说不清楚了,她只能默许我的躲藏。

 

随后,躲在衣柜里面的我就透过中间缝隙,看到宿舍门开启,以及站在门口的那张老脸。

 

那老脸上此刻挂满了谄媚的笑容,而且还贱兮兮的,这张老脸的主人正是我们校长,孙大陆。

 

韩琳问他,“孙校长,您找我有事啊?”

 

孙大陆点头应了一声,不请自进的走进了卧室,随即更是把房门给关上还反锁了。

 

“这个……小韩老师呀,我有个生理方面的问题,想要向你请教请教。”

 

“你说,我最近怎么总是惦记着,想要跟小韩老师你发生男女关系呢?”

 

“这让我很苦恼啊,一想起小韩老师你来,我就觉得下面特别的躁动,想插点什么……”

 

草,这老梆子,竟然也是惦记着韩琳,来老驴吃嫩草的!

孙大陆这个老东西,在学校里的口碑一直不咋地,这是出了名的。

 

不少学生都传言,说是孙大陆跟这个女老师有染,跟那个女老师有交情。

 

至于是真是假咱不好说,但村里老人都说了,无风不起浪。

 

但凡能有这种传言,那肯定是孙大陆为人不咋地,在男女方面比较烂。

 

刚才他对韩琳说的话,显然已经证明了这一点,证明了他这头老驴在那方面很烂。

 

“什么玩意儿,都奔六十的老梆子了,还特么惦记花花草草的……”

 

在我暗暗腹诽的时候,韩琳却是明着怼上了。

 

“孙校长,我希望你能够自重,你是一校之长,应该对自己的言行举止负责!”

 

韩琳怼的正气,但是孙大陆却是嬉皮笑脸的不在乎这个。

 

“我当然也对自己的言行举止负责,如果不负责的话,我怎么会来找你呢?”

 

“你放心吧,等你跟我玩完后,我就会对你负责的,不就是一份转正申请嘛,我大笔一挥的事。你呢,也不费劲,脱光衣服好好伺候我下,让我玩个舒坦就行了。”

 

韩琳还没转正的事情,这点我大概有所耳闻,但没想到孙大陆竟然拿这点要挟她。

 

显然韩琳也没想到,气的娇躯乱颤。

 

“孙校长,你太让我失望了,我一直以为你是个言行合一的好校长,没想到你的思想跟言行举止竟然这么肮脏龌龊,这么卑鄙无耻,下流下贱!!!”

 

韩琳话说的相当不客气,似乎不单是针对校长的,连我引发的怒气也一同发泄出来。

 

她的发泄是爽了,但是孙大陆却是气急败坏,老脸上写满了恼火的表情。

 

他可是一校之长,说白了在这所学校里,他就是王,谁见了他都得低眉顺眼的。

 

眼下竟然被韩琳给怼了,而且还怼的这么没脸没皮的,他当然会不爽。

 

因而随后孙大陆就气急败坏的骂道:“韩琳,你别给脸不要脸,我肯睡你那是给你面子,多少女老师想让我睡她们还没那个资格呢!”

 

韩琳嗤声冷笑,直接伸手指向了门口,“滚,我不管你是校长还是人渣,都给我滚。”

 

“我韩琳虽然想要转正,但是也不希望用过这种方式来达到目的。”

 

“如果你非要以此来要挟我,那我只能告诉你,你想瞎了心了!”

 

怒瞪孙大陆一眼,韩琳伸手就拉开房门,示意孙大陆可以滚蛋了。

 

但是孙大陆并不滚蛋,他不光不滚蛋,还在恼羞成怒中猛地扑了上前。

 

韩琳一时不查,直接被孙大陆给扑倒在了床上……

 

这个时候,藏在衣柜中的我皱起了眉头。

 

我觉得韩琳刚才的表现显然不是因为我在衣柜中,所以故意演戏,而是她真的不接受。

 

起初我认为她外表冷艳内心娇弱,但娇弱其实也只是针对某些部分而言。

 

真要到了触及底线的时候,她也是那种不惜同归于尽的存在。

 

这个女人的性子,很烈啊!

 

我渐渐的有点喜欢她了,不过这种喜欢可跟爱情之类的无关,我就是单纯的喜欢她性子。

 

当然,眼下她似乎不是太需要我的喜欢,她应该更需要我的帮助。

 

因为孙大陆那个老王八蛋,竟然伸手拽起了韩琳的雪纺衫,想要给她脱掉。

 

特么的,雪纺衫里那对宝贝儿是我的,不是你的,你个老王八蛋竟然还敢跟我抢?

 

我当时就怒了,悄悄推开衣柜门走了出去,随即搬起了旁边的一个花盆。

 

也不管里面栽着啥花了,来到近前后‘咔嚓’就是一下子,直接碎在了孙大陆的后脑勺上。

 

你特么的,还敢动我的女人,我拍不死你!

身为学生,一个大花盆‘咔嚓’就碎校长脑袋上了,这显然是件相当过瘾的事。

 

但过瘾只是一瞬间的,后怕却是长久的。

 

因为在孙大陆后脑勺上碎完花盆后,我就发现应声倒在床上的他,后脑勺上鲜血淋漓。

 

我都吓蒙了,刚才砸他的时候是想着砸死他过过瘾,但那就是想想而已。

 

眼下真的鲜血潺潺,直让我手心里头都是冷汗,完全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不过这个时候,韩琳显然比我清醒的多,她推开孙大陆,一把就拽着我的手往外跑。

 

“还傻站着干什么,赶紧跑!!!”

 

我也不知道该往哪跑了,所幸韩琳拽着我的手,我就跟着她一路跑。

 

避过路人,穿过学校小树林,我们从后门逃离了学校。

 

最终在韩琳的带领下,我慌慌张张的来到了她家,坐在沙发上有些不知该如何是好。

 

韩琳看起来也挺慌的,坐在我对面的沙发上,拿手捂住了额头,似乎为这事犯愁。

 

看到她犯愁,我反倒心里稍稍踏实了些,倒不是有什么办法了,就是因为没办法所以才踏实。

 

“老师,你放心吧,如果人被打死了,我不会说出你来的,我会找别的理由掩饰。”

 

“我不会让你的名声在学校内传臭,关于这点你可以放心。”

 

反正事也已经出了,再懊悔也没啥用,况且我也不懊悔,再来一次我还得搬花盆。

 

但在我说完这话后,韩琳却是怒瞪了我一眼,“你以为我是担心我自己?我就是担心你!”

 

“跟我的名声相比,当然是你的命重要,你才20岁,你还没彻底踏入社会,如果他真的死了,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你要偿命啊,你要把命赔给他!”

 

在气恼的吼完这些后,韩琳又深深的吸了口气,随即声音稍稍温柔了些。

 

“不过我会说明情况的,我会去找警察说明,你是为了救我,而且是在我的授意下,才拿起花盆砸的他,这样你的责任就会小很多……”

 

随后的时间里,韩琳就对我再三嘱咐,遇到警察后该怎么说,千万不要说露了嘴。

 

不得不说,她吩咐的很详细,而且办法也确实行之有效,能够为我分担很大的责任。

 

但我现在更在乎另外一件事情,以之前我对她的了解来看,以她嫌贫爱富的行为来看,她完全不该作出这种决定才对,甚至于她立刻打电话报警,表明是我杀的人,与她完全没有半点干系,这才符合我对她的印象。

 

所以我挺好奇的,越跟韩琳接触,我反倒越有些看不透她了。

 

不过有一点我是可以确定的,不管是傻也好、意气用事也罢,我绝对不允许韩琳替我背锅。

 

身为男人,哪有让女人背锅的道理,真要干出这事来,都愧对我站着撒了二十年的尿!

 

于是接下来的时间里,我就跟韩琳发生了争执:

 

我的意见是,我背锅,与她完全无关,保持她的名誉。

 

她的意见是,她背锅,我仅有动手的责任,保住我的性命。

 

我们俩倒是都为彼此着想,为这事还差点起了口角冲突。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韩琳的手机铃声响起,是学校里的同事。

 

不用说了,肯定是警察授意打的电话,想钓出韩琳现在的位置,然后派人抓捕。

 

不光我是这么想的,看韩琳的眼神就知道,韩琳也是这么想的。

 

最终她接起了电话,按下了免提,电话中她的同事、我的老师传来了焦急的声音——

 

“韩琳,你现在在哪?!”

 

果然,跟我们猜想的一样,想要知道韩琳的下落了。

我看了韩琳一眼,恰好韩琳也望向了我。

 

没有言语交流,但是我们都明白了对方的意思,都在坚守着自己的决定,替对方背锅!

 

可就在我们下定决心争当背锅侠的时候,电话里再度传来了她同事的声音——

 

“你快回来吧,刚才校长气冲冲的来问我,问我有没有看到你呢!”

 

“我估摸着他八成是在查旷课老师,你赶紧回来啊,别被校长查到,我还得上课,先挂了。”

 

话说完,电话就被挂断了,徒留我跟韩琳大眼瞪小眼的懵然着。

 

孙大陆那个老王八蛋,没死啊?

 

那血都呼呼的冒了,竟然还没死,好旺盛的生命力……

 

但随后我又忍不住的怀疑,那个老师是不是得到了警察的授意,是警察让他这么说的呢?

 

为了确定这点,我随后给学校里交好的同学打了个电话,让他去偷拍校长。

 

“我有毛病呀,我偷拍校长干什么,校长又不是韩美人,我要拍也是拍韩美人呀!”

>>>>全文在线阅读<<<<

本文标题: 小坏蛋今晚可以不戴套|用力啊快点来吗bl 新闻转载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有问题请联系管理员,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icsmcgee.com/ent/915870.html

为您推荐的相关新闻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