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娱乐新闻 > 新闻正文

别弄了我要潮喷啦|野外自缚被发现被虐

隔壁的小情侣的喘息声越来越激烈,刘海超也是越来越激动。想到那日看到师傅和师娘的动作,刘海超干脆整个人缩进被子里,跨到师娘身上,嘴激动地从李子红平坦的小腹往下一路亲过去

 隔壁的小情侣的喘息声越来越激烈,刘海超也是越来越激动。想到那日看到师傅和师娘的动作,刘海超干脆整个人缩进被子里,跨到师娘身上,嘴激动地从李子红平坦的小腹往下一路亲过去。

 

“啊!”李子红根本克制不住,惊叫一声,然后下意识伸手捂住自己的嘴。

她根本没想到这小子平时看得是挺老实的,胆子竟然这么大!

 

好在刘海超此时蒙在被子里,并没有发现师娘的异常,还以为这是隔壁床的动静。相反,他因为李子红身体下意识的颤动工作得更加卖力了!

 

李子红原本是单手捂嘴,这下子更是克制不住娇喘,不得不用双手死死地捂住,就是这样,仍旧不时有细微的喘声溢出来。

 

就在这时,铺上睡着的几个年轻小伙子按捺不住,假装上厕所的样子路过他们这边的过道,眼神全都在往隔壁酣战的小情侣那边瞟,根本没有注意其他地方。

 

可刘海超这边可是心虚得很,登时慌了手脚停下动作,屏息静待几人走过。

 

李子红的心脏更是砰砰砰跳个不停,虽然在外人看来,她应该只是一个人睡着了,只是娇美的面颊有些烧红。

 

这种随时会被发现的感觉,真是太刺激了。

 

好容易熬到那几个小伙子走了,刘海超又开始动作,李子红的身体已经止不住地打颤,源源不断的热流直往下腹奔涌。

 

刚才是只怕被发现,现在忽然放松下来,她的身子比刚才还要兴奋!

 

刘海超也是越来越激动,想着既然师娘把我当成了师傅,那我就是真枪实弹的上,应该也没有问题吧!

 

想到师娘绝美的面容,刘海超忍不住从闷热的被子里冒了个头,接着月色细细观察师娘的面容。李子红现在睫毛微颤,双颊绯红。师娘满脸渴求的样子让刘海超热血上涌,他可还记得师娘和师傅做那事时不满足的表情。

 

一个激动,刘海超亲上了自己肖想已久的红唇。

 

这可是师娘!平日里看得摸不得的,师傅的女人!

 

谁知这时,刚才试图看活春宫的那几人到隔壁拐了个弯回来了!

 

“靠啊!”

 

刘海超忍不住骂了一句,但也得老老实实缩回被子里。

 

主要是师娘和师傅在这边城里人脉颇广,若是被哪个熟人撞上他这徒弟与师娘搅在了一起,师傅那把据说是祖上御赐的黄金铲可不会留情。

 

不过这回,他可不如上回老实,两手彻底解开师娘的上衣扣子,隔着触感柔滑的内衣轻揉起来,腰胯也开始在某处轻轻耸动。

 

“啊……”李子红眼角泛红,忍不住睁开含了层雾的眼睛。

 

她知道刘海超是顾虑旁人,可她此时只想与自己这小徒弟狠狠纠缠!李子红瞪着路过的那几人,心里盼着他们快点走。

 

可惜这几个小伙子显然没有听到她的心声,不止步子迈得跟原地踏步似的,还开始小声交谈。

 

“喂,你说咱们去旁边那铺上会不会看得更清楚?”其中一个小伙子小声冲同伴道。

 

李子红心里一惊,这不会说的自己这床吧?

 

“不好吧?随便上人家的床,要是女的可咋整?”同伴虽然心动,但还是有些犹豫。

 

“女的更好啊,说不定咱们还能快活一夜……你看这片儿里不都是这么演的嘛?”

 

这下就连刘海超都听到了这两人谈话,停下动作。他睡前可只是随便想想,这人倒还真想上来骚扰自己师娘?

 

“片儿里是片儿里,到时候人家举报你骚扰,你可得蹲局子了。”

 

“嗤,不去就不去,废话那么多,老子自个去!”

 

小伙子正是血气方刚的时候,此时又是欲火难耐,就跟个人形泰迪差不多,哪里听得进劝?两三下就爬到了李子红和刘海超的床边,正好对上李子红慌张的眼神。

 

李子红此时双眼含泪,面色潮红,就像熟透的水蜜桃一般。

 

小伙子一愣,吹了声口哨:“哟,老子这可是捡到宝了!美人儿你听了旁边这么久,怕是也想吧?哥哥就来满足你!”

 

这小伙子说着就要去掀李子红的被子。

 

李子红慌乱不已,紧紧扯住薄被。自己的衣服可是被那不老实的小徒弟解了个干净!这么一掀不是立马就要走光?更何况,那小徒弟可就在自己被子里!!

 

力量僵持之下,刘海超猛地掀开被子露出个头,低声怒吼:“滚!”

 

“靠,有主的!”小伙子与刘海超四目相对,尴尬不已,只能恋恋不舍地瞟了李子红一眼,赶紧下床走了。

 

动静这么大,就连隔壁床小情侣的动静都停了,李子红再装睡可是说不过去,只能装作被吵醒的样子半睁开眼:“阿超,这是怎么了?”

 

刘海超这才想起来自己刚才做了什么,相当心虚。

 

一边紧张地观察师娘反应,一边强作镇定:“额,没什么,刚才是认错床的。”

 

好在师娘似乎睡迷糊了,听他这么说便翻了个身闭上眼睛:“噢……那你也早点休息。”

 

李子红的呼吸很快重新变得平稳,好像并没有注意到上衣被解开的事。刘海超抹了把额上冷汗,再次轻手轻脚地伸手过去,把师娘胸前的扣子全都扣上,这才彻底松了口气。

 

小心下床,刘海超冲进厕所,手上还残留着师娘胴体细腻柔软的触感,仔细看,他的手指上还有些水渍。

 

这是师娘的……刘海超面上一热,只能在厕所里自给自足起来。

 

等这档子事做完,刘海超心中猛然一惊,抬手就给了自己一巴掌!

 

自己刚才做了什么!?

 

用冰冷的水狠狠洗了把脸,刘海超看着镜中的自己,狠狠骂道:“刘海超,那可是你师娘!你怎么能做这种对不起师傅的事!你可真是精虫上了脑!”

 

与此同时,被留在床上的李子红悄悄睁开眼睛,她刚才已经完全被挑起了感觉……就在这种紧要关头,刘海超竟然丢下自己走了?

 

而且旁边那对小情侣……已经再一次渐入佳境。

 

扭了扭相当欲求不满的身体,想象着刘海超健壮的身体,李子红只能把一切都怪到扰了他们好事的年轻人身上,这下倒是丝毫没觉得刘海超这出格的举动有什么不对。

 

刘海超隔了好一会儿才回来,只是躺下的时候不再像刚才那样紧贴着李子红,而是睡到了床的另一角落,能离李子红多远就有多远,被子也没盖,就这么睡了。

 

李子红夹着腿等了半天,好容易盼到刘海超回来,却没等到刘海超作乱的手,忍不住回头看了他一眼。

 

刘海超是个心大的,心里没了杂念,此时已经传出轻微的鼾声。

 

李子红简直不可置信!明明是你这小徒弟胆大包天,就差临门一脚你倒睡着了!?

 

越想越气,李子红这个当师娘的忍不住伸出腿踹了大逆不道的徒弟一脚,气哼哼裹着被子睡了。

 

可是欲求不满的夜晚哪有那么好熬?第二天起床下车的时候,李子红眼睛通红,眼下还有两个大大的黑眼圈。

 

刘海超看在眼里,更加愧疚,赶紧抢过所有行李,大包小包背着:“师娘昨晚没睡好吧。”

 

李子红看他一眼,心说还不是拜你所赐?可她昨晚可是“睡着了”的,这话可不能明说,只能道:“嗯,可能有点晕车吧。”

 

我可真不是个东西!刘海超恨不得再扇自己两巴掌,讪讪地跟在师娘后头,没有说话。

 

李子红有些奇怪,但她气还没消,便没有多问。

 

两人很快出了站,一对父女一见着他们,立马热情地迎上来。尤其是那个小姑娘,直接抱住了李子红的大腿:“子红姐!你终于回来了,想死我们啦!”

 

李子红也很惊喜:“哎哟!这是圆圆吧!都长这么大啦?”

 

那个带女儿的汉子脸上有块刀疤,爽朗大笑:“圆圆!跟你说过多少次了,这不是姐姐,这是小姨!”

 

“不嘛爸爸!子红姐姐这么年轻,叫小姨多老呀!”圆圆扎着两个羊角辫,眼睛就跟她的名字一样溜圆,黑亮黑亮的像两颗小葡萄。

 

她抱着李子红大腿,嘴上说得头头是道。

 

李子红也不在意:“称呼而已,圆圆爱怎么叫怎么叫吧!”

 

“耶!”

 

圆圆觉得自己得了特权,相当兴奋,一把扯住李子红的裙边蹦跳起来。

 

李子红今天不用上班,穿得很休闲,上身是一件白色T恤,下身则是条浅黄色短裙,一头长发高高地梳成马尾,显得清纯有活力。旁边路人也是频频侧目。

 

坏就坏在,这短裙可是松紧腰的!李子红腰又细,松紧腰的裙子被圆圆这么一拉,立马垮下大半,露出了大半个蜜桃般的臀!

 

刘海超一直跟在她后头,更是把这风光看得一清二楚!更引人注目的是,这翘臀上仅仅挂了几根白色绳索……像是丁字裤的痕迹。

 

“圆圆!!”所有人都是大惊!圆圆的爸爸李志强赶紧把女儿拉过来数落一通。

 

李子红面色烧红,飞快拉起裙子,赶紧遮住外泄的春光。

 

可看着圆圆委屈的神色,她又生不起气来:“圆圆下次可不能这样了啊!”

 

整个过程不超过三秒钟,他们旁边的路人都还没来得及反应这边发生了什么,刘海超却是满脑袋都是刚才惊鸿一瞥的翘臀。

 

昨晚他可是把师娘全身上下摸了个编,包括这饱满的臀肉。只可惜太昏暗,没来得及看清楚。

 

他愣神这会儿,李子红和李志强已经教育好圆圆,李子红转头为自家哥哥介绍道:“这是刘海超,老郭在饭店的徒弟,这回老郭有事,就打发他陪我回来了。”

 

然后又对刘海超道:“阿超,这是我哥李志强,你喊他强哥就行了。”

 

刘海超,猛然回神,点点头:“强哥好,我是刘海超,陪师娘回来的。”

李志强专程走过来拍了拍刘海超肩膀,相当欣赏的样子:“行啊小伙子,你既然叫子红一声师娘,那也算是我们家里人了,有事儿找我!强哥罩着你!”

 

刘海超也很客气:“那就谢谢强哥了!”

 

“哈哈!什么谢不谢的,我们家不讲究这些!”李志强摆摆手,从刘海超手里接过一些行李,带头走出去,颇有大哥风范。

 

一行人回了李家,一众亲戚已经齐聚一堂,就等李子红回来了。

 

一顿饭吃下来,刘海超不得不感叹,自己这位师娘家里的基因真是好!从远方表妹苗苗,再到今天认识的姑姑婶婶、姐姐妹妹,无一不是美女。

 

只是在这些美女堆里头,李子红依然是最出挑的那一个。妖娆的,不如她清新;清纯的,身上都没有她那种若有若无的女人味。

 

师娘现在穿得仍是白天那套衣服,也许是因为在家里,她的坐姿比较随意。短裙随着她的动作掀起放下,时不时露出大半个浑圆的臀部,勾得刘海超血脉喷张。

 

这是师娘!这是师娘!

 

刘海超心里默念着,恨不得再扇自己一巴掌,可那白嫩的大腿就这么晃来晃去,刘海超低头喝了几杯闷酒还是忍不住偷瞄几眼。

 

“阿超好酒量啊!”李家几个年纪相仿的男人看他喝得豪迈,都是颇为欣赏,来来回回给他敬酒。在他们看来,能喝的,那才算是男人!刘海超也是照单全收,他虽然年纪不算大,但很早就出来跟着师傅学手艺混饭吃,所以酒量还算不错。

 

几圈下来,刘海超注意力还完全在李子红身上,心里全是先前在车站惊鸿一瞥的蜜桃翘臀。而李家几个兄弟已经完全喝高了。尤其是李志强,喝得一头一脸都是红的,一把搂住刘海超:“阿超年纪最小,今晚几个哥哥就带你去见见世面!”

 

这时,那边的李子红正好翘起二郎腿,裙下完美的臀部曲线被一丝纯白色绳索包裹,刘海超一下子感觉热血上头,猛地移开视线。

 

心虚之下,他哪还顾得上强哥说了什么,胡乱点点头算是答应了。

 

一家人热热闹闹吃到晚上十点,结束的时候,刘海超的眼神都不敢往李子红那边瞟,又是心虚又是羞愧。

 

刘海超啊刘海超,车上你给自己的那巴掌你都忘了吗!?

 

心里乱得很,刘海超只能强迫自己不要再想师娘那诱人的肉体,准备上二楼去李家给他安排好的那个房间上床休息。

 

“阿超愣着干嘛,大门在这边!”

 

刘海超脚还没迈上两步,就一把被李志强拽回来。几兄弟冲一脸懵逼的刘海超挤眉弄眼,转头给李子红打了个招呼:“子红!我们哥几个再出去喝一杯,把你这小徒弟借走了啊!”

 

李子红原本想拦,可她现在又单方面跟这徒弟别扭着,不好多说,只能撇撇小嘴移开视线:“你们可少喝点啊,注意安全。”

 

李志强大笑:“嗨!我们几个大男人,能有什么危险!”

 

刘海超心说强哥你这都喝成这样了,还没喝够啊?

 

不过李家几兄弟根本没给他说话的机会,直接开车把刘海超带到一条金碧辉煌的街道。几人走在街上,旁边的店门口不时有穿得相当劲爆的年轻小姑娘冲他们招手:“大哥,来我们这玩儿嘛~”

 

这么刺激?

 

刘海超整个人都傻了,他的确是年纪小,平日里看看片自给自足已经算是找乐子了,哪见过这阵仗?

 

李志强几兄弟熟门熟路,直接带着他拐进一条漆黑小路,跟外头主街道上的纸醉金迷完全不是一个画风。

 

“哥,咱们这是……”刘海超这是再没出来玩儿过,也隐约知道他们这是要“玩”什么了,可这条街漆黑,连路灯都是坏的,旁边的店面也是门面狭小灯光昏暗,显然没有外头还有漂亮小妞引客的店面吸引人。

 

几人兄弟对视一眼,哈哈大笑:“嘿嘿,一看你小子就没经验!哥几个说带你见世面,那必须来点一般人不知道的!”

 

李志强也是拍拍刘海超的肩头,几人一起推开了旁边灯牌昏暗的“全身按摩”店的大门,一身着白色技师服、身材高挑的姑娘立马迎过来:“强哥!您都好久没来了!”

 

刘海超看了两眼就失去了兴趣,一是他现在满脑子都装着师娘那挺翘白嫩的臀部,二是在看了李家那一家子美女之后,这姑娘长得确实不算特别好看,而且那身白色技师服里头还穿了白色高领毛衣,该露的不该露的都是一点没露,实在没什么趣味可言。

 

李志强一把搂住姑娘,隔着衣服拍了拍她肉感的翘臀:“今天带了个新认的兄弟来,人可是大城市来的,你可得给我兄弟安排个好的,伺候好点!”

 

姑娘看了刘海超一眼,立马了然一笑,朝他抛了个媚眼:“噢~是这位小兄弟,姐姐让我们这最受欢迎的姑娘来伺候你,你看怎么样?”

 

>>>>全文在线阅读<<<<

本文标题: 别弄了我要潮喷啦|野外自缚被发现被虐 新闻转载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有问题请联系管理员,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icsmcgee.com/ent/915825.html

为您推荐的相关新闻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