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娱乐新闻 > 新闻正文

啊,啊,哦,好深,快点小说 bl_高H 纯肉道具

你摸到了吗?”何素素已经无法克制住自己的感受,用力控制着自己的身体不要扭动,但是异物进入身体,大脑不断陷入短暂的空白,让她哆嗦起来。“素素,刚才你坐下之后黄瓜又

 你摸到了吗?”


何素素已经无法克制住自己的感受,用力控制着自己的身体不要扭动,但是异物进入身体,大脑不断陷入短暂的空白,让她哆嗦起来。

“素素,刚才你坐下之后黄瓜又进入到了最里面,你先别着急,我现在把手指伸到最里面,看看能不能够着。”


老陈说完,也不等何素素有任何回应,猛地便将两根手指朝最深处刺了进去。


这强有力的冲击让何素素无法控制的发出舒爽喊声,可意识到自己的公公刘老汉还在外面,她急忙伸手捂住了嘴巴,身子却抖如糠筛。


自从老陈进入房间,刘老汉就一直停留在房门外面聆听着里面的举动。


当何素素在老陈手指的刺激下不断娇吟时,刘老汉也听得清清楚楚,本想询问,但觉得老陈是在看病也不好过分催促。


刚才何素素那一声喊声太过急促,让刘老汉无法淡定的询问:“老陈,怎么样?素素没事儿吧?”


“没,没什么。”老陈稳住动作,警惕朝房门看了一眼:“刘老哥,没什么大碍,素素只是肠胃痉挛而已,我按压一下穴位就没事儿了。”


何素素忍着难受着急说:“陈叔,你快点吧,不然我公公就该怀疑了。”


“行,你忍着点儿啊。”老陈点头后再次将手指朝里面探了进去,当触碰到那根被积压在身体内已经有些温热的黄瓜时,老陈猛地将两只微微分开,撑开了何素素紧致的身体。


“啊,来了!”


近乎是瞬间,何素素感受到了来自身体最深处的强烈快感,只感觉浑身酥麻,一腔热血瞬间朝大脑涌了过去,发出一声舒爽的喊叫后,一股炙热液体瞬间喷涌了出来,浇灌在老陈的手指上。


这股冲击力道非常的强烈,老陈塞入何素素身体内的手指瞬间就被这股推力推了出来。


一波清澈的液体眨眼的功夫就将床单所浇湿,本身就密不透风的房间也弥漫起了一股女人独有的味道。


“唔……”


即便已经来到了云巅,可刚才让人大脑空白的爽快感觉还是让何素素无法支撑起身体,浑身的骨头好像酥掉了一样,躺在床上一边哆嗦一边发出低沉的吟声。


刚才老陈的手指顶着黄瓜没入到了最深处,那种强烈到了极致的快感直接就让何素素难以把持,喷涌了出来。


之前还在身体内紧紧夹着的半截黄瓜,在强大的冲击力度之下,也从身体内挤了出来。


老陈将半截黄瓜拿了出来,低头瞥了一眼,这才注意到这压根就不是什么黄瓜,而是一根只有大拇指粗细的小乳瓜。


瞄了眼双眼微眯,面色潮红还在不断低喘呻吟微微颤抖的何素素,老陈心里是一个劲儿的感慨。


“奇妙,真是奇妙,已经被开垦完全的少妇竟然会被这根小乳瓜给卡住,那身体已经非常紧致,简直就是极品!”


老陈心里越想裤裆的挺立就越是痒痒,何素素现在已经意乱情迷,如果现在就将她给就地正法了,那肯定会爽歪歪的。


想着,老陈明知何素素的公公刘老汉就在房门口守着,竟然鬼使神差的将裤带解开,扒拉出了那根挺立。


何素素就这么分开双腿躺在床上,根本就不知道老陈现在的样子。


只要老陈将被子掀开,她那朵湿漉漉的花朵便会暴露出来,轻轻用力,老陈便会步入花海之中徜徉。


听着何素素喃喃娇喘,老陈已经用手抓住了被子,他口干舌燥,吞咽了一口唾沫,挑逗问:“素素,刚才是不是很舒服?”


“嗯!”何素素鬼使神差回应一声,但下一秒,她很快就反应过来,刚才给予她舒服的不是别人,正是足以当自己父亲的老陈。


一想到自己被老陈的手指所带到了巅峰,她肾上腺迅速分泌,心跳也砰砰加快起来。


何素素嘤嘤说道:“陈叔,谢谢你帮我拿出了黄瓜,刚才我没忍住,你别见外……”


“有什么好见外的?我们都是一个村子的人,就好像一家人一样,刚才我让你舒服了,现在你总应该让我舒服一下了吧?”


老陈说完,热血充斥大脑,不顾三七二十一,猛地就掀开了被子。


何素素还没反应过来老陈那话什么意思,顿时就感觉一阵冷风吹来,她心里一咯噔,刚才自己那种样子太过放荡,只要是个男人都会被她所诱惑,更别说二十多年没有触碰过女人的老陈了。


此刻被子被掀开,自己的湿润泥泞就暴露在老陈的面前,如果他……


何素素不敢去想,慌忙挣扎准备起身用被子重新盖住身子,可顿时就感觉双腿被一股大力钳住,跟着就感觉一股坚硬的炙热抵在了泥泞处撑开身体,朝里面蔓延进去……


 

当何素素的湿润泥泞呈现在眼前时,老陈只感觉鼻孔都快要喷出了火一样。


抓住挺立便对准了泥泞小路入口,猛地身子一挺,便没入到了已经湿润无比的缝隙之中。


不得不说,何素素的身体确实非常紧致,刚一进去,一团温柔的水流便将其包裹,紧致的身体用力包裹着挺立,让二十多年没有感受过女人温暖的老陈差点便缴械投降。


清晨虽然他也和苏倩有过暧昧举动,但只是进入了一公分的距离,根本就感受不到极端的舒爽。


此刻老陈的挺立有一半没入了何素素的身体里面,一股强烈的吸力好像要将整个挺立吸咽进去。


就在老陈准备一鼓作气全根没入的时候,何素素察觉到了身体有异物进来,虽然很大,而且充斥的她非常舒服,可这毕竟不是自己丈夫的东西,而是老陈的玩意儿,顿时便大喊一声:“陈叔,不要……”


这声音非常响亮,吓得老陈一个激灵。


他本以为何素素已经被情欲所冲昏了头脑,在自己进入之后会疯狂的迎合自己,可是老陈却没有料到,何素素即便是到了最后的关键时刻,依旧坚守着最后一丝贞操,饶是被自己用手指刺激的达到了巅峰,也依旧坚持着自己的底线。


外面站着的刘老汉听到儿媳传来尖叫声,也被吓了一跳,使劲儿就准备推开房门看看到底怎么了,可老陈已经将房门反锁,根本就没有办法打开。


“素素,怎么了?老陈?素素怎么了?”


刘老汉的推门声吓得老陈瞬间就没有了任何想法,而何素素更是吓得不轻,自己虽然是稀里糊涂被老陈进入了身体里面,但刘老汉要是看到这一幕,肯定会以为自己和老陈有一腿,到时候自己可就把脸给丢尽了。


不管如何,这件事情都不能让任何人知道,不然清白可真的就毁掉了。


何素素回过神,使劲儿推了一下老陈,当挺立离开身体后,那强烈的空虚感再次席卷全身。


她忍不住朝老陈暴露青筋的挺立看了一眼,心潮澎湃,不由舔了舔嘴唇,冲着外面大声喊道:“爸,没什么,刚才陈叔使劲儿压了一下我的穴位,我疼的喊了出来。”


老陈很快也回过神来,急忙把裤子提了上来,也扭头喊道:“刘老哥,没事儿了,素素肠胃痉挛差不多已经好了,我这就出来了。”


老陈一时半会搞不明白何素素为什么没有揭穿自己,诧异朝何素素看了一眼,可四目相对之下,当看到那张潮红无比的俊俏脸庞,老陈瞬间便明白过来,何素素是不敢让其他人知道。


本以为水到渠成的事情,可没想到最后还是因为何素素的不愿意而终止,老陈冲着何素素憨笑一声,急忙就开门朝外面走了出去。


合上房门,老陈搓着手说:“刘老哥,素素已经没大碍了,让她好好休息就行了,那个……没别的事儿我就先回去了。”


刘老汉说:“老陈,真是给你添麻烦了,你看看多少钱,我给你。”


“不用,举手之劳而已。”老陈随意敷衍,生怕被刘老汉察觉到什么,急忙朝外面走去。


可刚刚来到院门口,老陈一个没注意,直接撞在了一团软绵绵,还带着温热的东西上面……


“哎呦,谁啊这是?”


一缕叫声传入耳中,老陈听清楚对方的声音,顿时就紧张起来。


此刻被自己撞上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村东头的寡妇张海娟。


张海娟不到四十岁,十五年前丈夫在一场车祸中遇难后,张海娟就既当爹又当妈将孩子拉扯长大,现在孩子在外地上班,今年过年因为没抢到火车票便没有回来。


张海娟长得非常丰韵,该大的地方大,该挺的地方也挺,长得更是没话说,一头褐色大波浪,瓜子脸,大眼睛,长相酷似岛国女性波多野结衣,整天穿着一套紧身衣裤在村子里面走来走去,看的男人们都血液沸腾,恨不得在肥硕的胸脯和臀瓣上抓上一下。


不过虽说张海娟守了十五年的寡,可她并不像其他饥渴寡妇一样到处找野男人,甚至对一些男人的勾引视而不见,甚至大发雷霆。


老陈记得最清楚的一次,一天夜里,村里的老光棍翻墙跑到了张海娟家里准备在张海娟身上发泄一下,谁知道被张海娟发现,竟然提着菜刀将老光棍给赶了出来。


自此以后,张海娟似乎不想让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她的性格变得泼辣起来,经常骂骂咧咧,只要稍微看谁不顺眼,就会叨叨的对方恨不得用针线缝住他的嘴巴。


不过可能是因为老陈是村子的医生,张海娟对其他人非常苛刻,但是对老陈却非常的好,甚至在他面前性格也变得为肉很多,就好像是一只小母猫一样。


但饶是如此,老陈对张海娟还是感觉非常惧怕,这种惧怕是发自内心深处的害怕。


生怕张海娟会拿他发脾气,老陈急忙解释:“那个海娟啊,真是不好意思,刚才我没注意。”


“陈哥啊。”咋咋呼呼的张海娟看到老陈,愤怒的脸色瞬间收敛起来,用一双丹凤眼瞄了眼老陈,捂着嘴巴哥哥笑道:“陈哥,是我不好意思才对,我刚才不知道是你。”


张海娟只在自己面前如此温柔,这是老陈清楚知道的事情。


而且很多事情,老陈总感觉张海娟对自己有些其他想法,因为看自己的时候,目光都会在裤裆处扫来扫去,让他非常不自在。


老陈也喜欢女人,可是张海娟毕竟是个寡妇,都说寡妇门前是非多,老陈可不想和一个寡妇在一起,被人指指点点的。


感受到张海娟的异样目光,老陈是非常不舒服,不自然说道:“海娟,你来找素素的吧?她有点不舒服,我过来瞧了一下,现在已经没事儿了,我先回去了……”


不等张海娟开口,老陈逃也似的就朝家里走了过去。


刚进院门,老陈就看到苏倩坐在院子里面清洗着床单被罩。


“倩倩,你是客人,这种事情怎么能让你来呢?你先歇着去,我来洗干净吧。”


早上和老陈差点发生了那种事情,苏倩整个人都有些恍惚,见老陈想帮自己,苏倩就好像小鹿乱撞一样,不自然避开老陈的目光说:“叔叔,我们来这里给你添了不少麻烦,你先歇着吧,马上就洗完了,不碍事儿的。”


 

老陈感慨说:“你可真是个好姑娘,要是我也有你这样的老婆,简直就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啊。”


苏倩小脸微微一红,不好意思说:“叔叔,你说的也太严重了,这些都是一个女人应该做的……对了,刚才我出来的时候见你不在家里,早饭我已经做了,你看看熟了没有。”


“行,那你就先洗着,我去厨房了。”老陈低头瞄了眼苏倩。


苏倩虽然穿着衣服,但因为坐在小板凳上,胸口微微敞开,里面的画面被老陈尽收眼底。


这具洁白无瑕的身体老陈已经看过了好几次,可是每看一次,都好像是在欣赏一件精雕细琢的工艺品一样,简直就是百看不厌。


王建昨晚醉酒一宿,现在还有些头晕,等吃完早餐便回房间休息去了。


今天大年初一,可老陈也没什么事儿做,见晾晒在院子内的中药材差不多都用完了,便扛起了铁锹锄头准备出门。


苏倩见状好奇问:“叔叔,刚吃完饭你这是要下地干活吗?”


“不是。”现在大白天,老陈也不好挑逗苏倩,憨笑说:“我们村子后面有座山,那座山里面有很多珍贵的中草药,我看病的中药大多数都是在后山挖回来的,现在也没什么事儿,闲着也是闲着,就去后山转悠转悠,权当锻炼身体了。”


苏倩向往说:“叔叔,我在城里的时候就非常向往农村生活,现在我呆在家里也没什么事儿,要不我跟你一块去后山转悠转悠吧。”


老陈本来也没什么想法,可苏倩这么一说,他就有点儿跃跃欲试起来。


后山根本就没有什么人,如果和苏倩在后山做点什么美妙的事情,那简直就是天为被地为床,想怎么来就怎么来,岂不是美死了。


想着,老陈竟然露出了猥琐的笑容。


苏倩并不知道老陈打着什么小九九,有些疑惑问:“叔叔,怎么了?”


“没,没什么。”老陈急忙要去脸上的笑容说:“倩倩,那我带你一块儿过去吧,山路有些险要,你可得小点心才是。”


“嗯,我上大学的时候是学校攀岩俱乐部的,应该没什么问题的。”


老陈是土生土长的人,对后山的地形非常熟悉,苏倩虽然参加过攀岩俱乐部,但里面的峭壁都是为人开垦出来的,和自然形成的还是有很大的区别,没多久便已经灰头土脸的。


现在虽然冬季,但还是有很多灌木丛郁郁葱葱。


老陈一边走着一边向苏倩讲着发生在这座山上的故事,走了有一个钟头,才勉强来到半山腰,正准备继续赶路,苏倩突然柳眉一皱,尿意袭来,支支吾吾说:“叔叔,这哪里有厕所?我想上厕所。”


老陈无奈苦笑说:“倩倩,这大山里面哪儿来的厕所,你就随便找个地儿吧,我就站在这里等着你。”


“那好吧。”虽说随地大小便有些不大文明,可四周也没厕所,也只能就地解决。


来到一片灌木丛后面,确定老陈无法看到自己,苏倩脱了裤子便蹲在地上,稀稀落落的流水声瞬间响了起来。


这声音听在老陈耳中仿佛是天籁之音一样,都说尿尿声大的女人欲望非常强烈,苏倩的撒尿声就非常嘹亮,就好像是水龙头被打开一样,如果彻底放开,在床上一定是个不折不扣的欲女。


想着,老陈再次露出了猥琐的笑容,脑海中也浮现出他和苏倩在床上颠龙覆凤的香艳画面。


“啊……”


就在老陈想的入神时,突然间,苏倩那边发出了一声惊慌的尖叫声。


这声音非常惊慌,老陈听到后虎躯一颤。


后山虽然没什么野兽,但也不是绝对的安全,大山内有很多用来捕捉野味的捕兽夹,而且还散布四周,老陈经常采药,对这些捕兽夹的位置非常清楚,但苏倩却不知道。


要是她方便的时候误踩了捕兽夹,那可就完蛋了。


“倩倩!”

>>>>全文在线阅读<<<<

本文标题: 啊,啊,哦,好深,快点小说 bl_高H 纯肉道具 新闻转载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有问题请联系管理员,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icsmcgee.com/ent/915856.html

为您推荐的相关新闻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