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娱乐新闻 > 新闻正文

玉势 失禁 舒服H/撕裂的疼不停哭泣求饶

听了杨佳宜的话,陈大彪转过了身,来到了杨佳宜的身边,贪婪的扫视着杨佳宜那露出来的雪白,咽了口唾沫说道,“很简单,你陪我睡一觉,我就把这照片删了,这件事情,就这么过去了。&rdq

 听了杨佳宜的话,陈大彪转过了身,来到了杨佳宜的身边,贪婪的扫视着杨佳宜那露出来的雪白,咽了口唾沫说道,“很简单,你陪我睡一觉,我就把这照片删了,这件事情,就这么过去了。”

 

这怎么可以!

就算是三岁小孩也明白,一旦被威胁上了,怎么可能睡一觉就能解决问题?

 

要是陈大彪睡了一觉还不满足呢?要是睡了还想敲诈钱财呢?如果拿不到那个把柄,这辈子就等着被那个人渣敲诈吧!

 

“你休想……”杨佳宜刚喊了一半,陈大彪却再也忍受不住,猛地扑了过去。

 

“啊……”那地方被程伟强一吸,杨佳宜的魂都差一点被吸出来,她的身子一下子软了,她恨不得搂住程伟强,可是下一刻,她一下子清醒了过来。

 

她赶紧推开了程伟强,抬手捂住了自己的大胸,羞怒的盯着程伟强。

 

程伟强知道自己过分了,他赶紧眼神呆滞的看着杨佳宜,掩饰的说道,“嫂子,我想吃馒头,我饿。”

 

“哦,我这就去给你拿。”杨佳宜一听,这才松了口气,原来是他饿了。

 

杨佳宜赶紧站起身,朝床边走去。

 

看着嫂子的后面,一上一下的扭动,程伟强的鼻血,都差一点窜出来。

 

杨佳宜穿好了衣服,去厨房拿了一个馒头,递给了程伟强。

 

程伟强大口的吃了起来。

 

杨佳宜坐在床边,看着程伟强香甜的吃着,心里却翻滚了起来。

 

这陈大彪要是真把自己和强子搂在一起的照片散布出去,自己可就没法活了,以后自己要是再和程伟强住到一起,大家的唾沫星子,都能把自己淹死。

 

不行,等天亮了,就去借钱,把厢房收拾一下,让程伟强搬出去。

 

程伟强吃完了,躺到了床上,他的脑海里,却一直想着一个问题,要是陈大彪真的把自己和嫂子的照片,散布出去,那嫂子以后还如何在人前站立。

 

可是他又一想,咬了咬牙,毛线,要是真的那样,自己干脆把杨佳宜结婚,反正自己是程家捡来的,和程伟峰又没有血缘关系,自己就算是娶了杨佳宜,也不违背道义。

 

程伟强想着,慢慢睡了过去。

 

杨佳宜看程伟强睡着,就搬了个小凳子,坐到了床边,趴在那里,慢慢的睡了过去。她是再也不敢和程伟强一起躺到床上了,要是再被陈大彪再看到,那就更解释不清楚了。

 

……

 

第二天早上,杨佳宜早早就出去借钱。

 

到了晚上的时候,杨佳宜才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了家里。

 

她跑了一天,就借了百十块钱。

 

她的耳边,还响着村民的声音,“佳宜啊,你也知道,大家都不宽裕,就算是我能够挤出点钱给你,你能还的上吗?”

 

更有那无良的村民趁火打劫,“佳宜啊,今晚上你嫂子不在家,你要不晚上来吧,到时候我就给你钱……”

 

想到了这些话,杨佳宜就气得俏脸铁青,可是冷静下来,她又感到了深深的无奈,自己一个女人家,带着一个傻弟弟,真的赚不来钱啊!

 

看到杨佳宜无力地把百十块钱,放到了桌子上,程伟强一下子明白了。

 

嫂子这是愁钱啊!

 

不行,自己得想办法帮助嫂子筹钱。

 

可是自己怎么样才能够弄到钱呢?

 

正在程伟强想办法的时候,杨佳宜看着程伟强,一脸歉意的说道,“强子,我们住在一个房间里,真的不合适,要不你到我们桃树园那个棚子里住吧,不然的话,村子里人,该说闲话了。”

 

程伟强一听,如遭雷击。

 

自己要是去了桃园,那晚上还怎么和嫂子睡到一起?

 

所以他看着杨佳宜,一脸惊恐的喊道,“嫂子,你不要赶我走啊,我晚上怕鬼。”

 

杨佳宜一听,眼泪掉了下来,“强子,我也不想和你分开,可是,我真的没办法了啊!”

 

看到杨佳宜难受的样子,程伟强的心里,就像是刀扎了一样,他实在不愿意让杨佳宜伤心。

 

所以他看着杨佳宜,傻傻的说道,“强子乖,强子听话,我要做那大钟馗,和魔鬼斗争。”

 

程伟强说完,朝杨佳宜握了握拳头,这才离开了家。

 

他走在路上,心里越发的恨陈大彪,要不是这个杂碎昨晚上闹腾,嫂子会让自己住桃园吗?

 

他想着陈大彪,突然又想起了他老婆王小翠。

 

程伟强冷笑了起来,陈大彪,你想要碰我嫂子,我就先把你老婆绿了,然后再把你老婆的钱掏出来,给我嫂子修理房子,这样的话,我就可以回家住了。

 

程伟强咬了咬牙,转身朝陈大彪家里走去。

程伟强来到了陈大彪家里,悄悄来到了卧室的窗口,朝里面一看,陈大彪不在家里,只有王小翠坐在床边,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程伟强喊了一句,“嫂子。”

 

王小翠吓了一跳,当她抬起头,看到是程伟强时,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迅速从房间里出来,看着程伟强,笑着问了一句,“强子,你找我什么事情?”

 

强子看着王小翠,傻傻的说道,“我还带着棍子,我还想捅钱。”

 

听了程伟强的话,王小翠又想起昨天晚上没有做成的事情,她偷偷看了一眼程伟强那鼓囊囊的地方,浑身一下子火热了起来。

 

她眼珠一转,笑着说道,“好,你去瓜棚等着我,去那里把钱捅出来。”

 

程伟强点了点头,转身朝村外的瓜棚走去。

 

王小翠收拾了一下,把抽屉里的一千块钱,装进了包里,然后转身,朝外边走去。

 

王小翠刚出去不久,陈大彪就回来了。

 

他赌钱输了,要回来取钱。

 

当他打开抽屉一看,自己放在那里的一千块钱,没了踪影。

 

他一下子急了,拿出手机,就给王小翠打电话,可是王小翠的手机,却已经关机。

 

陈大彪转身出了院子,准备去寻找王小翠,让她把钱还给自己。

 

他刚出了大门,就碰到邻居张妈。

 

“张妈,你看到小翠去哪里了吗?”陈大彪问了一句。

 

“哦,刚才傻子来找她,她跟着傻子,朝村外出去了。”张妈很随意的说道。

 

陈大彪一听,眉头一下子皱了起来。

 

王小翠和傻子出去干什么?陈大彪满腹狐疑,转身朝着村外走去。

 

……

 

王小翠跟着程伟强,来到了自己家里的瓜棚。

 

昨晚上前 戏太多了,耽误了正事,今晚上,王小翠已经决定了,她要省略那没有实质性的章节,直接进入正题。

 

昨晚上那股邪火,今天是非发泄出来不可。

 

所以王小翠直接把程伟强的裤衩撸下来,伸手抓住了他。那东西的尺寸,让王小翠魂都飞了。

 

她捏了几下,然后急促的牵着程伟强,来到了床边。

 

她把衣服全部脱了,坐到了床上,伸手从包里掏出一把钱,塞给了程伟强,喘息着说道,“强子,来,用你那个,放到嫂子这,越用力,钱就越多。”

 

程伟强也是铁了心要绿陈大彪,再加上王小翠那白花花的身子,也让程伟强的邪火乱窜,所以他也不再啰嗦,伸手接过了王小翠手里的钱,装进了自己的裤衩口袋里,然后挺着自己的东西,直接在王小翠口部顶了一下。

 

“嫂子,这样就可以出好多钱了吗?”程伟强傻傻的说了一句。

 

那地方刚刚接触,王小翠已经感受到了张伟强的力量与火热。

 

王小翠娇呼了一声,“对对,就是这样,你用力,就会有大把大把的钱出来了。”

 

王小翠说着,伸手抓了几张钱,塞进了程伟强的手里,然后双手搂住了程伟强,死命的朝自己的身体搂了过去。

 

……

程伟强再也受不了了,这个时候,什么钱,什么仇怨,都被他抛到了脑后,他现在只想感受一下,那桃花盛开的地方,到底有什么迷人的风景。

 

眼看两人就要灵与肉结合,正在这个时候,那棚子的门,却被人一脚踹开,一个彪悍的身影冲了进来。

 

王小翠趁着月光一看,吓得尖叫一声,伸手推开了程伟强。

 

那个男人,正是陈大彪。

 

陈大彪看着两个人一丝不挂的搂在一起,他一下子就明白了。

 

“马勒戈壁的,老子的老婆你也敢上,我他么的弄死你。”昨天晚上被程伟强咬掉的地方,到现在还疼得不行,现在这厮竟然来犁自己家的责任田了。

 

陈大彪怒不可遏的冲了过去,揪住了程伟强的头发,把程伟强给掼到了地上,一阵拳打脚踢。

 

“老公,你别打了,别打了。”王小翠顾不得穿衣服,赶紧跑过来拉住了陈大彪。

 

陈大彪反手就给了王小翠一记耳光,伸手把王小翠按到了床上,双手卡住了她的脖子,用力掐着,嘴里还不停地骂着,“贱人,竟然背着我偷人,我他么的掐死你。”

 

王小翠被掐的直翻白眼,她的双手双脚不停地乱抓乱踢,可是却根本无法摆脱陈大彪,眼看她就要被掐晕过去,可是下一刻,陈大彪却惨叫一声,迅速松开了王小翠。

 

他转过了身,一眼就看到程伟强抓着一把西瓜刀,又朝他凶猛的砍了过来。

 

看着程伟强一副不要命的样子,陈大彪吓得一下子蹦到了瓜棚外边,顺手关上了门,在外边疯狂的吼道,“傻蛋,你他么的还敢和我凶,我这就报警,让警察过来,把你抓紧大狱去。”

 

王小翠一听,都吓疯了,这要是传出去自己偷汉子,那自己以后还如何在村子里抬头。

 

她不停地敲着门,急促的哀求,“老公,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你就别报警了,饶了我这一回吧。”

 

可是陈大彪却根本不搭理王小翠,还是打通了电话。

 

“喂,杨佳宜,你的弟弟侮辱了我的老婆,你现在就到我家瓜棚来,看看该如何处理这件事情吧。”

 

程伟强一听,脑袋嗡的一声,差一点坐到地上,这厮根本就没有报警,而是给杨佳宜打了电话。

 

这事情,他最怕嫂子知道,那一刻,他真想出去,把陈大彪劈了,可是陈大彪死死拉着门,就是不开。

 

时间不大,外边响起了杨佳宜那熟悉的声音,“陈大彪,我家强子在哪里?”

 

“就在瓜棚里面,他侮辱我老婆,被我按到了床上。”陈大彪瞪着杨佳宜,冷笑着说道。

 

杨佳宜的俏脸,一下子变得苍白无比,她咬了咬红唇,还是来到门口,伸手推开了门。

 

看到程伟强和王小翠赤条条的样子时,杨佳宜的脑袋嗡的一声,身体一晃,差一点趴到地上。

 

看来陈大彪说的,还真有可能是真的。

 

她狠狠瞪了一眼还在傻笑的程伟强,愤怒的吼了一句,“还不快穿上衣服,跟我走。”

 

程伟强傻笑着,把裤衩穿好,跟着杨佳宜走出了瓜棚。

 

王小翠低着头,蜷缩在那里,羞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杨佳宜拉着程伟强,刚出了门,就被陈大彪拦住,他盯着杨佳宜,狞狰的说道,“杨佳宜,这个傻子侮辱了我老婆,你就想这样把他带走?你想的也太轻松了吧?”

 

杨佳宜身体后退了一步,看着陈大彪,警惕的问道,“陈大彪,你想怎么样?”

 

陈大彪上下打量着杨佳宜,冷笑一声,说出了自己的条件。

 

可是那条件却让杨佳宜差一点疯了。

“杨佳宜,我不想怎么样,你想把傻子带走,可以,但是你必须陪我睡一觉,这一章,就算掀过去。”陈大彪狞笑着提出了自己的条件。

 

“你无耻。”杨佳宜气得胸脯急剧起伏起来。

 

“哼,是这个傻子无耻在先,是他先睡了我老婆,所以,你必须付出相应的代价,不然的话,我就直接报警,让这个傻子去蹲大狱。”陈大彪一脸狞狰的说着。

 

杨佳宜一下子愣在了那里,她看了一眼程伟强,心如刀绞,老公死的时候,自己答应他照顾好强子,现在却要眼睁睁的看着他去蹲大狱。

 

可是不这样,难道自己就真的答应了陈大彪这个畜生吗?

 

她做不到啊!

 

她站在那里,无计可施。

 

陈大彪看出了杨佳宜的犹豫,他心里暗自欣喜,看来自己今天,可是要尝到梦寐以求的杨佳宜了啊!

 

他一步一步来到了杨佳宜面前,猛地伸手搂住了她,伸着臭嘴,就朝杨佳宜的俏脸上拱了过去。

 

可是下一刻,他的后背却传来一阵剧痛。陈大彪惨叫了一声,转过头一看,只见程伟强就像疯了一样,抡着刀又朝他砍了过来。

 

“你他么的找死。”陈大彪操起旁边的锄头,朝着程伟强就劈了过来。

 

“强子快进屋。”杨佳宜尖叫一声,猛地推了程伟强一把,把他推进了瓜棚,自己跟着跑进了瓜棚,顺手关上了门,然后用后背死死顶住了门。

 

陈大彪在外边暴跳如雷,却推不开那门。

 

“杨佳宜,敬酒不吃吃罚酒,你就等着这个傻蛋蹲大狱吧。”陈大彪在外边咆哮着。

 

紧接着,外边传来陈大彪的声音,“喂,派出所吗?我要报警,有人侮辱我老婆,就在桃花坞村南的瓜棚。”

 

王小翠一听陈大彪真的报了警,她的身子,一下子软到了地上,眼神瞬间呆滞起来。

 

……

 

正在他们心里不安的时候,外边响起了吵吵嚷嚷的声音。

 

那是赶来热闹的村民。

 

村民听到了陈大彪说傻子强奸了他老婆,并且被抓了现行,于是就悄悄回家去说给其余村民听。

 

那些村民晚上本来没有什么娱乐项目,一听陈大彪捉奸,大家都精神亢奋了起来。

 

于是乎有不少人,都赶来看这精彩的大片。

 

他们站在不远处,指指点点,不停地讨论着剧情。

 

正在这时,一辆警车疾驰而来,迅速停到了瓜棚附近,从车上下来了一个英姿飒爽的女警,带着两名警察,来到了陈大彪面前。

 

陈大彪一看,竟然是村子里警校毕业后,在乡派出所当了警察的姚萌,他立刻就像是看到了亲人一样,看着姚萌喊道,“萌萌,就是程伟强那个傻蛋,侮辱了我老婆!”

 

姚萌一听,俏脸一下子冷了下来,“陈大彪,程伟强是个傻子,村子里谁不知道,一个傻子会侮辱你老婆?你逗我们开心是不是?这一次我就不计较了,要是下一次你再报假警,你就等着承担法律责任吧。”

 

姚萌说完,朝两名警察摆了摆手,一起朝警车走去。

 

“萌萌,你们别走啊,我说的都是真的啊!”陈大彪拉住了姚萌的手,急促的喊道。

姚萌转过身,冷冷的盯着陈大彪。

 

陈大彪赶紧说道,“萌萌,傻蛋和我老婆,就被我关在这瓜棚里,你进去看看就知道了,我真的没有说瞎话啊!”

 

陈大彪指了指瓜棚。

 

姚萌萌想了想,还是来到了瓜棚前面,敲了敲门,“开门。”

 

杨佳宜把门打开,直接走了出来。

 

姚萌一看,是杨佳宜,她又朝瓜棚里面看了看,却看到王小翠和程伟强,穿得整整齐齐的站在那里。

 

她的眉头一下子皱了起来。

 

她转过头,看着陈大彪说道,“陈大彪,你这不是胡扯吗,这房间里,明明是三个人,怎么你说是程伟强强了你老婆呢?难道是一个人看着,程伟强和你老婆那样吗?”

 

“不是,不是这样的。”陈大彪急促的刚想解释,周围的村民却哄笑了起来。

 

一个村民喊道,“就是,傻子知道什么,我们喂孩子吃奶,甚至在池塘里洗澡都不避他,也没见他什么反应,你现在却说他睡了你老婆,说梦话吧?”

 

“要我说啊,别说两个人没有关系,就算是真的有事情,那也是王小翠勾搭傻子。”另一个人补充了一句。

 

又一个村民喊了一句,“陈大彪,你是打杨佳宜的主意,被王小翠和傻子堵住了,这才倒打一耙吧。”

 

……

 

“你们都给我住口。”陈大彪都快哭了。

 

怎么这民意,都一边倒的偏向了傻蛋呢?明明是程伟强上了自己老婆啊!

 

他哪里知道,自己在村里偷鸡摸狗的行为,早就让大家都恨透了他,这关键时候,大家谁会帮助他呢?

 

姚萌看着陈大彪,冷笑起来,“陈大彪,大家说的话,你都听见了吗?”

 

“不是,他真的上了我老婆啊!”陈大彪脸色苍白的说道。

 

“那好吧,陈大彪,我们现在就带王小翠,去做化验,要是她身体里没有程伟强的遗留物,那你不但要承担化验费,并且还要承担诬告他人的罪名,你同意不?”姚萌盯着陈大彪,不客气的问了一句。

 

“这个……”陈大彪一下子愣住了,说实话,他还真没注意,傻蛋到底进没进去,要是他根本就没进去,这化验结果一出来,那自己不是上赶着朝枪口上撞吗?

 

看到陈大彪结结巴巴说不出话来,周围的村民都哄笑了起来。

>>>>全文在线阅读<<<<

本文标题: 玉势 失禁 舒服H/撕裂的疼不停哭泣求饶 新闻转载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有问题请联系管理员,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icsmcgee.com/ent/915666.html

为您推荐的相关新闻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