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娱乐新闻 > 新闻正文

超级yin荡的女皇,校花用小嘴胯下吞吐

见我沉着脸不说话,赵飞搓了搓手,打着哈哈道:“骡子你不出门不知道,这在外面啊,处处都得打点好关系,就刚才我们说的要强了梅香,但她可是活生生的人,你以为说睡就睡?要是换我,我倒

 见我沉着脸不说话,赵飞搓了搓手,打着哈哈道:“骡子你不出门不知道,这在外面啊,处处都得打点好关系,就刚才我们说的要强了梅香,但她可是活生生的人,你以为说睡就睡?要是换我,我倒也能想出些其他法子来,不过这些法子难道就不要钱?还有,要对付那个大学生徐浩,我也还有招绝的,保管让那个梅香和徐浩彻底翻脸,老死不相往来!”

赵飞之前明显是说一半留一半,亏我之前还庆幸自己没找错人。看来在这种混社会的老油条面前,我还嫩的很呢。

 

我心中暗暗自嘲,脸色也是阴晴不定。

 

这一下,赵飞还没说话,旁边的罗筱已是有些老大不高兴,拉长了脸道:“飞哥,亏你还说骡子是你的好兄弟。你处处为他想,他却还要考虑来考虑去的,算了算了,大不了一拍两散好了,反正到时候黄彪谁也不会轻饶了,真要把我卖去做小姐,为了你,我也认了!”

 

“你这是说的什么狗屁话!”赵飞详怒,又怼了罗筱几句,罗筱这才气呼呼的又坐了下来。

 

他们两夫妻一人唱白脸一人唱红脸,我即便有些不甘愿被他们这样宰,但这时也没什么其他好法子,到的最后,还是半推半就的点头答应了下来。

 

见我答应,赵飞自是乐得满脸是笑,连罗筱看我的眼神也柔和了许多。我心底虽气闷的紧,但想想他们也有难处,或许这两万块真能解了他们燃眉之急?这样一想,闷气也便消了不少。算了算了,好歹也是同学朋友一场,就权当我送他们以后结婚时的份子钱吧。

 

相通之后,我也气顺了不少。当下按捺住那一丝火气,又与他们就之后的事情商量了起来。

 

谈好了条件,赵飞这次没有再藏着掖着,将他的一些想法都给我说了,倒也的确如他所说,这些想法真正称得上狠辣歹毒,却又有极大的可操作性,比起之前空有想法,却没有什么实际做法,可又前进了一大步。

 

当下,我们将一些细枝末节都商量好后,赵飞和罗筱出门去办事,我则慢慢悠悠的往旅馆走。

 

原本我是想卡着点回旅馆,但有时候再好的计划也赶不上变化。

 

就在我刚走出去没多久,一辆人力三轮车从我身前骑过,我原本没在意,直到三轮车突然停下,从车上走下了一男一女。

 

“骡子,你不是生病难受吗,怎么会在这?”

 

我心中当场便咯噔一下,愣愣的看着眼前一脸惊疑的梅香和徐浩。

 

完了!

 

这要是被他们发现了我的计划,那我……

 

想到黄彪阴测测的冷笑,我心里就不自觉的一哆嗦。

 

有了赵飞和罗筱出的主意,原本有些六神无主的我,也终于拿定了主意。

 

我站起来:“时候不早,我现在得早点回去,要是被他们发现我不在,那就糟了。”

 

“不在更好。”赵飞把我又往凳子上按,见我茫然,眼底讥嘲之色一闪而过的同时,也不忘给我解释道:“他们既然是办过户,你也说了他们还缺资料,到时候肯定还会让你补办签名什么的,你要是在住的地方等着,到时候你签是不签?不签怕他们怀疑,签了他们转头就回去把手续办完,说不定晚上就回村子里去了,那我们到时候怎么办,你可别忘了黄彪的人可盯着我们,没给他赚到钱之前,我们便是想离开这镇子都不可能。”

 

我一听这话,顿时也懵了。眼巴巴看着赵飞,想让他跟我说说该怎么办才好。果然,赵飞也没让我失望,继续道:“你也别急,你等会就慢悠悠的走回去,最好是等镇府的人都下班,让他们今天干着急也办不了事。而明天就是周五,他们要是真急着过户不想夜长梦多,就一定会催你签了字,补充完资料,然后等明天一早再给过户的地方送去。只要他们晚上住在镇上,我们就有机会下手。”

 

我坐在凳子上,捧着脑袋认真思索。我虽然读书不太好,但脑子却也不笨,以前只是老实巴交惯了,也懒得费心多想其他事。但现在被逼的没法子,真琢磨起来,心底也便越发觉得透彻,越想越觉得赵飞说的有道理,同时也暗暗庆幸我没找错人,这赵飞果然不愧是在镇子上混的,脑子就是好使。

 

只是我这会却没注意到罗筱和赵飞偷偷的交换了个眼色,随后赵飞干咳了一声,搓着手有些不好意思道:“骡子兄弟,今天这事本来就是你在帮我,我呢,原来是不想开口的。但你也知道,事情说起来简单,做起来难。你要真想让梅香和徐浩反目成仇,可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见赵飞欲言又止,一副不好意思说出口的模样,我也没多想,直接问他:“你有什么想法就直说,现在我们三个都在一条船上,你们帮了我,我骡子也不是不知好歹的人。”

 

“痛快!”赵飞大喜,拍了下巴掌道:“我在镇子上倒是有些关系,能帮你把这事给做成了。只不过现在这年头处处都是要钱的,我想了想,这样,多的也不要你,事成之后,你再给我们两万块辛苦费,就当我和罗筱一人一万了,怎么样?”

 

这话一出口,我心底的火气当时便有些忍不住往上冒。

 

艹他妈的,真把老子当冤大头了嘛!

 

真说起来,黄彪那三万就是我在帮他还了,他他妈的竟然还不知足,开口就又是两万块!这前前后后加起来,岂不是等于我给了他五万块?!

 

见我沉着脸不说话,赵飞搓了搓手,打着哈哈道:“骡子你不出门不知道,这在外面啊,处处都得打点好关系,就刚才我们说的要强了梅香,但她可是活生生的人,你以为说睡就睡?要是换我,我倒也能想出些其他法子来,不过这些法子难道就不要钱?还有,要对付那个大学生徐浩,我也还有招绝的,保管让那个梅香和徐浩彻底翻脸,老死不相往来!”

 

赵飞之前明显是说一半留一半,亏我之前还庆幸自己没找错人。看来在这种混社会的老油条面前,我还嫩的很呢。

 

我心中暗暗自嘲,脸色也是阴晴不定。

 

这一下,赵飞还没说话,旁边的罗筱已是有些老大不高兴,拉长了脸道:“飞哥,亏你还说骡子是你的好兄弟。你处处为他想,他却还要考虑来考虑去的,算了算了,大不了一拍两散好了,反正到时候黄彪谁也不会轻饶了,真要把我卖去做小姐,为了你,我也认了!”

 

“你这是说的什么狗屁话!”赵飞详怒,又怼了罗筱几句,罗筱这才气呼呼的又坐了下来。

 

他们两夫妻一人唱白脸一人唱红脸,我即便有些不甘愿被他们这样宰,但这时也没什么其他好法子,到的最后,还是半推半就的点头答应了下来。

 

见我答应,赵飞自是乐得满脸是笑,连罗筱看我的眼神也柔和了许多。我心底虽气闷的紧,但想想他们也有难处,或许这两万块真能解了他们燃眉之急?这样一想,闷气也便消了不少。算了算了,好歹也是同学朋友一场,就权当我送他们以后结婚时的份子钱吧。

 

相通之后,我也气顺了不少。当下按捺住那一丝火气,又与他们就之后的事情商量了起来。

 

谈好了条件,赵飞这次没有再藏着掖着,将他的一些想法都给我说了,倒也的确如他所说,这些想法真正称得上狠辣歹毒,却又有极大的可操作性,比起之前空有想法,却没有什么实际做法,可又前进了一大步。

 

当下,我们将一些细枝末节都商量好后,赵飞和罗筱出门去办事,我则慢慢悠悠的往旅馆走。

 

原本我是想卡着点回旅馆,但有时候再好的计划也赶不上变化。

 

就在我刚走出去没多久,一辆人力三轮车从我身前骑过,我原本没在意,直到三轮车突然停下,从车上走下了一男一女。

 

“骡子,你不是生病难受吗,怎么会在这?”

 

我心中当场便咯噔一下,愣愣的看着眼前一脸惊疑的梅香和徐浩。

 

完了!

 

这要是被他们发现了我的计划,那我……

 

想到黄彪阴测测的冷笑,我心里就不自觉的一哆嗦。

梅香想要与我虚与委蛇,在她看来,或许只要给我点甜头尝尝,就又能把我骗的团团转。

 

一开始,好像也的确跟平时没有什么不同。

 

我在她身上乱亲乱摸,但隔着衣服,也不能把她怎么样。

 

就在任由我肆虐了一小会后,梅香娇喘着开始推我:“好了,别这样,我是你的,以后都会是你的。徐浩都还在外面呢,别被人看了笑话去。”

 

梅香说着就要起身,但就在这时,我却突然发了疯似的把她一把抱住:“不管,我只要你,我什么都不管。”

 

我一边继续吻她,一边用力的抱住她,她拼命挣脱着,但力气终究没有我的大。

 

艹他妈的!这个时候还装什么装!

 

你当初和徐浩在玉米地里滚的时候,又何曾想起过我!

 

想到当时的画面,我心中怨恨更甚,一只手抓着她两只小手,然后空处另外一只手开始给她解扣子。

 

“骡子,你不要这样,我……等我们结婚,姐,姐把什么都给你。”

 

梅香的声音中透着极度的恐慌,我也担心我要是太过粗暴,只怕会弄巧反拙。心中一动,便先安抚道:“梅香,你太好看了,我受不了。要不你给我摸摸,你给摸摸我等会就把字给签了,什么都给你好不好。”

 

听到我要签字,梅香的身体软了下来,娇喘吁吁道:“那你……那你放了我的手,摸一会,我就给你摸一会你就要停手,听到了没有?”

 

见她答应,我眼红心跳,艹他妈的,还真当我三岁小孩吗,给摸一会就停手?狗屁!

 

虽然心中不爽,但这会我走一步看一步,先骗她把衣服脱了再说也好。

 

见我没再强逼,反而放了手,梅香也明显松了口气,不等我撕她衣服,开始主动解起扣子来,一边解还不忘一边给我洗脑:“姐我爱死你了,就想给你生孩子。只是姐是不祥之人,曾经当过望门寡,我妈给我求了平安符,说是不能提早破了身子,你要疼惜着姐,摸一会就停手。等会把字签了,赶在天黑前,说不定我们还能回村子里去呢,在外住一天也不便宜,有这钱,我们以后省着给娃用。”

 

我只把她的话当成了耳旁风,这女人到现在还念念不忘要贪我的房子,我心中实在是恨极了她。

 

不过我的恨,很快就有了发泄的地方。

 

她的衣服扣子终于完全解开,我再也无法把持的住,一身低吼,整个人都趴了上去!

 

梅香以为我还会像以前那样,只是占点便宜就停下。

 

但这次我不仅在她身上肆虐,三两下脱光了她身上的衣服,还将手往她的裤子下面伸。

 

“不能这样,你快放开我,放开!”

 

梅香如泣如诉,或许她脑子还是清楚的,只是身体太过诚实,让她有些无法自持。

 

这时的我目光冷厉,一边加快动作,一边寻思着这会是不是要把她的裤子直接扒了。反正管他三七二十一,先把她睡了再说。都到了这份上,她即便再是反抗,怕也没多少力气了,就像赵飞他们说的,睡了她,生米做成熟饭,就有机会夺回属于我的房子!

 

我一咬牙,另外一只手也同样往下探,摸着她的皮带扣就要解开。

 

“砰砰砰!”

 

房门突然被人敲响。

 

“梅香,骡子,这天都快黑了,你们谈好了没有?”

 

梅香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一下把我推开,然后坐了起来。

 

艹他妈的!就差那么一点,只要再给我十分钟,我……艹!

 

我恨得差点没把牙齿咬碎了,对门外关键时刻坏了我好事的徐浩也是更加痛恨。

梅香慌里慌张的在整理胸罩,不时抬头看着房门。

 

我心中恨极,这贱女人明显是怕被门外的徐浩给发现什么。

 

心中一动,赵飞他们不是说过,要尽量破坏梅香和徐浩两人的关系吗?既然这样,现在我还愣着干嘛!

 

我猛地站起,装出一副懊恼的样子,嘟囔道:“真是的,敲什么敲啊,我跟梅香姐正说话呢。”

 

说着,我一步上去,没等梅香阻拦,已是一把将房门打开。

 

“不要!”梅香一声惊呼,见房门大开,慌忙背过身去。

 

在你们眼里,我本来就是蠢驴一头,既然这样,我就蠢里蠢气的蠢给你们看!

 

我跟梅香都这样了,徐浩要是还注意不到,他就是个大傻.逼。

 

我明显看到徐浩瞳孔一缩,脸上也闪过几丝狂怒之色,拳头也不自觉的握了一下,随后又很快放开。

 

我心中冷笑,又侧身让开一步,让徐浩把房间内的一切看得更清楚些。

 

梅香这会背着身,雪白的上身妖娆勾人,只有身上只有一件里衣带挡住了一点点春光。徐浩明显看到了这一幕,即便下一刻春香便用衣服把身体全部遮住,但徐浩的脸色还是明显不好看起来。

 

虽说是他让梅香来勾引我,但说是一回事,看到又是一回事。

 

看到梅香连衣服都脱了一半,还有我身体的反应,他要是还脑补不出刚才房间里的事情,才真叫有鬼。

 

而此时,徐浩的心里,也果然如同我所料的那般,已是埋了一根尖刺。

 

在他眼皮底下都能这样了,那要是他看不到的地方呢?

>>>>全文在线阅读<<<<

本文标题: 超级yin荡的女皇,校花用小嘴胯下吞吐 新闻转载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有问题请联系管理员,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icsmcgee.com/ent/915716.html

为您推荐的相关新闻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