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娱乐新闻 > 新闻正文

高中校花野战小说,跟好几个男的野战小说

赵雯当然知道苏羽说的检查是啥了。虽然看着苏羽那眼神有些不对,但没办法谁让人家有可能不动刀子就治好自己的病呢?纠结了好一会儿,作为过来人的赵雯无奈之下,一咬牙,在挨刀和被

 赵雯当然知道苏羽说的检查是啥了。虽然看着苏羽那眼神有些不对,但没办法谁让人家有可能不动刀子就治好自己的病呢?纠结了好一会儿,作为过来人的赵雯无奈之下,一咬牙,在挨刀和被摸之间做出了选择。

 

“好吧……不过我告诉你,检查就是检查!如果敢动歪脑子,有你好看!”紧咬着牙根,赵雯发狠地说道。

虽然她结婚两年了,但那事儿总共尝过还不到十次,她男人是个省城里一个涉外建筑公司的项目经理,这两年全在国外干工程了,根本没时间回家。

 

作为一个女人,可想而知得是有多么的干渴了。不过骨子里的那一点保守的观念,还是让她对苏羽保持着一份警惕,生怕万一自己把持不住了怎么办。

 

“赵姐你把我苏羽当什么人了!虽然我还没见过女人,但好歹也是小溪村有名的正人君子,你再这么防贼一样的防着我,那就去城里开刀去!”苏羽倒是不乐意了。

 

“正人君子……?谁不知道你小子是村里的霸王,还正人君子呢。”当然,这话赵雯只能在心里说说,也只能祈祷苏羽能抱着一颗医者无男女别的心了。

 

虽说自己也是个大夫,但轮到自己的时候,赵雯还是有些放不开了,有些难为情了。

 

顺手将窗帘拉上,确保门外没人,赵雯这才有些难为的坐在了床边,缓缓地脱掉身上穿着的白大褂,一粒一粒的解开上衣的扣子。

 

那对胸脯噗通一下从衣服的包裹中跳了出来,可着实是让苏羽身体一颤。

 

他娘的,这也太白了,太嫩了!一点都不像小媳妇的胸脯啊!

 

看那感觉,这二年多根本就没被什么人碰过,还带着那股黄花大闺女才有的生硬呢!

 

看着那比秀儿要深的多了的沟儿,苏羽那野性的血液噌的一下就窜了上来,要搁旁人这会儿怕是早扑上去了。也就是苏羽这小子,强忍着,这会儿脸上看着还跟没事儿人一样。

 

虽然是羞涩,但大夏天的,身上也就那么两件布料,这没一会儿的功夫,赵雯就把那罩罩脱掉了。但双手,还是习惯性的抱在胸前,守着第一道防线。

 

看着赵雯那羞红的脸颊,苏羽强忍着内心的兴奋和手上莫名其妙的抖动,伸出手去,拉住了赵雯的一只手,缓缓的挪开。

 

“赵姐,别害羞,这是检查,我又不能把你怎么着的。来,放松点!”想要后面成事儿,前面必须装良民,必须要靠嘴皮子来引导,这是苏羽一直坚持的原则,虽然从来也没实践过……

 

“哦……”听着苏羽这么说,赵雯倒是放松了一些,也就随着苏羽的手,缓缓地把挡在胸前的那双肌肤雪白无暇的双手挪开了。不过双眼依旧紧闭着,不敢睁开。

 

“我的个娘!老子真他娘的走运!这也太美了吧!”

 

苏羽差点没节操的流鼻血了。不过好在,他虽然是处男长这么大才第二次这么看女人,但定力还是足够的,没有那么丢人。

 

当然,要是太镇定了那也不大可能,因为这会儿,这货的手已经放了上去了。

 

双手握住,妆模作样的做着所谓的检查,苏羽还不忘嘴上嘚嘚两句,“嗯……的确是比较严重啊,都长这么大了,得赶紧治疗!”

 

在这揉捏之下,赵雯甚至有些挡不住了,脸颊也不知是羞的还是怎的,浮上了一抹浅红,就连呼吸都有些急促了……

 

一看有情况,苏羽那眼睛贼不溜秋的打着转,‘一本正经’地说道:“赵姐,我发现,你好像是左胸大右胸小啊!不过还好这个我也能治疗,今天就一并帮你治了吧!”

 

这话说的赵雯是又气又羞,左胸大右胸小这个事儿,平时她都是垫着垫子的,是绝对没人知道的。

 

但这会儿,人家的手已经按在上面了,还能说啥?如果能治,那就治吧!只是回应的时候,好像声音有点飘,有点发颤了……

 

“嗯……”

 

话都到这份上了,等于是给了苏羽这货一个名正言顺的理由啊,此时不行动,更待何时!

 

所以苏羽的手,那是更加肆无忌惮了,盯着那右边就是一阵揉!

 

当然,在这揉的过程中,他也的确是帮忙治疗了。

 

那啥,按揉也是一种治疗嘛!

 

同时,他也没忘了正事儿,轻轻伸出一只手,运足了体内的气息,缓缓的透过手掌上的轻揉,作用在了左边那个肿块上……

 

就算是赵雯再镇定,再坚守,这会儿身体里那股强烈的反应也已经难以控制了。缓缓地躺了下去,轻轻地说了声。

 

“想要,就来吧……”

 

努力了这么久,等的就是这句话啊!

 

苏羽当时稀里哗啦的就是一阵脱!但手上的动作,却因为激动而显得十分的笨拙,这脱了好半天,也没见把赵雯的裤子脱下来,自己倒是弄了个满头大汗。

 

看着苏羽笨的可爱的猴急样,赵雯娇媚的一笑,自己缓缓的解开了腰带,将裤子往下稍微退了点,留给了苏羽,然后伸手解开了苏羽的腰带。

 

就剩下一步,苏羽自然是双手一抓,嗖的一下就整个给脱了下来了,然后迫不及待的爬了上去……

“苏秀才,在家吗?”

 

可是关键时刻,就在门外,突然一个中年妇女嘹亮的来了一嗓子!

 

这一嗓子,是那么的嘹亮,几百米外基本上都能听得到!吓的裤头都没来得及脱的苏羽差点萎了!

 

当然这一嗓子也顺带是把赵雯给惊了起来!

 

这声音,可是村里有名的大喇叭,啥事儿在她那里都能变成新闻的村长媳妇!听这这嗓子,赵雯心中一阵惊恐,连忙翻起身来,就跟那偷情的小媳妇快被抓现行了一样,慌张的抓起衣服往自己身上套!

 

“日!尽坏人好事儿!”

 

村长媳妇,那可是到谁家都是推门就进的,管你人在不在。所以这一次,苏羽告别处男之身的计划,那是绝对又被打扰了。

 

迅速的穿好衣服起身,苏羽转身对着赵雯说道:“赵姐,你把门反锁了,我去应付这个大喇叭。别担心,你那病没事儿,药方我写好了就给你送去!”

 

说完,苏羽快步向着门外走去,他可不想村长媳妇那个大喇叭看到屋里的这一幕。要是让她看到了的话,别说下次没机会了,恐怕赵雯立马就得羞的从这个村里离开了。

 

“翠花婶子,这大下午的,找我啥事儿啊?”苏羽懒洋洋的走到院子里,对着已经走进院子的村长媳妇说道。

 

“你小子有口福了!不知道那老东西发啥疯,这不过年不过节的,买了不少肉和酒回来。这不,让我过来叫你上家里吃饭呢!”村长媳妇翠花说道。

 

“哦,翠花婶子,我知道了。你先回去给我赵叔说一声,我马上就去。”想着赵雯还在屋里呢,苏羽赶紧应声,让这个大喇叭赶紧走。

 

“没事儿,我和你一起回去。要不那老东西还以为我没叫你呢!”看了眼苏羽屋里拉上的窗帘,李翠花眼里带着八卦,像是猜到啥了一样,“这大下午的,你拉个窗帘作甚?”

 

“这不中午给村头小学的周老师刚看完病,回来累的,就躺炕上睡了会儿。太阳晒的,就把窗帘拉上了呗。”苏羽滴水不漏地回答着。

 

不过心里却是在咒骂,“他娘的,这个老娘们眼珠子还真毒!”

 

“哟?就你小子还能看病?吹吧你就!那你也给婶子看看,我有啥病没?”苏羽能看病的事儿,赵二黑并没有给这个老娘们说,所以他也就不知道,这才满脸不信地说道。

 

瞟了她一眼,苏羽没安好心地说道:“你啊?你没啥大毛病,就是那活儿水太少,跟个盐碱地似的,每次都疼。”

 

“滚滚滚!你个小混球,尽拿老娘开荤腥!当心老娘夹死你!”这一针扎在羞人处,李翠花当下有些挂不住了,“我先往回走,你后头跟上!”

 

“老娘们,我还治不了你了?”眼见李翠花脸上挂不住的往外走去,苏羽得意的一笑。

 

“那行,翠花婶子,那你先往回走,我去穿件像样的衣裳,一会儿给我爷爷上个坟去。”

 

看着李翠花走远了,苏羽这才转身赶紧进了屋里。这会儿赵雯已经把衣服穿好了,心慌的坐在炕沿上不知所措呢。

 

“那老娘们走了,别担心了。那啥,你别担心,那病不用开刀,晚些个我开好药方给你送去,抓几副中药吃就上半个月就不碍事儿了。”

 

随手抓了件衣服,苏羽转身说道:“这会儿先别出去,万一被那老娘们发现了就不好了。”

 

说完,苏羽生怕那老娘们再杀个回马枪,赶紧推门出去了。只留下赵雯一个人,坐在炕沿上发呆。

 

这会儿她的心里,那可真是各种心思都有,纠结的很。刚刚她差一点就背叛了那个当兵的男人,这让她觉得自己有些不守妇道了。但即便是这会儿,那片好不容易出水的盐碱地还水汪汪的,那股渴望的感觉还没退下去呢。

 

说实话,对这个男人,其实她是一点归属感都没有,对方差不多也一样。两个人完全是两家大人一手包办的婚姻,就拍照片的那天见了一回,然后就是结婚当天了,结婚后没到一星期这男人就被派去出国了。

 

这两年多了,总共也没打上十个电话,每次都是连一分钟的话都说不上。完全就是那种凑合过日子,没啥真感情的婚姻。

 

思索了好久,赵雯倒是也没啥愧疚的感觉了。连个女人最基本的需要都不能满足,算什么男人。既然你不爱我,我不爱你,你当我不存在,那我也就当你不存在吧!

 

“明天我要回镇上开会,晚上十点,等你。”

 

留下这么一张字条,过了一会儿,把房门锁好,赵雯这才偷偷摸摸的离开了苏羽的三面红的破砖房。

“苏羽啊,你小子总算是来了。让你来吃个饭还得你婶子去请。来,快坐吧,尝尝你赵叔的手艺!”看着苏羽进门,村长赵二黑系着围裙,像个大厨一样站在门口笑着说道。

 

在他眼里,苏羽这个后生,就和他自己家的孩子差不多,一直以来对这个没爹没娘的娃儿也是挺照顾的,所以也不会真的往心里去。

 

而苏羽,也是把赵二黑真的当自家长辈的,所以说话啥的,从来也不跟他客气,那嘴是要多毒就有多毒。

 

两人坐下,赵二黑说道,“我说小子,你接下来有啥打算?这老苏头给你规定的两年守孝期没几个月也就到了。”

 

一点也不客气的拿起筷子夹起块肉放在嘴里,苏羽懒洋洋的说道:“啥打算?没啥打算,出去打工呗。总不能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混吃等死吧。”

 

“那想好去哪儿打工了没?”吃着肉,赵二黑问道。

 

“还没想好,哪儿挣钱多走哪儿,哪儿姑娘多走哪儿呗!”

 

这话是听得厨房里的李翠花一阵乐呵,心想,这小子他娘的真是个小色皮。

 

“年轻就是好啊!说的没错,这回出去,一定要找个漂亮媳妇,给你爹把香火续上。”其实赵二黑心里想的是,如果自己能在年轻点,那该有多好!一定要出去睡他十了八个女人去!

 

“虽然我也没见过我那死鬼老爹长啥样,不过这漂亮媳妇是一定要找的!而且要多找几个!一个洗衣服,一个做饭,一个揉脚,一个捶背的!”

 

“你小子还真是牛啊!这高中上到狗肚子了哈哈,咱国家的法律,那是一夫一妻制,只能找一个媳妇的。”赵二黑一边给苏羽把酒倒上,一边笑着说道。

 

端起口52度的老白干直接干掉,苏羽笑着说道:“那就不结婚呗,先找几个玩玩!”

 

“对了,要不这样吧,过几个月你二哥从城里回来,不行到时候让他给工头说说,你也到那个建筑工地去干活算了。”看着苏羽若的样子,赵二黑说道。

 

“哪个二哥?你是说二愣子啊,就你那个小时候被我打的满地打转转的鼻涕虫。还真没想到,二愣子这会儿还当上工头了,一点都不像个鼻涕虫了嘛!”

 

这让赵二黑是满头黑线,二愣子可是他儿子啊。这小子当着别人老子说把人打的满地打转转,还真他娘的牛!

 

不过这倒也是事实,二愣子叫做赵雷,虽然比苏羽大四岁,但从小就比较瘦弱,哪能是天天让老苏头敲打的苏羽的对手呢?

 

小时候可真是没少被苏羽收拾,每次都打的鼻青脸肿的哭着回家的。不过这二年多在外面打工,倒是越来越壮实了。

 

但要说在这村里苏羽和谁关系最好,那还真就是二愣子!这俩小子,从小到大,基本都是一个锅里吃饭的,越长越大,这感情也就越来越像亲兄弟了。

 

“去了能当工头不?要是去了能当工头,使唤别人干活,那我就去!”

 

听着苏羽这话,赵二黑噗的一下笑了,嘴里的酒差点没呛到嗓子眼儿去,“咳咳……你小子还真能想!建筑公司又不是他开的,你哪能去了就当上工头呢!这咋说也得干上一年,看人老板能看得上你人不。看上了,说不定就给你个工头当当了!”

 

“哦,那就算了,等二愣子啥时候当老板了,我再去找他!”

 

一看这也是个走一步看一步的主儿,况且他也知道苏羽从来都不是个没主见的人,所以赵二黑也就没再说啥。俩人也就一边碰杯一边吃饭了。

 

这一吃就吃到了天黑了,酒足饭饱了,苏羽这才想起来,今儿还有正事没办呢。顺手把赵二黑那会儿给的中华烟往口袋一装,拎起桌子边的老白干,就往村东边的坟地走去。

 

“老家伙,我来看你了!今儿请你喝酒!”跪在爷爷的坟前磕了几个响头,苏羽拿起手中的老白干有些微醉的说道。

 

把整瓶老白干往墓碑前一浇,苏羽歪着身子靠在爷爷的墓碑前,聊天似的絮絮叨叨地说道:“老家伙,我告诉你啊,今儿我十八了!我十八了!以后不用你养活了,我来养活你!可是你个老东西,为啥不多活几年啊!”

 

今天,是苏羽十八岁的生日,是他成年的时候。往年,老头子在的时候,家里虽然不是特别富裕,但过生日的时候总是会给他热热闹闹的过上一回,买个新衣裳啥的。

 

可是自从老头子去世后,家里就剩下他一个人了,别说生日,平时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你教我的那些功夫,我已经练到第四层了,比你还高!今儿起,我也能动女人了,而且以后绝对比你个老东西动的多!怎么样,羡慕吧?羡慕你倒是起来啊,你倒是别死啊!”

 

想着自己好不容易长大了,能孝顺爷爷了,可是爷爷却离自己而去了,即便是再坚强的他,也忍不住的流出了眼泪,哭了起来。

 

“你说你个老东西!不好好的活着干啥啊!我白吃了你那么多年的闲饭,你倒是起来啊!起来也赖着我啊!让我给你再洗洗脚,让我给你再捶捶背啊……”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

 

也不知道哭了多久,最后哭累了,也或许是酒劲儿上来了,苏羽噗通一下倒在了墓碑前,呼呼大睡了起来。而且睡的十分安心,就好像小时候躺在爷爷腿上那样……

 

山里没有狼,也没有啥伤人的畜生,老头子教给他的功夫,也在身体里流动着刚烈的真气,使得阴寒邪气无法侵入体内,所以这一晚上,苏羽睡的十分安心……

第二天晌午,一阵马达声响起,村西头的北湖边,一艘小型游艇开了过来。

 

“哟?这是哪个有眼色的乡巴佬,知道老子要来这北湖玩,特意给老子准备好了鱼竿鱼饵啊!”看着岸边上横放着个鱼竿和网兜之类的简易渔具,游艇上的一个长毛年轻人大笑着说道。

 

“六子,把游艇停边上,咱哥几个也来钓个鱼耍耍!”对着游艇上其余三人说着,长毛一个脚踩在游艇边上,准备往岸上跳呢。

 

不过他们并不知道,这套渔具,在整个小溪村,乃至附近的几个村里根本没人敢动,因为这是小霸王苏羽的。

 

这里是苏羽和苏老头专属的钓鱼点儿,鱼竿也是苏老头亲手给做的,有着苏羽太多的回忆。因为前两天苏羽有急事儿,这才没有往回家拿鱼竿。所以,谁打这鱼竿的主意,那指定是要挨打的!

 

游艇往边上一停,那长毛噌的一下就跳上了岸,伸手抓起鱼竿,装模作样的往岸边一站,嗖的一下把鱼线鱼漂向着水面甩去!

 

“给老子把鱼竿放下!”

 

恰好此时,苏羽刚刚从坟头那儿爬起来,想起鱼竿还没拿回家,就往岸边走。这刚走到这儿,就看着一个长毛拿着自己的鱼竿,当下是气愤的大喝一声。

 

“哟?哪儿来的乡下小子,哪儿孩子多哪儿玩泥巴去,别在这儿打扰刘少钓鱼!”长毛身后的一个黄毛青年嚣张的说道。

 

“玩你妈!我最后说一遍,把老子的鱼竿放下!”看也没看那有些江湖气的黄毛,苏羽盯着长毛说道。

 

“你他妈还来劲了是不?看样子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凯子,六子,给我好好教训一下这个乡巴佬!”站起身来,将鱼竿往地上一扔,长毛青年冷声吼道。

 

如果乖乖的把鱼竿放下的话,或许苏羽还不至于和这几个城里来的孙子计较,但现在,承载着昔日记忆的鱼竿被摔,绝对是不死不休了!今儿不把这几个孙子拆零了,他就不是小霸王苏羽了!

 

眼中带着怒火,只见苏羽脚下猛地一蹬,嗖的一下就冲向了长毛青年,在其根本没有任何防备的情况下,一个大耳光子啪的一声就扇了过去!

 

“你他娘的说谁乡巴佬呢?有种再说一遍?!”

 

“啪!”

 

又是一个耳光子甩了过去,直接把长毛给打懵了。

 

这下可把黄毛惹火了,顿时一个箭步向前,挥着拳头就冲了过来,“妈的!你个乡巴佬,竟敢打刘少!老子今天废了你!”

 

剩下的两个人,也赶紧冲到游艇上拿了棍子,直接冲了过来。

 

“刘少?哪门子的少爷,哪家的少爷?!老子打的就是你!”看着被摔在地上的鱼竿,苏羽二话不说,又是几个耳光子扇了过去,直接把长毛扇成了猪头,扑通一头戳在了地上。

 

然后转身一拳打出,一点余地也没留,直接把个黄毛一拳打到湖里去了!

 

这一拳,看的后面那个短发男和胖子,直接呆掉了,手里拎着棍子,也不知是冲上来还是不冲上来的好,只能隔着老远打嘴仗了。

 

>>>>全文在线阅读<<<<

本文标题: 高中校花野战小说,跟好几个男的野战小说 新闻转载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有问题请联系管理员,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icsmcgee.com/ent/915673.html

为您推荐的相关新闻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