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娱乐新闻 > 新闻正文

欲乱又粗又长,很紧很湿很粗很硬大

你的头发上有片树叶!” 说话间,姜东抬起头手,将秦晓曼头发上的叶子拿下来,然后没事人似的开始给自己系安全带,刚才的事情就好像没有发生过似的。秦晓曼这才松了一口气,她的

 你的头发上有片树叶!”

 

说话间,姜东抬起头手,将秦晓曼头发上的叶子拿下来,然后没事人似的开始给自己系安全带,刚才的事情就好像没有发生过似的。

秦晓曼这才松了一口气,她的脸颊依然滚烫,可却不知道怎么回事,在放松的同时,身体也有些难受,空落落的感觉。

 

“给你!”

 

就在这个时候,姜东从纸巾盒里撕了一张纸巾递给了秦晓曼,秦晓曼一时间不知道接还是不接。

 

“把眼泪擦了,以后别随便就流泪,眼泪是最没用的东西,在乎你的人会心疼,不在乎你的人无所谓。”

 

“啊?哦!”

 

秦晓曼含糊其辞的答应着,心里有些不太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可又不好意思再去问他。

 

很快,俩人就到了医院。

 

原本秦晓曼以为面试的时候会有各种考验呢,毕竟,现在这个大学生遍地的年代,卫校毕业的想要找到合适的工作真的很难。

 

再加上,姜东带她来的这家医院,可是本地很有名的一家私立医院,门槛很高,许多人挤破了头都进不来的,而在这之前,秦晓曼做梦都不会想到,自己居然会来这家医院上班。

 

“这位就是秦小姐!”

 

赵主任的办公室里,姜东直接坐在了沙发上,指着站在一边有些局促的秦晓曼说。

 

秦晓曼这个时候才敢朝着赵主任看过去,赵主任大概五十来岁的样子,脑门上光溜溜的,典型的太平洋,在秦晓曼看向他的时候,他也朝着秦晓曼看了过来。

 

“秦小姐您好,请问您的证件带来了吗?我让人带您去办手续!”

 

“啊?哦,带了!”

 

不是还要面试吗,怎么就直接办手续了?

 

秦晓曼有些怀疑了,不是这家医院很难进吗?怎么连面试都没有?

 

不过很快,秦晓曼便猜到了原因,之所以会这么容易,应该都是姜东的原因。

 

想到这里,秦晓曼就有些感激姜东了,下意识的看向了姜东。

 

“还愣着干什么?去办手续吧,我等你!”

 

“啊?哦!好!”

 

秦晓曼对自己的样子真的很无奈,要知道平时她也是聪明伶俐,怎么在姜东面前,就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呢?

 

赵主任也没有耽搁,更没有询问,直接打了一个电话,不一会儿,一个四十来岁的女人走了进来。

 

“周珊,这是咱们医院新来的护士,你带她下去办手续吧!”

 

在赵主任的介绍下,秦晓曼知道了面前这个女人就是护士长,以后是她的直属领导。

 

“护士长好!”

 

秦晓曼还是有职场新人的自觉的,并没有因为自己是走后门进来的而沾沾自喜,表现的很谦卑。

 

“小秦是吧,你跟我来!”

 

护士长将秦晓曼从上到下打量了一番,眼底露出了一丝意味不明的神色,也没有多说什么,带着秦晓曼就走了出去……

 

“你只有中专学历?”

 

护士长在看到秦晓曼的简历之后,眉头皱了起来。

 

秦晓曼一阵紧张,可还是很诚实的说:“嗯,我是卫校毕业的!”

 

护士长点了点头,意味深长的看向秦晓曼,点了点头说:“学历的事情别告诉别人,咱么医院的护士最差的也是本科,回头要是有机会的话就自学一个本科吧,要不然以后不好评职称。”

 

护士长还是很负责人的,虽然她有些不屑于秦晓曼进来的方式,可因为秦晓曼的态度很谦虚,也没有表现出对秦晓曼太多的敌意。

 

手续很快就办好了,在护士长的要求下,秦晓曼明天上班。

 

交代好一切之后,秦晓曼还在那种惊喜来的太突然中没有醒悟过来呢,好容易让自己冷静了下来,她才想起来没有跟姜东道谢,刚准备去主任的办公室找姜东的时候,口袋里的手机响了。

 

“喂,你好!”

 

是个陌生的号码,秦晓曼很客气的问道。

 

“我在门口,办好了手续就赶紧出来!”

 

这冷冰冰的声音,秦晓曼一听就知道是姜东的。

 

“啊?哦!”

 

秦晓曼一千一万个不愿意,可姜东的语气强硬,带有那种不怒自威的强势,秦晓曼虽然内心咆哮,可面上却是一点都不能表现出来,最终还是妥协了。

 

到了车上,姜东提出带秦晓曼出去逛逛,可秦晓曼以明天就要上班需要好好休息为理由直接给拒绝了。

 

姜东目光冰冷的看向了秦晓曼,车子里的空气都变得冰凉起来,秦晓曼一时间变得紧张了起来。

 

“那我送你回去吧!”

 

终于,在秦晓曼快要奔溃的时候,姜东开口了。

 

“谢谢!”

 

其实秦晓曼想要说的是,不用他送,她自己可以回去……

 

只是这样的话,她根本就不敢说出口。

 

姜东开车很稳,车子里也没有放音乐,在这种安静的有些过分的环境里,秦晓曼不仅没有放松,反而变得更紧张起来了。

 

呼,终于到了!

 

看到车子停在了姐夫家小区的外面,秦晓曼紧绷的神经终于放松了下来。

 

“那个,我先回去了,今天谢谢您!”

 

秦晓曼压下心底的紧张,假装自然的说道。

 

“我会吃人吗?”

 

“啊?哦!不,不会……”

 

秦晓曼觉得,在姜东面前,自己就跟白痴差不多,大脑反应都会慢下来,简直太丢人了有木有。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心里却在咆哮,你虽然不会吃人,但很恐怖好不好?

 

看着秦晓曼那精彩的面部表情,姜东就能够猜到她的内心独白,在无奈的同时又觉得有趣,就更想要逗一逗她了。

 

“既然不会吃人,那你怎么这么害怕我?”

 

说话间,姜东一点点的靠近秦晓曼,看着姜东那放大版的五官,秦晓曼有一瞬间的错愕,不得不说,姜东长得很帅气,只是他的那一双眼睛太过深邃了,就好像一个看不到底的黑洞,下意识的让人觉得危险。

 

面对姜东一点点的逼近,秦晓曼大脑一片空白,整个人陷入了那种急剧的恐怖当中,甚至连呼吸都忘了……

 

“我……没有……”

 

就在姜东快要逼近自己的时候,秦晓曼才迅速的回神,急忙摇着头否决了姜东的说辞,迅速的将车门打开,逃也似的离开了姜东的车子。

 

姜东意味深长的目光看着秦晓曼越来越远的目光,眼底露出了一丝志在必得的光芒,一直到秦晓曼消失在他的视线中,姜东才收回了目光。

 

“呼,好险!”

 

秦晓曼觉得自己终于逃离了姜东的魔爪,有些紧张的看了一眼身后,确定姜东没有跟着自己来,这才彻底的放松了下来。

 

“好难受!”

 

这个时候,秦晓曼才感觉到,她的后背都湿透了,黏糊糊的粘在了身上,难受的不行。

 

也没有多做停留,秦晓曼便拿出钥匙打开门走了进去。

 

“姐夫?姐夫?”

 

这个时候姐姐应该还没有下班,姐夫今天休假,秦晓曼进门就叫了起来。

 

可叫了好几声,周天浩都没有出现,秦晓曼便知道姐夫不在家。

 

也没有多想,秦晓曼便直接钻进了浴室里,想要先洗个澡,然后再回房间休息。

 

今天对于秦晓曼来说,除了遇到了姜东那个变态之外,还是很愉快的,尤其是工作的事情解决了,秦晓曼这些天的担心也没有了。

 

哼着小曲,秦晓曼心情愉快的洗着澡,因为家里没有人,秦晓曼洗澡之前也没有将浴室门反锁,她不知道的是,此刻在门外,正有一双目光一动不动的盯着她看呢。

 

周天浩下楼去买了一包烟,进门的时候便看到秦晓曼放在门口的鞋,正准备出声叫秦晓曼的时候,突然听到了浴室里传来的声音。

 

当发现秦晓曼正在洗澡的时候,周天浩整颗心都提起来了,蹑手蹑脚的走到了门口,尝试着看能不能将浴室的门打开,让周天浩惊喜的是,他居然真的将门给打开了。

 

唯一遗憾的是,为了干湿分离,浴室跟卫生间中间隔着一层磨砂玻璃,秦晓曼的身影只能用若影若现来形容,想要完全看到还是不容易的。

 

正在周天浩遗憾的时候,突然发现一边的洗漱台上放着一条浴巾,顿时来了想法,趁着秦晓曼不注意,他直接将浴巾拿出来,然后小心翼翼的走了出来。

 

秦晓曼习惯性的洗澡的时候会将衣服丢进洗衣机里,然后裹着浴巾出来。

 

可当秦晓曼发现平时晾着浴巾的架子上什么都没有的时候顿时就有些着急了。

 

“怎么会这样,浴巾呢?”

 

秦晓曼郁闷了,早知道没有浴巾,洗澡之前就把睡衣准备好了,可现在,衣服洗了,睡衣也没有,她要怎么出去?

 

不过想到家里也没有别人,秦晓曼最终还是一咬牙,决定就这么光着身体出去,谨慎期间,秦晓曼到了门口的时候还特意将身体探出去看了一番,确定没有人之后才小心翼翼的走了出去。

 

可就在她刚从卫生间走出去的时候,对面姐姐房间的门突然打开,周天浩一丝不挂的跑了出来。

 

“啊……”

>>>>全文在线阅读<<<<

本文标题: 欲乱又粗又长,很紧很湿很粗很硬大 新闻转载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有问题请联系管理员,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icsmcgee.com/ent/915816.html

为您推荐的相关新闻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