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娱乐新闻 > 新闻正文

热杵捣弄贯穿_被打开双腿揉小核

原来美女的味道果然不一样,这味道,可比翠儿的香唇更香。   “啊嗯……”   被张寒这坏胚充满野性的允吸后,杏儿只觉得仿佛天旋地转,身子软软地瘫在

 原来美女的味道果然不一样,这味道,可比翠儿的香唇更香。

 

  “啊嗯……”

 

  被张寒这坏胚充满野性的允吸后,杏儿只觉得仿佛天旋地转,身子软软地瘫在了张寒的怀里,毫无反抗之力,心里只觉得有股强烈的渴望在驱使她配合张寒的一切行动,任他欺负了。

  张寒见杏儿失去了抵抗力,知道自己得手了,就一把将她抱了起来扔到了床上……

 

出门后,三虎心里还在打着自己的小算盘,想着回去要和翠儿好好说说,要她以后多“教教”张寒才是。

 

三虎心里想的是,不单要让张寒睡了马兰,更要他睡得那骚娘们服服帖帖,给张德旺戴顶大大的绿帽子,要是能让马兰给张寒生个大胖小子来,那就更解恨了!

 

屋内,张寒因为昨晚和翠儿弄了一宿,加上中午又在张老师家喝了不少酒,这个时候他也有了些许睡意,躺在床上不一会儿,便睡着了。

 

梦中,张寒一会儿有翠儿陪他睡觉,一会儿又梦到自己强行和杏儿发生关系。

 

最后,马兰也送上门来,拿她的柔软甩他脸。

 

这梦做得张寒都不想醒过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迷糊中,张寒只感觉周围一片大亮,梦里的女人们,也在亮光中消失了。

 

他睁开眼,看见一人拿着手电筒照着他,惊得他一屁股坐了起来,“谁呀!别照了。”

 

却听见这人说:“哼,你个死张寒,睡够了没?赶紧起来吧!我家张老师让我来叫你过去吃饭!你一会过来了,可不许再欺负你杏儿姐。”

 

张寒这才看清,原来是杏儿来了,她说话的语气虽然严厉,可那双美眸中,却又带着娇媚。

 

他乐呵呵道:“杏儿姐,你可真吓了我一跳。我睡了多长时间了?外面天黑了吗?”

 

杏儿没好气道:“现在都快八点了,我们家张老师也刚起来不久,他说要请你吃一天的饭,就非要让我过来叫你。”

 

“嘿嘿,张老师对我可真好。”张寒嬉皮笑脸道。

 

“死张寒,就我家张老师对你好,你杏儿姐对你不好吗?”

 

说完,杏儿自己先红了脸。

 

“杏儿姐对我最好了。”

 

看到杏儿娇媚的样子,张寒想到下午没完成的事,刚刚梦里他涨得难受还没软下去,这会又酸胀了起来。

 

充血的欲望刺激着,他突的就坐起来,吓了杏儿一跳。

 

杏儿后退了一步,惊呼道:“死张寒,你又发什么神经?”

 

张寒也不答话,忽地又从床上蹦下来,把她揽入怀里:“杏儿姐,再让我亲几口吧!你的嘴巴好甜,想死我了,我刚刚都梦到你了,真的。”

 

说着,张寒把手电筒抢了过来,关上了电源。

 

屋内瞬间漆黑一片。

 

“死张寒,你别这样,你想干什么呀?唔唔……”

 

不等她说完,下午的一幕再度重演。

 

她的香唇,再次被张寒给牢牢控制住了。

 

杏儿只感觉酥麻感传遍了全身,她顿时就瘫软在了张寒怀里。

 

张寒这次可不想再失去机会了,他寻找着杏儿的裤腰带,拉扯的她的衣服,他想着,只要攻破杏儿防线了,一切都好说。有了翠儿教他的经验,他保准自己可以征服杏儿。

 

因为不在自己家里,杏儿也没了顾忌,不经意蹭到张寒那,她娇羞着,半推半就的依着张寒。

 

不过,当张寒的咸猪手才刚刚摸到杏儿柔嫩滑腻的小腹时,忽然一道手电筒的光从窗户照进来,吓得杏儿魂不附体。

 

她闪到黑暗处,轻拍了一下张寒的脸,低声道:“死张寒,杏儿姐总有一天会被你害死,我现在应该怎么办?还躲床底下吗?”

 

张寒摸着被打的一边脸,坏笑道,“杏儿姐,你迟早会是我的人,放心,这次可不会让你趴床底下,我先看看这人是谁,先把他打发再说,你躲门后。”

 

“哼,你快去吧。”

 

杏儿小声说完,就轻声躲到了门后。

 

张寒来到门边,还没等对方敲门,他便先把门给打开了。

 

门外,翠儿正准备敲门,见门突然打开,露出张寒的脸,她表情一喜。

 

“张寒,你还真在家呀!三虎说这个点你可能上张老师家吃饭去了,还不让我过来瞧。怎么?张老师没有叫你过去吃饭吗?要不你上嫂子家吃吧!”

 

见到是翠儿,张寒有些意外,心说下午的时候,三虎不是来过一趟吗,自己跟他说清楚了晚上吃过饭就去他家找翠儿“学习”,翠儿这时候咋还找上门来了?

 

只是,张寒却不知道,昨晚他与翠儿睡完之后,翠儿的心思已经全在他身上了。

 

这整整一天,翠儿都在想张寒,想了一天到晚上终于忍不住了,就编了个理由,偷偷跑过来看看他。

 

张寒憨憨笑道:“哦,翠儿嫂子好呀,杏儿姐刚过来叫我了,这不,我正准备出门去她家呢。”

 

“你个死张寒,跟嫂子说话咋还这么客气了,昨晚……”

 

刚听到昨晚两字,张寒猜到翠儿可能会说啥,吓得他连忙制止她继续说下去。

 

眼下杏儿还在屋里呢,要是被她知道自己昨晚和翠儿搞到一起了,自己指不定就睡不到她了。

 

翠儿见张寒给自己使眼色,不知他屋里有人,只以为他是怕隔墙有耳,于是也不敢乱说,改口道,“昨晚你没喝醉吧?。”

 

“还好,嫂子,要不你先回去吧,我也得去张老师家了。”

 

张寒的态度过于客气,翠儿心里有些不太舒坦,只是现在俩人都站在门外,指不定会遇上谁路过,她便也没跟张寒计较。

 

临走时,翠儿还有些不舍,嘱咐道:“张寒,今晚你去张老师家可别喝太多酒,自己一个人要照顾好自己,要是不想自己做饭,明天就到嫂子家里来吃。”

 

“谢谢嫂子,我知道了。”

 

张寒说完,也跟着她走出门,假装往张海家方向走去。

 

见状,翠儿也提着手电筒,往自己家去了。

 

等到翠儿走远后,张寒才悄悄返回来,站在门口四下看了看,确定没人后,这才推门进屋。

 

随后,张寒小声说道:“杏儿姐,没人了。”

 

张寒没想到,此刻杏儿却是板着一张脸,气哼哼的说道:“死张寒,以后不许你再碰我。”

 

杏儿刚才听到张寒和翠儿的对话,总觉得翠儿对张寒有点什么不一样的地方,似乎对张寒特别的在乎,于是心里便有些不开心,一时间也不太想搭理张寒。

 

加上现在她心里也着急,出门也有一段时间了,要是再不回去,张老师说不定就找过来了,于是便不等张寒有啥反应,白了张寒一眼,说:“我要回去了!”

 

说着,杏儿摸到床前,一边到处摸,一边问:“你刚才把我的手电筒扔哪儿了?”

 

张寒不知道杏儿为啥生气,便讨好道:“杏儿姐,我来帮你找。”

 

“哼。“杏儿见他殷勤的模样,心里的气消了些。

 

张寒摸到手电筒,递给杏儿后,小声说道:“杏儿姐,你先打手电筒回去吧。”

 

“你没有手电筒行吗?黑咕隆咚的?”杏儿虽然心里生他的气,但还是忍不住关心的问了一嘴,可这话一出就后悔了,自己干嘛这么关心这个臭小子?

 

张寒这时坏笑道,“杏儿姐,你放心,不打手电筒我也不会摔死的,你还没有做我的女人呢!”

 

“死性不改,就摔死你。”

 

见他一直没个正经,杏儿表面气呼呼,心里却乐滋滋地。

 

不过俩人也没再寒暄,陆续出了门。

 

……

 

张寒来到张海家的时候,桌上已经摆好了酒杯和下酒菜。

 

见张寒来了,张海起身笑道,“来,张寒兄弟,快坐快坐!“

 

张寒见张海面色有些发白,心说他估计还没从中午那顿酒里缓过来,于是便想着干脆再跟他喝一点,等他喝醉了,自己才好有机会亲近杏儿。

 

随即,张寒在饭桌前坐下之后,便对张海说道:”张老师,咱俩晚上再喝点!”

 

张海急忙摆摆手:“哎呀,算了,我酒量不如你,白天喝的难受,又吐了好几回,晚上咱就别喝了。”

 

杏儿这时候悄悄瞪了张寒一眼,知道张寒这时候又要跟张海喝酒是没安好心。

 

张寒看到杏儿的眼神,心里恨不能立刻就把张海喝趴下,于是便继续劝道:“张老师,晚上再喝点也没事,喝多了就直接睡觉,那样的话睡得更香。”

 

张海喝怕了,尴尬的说道:“今天哥哥实在喝不动了,改天,改天我一定陪你一醉方休!”

 

最终,因为张海一直拒绝,这晚上的一顿饭还是没有喝酒,在张海眼皮子底下,张寒和杏儿也没机会发生点什么。

 

吃完饭后,张寒知道张海也不可能让杏儿再送自己,于是自己便早早回去了。

 

回家后,张寒想着躺一会,等到十点路上没什么人了就去三虎家。

 

刚上了床,张寒就听外面有人喊:“张寒,你猴崽子在家吗?”

 

妈妈的,听这声音好像是村长张德旺,他来干嘛?

 

张寒心里嘀咕,嘴上应道,“哎,村长,我在家呢!”

 

说着,他下床给张德旺开了门。

 

门外,灵水村的老大张德旺打着手电筒,表情依旧那么严肃。

 

上下打量了张寒一会,张德旺说:“张寒你个猴崽子总算给村里办了件人事儿,准备一下,明天跟我上镇里去一趟,早上出发。”

 

“啊?去镇上?干嘛去呀?”张寒有些吃惊。

 

三虎不是说张德旺有事要去镇上办、让自己好趁这个当口去找机会弄马兰吗,这张德旺为什么又要带着自己?

 

“干嘛?还不是为了你小子的事呀?”

 

张德旺道:“我今天跟镇里的宣传干事谈过你救人的事儿,他们说这事儿应该加大宣传力度,说不定市里还会派电视台来对你进行采访,所以我明天带你去镇上,给你小子买一身像样点的衣服,免得给咱村丢脸。”

 

张德旺也很想借着宣传张寒的机会,给自己捞一点政治资本,所以张寒的形象对他来说至关重要。

 

张寒一听,心里暗忖,市里的电视台都来采访?难道自己这次真要时来运转了?

 

不过,张德旺要带自己去镇上,看来跟三虎商量好的计划就得改变了。

 

见张寒只发着愣没有回应,张德旺有些不悦道:“你小子想啥呢?老子出钱给你买新衣裳,你还不愿意呀?”

 

张寒赶紧笑道:“当然愿意了,村长,谢谢你啊,等我放电影赚钱了就还给你!”

 

听了这话,张德旺摆摆手,一脸大方的开口道:“你个猴崽子,多给村里长长脸,买衣服的钱老子给你出了。”

 

说完,张德旺又补充道:“记住哈,明天早上六点准时出发,你早点起来到我家等着,要出发晚了你们可就赶不回来了。”

 

这话听着,让张寒有些疑惑。

 

你们?除了张德旺和自己,还有谁要去吗?

 

于是张寒问道:“我们赶不回来?村长,你不回来吗?我跟谁一起回来啊?”

 

张德旺说:“明天你跟我家马兰一起回来,她明天也想到镇上买几身新衣服,买完就让她跟你一起回来,我要去市里宣传部给你问问情况,最快也得大后天才能回来。”

 

张德旺咳嗽了一下,继续道:“山路危险,总不能让你马兰婶子一个人回吧?你给她做个伴,陪她一块回来我也好放心。记住了,明早六点上我们家等着。”

 

“我记清楚了,村长,谢谢你啊。”

 

想到自己即将和马兰一块回村,张寒差点欢呼雀跃起来。

 

那山路几十公里,他和马兰骑个摩托车得颠簸好几个小时,这中间有的是机会发生点什么。

 

一想到这儿,张寒心里便满是期待。

 

张德旺走后,等到了十点,张寒也悄悄摸出了家门。

 

他得去和三虎通通气,把情况告诉他。

 

不过在他眼里,最重要的,还是好好跟翠儿嫂子学本事……

 

上一章下一章关闭

杏儿刚才听到张寒和翠儿的对话,总觉得翠儿对张寒有点什么不一样的地方,似乎对张寒特别的在乎,于是心里便有些不开心,一时间也不太想搭理张寒。

 

加上现在她心里也着急,出门也有一段时间了,要是再不回去,张老师说不定就找过来了,于是便不等张寒有啥反应,白了张寒一眼,说:“我要回去了!”

 

说着,杏儿摸到床前,一边到处摸,一边问:“你刚才把我的手电筒扔哪儿了?”

 

张寒不知道杏儿为啥生气,便讨好道:“杏儿姐,我来帮你找。”

 

“哼。“杏儿见他殷勤的模样,心里的气消了些。

 

张寒摸到手电筒,递给杏儿后,小声说道:“杏儿姐,你先打手电筒回去吧。”

 

“你没有手电筒行吗?黑咕隆咚的?”杏儿虽然心里生他的气,但还是忍不住关心的问了一嘴,可这话一出就后悔了,自己干嘛这么关心这个臭小子?

 

张寒这时坏笑道,“杏儿姐,你放心,不打手电筒我也不会摔死的,你还没有做我的女人呢!”

 

“死性不改,就摔死你。”

 

见他一直没个正经,杏儿表面气呼呼,心里却乐滋滋地。

 

不过俩人也没再寒暄,陆续出了门。

 

……

 

张寒来到张海家的时候,桌上已经摆好了酒杯和下酒菜。

 

见张寒来了,张海起身笑道,“来,张寒兄弟,快坐快坐!“

 

张寒见张海面色有些发白,心说他估计还没从中午那顿酒里缓过来,于是便想着干脆再跟他喝一点,等他喝醉了,自己才好有机会亲近杏儿。

 

随即,张寒在饭桌前坐下之后,便对张海说道:”张老师,咱俩晚上再喝点!”

 

张海急忙摆摆手:“哎呀,算了,我酒量不如你,白天喝的难受,又吐了好几回,晚上咱就别喝了。”

 

杏儿这时候悄悄瞪了张寒一眼,知道张寒这时候又要跟张海喝酒是没安好心。

 

张寒看到杏儿的眼神,心里恨不能立刻就把张海喝趴下,于是便继续劝道:“张老师,晚上再喝点也没事,喝多了就直接睡觉,那样的话睡得更香。”

 

张海喝怕了,尴尬的说道:“今天哥哥实在喝不动了,改天,改天我一定陪你一醉方休!”

 

最终,因为张海一直拒绝,这晚上的一顿饭还是没有喝酒,在张海眼皮子底下,张寒和杏儿也没机会发生点什么。

 

吃完饭后,张寒知道张海也不可能让杏儿再送自己,于是自己便早早回去了。

 

回家后,张寒想着躺一会,等到十点路上没什么人了就去三虎家。

 

刚上了床,张寒就听外面有人喊:“张寒,你猴崽子在家吗?”

 

>>>>全文在线阅读<<<<

本文标题: 热杵捣弄贯穿_被打开双腿揉小核 新闻转载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有问题请联系管理员,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icsmcgee.com/ent/915663.html

为您推荐的相关新闻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