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娱乐新闻 > 新闻正文

雪白少妇被迫献身,精灵女皇洁白双腿

但在卫生间解决完个人问题后,我回到房间躺在床上,脑海还是止不住的胡思乱想起来。 在这种浑浑噩噩的状态下,我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等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早已是日上三竿,吓得我赶紧跑

 但在卫生间解决完个人问题后,我回到房间躺在床上,脑海还是止不住的胡思乱想起来。

 

在这种浑浑噩噩的状态下,我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等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早已是日上三竿,吓得我赶紧跑进卫生间洗漱,甚至连秋姨准备的早餐都来不及吃。

等我到了城南高中,教室里满满当当坐了不少同学,就连柳馨儿都来了,今天的她上头穿着一件白色小衬衫,下头是一件白色包臀短裙,手里还捧着教案站在讲台上,满满的文艺范儿。

 

“大家好,先静一静,接下来我要给大家介绍一位新同学。”我刚入座,柳馨儿的声音就响了起来,如玉珠落盘,还挺好听的。

 

同一时间,我才发现柳馨儿旁边站着一名新同学,确切的说,这是一名漂亮女生,扎着马尾辫,眼睛挺大的,眨巴起来就像夜空中的蓝宝石,惹人怜惜,再细看上几眼,倒是像那种漫画里头走出来的萝莉少女。

 

其实,我还挺意外的,毕竟这是高三,临近三个月就要高考了,在这个节骨眼上还有同学转学过来,简直就是破天荒头一次,亦或者说,这个萝莉少女身后,一定存在不为人知的故事,让她不得不转学,不过看这妮子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压根就很难让人联想到那些不好的方面去。

 

正如小说里头的剧情发展那般,柳馨儿先对萝莉少女进行了一番介绍,在这个过程中,我也知道了萝莉少女的名字,她叫白清音,是隔壁江城一中的转学生。

 

随后,柳馨儿又要给白清音安排座位,中途,几乎班上所有男生都嗷嗷狂叫起来,生怕与其失之交臂。

 

倒是我淡定的不行,除了多看几眼白清音外,并没有过于感冒,因为在我看来,这些东西随缘就好,缘分未到,再怎么争取都是没什么用的。

 

当然,我也是个男人,内心肯定是期盼能有一个漂亮妹子坐旁边的,哪怕不怎么说话,多看上几眼都是一种享受,男人天性就是如此,连我也不例外。

 

因为班上男生过于热情的缘故,倒是让柳馨儿有些难以安排,为了照顾到大家的情绪,她只能让白清音自己选择座位。

 

而白清音倒也不客气,直接就点头答应了下来,同时故意压着声音软绵绵道:“各位同学,你们是不是都想和我同桌啊?”

 

“清音,和我同桌吧,我会好好照顾你的,下课还能给你跑腿呢,你要买什么东西,我都能给你带!”

 

“清音,还是和我同桌吧,我成绩很好的,能给你辅导功课,你有什么不懂的问题都可以过来问我,到时候保证让你考上一个好大学!”

 

“清音清音,看这边,你和我同桌,保证不会后悔的,我会好好保护你,让你体会到被呵护的感觉,就像格林童话里的公主那样!”

 

白清音一开口,众人自然又是嗷嗷狂叫起来,甚至有几个脸皮厚点的开始许下了保证。

 

“哎,我看大家都这么热情,倒真是有点难以选择啊。”嘴角微微一撇,漂亮的大眼睛眨巴着,说话的时候,白清音还把手指头放在嘴边嘟了嘟,就是这个简单的动作,让众人呼吸又急促了起来。

 

而这时,白清音快速把嫩白手指头放了下来,接着道:“要不然你们干脆打一架吧,就是群架那种,谁最后还站着,就算谁赢了,就可以和我同桌了哦!”

 

“呼....”

 

在白清音说完,全场瞬间就陷入了沉默,也立马有大部分男生将头缩了下去,毕竟他们只是起哄而已,属于看热情不嫌事大的主儿,真正到了要掉血的那一刻,跑的指不定比谁快呢。

 

当然,也有少数几个男生蠢蠢欲动,甚至站了起来,看这架势,似乎还真要上演一场近身肉搏战。

 

不过,他们的“战斗”还没开始,就被白清音给否定了:“哎,你瞧瞧你们,现在可是和谐社会,再说校园这种地方可是禁止打架斗殴的,再说了,我只是随便开开玩笑,可被太认真了。”

 

听到白清音的话,那几个站起来的男生脸色难看的不行,还引来了其他同学的嘲笑,也挺尴尬的,倒是进退两难。

 

这时候,白清音接着开口道:“算了,这件事到此为止吧,我就不和你们开玩笑啦,至于座位嘛,我就选择坐在那位同学旁边吧。”

 

说完,白清音还扬手一指,下意识的,我也抬头顺着她手指头的方向往后看去,发现后面除了墙角外,基本上没有别的东西。

 

这一瞬间,我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与此同时,全班同学的目光也在我身上聚焦,包括柳馨儿,也微笑着向我致意,当然,从她的眉眼间我还是能感觉到些许尴尬,大概昨天上午的事情,还是让她有些难以忘怀。

 

“好啦,既然是白清音同学的选择,我也干涉不了什么,就这样办吧。”这时,柳馨儿总结开口,话语间,她还吩咐一名比较壮硕的男生在墙角落提了一张空置的桌子过来。

 

很快,白清音坐在了我旁边,微笑着,露出两排洁白贝齿,伸出手道:“你好,我叫白清音,你叫什么?”

 

“你好,我叫张浩。”出于礼貌,我将手伸了出去,还握了握,她的小手还挺好摸的,就像一块温润的美玉,握上去有种莫名的振奋感。

 

在这个过程中,班上男生自然又是一片吁叹,看向我的眼神可羡慕的不行,当然,还有几道不怀好意的目光隐藏在其中。

 

事实果然不出我所料,等下课我去卫生间的时候,立马有几个男生围堵了上来,带头的是个飞机头,高倒是挺高,就是有点廋,整张脸都很窄,就像被削尖了似的。

 

他叫李飞,是我们班上的小混混,在校园里也有点名气,平时经常和老师对着干,也经常旷课,一般情况下,我们是没有多少交集的。

 

“喂,张浩,你过来一下,我有点事要和你说。”面无表情看着我,李飞指了指卫生间后面的那颗大松树,示意我过去。

 

“有什么事就在这里说吧,别整的神神秘秘的。”抬头看了他一眼,我道,其实我对这家伙是没有多少好感的,特别是他说话时候那种盛气凌人的姿态,让人很不舒服。

 

“草,你还要不要脸了?我们飞哥喊你谈话是给你面子,一般人还没有这种机会呢!”就像小说里的剧情那样,我这边刚拒绝,李飞身后一名小混混就过来踢了我一脚,恶狠狠道。

 

“行吧,我跟你们去。”看了一眼右腿膝盖上的脚印,我不由叹了一口气,要知道,这裤子可是秋姨给我买的,这下就给弄脏了,到时候一定要好好擦擦。

 

很快,我跟着李飞以及他的几个跟班来到那颗大松树下,只见李飞点起一根烟,放在嘴边很装逼的吸了一口,然后吐出一口烟气,缓缓道:“张浩,你觉得白清音怎么样?”

 

“挺好的啊,长得还挺好看的,怎么了?你是不是有想法?”我开门见山道。

 

“嘿嘿,算你小子识相。”咧嘴一笑,李飞道,“既然你小子知道我有想法,那你知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

 

“接下来该怎么做啊?”我故作一头雾水道。

 

“这个简单,你去找馨儿老师,要她让和你我换个座位,这样一来,我就和白清音同桌了,嘿嘿....”又是咧嘴一笑,这时候我才发现,李飞满嘴都是黄牙,也不知道是因为抽烟抽的还是天生这样,但整体给人的感觉就很不好受,特别是他身上那股浓浓的烟味,简直就是不敢恭维。

 

“抱歉,恐怕这个不太能做到。”摇了摇头,我毫不犹豫拒绝道。

 

“怎么,你小子不怕我吗?”眉头微微一皱,李飞道。

 

“这根本就不是怕不怕的问题,你想啊,白清音能和我同桌,这是她自己的选择,也没有谁强迫她那样啊,如果我去找馨儿老师调座位,先不说馨儿老师会不会同意,最大的问题,还是暴露了你的需求,到时候馨儿老师肯定会觉得你对我施加了压力,才迫使我做出这种选择,搞不好到时候还来找你麻烦了,你说是吧?”想了想,我解释道。

 

“你说的好像挺有道理的。”摸了摸后脑勺,李飞紧皱的眉头总算舒缓了一些,很快,他接着道,“那这样,我先观察观察情况,在这段时间你不要和白清音走太近,如果被我发现了,有你小子好看的!”

 

在对我警告了几句后,李飞带着他的几个小跟班离开,而我也重新回到教室,刚好白清音正在做功课,但等我过去的时候,她立刻把笔放了下来,拨弄着头发说道:“哎,你是不是叫张浩啊?”

 

“怎么了,之前我不是告诉你了?”

 

“嘿嘿,也没什么,就是怕记错,再次确定一下啦。”漂亮大眼睛转动着,白清音突然话锋一转道,“难道你就不想知道,我为什么会选择和你同桌吗?”

 

“是因为我长得帅,然后被我的帅气所吸引了?”下意识的,这句话从我嘴里脱口而出。

 

“你走开,才不是呢!”白了我一眼,白清音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感觉你眼熟的,看上去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就......就好像,咱们很久之前在什么地方见过似的.....”

 

“就这么简单?”

 

“不然你还想怎样?”吐了吐娇嫩的小舌头,白清音道。

 

“那我觉得你这个搭讪方法太老套了。”摇了摇头,我苦笑道,“在这之前,我可一直都是在老家待着,还是从高二开始转学到城南高中的,所以,我丝毫不会不怀疑,你是在讲故事。”

 

“哎,算了,我就随便说说的,也不是非要你信。”说着,白清音又朝我靠近了一些,俏丽的脸蛋儿朝我使了个眼色,神秘兮兮道,“那你要不要知道,我为什么会突然从隔壁江城的一中转学到这来?”

 

“为什么?”在白清音靠近的时候,我的鼻息间瞬间涌入一股清纯奶香味儿,充满青春气息,让我的心隐隐亢奋起来,特别是她那张小脸蛋儿,此刻就近在咫尺,似乎我只要往前靠一点,就能无缝连接,充分感受一下这个小美人皮肤里头的娇嫩。

“这个嘛,说来话长,不过还是长话短说吧,我在我们那个学校,废了一个富二代,据说他家还挺有钱的,上下学都有劳斯莱斯接送,家里还有小型直升飞机呢。”

 

“废了,怎么废的?”下意识的,我问道。

 

“当然是让他没有后代啦,嗯对....就是这么简单,你也可以这样理解。”

 

“你该不会是在开玩笑吧?”看着白清音一脸天真的模样,我自己感觉自己是在听一个不太现实的笑话。

 

先不说在法治社会废了一个人所需要面临的刑罚,但是那个富二代上下学都有劳斯莱斯接送,家里还有小型直升飞机这个就挺震撼的,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一定是特别特别有钱,家产在市内排名前几,甚至是在整个东南省排的上名次的存在吧,真要把人家给废了,这的多大的能量能压下来这个事情啊?

 

虽说白清音长得清纯的不行,但我可真不会相信她是什么豪门千金,毕竟这个东西离我还是太远了,甚至是我一辈子都不可能会接触到的圈层。

 

当然,我也没有去接触那些圈层的想法,如今的我,唯一的理想大概是想考上一个好大学,在毕业后能做一些自己喜欢的工作,够自己花,够维持家用就好,不说掀起什么大风大浪,至少能成为一颗螺丝钉,为社会主义建设添砖添瓦,嗯,如果能找到一个爱自己的,我爱的人.....这样就再好不过了。

 

不过,面对我的不可置信,白清音倒是没有解释太多东西,只是给了我一个白眼,啐了一句时间会证明一切之类的林林总总,顺带着她还问我晚上有没空,要不要一起去逛逛商场什么的。

 

我知道,这个邀请如果放在别的男生身上,指不定高兴到哪去了,但我却没有多少波澜,红颜祸水,和白清音这种妹子走在一块儿,还挺有压力的,我自认为自己并不是高富帅,所以,有些事情,还是有点躲开点好,不然到时候指定要惹上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有自知之明,才能明哲保身,终究,我还是果断拒绝了白清音的这个邀请。

 

然而,我还是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我万万想不到,晚上放学的时候,李飞又出现了,他带着几个小跟班突然从校门口的小树林冲出来,把我团团围住。

 

“李飞,你们什么意思?”疑惑,我看着这几个人问道。

 

“你小子还好意思问我?”瞪了我一眼,李飞道,“上午在厕所我就警告过你了,不要和白清音走的太近,可你呢,回了教室就把我交待给你的东西忘了?”

 

“我没忘啊,再说我又没和白清音做什么,看你这么大反应,能不能冷静一点?”

 

“草,你小子这什么态度啊?”说着,李飞直接一脚踹在我肚子上,当时我没有多少防备,整个人都往后仰了过去,倒在学校花坛边上,咯着我的腰挺疼的,当时就有些反应不过来了。

 

“玛德,看你小子还敢不敢用这种态度对我说话!”点起一根烟,李飞神色明显有些得意,“别以为我不知道,回到教室你就开始向白清音搭讪,也不知道你给清音灌了什么迷魂汤,我总感觉她要喜欢你了,不过,你也别高兴的太早,有我在的一天,你就别想着和清音走在一起!”

 

“我觉得你是误会了。”被毫无防备的踹了一脚,我当时也挺恼火的,特想一拳干在李飞脸上,但看他身边几个跟班也虎视眈眈的样子,只能强压住这个念头,“其实对于白清音,我压根就没有那方面的想法,至于你说的搭讪,那是白清音自己要和我说话,如果你不信的话,可以去问问白清音本人啊!”

 

“嘿嘿,你小子还真会狡辩!”狠狠吞了一口唾沫,李飞道,“我才不管是不是清音主动找你说话,总之你和清音说了话,哪怕是一个字,都是你的错,你就得接受我的惩罚,今天看在你第一次的份上,我就先饶了你,但下次你就没那么好运了,你要知道,上个月有个家伙惹我,现在还在医院躺着呢!”

 

说着,李飞将烟头摘下,放脚底下踩了几脚捻灭,才带着众人离开。

 

眼看着李飞一行人走远,我也重新站了起来,在拍打灰尘的时候往地上狠狠吐了一口唾沫,玛德,李飞这家伙也是欺人太甚,和个傻逼一样,真要把我惹急了,我就趁着你落单,在你回家的路上搞你,一个板砖下去,看到底是谁去医院感受WIFI!

 

在发泄完后,我心里总算好受了一些,就在这时,我身后突然响起一道声音:“张浩,你在这里干什么?”

 

回头一看,出现在我眼前的,赫然是柳馨儿那张俏丽的脸蛋儿,以及她的白衬衫,白色包臀短裙,透着成熟女性的无尽魅惑力。

 

“馨儿老师,你有什么事情吗?”看到柳馨儿,我心里还挺高兴的,下意识就问了出来。

 

“大事情倒没有,就是有点小事情可能要拜托你一下。”

 

“馨儿老师,你太客气了,你的事就是我的事,直接说吧。”

 

“那行。你跟我去教师宿舍一趟吧,我那儿有个灯泡坏了,可能需要换一下,一个人鼓捣不来,需要有个帮手。”说的时候,柳馨儿面色微红。

 

看到柳馨儿这幅反应,我一想有门,虽然现在是放学时间,但校园里头零零散散还是能看到不少人,而她却单独找了我,该不会是还有什么更深层次的意思吧?

 

当然,也不排除她确确实实是想找人去修电灯泡,然后找的时候突然就碰见我了,如果这个猜测成立的话,我倒是有些小失落,期待感也减了不少。

 

虽然内心想法这么多,可表面我还是装出一副热情的样子,跟着柳馨儿去了教师宿舍,随后进入她的房间,里头装饰还挺简约的,桌子上插着水仙花,窗台上摆放着绿萝,空气中还弥漫着一种淡淡的清香味儿。

 

最引人注目的,还是桌子一角那一叠教案和卷子,整个加起来,都快有半米高了,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这应该是我们周末做的模拟高考试卷,现在柳馨儿还要一张一张的批改,绝对是一门浩大的工程。

 

与此同时,我脑海中情不自禁又开始浮现昨天下午在米其林餐厅橱窗外的一幕,虽然我和陈州关系不好,但我真希望那是一场梦,同时也希望柳馨儿能和陈州好好走下去,毕竟,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婚姻这种东西,能维持下来还是维持的好,有何必去节外生枝呢?

 

“张浩,过来搭把手。”就在我思绪渐渐深入的时候,柳馨儿突然唤了我一句,只见她走到门口,指了指靠在墙角边的铝合金梯子。

 

“好的馨儿老师。”点头应了一声,我直接走过去,把梯子搬了过来,在放置好一个合适的位置后,我抬头看了一眼天花板上的节能灯,上头乌黑一片,看样子是烧焦了。

 

“对了馨儿老师,电力开关打下来没?”出于谨慎,我问了一句。

 

“嗯,打下来了,你上去帮我换下灯泡吧,我在下面给你搭把手,顺便扶一扶梯子。”说着,柳馨儿从桌子抽屉里拿出工具,螺丝刀还有新的灯具什么的。

 

我顺势接过,紧接着爬上梯子,然后开始鼓捣起来,其实这个灯罩还挺好拆的,拧几下螺丝就出来了,倒是费不了多少力气。

 

“来馨儿老师,灯罩你先拿着。”说着,我把拆下来的灯泡递了下去,同时目光下移,率先投射在她那张俏丽的脸蛋儿上。

 

但同一时间,我的眼角余光却撇到了不一样的东西,那是柳馨儿的领口,她穿着一件修身白衬衫,由于天气炎热的缘故,还解开了一颗扣子,可这恰恰给了我可乘之机,由于居高临下的缘故,我一眼就能瞧见里头的一抹雪白,深深烙印在我的脑海里,久久不去......

 

那一瞬间,我只感觉自己的大脑受了强烈刺激,整个人都有些晕眩了。

 

“张浩,你怎么了?”见我突然发愣,柳馨儿出声提醒道。

 

“没...没什么....”赶紧收回目光,我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开始老老实实换起了灯泡。

 

大概过了五分钟左右,我把新的节能灯换了上去,再重新拧上灯罩,打开电力开关,倒是挺亮堂的。

 

“这次真是谢谢你了张浩。”眼见问题解决,柳馨儿嘴角露出一丝释然的笑容。

 

“没什么的馨儿老师,举手之劳,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回去了啊?”

 

“行,你早点回去吧,路上注意安全,还有现在马上高考了,记得好好复习功课,要加油,努力一些,有不懂的问题可以随时来问我。”

 

在叮嘱完几句后,柳馨儿才放我离开,重新走在校园林间小道上,里头空荡荡,因为放学的缘故,人都差不多走光了,只有天边一抹残阳斜照着,仿佛在诉说着无尽往事。

 

虽然我现在是高三学生,加上高考冲刺,按照常理来讲是需要上晚自习的,可能在国内大部分学校都有这种惯例,但城南高中却是一个例外。

 

因为城南高中的教学理念是寓教于乐,也就是说,给学生最大的发挥空间,让学生去自主学习,至于学校这边要做的,只是引导而已。

 

毕竟,学习这种东西,主要靠的是自己,当一个人不想做某件事的时候,再怎么催都是没什么用的。

 

当然,在这种模式下,还是需要优异成绩的支撑,而城南高中在整个天海市,都是数一数二的存在,也就是说,城南高中的这种模式,是成功的。

 

不过,这仅仅是特例而已,不同地区,还是要看具体情况定。

 

很快,我走到学校操场,在经过小树林的时候,突然听见里头传来阵阵哭泣女声。

 

听到这声音,我顿住脚步,不由转头往小树林看去,因为灌木丛的遮挡,我并不能看清里头到底在发生什么,但隐隐能瞧见有几道人影晃动着。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慢慢靠近,走到灌木丛边的时候,往旁边一拨,瞬间,一幕令人热血沸腾的画面映入我的眼帘。

 

出现在我视线中的,是一对男女,确切的说,是一对正在办事情的男女,男的把女的压在身下,手上也是动作不断,原以为可以欣赏上一场现场直播,但很快,我却发现了不对劲。

 

因为那女的好像不太情愿的样子,眼角也挂满了泪珠子,而且双手死死护住自己的衣物,但很明显,她一个弱女子,在这大男人面前是坚持不了多久的。

 

再细看一下,我才发现这男的挺熟悉的,他叫赵猛,绰号猛龙,是城南高中的扛把子,在混子圈挺出名的,据说在外面也有一些背景,平时在学校无恶不作,私底下也不知道玩了多少妹子。

 

至于这个女生,穿着挺普通的,上身是一件白色T恤衫,下身是一件普通蓝色牛仔裤,配上那白色的小鞋,倒是有种邻家女孩的气息,充满青春活力。

当然,现在的她可谓是狼狈不堪,双腿用力蹬着,试图摆脱赵猛的掌握,但这一切都是徒劳的,只见赵猛狠狠压在她身上,同时邪笑着说道:“我说周琳,你还是不要做这些无谓的反抗了,还是乖乖束手就擒吧,你放心,你猛哥我的技术可是很好的,到时候保证你有不一样的体验!”

>>>>全文在线阅读<<<<

本文标题: 雪白少妇被迫献身,精灵女皇洁白双腿 新闻转载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有问题请联系管理员,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icsmcgee.com/ent/915782.html

为您推荐的相关新闻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