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娱乐新闻 > 新闻正文

玉势 红肿 合不上h/热杵硕大撞击

瞥了苏婉儿一眼,拿出早已准备好的说辞: “前几天我在城里遇到了一个神医,经过几天的针灸治疗,我的眼睛已经恢复正常了。”“谢天谢地,这是好事啊!” 听说我

 瞥了苏婉儿一眼,拿出早已准备好的说辞:

 

“前几天我在城里遇到了一个神医,经过几天的针灸治疗,我的眼睛已经恢复正常了。”

“谢天谢地,这是好事啊!”

 

听说我的眼睛恢复正常,苏婉儿同样为我感到欣喜。

 

不过下一刻,她眼中再次流露出茫然不解的神色。

 

“都失明十几年了,怎么可能几天就治好了?这天底下有这样医术高明的神医吗?”

 

她上下打量着我,似乎是在喃喃自语。

 

“大千世界,无奇无有,这个世上能人异士有很多很多,可能是我运气好罢了。”

 

我装作一副感慨万千的样子,旋即说道:“现在时候也不早了,早点回去休息吧。”

 

......

 

送她回到家,孩子早已睡熟了,苏婉儿轻手轻脚地将孩子放到摇篮里。

 

“苏老师,不是我说你,孩子高烧这么严重,你……哎……你注意……”

 

我原本想跟她讲一些注意事项,可就在这时,一阵尿意袭来,已经快要憋不住了。

 

“苏老师,你等一会,我回家有点事,马上回来!”

 

说完,我风风火火地便要出去。

 

看我这副样子,苏婉儿自然猜到是怎么回事。

 

她脸上飞起两朵红霞。柔声说道:

 

“要不就在我家……”

 

怕苏婉儿看出端倪,我便让她领着我进到洗手间。

 

我显得有些尴尬,进入洗手间。赶紧把门关上。

 

就在这时,我随意一瞥,发现旁边放着一个桶,里面是一些没洗的脏衣服,里面有一条黑色的蕾丝裤子格外醒目。

我一阵兴奋,鬼使神差地将裤子拿了起来......

 

“小伟子,你怎么这么久啊,不是吃坏肚子了吧?”

 

见我久久不出来,苏婉儿关切地问道。

 

“没……没有……马上就好。”

 

我一边支支吾吾地应着,一边将裤子放回原处。

 

从洗手间出来时,我一直低着头,怕她发现我的“杰作”。

 

回到家里,我再次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忍不住胡思乱想起来。

 

苏婉儿应该不会发现吧?

 

要是发现我这么下流,会不会以后不搭理我了?

 

脑海当中充斥着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足足折腾了大半宿才昏昏沉沉地睡过去。

 

第二天,我直接睡到日上三竿,刚一出门,发现苏婉儿正在院子里头洗衣服。

 

苏婉儿身上只穿了一件睡衣,好像还没有梳妆,给人一种慵懒的风情。

 

苏婉儿看到我之后,眼神有些躲闪,忽然拎着洗衣服的桶就要回家。

 

只是她急急忙忙地走到门口,却回头看了我一眼,她满脸通红,十分羞怯地说道:

 

“小伟子,昨晚……要谢谢你……”

 

说完,她一闪身便进了屋,留给我一个迷人的背影。

 

我一眨不眨地盯着苏婉儿的曼妙身姿,脑海中出现昨晚那件龌龊的事情。

 

与此同时,我心底萌生出了一个更加大胆邪恶的计划...

 

但自从那晚之后,苏婉儿总是有意无意地躲着我,我一直想要实施计划,却始终找不到机会。

 

这天早上,我正在屋里吃面条,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

 

本来我是没有手机的,这是我这几天刚去城里买回来的。

 

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我直接按下了接通键。

 

“喂,白姐。”

 

“你让我现在去城里帮你按摩?”

 

“你等会开车来接我?”

 

“嗯,好,我在家等你。”

 

……

 

给我打电话的人叫白芸,是我第一个客户,所以她叫我去我只能马上赶过去。

 

挂断电话后,我脑海中慢慢浮现出具有成熟风情的白芸,又隐隐期待起来。

 

“滴!滴!”

 

不多时,喇叭声响起,我出门一看,门口停着一辆黑色的宝马X5,驾驶室里一个充满成熟韵味的女人正冲我微笑。

 

我看了那辆豪车一眼,接着轻车熟路地打开副驾驶的门,直接坐了进去。

 

汽车疾驰,扬起一地灰尘,我回头一看,苏婉儿站在院子门口,含幽带怨地目送着我离开。

 

我仔细观察了一下白芸,发现她今天穿了一件女性的职业西装,胸前鼓鼓囊囊的,让人直咽口水。

 

而下面则穿了一条黑色的短裙,一双美腿在黑丝的包裹下若隐若现。

 

“白姐,好几天没见了,你那儿又不舒服了?”

 

我歪着头,笑着问道。

 

“是啊,这两天疼的厉害,所以只能找你这个小中医帮帮忙喽。”

 

白芸一边开着车,一边回答道。

 

她的声音温柔而又富有磁性,传入耳中总会有一种酥酥麻麻的感觉。

 

白芸今年三十岁,是我的第一个客户,也是我最大的客户。

 

她是博士毕业后自己创业,在咱们清源县城开了一家酒店。

 

可能女强人都不好找对象,虽说她很有钱,而且性格温柔大方,又是饱读诗书的大才女,可至今都还保持着单身。

 

我跟她已经认识三年了,因为她有月经不调的毛病,这种女人病医院的医生也没辙,只能靠中医的按摩来减缓调节。

 

她对我非常照顾,每次都是开车接我去她的别墅,而且帮她按摩完之后还会额外给我一些小费。

 

以前我是个瞎子,虽然跟她认识很久了,却一直不知道她长什么样,但是听到她温柔悦耳的声音,我想这一定是一个难得一见的大美女。

 

今天是我视力恢复之后,和她第一次见面,当我看到她的脸之后,眼睛都看直了。

 

火红性感的波浪卷发,精致细腻的脸蛋,温柔似水的眼眸,还有那小巧的琼鼻,尤其是那两瓣烈焰红唇,更是让人恨不得一亲芳泽。

 

“小伟子,你的眼睛能看到了?”

 

可能是感受到了我赤果果的目光,白芸侧过头看了我一眼,一脸惊讶地问道。

 

“是呀,白姐,我最近遇到一位神医,帮我治好了眼睛……”我装出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说道。

 

“连失明多年都能治好,真有这样的神医?”

 

白芸小嘴微张,目瞪口呆地问道。

 

看她将信将疑的样子,我大概猜出了她的想法。

 

如果真有这样的神医,她一定会去找神医看病。

 

不过所谓的神医完全是我信口胡诌的,我只好继续胡扯道:

 

“可能是机缘巧合吧,是我前几天碰到的一个游方郎中,说跟我有缘,帮我治好眼睛后也不知道云游到哪儿去了。”

 

“哦,这样啊……”

 

果不其然,白芸大失所望地叹了口气,没有再多问什么。

 

我微微松了口气,闭目养神起来。

 

汽车一路疾驰,大概过了半个小时便停在了白芸的别墅门口。

 

将车停到车库之后,白芸领着我走进别墅。

 

一进门,便感受到了一种富贵气息。

 

闪闪发光的大理石地板上面铺着一层羊皮地毯,屋内的设施家具更是让人大开眼界。

 

尤其是客厅布置的十分古典,台桌上几个古董花瓶,墙上还挂着几幅古代的名人字画,简直让人大开眼界。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这种奢华场景,想一想村子里破旧的院子,简直是天上地下的差别。

 

白芸并没有给我继续参观的机会,她美眸流转,看了我一眼之后,落落大方地说道:

 

“小伟子,还是去我卧室吧,床上比较方便。”

 

“嗯嗯……好……”

 

我呐呐地应道,一副刘姥姥进大观园,没见过世面的模样。

 

“怎么?羡慕吗?你以后也会有的。”

 

白芸一边说着,一边领着我朝她的卧室走去。

 

我点了点头,心里却有些不以为然,知道她是在安慰我。

 

我一个没学历没文化的盲人按摩师,就算奋斗一辈子恐怕也买不起这里的一幅画吧?

 

想到这儿,我苦笑着摇了摇头,老老实实的跟在白芸身后。

 

她家实在太大了,过了四五个房间,最后才停在她的卧室门口。

 

走进去一看,却发现里面和外面完全是两种风格。

 

整个房间贴满了粉红壁纸,沙发上、床上以及柜子上,四处都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布偶娃娃。

 

我偷偷打量了白芸一眼,没想到她成熟的外表下还隐藏着一颗少女心。

 

只是不知道她会不会有一颗少女怀春的心呢?

 

看着她天使般的面容,性感妖娆的身材,我忍不住邪恶地想到。

 

“小伟子,现在可以开始了吗?”

 

白芸睁大眼睛看着我,眉头轻颦,脸上有一丝痛苦之色,不过她说话的时候倒是十分自然。

 

“白姐,那……那你先……先把西装脱了,平躺到床上……”

 

我咽了咽口水,跟白芸比起来,反而显得十分紧张。

 

其实之前帮她做按摩都是十分自然的,可那是因为我以前不知道她长什么样,如今这样一个大美女在我面前让我按摩,我反倒变得紧张万分起来。

 

“好。”

 

白芸点了点头,并没有过多扭捏,十分自然地解开了西装的扣子。

 

脱掉西装之后,里面还有一件白色的职业衬衣。

 

虽然帮苏婉儿按摩的时候动了邪念,那是因为我在视力恢复正常之后,受到村里那些女人的刺激。

 

可我帮白芸按摩,一直以来都是中规中矩的,没有做过什么过份的事。

 

这次也不例外,等白芸平躺在床上之后,我轻手轻脚地将她的衬衣往上掀起了一点。

 

毫无赘肉的小腹暴露在我面前,再加上那性感的肚脐,我的视觉受到了强烈的冲击,心脏也猛烈地跳动起来。

 

低下头,扫了白芸一眼,发现她脸色十分自然,我这才小心翼翼地将手放到了小腹之上。

 

白芸的皮肤十分细腻,入手就像摸在了名贵丝绸上一样。

 

我先用手在她肚子上用力按了一下,她发出了一声“闷哼”,似乎有些痛苦。

 

“白姐,你忍一忍,等一会就好了。”

 

我一边按着,一边安慰道。

 

“嗯。”

 

白芸轻轻地应了一声,没有说话。

 

很快,我的两只手都放在了她的腹部,并不时按着她的一些关键穴位。

 

大概过了十几分钟,她的疼痛似乎有所减缓,但奇怪的是,她的脸上一片潮红,并且闭上了眼睛。

 

“嗯……”

 

就在我全身贯注帮白芸按摩之时,突然大声喊了一声。

 

我被吓了一个机灵,停下动作看向她的脸。

 

而就在此时,白芸也适时地睁开了眼睛,脸却红的更加厉害了。

 

“小伟子,你按疼我了……”

 

“不会啊……”

 

我感到满头雾水,我学了十年的中医按摩,力道都能够把握得恰到好处,而且我按的这些穴位,应该能帮她减缓痛苦才是啊!

 

可我刚说完,白芸却递给我一个薄嗔的眼神,接着又闭上了眼睛。

 

我若有所思地看了她一眼,也没多想,继续按了起来。

 

又过了十几分钟,终于按完了,我停下动作,气喘吁吁地坐在了床上。

 

白芸也从床上爬了起来,她面色红润,眉间的痛苦之色已经消失不见,反而多了几分柔媚。

 

“谢谢你,小伟子,我先去洗个澡,你自己逛逛。”

 

说完,白芸便出了房间,我盯着她迷人的背影,久久没有回过神来。

 

白芸走后,我一个人呆在房间里百无聊赖,索性也走出了房门。

 

这时候我发现前面有一个房间,房门半掩着,而其他房间都是关的紧紧的。

 

我一时感到好奇,想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样的,不过在门口的时候,我却停下了脚步,有些踟躇起来。

 

毕竟这是别人家,擅自进人家房间似乎不太好,不过想到白芸说让我自己参观,我便打消顾虑推门走了进去。

 

进门一看,房间里的布置和白芸的卧室几乎别无二致,床上还随意摆放着一些衣服。

 

直到此时,我才明白过来,这才是白芸真正的卧室。

 

或者说,白姐有钱任性,有好几个卧室,这让我这样的农村娃简直难以想象。

 

看着床上花花绿绿的衣服,我忍不住翻看起来。

 

放到最下面的时候,我的心脏猛地跳动了一下,呼吸都快要凝固了。

 

竟然是一件黑色的蕾丝小衣!

 

我瞪直了眼睛,怎么也没想到,白姐平时都穿着正装,但是里面竟然会穿这种性感的衣服……

 

回头看了一眼,见没有什么动静,我便大着胆子,将蕾丝小衣拿起,放到鼻尖嗅了嗅。

 

一股难以描述的女人气息沁入我的脾肺。

 

我的呼吸变得粗重起来,再也按捺不住,开始动......

 

呼!

 

我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整个人也变得神清气爽起来。

 

“小伟子,小伟子你去哪了?”

 

嗡!

 

我感到一阵头皮发炸,外面突然传来白芸的声音....

完蛋了!这要是被白姐发现,该怎么办?

 

我一阵心慌意乱,胡乱地将手中的小衣塞了回去,然后赶紧用脚将地上的痕迹在地板上摩擦了几下。

 

不过根本踩不掉,地板上还留有十分醒目的印迹。

 

“小伟子,你怎么跑我卧室来了?”

 

就在这时,白芸的声音已经由远及近,很快她就出现在门口。

 

我的心里一阵打鼓,偷偷瞥了她一眼,发现她神态平静,并没有生气,这才唯唯诺诺地说道:

 

“白姐,我随便逛逛,不是故意闯进来的。”

 

“哦,没事了,跟我出来吧。”

 

白芸说着,转身便出去了,直到这时我才彻底松了口气,她并没有发现我留下的犯罪证据。

 

来到客厅,白芸斜倚在沙发上,优雅地撬起了二郎腿。

 

我仔细一看,鼻血都快要喷出来了。

 

白芸沐浴完之后,竟然只裹了一件浴巾就出来了。

 

第一次见到如此性感的女人,我不由一阵心猿意马,脑海当中浮想联翩起来。

 

“怎么了,小伟子?”

 

>>>>全文在线阅读<<<<

本文标题: 玉势 红肿 合不上h/热杵硕大撞击 新闻转载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有问题请联系管理员,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icsmcgee.com/ent/915657.html

为您推荐的相关新闻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