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娱乐新闻 > 新闻正文

那天我被弄得爽飞了_疯狂撞击丝袜人妻

他把脏衣服拿到井边洗。 兰兰走出房间看见他在洗衣服就说,“大哥,你的衣服就让我洗吧!看你一个大老爷们还自己洗衣服。”张富贵抬头一看兰兰真的变了,以前王二庆在家

 他把脏衣服拿到井边洗。

 

兰兰走出房间看见他在洗衣服就说,“大哥,你的衣服就让我洗吧!看你一个大老爷们还自己洗衣服。”

张富贵抬头一看兰兰真的变了,以前王二庆在家的时候,兰兰对他的衣服是爱理不理的,要她洗你的衣服,完全看她的心情,现在倒好,几次嚷嚷着要给他洗衣服。

 

张富贵傻呵呵地笑了笑,“没事,我自己洗就行了,你不是还在做月子吗?”

 

“哎呀,他大伯,你什么记性,我的月子早就过了,来吧,让我洗。”说着兰兰走了过来,抢他的衣服,她的小手正好抓在了他的大手上,一对秋波粼粼的美目就这样看着张富贵。

 

张富贵一想到那天的事,他的手如触电般地抽了出来,不行,我交不了满意的答卷给她,现在怎么还有脸与她亲近?

 

张富贵走了开,不知为什么,自从那件事后,他见到兰兰总有种尴尬和自卑感,这种感觉吞噬着他,使他想躲新旧她,不敢面对她。

 

张富贵傻笑了一下,“那行,你洗吧,我先去吃早饭”

 

“嗯,快去吧,还在锅里,应该还是热的。”

 

“好的。”张富贵慌张地走了开,进了厨房。

 

张富贵呼呼地喝了两碗热稀饭,便抹了抹嘴,找到锹子挑了个竹筐,下地去了,红薯要收获了,今天他要挖些红薯回来。

 

张富贵正要出门,兰兰叫住了他,“大哥,你等一下。”

 

“啊”张富贵转过身来,“有事吗?”

 

“也没什么,我只是想说,大哥,你干活悠着点,别把自己累坏了,知道吗?”兰兰一边整理着他的衣服一边道。

 

“嗯”张富贵心里一暖,没想到兰兰这么关心自己。

 

他转过身去走了。

 

张富贵走着走着,经过秀花家门口时,有人喊他,他停了一下,转过头一看,“哦,有事吗?”

 

喊他的人不是别人正是秀花。

 

“张富贵,你进来。”秀花在院子喊。

 

张富贵一看,这娘们不会想勾引自己吧!不行,他有缺陷,还是走吧,“不了,我还有事。”

 

“叫你来,你就来,我会吃了你啊!”

 

张富贵一想,说的也是,我是男人,她是女人,我有什么好怕的?

 

张富贵朝四周看了看,四周没有什么情况,他便走了进去,“怎么有事吗?”

 

“哈,没事”秀花笑着说,“我煮了点花生,我拿给你吃点,来呀,跟我到厨房来。”

 

“不了,我刚吃了早饭了。”张富贵推辞着。

 

“来呀”秀花向他招着小手。

 

张富贵一想,这娘们有点反常,一步步把自己招进来,不知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但张富贵还是进去了,他好奇这娘们想干什么。

 

“坐吧”秀花示意他坐在餐桌边。

 

张富贵哦了一声,坐了下来。

 

秀花拿了个碗从锅里盛了一碗煮花生放在张富贵的面前,张富贵一看还冒着热气。

 

“愣着干嘛?吃呀”秀花催促着。

 

张富贵傻眼了,这娘们还真是叫他吃花生,张富贵是个老实人盛情难却,于是他伸手到碗里拿一颗,放在嘴里一咬,煮过的花生壳软软的,还带点盐味,他吃下花生米,吐出壳,“嗯,味道不错”

 

“好吃就多吃点。”

 

“你也来”张富贵吃着,把那碗推到桌子中间,秀花也吃了起来。

 

张富贵一边有滋有味地吃着,一边说,“你今个儿不会是专叫我来吃花生的吧?”

 

“那你猜,我除了请你吃花生,还想叫你做什么?说着,秀花娇媚地笑着,身子扭了一下,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她解开了领上一个扣子,露出了她雪白的肌肤,原来她衣服里面这么白。

 

张富贵心想这娘们是不是在勾引他啊?但话却不能这么说,张富贵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呵呵”秀花笑了,“其实也没什么了,不是红薯收获了吗?你看我这妇道人家,咱挑得动?要不然你帮个忙。”

 

张富贵马上摇头,“那可不行,我自家的红薯还没收完呢,兰兰知道后,她肯定会骂我的,不行,不行”

 

“哟,怎么了?”秀花站了起来,扭着身子跟他挨在一起,小屁股挤着他。

 

张富贵明白了,原来这娘们给他吃花生是叫他干活,要是没事,他给她干的活倒也没什么,可是今天他自己有活干,“我不吃你的花生了”说着张富贵站了起来,就要走。

 

“哎哟,你瞧你,这么怕你家弟媳啊?我可知道他们小两口可是把你当长工,你给他们做,还不如给我做,给我做的话,可有你的好处了“说着,秀花笑着,站起来接近他,用胸脯碰了碰他的胳膊。

 

张富贵心一惊,这啥意思,是有意还是无意啊?他不动身声地说,“有什么好处?”

 

秀花在他面前转了转,“你瞧,我身材如何?”

 

张富贵看了看,要不是他知道自己不行,这个时候,就他和她两个人,他一定会干了她,于是他无动于衷于忠地说,“还行吧!”

 

“什么?还行?”秀花明显对他的回答不满意,“我说,你是不是男人啊?”

 

秀花的话刺到了他的痛处,他不高兴地说,“谁说不是?”

 

“那你看了老半天,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秀花双手插在腰上。

 

“这……”张富贵说不出话。

 

秀花心想,本来想让他只占占视觉便宜便驱使他干活,没想到这傻子似乎对自己的身材并不满意,这可有些麻烦,换成是以前,自己年轻力壮地,干干活也没什么,可是自己年纪渐渐大了,偏偏自己生下的又是个女人,到现在那宝贝小莲就知道贪玩,这再没个男人帮帮忙什么的,还真不行,眼看这样勾不起张富贵的兴趣可如何是好,难道自己真的老了?这可怎么办?秀花不禁落下泪来,往后这日子看样子要越过越苦了。

 

“秀花,你怎么哭了?”张富贵刚刚见她笑,现在才一会功夫就哭了,他有些不解。

 

秀花哭诉道,“你看我们孤儿寡母的,重活干不动,这往后不得饿死?所以想想就哭了。”

 

秀花这话说得他有些心软,“你为什么不找个男人呢?”

 

“找谁啊,一个寡妇谁敢要吗?怕被我给克死了。“

 

“说的也是,那怎么办?”张富贵皱起了眉头。

 

“富贵兄弟,你就帮帮我吧!”

 

张富贵叹了口气,“哎,你说帮个一两次还好,天天帮,我自己家里的活还忙不过来呢,你要知道我家那么多地都是我一个人在打理,我哪有那么多时间?”

 

“能帮多少是多少呗,我也不让你白忙,我让你占点便宜你看行不行?”秀花见视觉上引诱不到他,或许触觉可以。

 

张富贵傻笑了一下,“呵呵,这不大好吧”

 

“有什么不好,就你知我知,你可不要告诉别人,要不然我的名声就不好听了。”

 

秀花的这话还真是引起他的兴趣,你说他那儿不行吧,他的手可是没有问题的,想想早上在她小屁股摸的那一把,还真是带劲,张富贵傻呵呵地笑了笑,“那敢情好。”

 

他心里想这天下还有这么好的事?张富贵的傻劲又犯了,“那我可以摸你哪啊?”,他的两只大手兴奋地相互搓了起来,眼睛色眯眯地盯着她高耸的胸脯。

 

“好吧,随便你,你要快一点,因为小莲快回来了。”秀花娇羞地说着。

 

“哦”张富贵傻笑着,照着她的胸和腰还有屁股一阵乱摸,直摸得秀花唭哈唭哈地叫着,多少年没被男人摸过了,没想到这感觉这么好,四十岁如狼似虎,而秀花正是处于这个年龄,她全身居然被这个她认为是傻子的人摸得浑身滚烫。

 

正在两人陶醉的时候,“妈,我回来了”,小莲人未到,声先至。

 

秀花嗖地一下,退了开去,慌慌张张地整理着自己被张富贵弄得有些凌乱的衣服。

 

张富贵傻呵呵地笑着,用他的笑遮掩着他的失态。

 

小莲进了厨房,“张富贵,你怎么在这?”

 

“哦,我叫他来吃点花生,往后要靠你富贵叔给咱们家多帮帮忙。”

 

“帮忙?”小莲水灵灵的大眼睛瞪着张富贵,对他有些反感,又看了看她妈,觉得她妈还在整着衣服,她又用怀疑的眼神看着她妈,觉得她妈有点不对劲,“你们在这做了什么?”

 

“傻孩子,我跟一个傻子能做什么?你看他那傻样”秀花说着,手指着张富贵,小莲转过身又瞪着张富贵,张富贵依然傻呵呵地笑着,心里在骂,他妈的,你看什么看,死丫头,这么讨厌老子,信不信老子哪天办了你?

 

小莲想想她妈说的也对,就这么一个傻子,他懂什么?

“哦,怎么这么香?妈,煮了花生?”小莲高兴地问,接着眼睛就看到了桌上的那碗花生。

 

她奔了过去,一手拿起碗,一手抓起一颗便吃了起来。

 

“嘿,这是给你富贵叔的,你到锅里自己去拿。”说着,秀花一把夺过了那碗花生。

 

小莲有些不高兴,“哼,你干嘛给他吃啊?”

 

“好啊,这碗给你,你把地里的红薯给收回来”说着,秀花把那碗花生递给她。

 

“妈,我哪干得动啊?”

 

“你干不动就吃得动,这花生还要不要?”

 

“不要了,我自己到锅里去盛。”说着,小莲在橱柜里另外拿了个碗到锅里去盛。

 

“拿着吧,富贵兄弟,小女孩不懂事,你不要介意”

 

“呵呵,不介意,不介意”张富贵仍然傻呵呵地笑着,心里在说,不介意才怪,那个死丫头,一点礼貌都没有,直接叫老子张富贵,连叔都不叫,不过也对,老子说不定将来要做你的相公,反正你们也是外姓人,跟咱张家,八杆子打不着,当你老公也不是不可以。

 

张富贵意淫着嘿嘿地笑着,他知道自己是异想天开。

 

“就知道傻笑,怪不得娶不到老婆”小莲一边吃着花生一边说着,美目斜看着他,从骨子里她瞧不起他。

 

但张富贵就是不生气,继续笑着,不说话,心里气炸了,这丫头太过份,老子真的要占了她,让她在老子身下求饶吧!但一想自己不行,一下子就泄了气。

 

这男人哪都也可以不行,唯独那样不能不行。

 

老天为什么这样对我,张富贵恨得咬牙切齿。

 

“富贵兄弟,你坐你坐。”秀花客气地说,谁叫她有求于他。

 

张富贵又坐了下来,但却没了胃口,“呃,秀花,这样吧,看我花生也吃了,那什么……”摸了她的话当然不能当着那臭丫头的面上,他马上转了话题,“那什么时候也不早了,这样,我上午去自家的红薯收一下回来,下午帮你收,你看怎么样?”

 

“行”刚刚摸了人家,不给人干点活不行,张富贵爽快地答应了。

 

“好,富贵兄弟真爽快”秀花很高兴,被他给摸了一把,换来一个免费劳动力还是很划算的,她的脸上笑开了花,像玫瑰一样妩媚,看点把张富贵看呆。

 

张富贵提醒自己那小莲在场,可不能放肆,于是他傻呵呵地站了起来,“那好,我先走了。”

 

说着,他转身就走。

 

秀花赶紧叫住他,“富贵兄弟,你等一下。”

 

张富贵停了一下,转过身来,只见灶旁边吃着花生的小莲眼睛还在瞪着他,让他不寒而栗,张富贵嘴上傻呵呵地笑着,心里在骂,瞪什么瞪,死丫头,哪天老子把你眼珠子给挖下来。

 

秀花用了张黄纸把那碗里的花生给装了起来,塞在张富贵的手里,“你带着吃。“

 

“不了”张富贵推迟着,看那死丫头的眼神,他哪还吃得下。

 

“叫你拿着就拿着,几个花生又不值什么钱,你还跟我客气啥啊?”说着,又硬塞在他的口袋里。

 

张富贵勉强接受,临走前,他突然不笑了,回瞪了小莲一眼,小莲被他瞪得一愣,心里在想,他不是傻的吗?怎么还会朝我瞪眼?

 

张富贵走了,去地里干活去了。

 

张富贵手脚真是麻利,还不到中午就装了满满一箩筐红薯,他挑了回来。

 

兰兰很高兴,迎了上来,“大哥,你回来了?”

 

“嗯”

 

兰兰帮着张富贵把肩上的东西卸下来,见他满额头的汗,赶紧拿了块毛巾给他擦汗,她轻轻地,柔柔地,表达着对他的心疼和关爱,“累了吧?”那亲密的样子,仿佛张富贵是她的老公一样。

 

张富贵却从口袋拿出那包花生,递到兰兰的面前,“给你吃。”

 

兰兰打开一看“盐水花生?哪来的?”,她迷惑的眼神看着他,心里有一种莫名其妙的酸意,看这纸包的那么细致,给他这包花生的人肯定是个女的,她皱起了眉头,难道除了我之外,还有人关心着大哥?

 

张富贵被她问得一楞,只知道留着好吃的给兰兰吃,却忘了还要解释这包花生的来历,怎么解释?

 

“呃……,秀花给的”张富贵实话实说。

 

“啊……”兰兰没猜错,果然是个女人给的,兰兰一听就生气,“哼,你居然跟那寡妇搞在一起”说着,兰兰把那包花生重重地摔在地上,“大哥,没想到你是这种人。”她扔下这句话气乎乎地走了。

 

张富贵对着她的背喊,“嘿嘿,谁跟她搞在一起了?”

 

兰兰理也没理他,进了自己的房间,门砰得一声就关上了。

 

张富贵摸着自己的脑壳,没想到,这包花生竟让兰兰这么生气,他这才体会到,这人不能太实诚,本来自己舍不得吃这包花生,留给她吃,反倒让她生气,张富贵后悔自己太老实,这不麻烦了,不知道这兰兰还会不会再理他。

 

张富贵独自吃了午饭,见兰兰躲在房里,以为她还在气头上,于是空着手出去了,因为他答应了秀花要帮她们家干活,在他看来,男人说话当一言九鼎,说到做到。

 

兰兰却在门缝看着外面,见张富贵往外走,气得直跺脚,“哼,这个死富贵,也不来哄哄我,自己走了。”自己又放不下这个面子叫住他,只有任其离开了。

 

过了好一会,兰兰才出来吃饭,一边吃着饭,一边还在生着气。

 

张富贵去了秀花家,秀花很高兴,拉上小莲一起下地去了,用她的话说是,“你富贵叔来了,咱们一起去,正好一下午把红薯全收了。”

 

小莲很不高兴,几乎是被秀花拖着走的,她一路嘟着嘴,时不时骂张富贵,“你个死张富贵,都怪你,要不是你,我怎么会被拉来干活?……”

 

张富贵听着,傻呵呵地笑着,骂吧骂吧,总有一天,老子会叫你在老子跨下呻吟。

 

她们娘两在外面空着手走着,张富贵挑着担子像老长一样在后面跟着。

 

一边跟着走,一边盯着她们娘俩的屁股。

 

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小莲果然是青出于蓝,她的屁股比她妈的大多了,还翘着,看着看着张富贵居然有了反应,心里想哪天要是能摸摸小莲这丫头的屁股就美死了,但一想自己不行,又不禁哀叹起来,哎,真是命苦啊!

 

到了地里,张富贵就铁锹挖红薯,先把土挖,再伸手进去把红薯从土里给一个个捞出来。

>>>>全文在线阅读<<<<

本文标题: 那天我被弄得爽飞了_疯狂撞击丝袜人妻 新闻转载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有问题请联系管理员,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icsmcgee.com/ent/915771.html

为您推荐的相关新闻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