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娱乐新闻 > 新闻正文

快快点再快点使劲用力bl,好湿好紧 bl 粗大

要不是我昨天淋了一晚上的暴雨、现在又饿又累,我肯定把你打得满地找牙!”李长生吃起牛逼来完全不打草稿,并且继续威胁着老张:“你完蛋了你,臭屁保安,等回到市里,你只能

 要不是我昨天淋了一晚上的暴雨、现在又饿又累,我肯定把你打得满地找牙!”李长生吃起牛逼来完全不打草稿,并且继续威胁着老张:“你完蛋了你,臭屁保安,等回到市里,你只能去垃圾场捡垃圾了。”


“你当老子怕你是吧?别以为在公司有点关系就自认很牛逼,现在咱们可是在孤岛上。”老张一点不怂,继续说道:“这个岛上你可没有后台,说句难听的话,我特么把你杀了、碎尸,估计到时候救援队过来了,可能也以为你是坠机的时候死掉的。”

老张说的话不无道理,救援队来的话,只是查询看看岛上还剩下几个人,然后救走。人家咋可能再把孤岛挖地三尺,去找地下、或者海底里的尸体?


听到老张的恐吓,李长生内心难免升起一丝恐惧。


“看来这个保安,年纪大,脑子倒是不糊涂啊。”李长生倒吸一口凉气,心中默念道,刚才的狂妄也只能是收敛起来。


不过这个仇,李长生记住了。他决定先隐忍,忍到救援队来了以后,回到市里,再好好惩罚惩罚老张。


“以后大家就是一个团队,一个团体,在这里,人人平等。”老张仿佛一位领袖。


“从今往后,在救援队没来之前,大家的分工,必须明确。如果某些人喜欢偷懒的,对不起,我老张不会给你面子,我会直接把你赶出山洞。”


这个安排,让李长生有些头疼。


“哎,我说张大哥,咱有话好好说,可以商量商量的嘛。”李长生嬉皮笑脸道。


“我和天天能不干活吗?”李长生说这话的时候,脸上不免一红,有些尴尬。


“咳咳,但我们两个也不是白白不干活,等救援队来了,回到市里后,我会补偿你们各位一笔钱,算是报酬,怎么样?”


李长生吃的鱼是冯小云烤的,虽然冯小云烧烤的水平不怎么样,但冯小云倒是忙的七上八下,小脸蛋都被抹黑了。


“冯小云,你吃过了没有?”老张处理好刚才抓到了的鱼,准备煲个鱼汤。因为看到李长生已经吃过了,所以问问冯小云吃了没有,这样老张也好准备下鱼肉的分量。


“没……没呢。”冯小云开口说话的声音很小。


“你还没吃呢?难道你刚刚一直就再给李长生烤鱼?”老张瞪大了眼睛,一股愤怒,顿时涌上心头。


“嗯。”冯小云点了点头。


“特娘的。”听到冯小云的回答,老张顿时扬腿就是一脚、朝着正在啃鱼骨头的李长生狠狠踹去。


“你个大老爷们儿好意思吗?人家辛辛苦苦给你烤鱼,你居然想着吃独食?”老张心中正气逼人,他不怕李长生在公司的关系,也不担心自己被开除。


反正老张已经活了快大半辈子了,也有一笔积蓄,即便没了手上这份公司,下半辈子照旧衣食无忧。


“你干什么?”被老张踹翻在地李长生怒不可遏的吼道。


“你个臭瘪三居然敢踹我?我看你是不想活了吧?”面对何美倩,李长生会怂着,可老张这种小职员还敢欺负到他的头上来,那他心里肯定不爽。


“老子让冯小云烤鱼,那是冯小云的福气。你知道之前公司烧烤聚会,有多少人主动给我烤肉?”李长生嘴巴不依不饶的说着,并且还警告老张,让老张立马给他道歉,不然等到时候回到了市里,立马将老张给炒鱿鱼。


老张看着李长生那极其嚣张的模样,怒火中烧,起步走到李长生跟前,一把捏住李长生的衣领,另一只手化成拳头,又给了李长生几拳。


“你个欺负弱小的家伙,要不是我昨天淋了一晚上的暴雨、现在又饿又累,我肯定把你打得满地找牙!”李长生吃起牛逼来完全不打草稿,并且继续威胁着老张:“你完蛋了你,臭屁保安,等回到市里,你只能去垃圾场捡垃圾了。”


“你当老子怕你是吧?别以为在公司有点关系就自认很牛逼,现在咱们可是在孤岛上。”老张一点不怂,继续说道:“这个岛上你可没有后台,说句难听的话,我特么把你杀了、碎尸,估计到时候救援队过来了,可能也以为你是坠机的时候死掉的。”


老张说的话不无道理,救援队来的话,只是查询看看岛上还剩下几个人,然后救走。人家咋可能再把孤岛挖地三尺,去找地下、或者海底里的尸体?


听到老张的恐吓,李长生内心难免升起一丝恐惧。


“看来这个保安,年纪大,脑子倒是不糊涂啊。”李长生倒吸一口凉气,心中默念道,刚才的狂妄也只能是收敛起来。


不过这个仇,李长生记住了。他决定先隐忍,忍到救援队来了以后,回到市里,再好好惩罚惩罚老张。


“以后大家就是一个团队,一个团体,在这里,人人平等。”老张仿佛一位领袖。


“从今往后,在救援队没来之前,大家的分工,必须明确。如果某些人喜欢偷懒的,对不起,我老张不会给你面子,我会直接把你赶出山洞。”


这个安排,让李长生有些头疼。


“哎,我说张大哥,咱有话好好说,可以商量商量的嘛。”李长生嬉皮笑脸道。


“我和天天能不干活吗?”李长生说这话的时候,脸上不免一红,有些尴尬。


“咳咳,但我们两个也不是白白不干活,等救援队来了,回到市里后,我会补偿你们各位一笔钱,算是报酬,怎么样?”


 

李长生吃的鱼是冯小云烤的,虽然冯小云烧烤的水平不怎么样,但冯小云倒是忙的七上八下,小脸蛋都被抹黑了。


“冯小云,你吃过了没有?”老张处理好刚才抓到了的鱼,准备煲个鱼汤。因为看到李长生已经吃过了,所以问问冯小云吃了没有,这样老张也好准备下鱼肉的分量。


“没……没呢。”冯小云开口说话的声音很小。


“你还没吃呢?难道你刚刚一直就再给李长生烤鱼?”老张瞪大了眼睛,一股愤怒,顿时涌上心头。


“嗯。”冯小云点了点头。


“特娘的。”听到冯小云的回答,老张顿时扬腿就是一脚、朝着正在啃鱼骨头的李长生狠狠踹去。


“你个大老爷们儿好意思吗?人家辛辛苦苦给你烤鱼,你居然想着吃独食?”老张心中正气逼人,他不怕李长生在公司的关系,也不担心自己被开除。


反正老张已经活了快大半辈子了,也有一笔积蓄,即便没了手上这份公司,下半辈子照旧衣食无忧。


“你干什么?”被老张踹翻在地李长生怒不可遏的吼道。


“你个臭瘪三居然敢踹我?我看你是不想活了吧?”面对何美倩,李长生会怂着,可老张这种小职员还敢欺负到他的头上来,那他心里肯定不爽。


“老子让冯小云烤鱼,那是冯小云的福气。你知道之前公司烧烤聚会,有多少人主动给我烤肉?”李长生嘴巴不依不饶的说着,并且还警告老张,让老张立马给他道歉,不然等到时候回到了市里,立马将老张给炒鱿鱼。


老张看着李长生那极其嚣张的模样,怒火中烧,起步走到李长生跟前,一把捏住李长生的衣领,另一只手化成拳头,又给了李长生几拳。


“你个欺负弱小的家伙,要不是我昨天淋了一晚上的暴雨、现在又饿又累,我肯定把你打得满地找牙!”李长生吃起牛逼来完全不打草稿,并且继续威胁着老张:“你完蛋了你,臭屁保安,等回到市里,你只能去垃圾场捡垃圾了。”


“你当老子怕你是吧?别以为在公司有点关系就自认很牛逼,现在咱们可是在孤岛上。”老张一点不怂,继续说道:“这个岛上你可没有后台,说句难听的话,我特么把你杀了、碎尸,估计到时候救援队过来了,可能也以为你是坠机的时候死掉的。”


老张说的话不无道理,救援队来的话,只是查询看看岛上还剩下几个人,然后救走。人家咋可能再把孤岛挖地三尺,去找地下、或者海底里的尸体?


听到老张的恐吓,李长生内心难免升起一丝恐惧。


“看来这个保安,年纪大,脑子倒是不糊涂啊。”李长生倒吸一口凉气,心中默念道,刚才的狂妄也只能是收敛起来。


不过这个仇,李长生记住了。他决定先隐忍,忍到救援队来了以后,回到市里,再好好惩罚惩罚老张。


“以后大家就是一个团队,一个团体,在这里,人人平等。”老张仿佛一位领袖。


“从今往后,在救援队没来之前,大家的分工,必须明确。如果某些人喜欢偷懒的,对不起,我老张不会给你面子,我会直接把你赶出山洞。”


这个安排,让李长生有些头疼。


“哎,我说张大哥,咱有话好好说,可以商量商量的嘛。”李长生嬉皮笑脸道。


“我和天天能不干活吗?”李长生说这话的时候,脸上不免一红,有些尴尬。


“咳咳,但我们两个也不是白白不干活,等救援队来了,回到市里后,我会补偿你们各位一笔钱,算是报酬,怎么样?”

 

李长生吃的鱼是冯小云烤的,虽然冯小云烧烤的水平不怎么样,但冯小云倒是忙的七上八下,小脸蛋都被抹黑了。


“冯小云,你吃过了没有?”老张处理好刚才抓到了的鱼,准备煲个鱼汤。因为看到李长生已经吃过了,所以问问冯小云吃了没有,这样老张也好准备下鱼肉的分量。


“没……没呢。”冯小云开口说话的声音很小。


“你还没吃呢?难道你刚刚一直就再给李长生烤鱼?”老张瞪大了眼睛,一股愤怒,顿时涌上心头。


“嗯。”冯小云点了点头。


“特娘的。”听到冯小云的回答,老张顿时扬腿就是一脚、朝着正在啃鱼骨头的李长生狠狠踹去。


“你个大老爷们儿好意思吗?人家辛辛苦苦给你烤鱼,你居然想着吃独食?”老张心中正气逼人,他不怕李长生在公司的关系,也不担心自己被开除。


反正老张已经活了快大半辈子了,也有一笔积蓄,即便没了手上这份公司,下半辈子照旧衣食无忧。


“你干什么?”被老张踹翻在地李长生怒不可遏的吼道。


“你个臭瘪三居然敢踹我?我看你是不想活了吧?”面对何美倩,李长生会怂着,可老张这种小职员还敢欺负到他的头上来,那他心里肯定不爽。


“老子让冯小云烤鱼,那是冯小云的福气。你知道之前公司烧烤聚会,有多少人主动给我烤肉?”李长生嘴巴不依不饶的说着,并且还警告老张,让老张立马给他道歉,不然等到时候回到了市里,立马将老张给炒鱿鱼。


老张看着李长生那极其嚣张的模样,怒火中烧,起步走到李长生跟前,一把捏住李长生的衣领,另一只手化成拳头,又给了李长生几拳。


“你个欺负弱小的家伙,要不是我昨天淋了一晚上的暴雨、现在又饿又累,我肯定把你打得满地找牙!”李长生吃起牛逼来完全不打草稿,并且继续威胁着老张:“你完蛋了你,臭屁保安,等回到市里,你只能去垃圾场捡垃圾了。”


“你当老子怕你是吧?别以为在公司有点关系就自认很牛逼,现在咱们可是在孤岛上。”老张一点不怂,继续说道:“这个岛上你可没有后台,说句难听的话,我特么把你杀了、碎尸,估计到时候救援队过来了,可能也以为你是坠机的时候死掉的。”


老张说的话不无道理,救援队来的话,只是查询看看岛上还剩下几个人,然后救走。人家咋可能再把孤岛挖地三尺,去找地下、或者海底里的尸体?


听到老张的恐吓,李长生内心难免升起一丝恐惧。


“看来这个保安,年纪大,脑子倒是不糊涂啊。”李长生倒吸一口凉气,心中默念道,刚才的狂妄也只能是收敛起来。


不过这个仇,李长生记住了。他决定先隐忍,忍到救援队来了以后,回到市里,再好好惩罚惩罚老张。


“以后大家就是一个团队,一个团体,在这里,人人平等。”老张仿佛一位领袖。


“从今往后,在救援队没来之前,大家的分工,必须明确。如果某些人喜欢偷懒的,对不起,我老张不会给你面子,我会直接把你赶出山洞。”


这个安排,让李长生有些头疼。


“哎,我说张大哥,咱有话好好说,可以商量商量的嘛。”李长生嬉皮笑脸道。


“我和天天能不干活吗?”李长生说这话的时候,脸上不免一红,有些尴尬。


“咳咳,但我们两个也不是白白不干活,等救援队来了,回到市里后,我会补偿你们各位一笔钱,算是报酬,怎么样?”


 

老张并不希望自己与李长生的关系变得特别恶劣,那样的话,其实对双方而言,都不好。


冯小云看到李长生跟田箐箐转移位置后,她也准备起身离开。


“哎,小云,你晚上没吃东西,不饿呢?”老张叫住了冯小云。


冯小云有些一愣,干了一下午的苦力活,她怎么可能不饿。


“坐下来喝点鱼汤,吃点鱼肉啊。”老张朝冯小云挥了挥手,继续说道:“今天我还做了点海盐,等下咱们吃的鱼肉,会有味道。”


本文标题: 快快点再快点使劲用力bl,好湿好紧 bl 粗大 新闻转载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有问题请联系管理员,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icsmcgee.com/ent/915846.html

为您推荐的相关新闻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