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娱乐新闻 > 新闻正文

野战高潮经过小说经过:受受被攻吸的产奶

我都担心那个姓宋的会到公司找我,直到下班时间到了,我不安的心才平复了很多。 下班按照叶兰的要求,我把车开到了郊区,到郊外的时候,外面的天色已经逐渐变黑了。芦苇丛在微风的吹

 我都担心那个姓宋的会到公司找我,直到下班时间到了,我不安的心才平复了很多。

 

下班按照叶兰的要求,我把车开到了郊区,到郊外的时候,外面的天色已经逐渐变黑了。

芦苇丛在微风的吹拂下左右摇摆,昆虫也发出了聒耳的嘶叫声,月色正好。

 

我们的车在郊区狭窄的道路上慢慢地行驶着,我仔细地看着倒库两旁的物体,“兰姐,我们这是要去哪里啊?”

 

叶兰在副驾驶上柔声地说:“你尽管往前开就行了。”

 

本来就不不想回家看到蒋依依冰冷的脸,我就继续把车往前面开着。

 

叶兰双腿缠绕,看着我问到:“小熊,你每天都是在家做,今天出来会不会不习惯?”

 

“啊?”我还没有来得及反应。

 

叶兰纤细的手指突然放在了我的裤裆上,血脸喷涌而上,整个人的兴奋点一下子被点燃了。

 

裤裆的位置迅速勃起,脑袋一片空白。

 

整个人都蒙住了,我支支吾吾地说到:“兰家,你这样,会影响我开车的。”

 

叶兰用另外一只手捂着嘴巴笑着,“既然这样很影响你开车,那我现在就赶紧给你解决一下吧。”

 

让我没想到的是,她直接拉开了我裤裆上的拉链,一只手直接伸进去抓住了我那还透着热气的坚挺。

 

整个人都麻了,方向盘差点都控制不住,全身都不受控制了,赶紧一脚踩在油门上。

 

这样的情况开车,简直就是不想要命了,我赶紧把车停放在路边。

 

叶兰的身体慢慢地朝自己的身上扑来,我瞪大眼睛看着叶兰,浑身发热发胀。

 

“兰,兰姐.......”

 

叶兰只是笑笑,直接扯开了我的皮带,刷地一下把腰间的皮带抽开,脱下我的裤子。

 

整个人都没有了知觉,叶兰把我的腿扒开,身子朝我的身上扑来。

 

烈焰红唇朝着勃起的地方过去,瞬间被一股火热柔软的东西吧自己勃起的地方包裹住,舌头伸出和收回拿捏得非常到位,我的身体自然也跟着舌头的频率颤动着。

 

叶兰不愧是夜总会的头牌,对于这样的事情,肯定比很多女人有经验多了。

 

只是一会儿,火山直接爆发,喷涌出来!

 

喷得叶兰满嘴都是,她很淡定,马上抽了纸巾,擦干净以后正襟危坐。

 

“现在可以开车应该没有问题了吧?”叶兰双手合十放在修长的大腿上,笑着看着我问到。

 

非常舒爽的我看着叶兰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我赶紧把裤子穿好,继续开车。

 

汽车行驶了几分钟,手机突然响起来了。

 

拿过手机一看,是蒋依依,随手丢在一边。

 

手机又亮了起来,叶兰看了一眼笑着说:“看来是老婆打电话来查岗了,你怎么不接啊?”

 

“我是想着开车接电话实在是有点不安全,所以......”我心虚地掩饰着。

 

打三个电话又接着打了进来,我拿起手机按下接通,“熊陵,现在都几点了,你怎么还没有回来?”

 

蒋依依的声音非常大,听得出来她很不高兴。

 

面子上有点过不去,我小声地回答到:“我今天晚上加班,可能不回去了。”

 

我的话刚说完,蒋依依立马咆哮了起来,大声地吼到:“我怎么不知道你要加班?赶紧给我滚回来,否则后果自负!”

 

我刚要说些什么,叶兰突然靠在副驾驶上,享受地闷哼着,大口地喘着粗气。

 

蒋依依一听,更加恼怒了,赶紧问到:“你现在在哪里?和谁在一起?”

 

我有些慌了,赶紧解释着说:“没事,先这样,我现在还有事。”

 

赶紧挂断电话,索性关机,生怕蒋依依再打电话过来,听到他的声音我心里总是有一种害怕的感觉。

 

叶兰躺在副驾驶上,面朝我,抛着媚眼问到:“你老婆都打电话来催了,你还不回家?”

 

说话的时候,叶兰烈焰红唇李的舌头伸出了一点,手在裙摆下挠着。

 

面对这样的情景,我怎么可能会放过,马上看着叶兰说:“没事,家里一般都是我做主!”

 

“呵呵,看来这个蒋依依对你挺上心的,一开始我还以为你们是假结婚,现在看来是我想多了。”叶兰轻声地笑着说。

 

一路上,叶兰经验老道,一直不停地调侃我。

 

看见前面是一座破旧的房子,叶兰示意我把车停在这里。

 

这里到处都是黑漆漆的,周围一个人都没有,诺大的空间只有我和叶兰站在冷风中。

 

她突然搂住了我的脖子,整个身体都贴到我的身上,在我耳边吐着热气柔声地说:“你和蒋依依在家里都是怎么玩的?这个地方试过没有?”

 

说着,用温热的舌头在我的耳边轻轻地点了一下,那种酥酥麻麻的感觉又瞬间涌上心间。

 

我木讷地摇摇头,叶兰把身体贴得更近了。

 

叶兰这个年纪,正是需求最多的时候,再加上向伟已经很久没有碰自己了,这个女人早就饥渴难耐。

 

我这样刚刚大学毕业的男孩,正是她喜欢的类型,难怪蒋依依那个女人会叫自己来勾引她。

 

叶兰似乎已经等不及了,胡乱地拔下我的衣服,身体在我的身上左右地蹭着,也很快把自己的衣服全部脱掉扔在一边。

 

转身趴在房子的墙上,雪白的屁股正对着我,在墙上左右地摇摆着。

 

我的身体已经完全不听使唤了,我慌忙地扯下自己身上最后的一纱一线,猛地朝叶兰的身体撞去。

 

从身后把她环抱在我的胸前,两只手抓住她丰满柔软的胸,一张一缩,一紧一松,我的身体狠狠地撞击着她的身体。

 

叶兰的双腿也是一张一缩,肩膀扭动着,在我的撞击下,开始慢慢地哼叫起来,声音越来越大。在寂寥无人的空旷地带,响彻天际,带着些许的回声。

 

已经熟透了的叶兰,浑身都散发着一种迷人的香气。

 

这已经不是我的第一次了,但是在这样荒凉的地带,男人的野性被一下子激发,浑身散发着雄性荷尔蒙。

 

我猛烈地撞击着这个成熟的女人,打死都没有想到会有一天,她的身体会完全属于我。

 

她的嘶叫声,让我的大脑和身体都像是要炸开一般,眼里已经没有了一切,双眼通红的我,使劲地撞击着她的身体,柔软的屁股是那样的滑。

 

她叫得越惨烈,我就越兴奋。

 

勃起的东西似乎被上次更加坚挺,或许是叶兰帮自己用嘴巴温热过的原因,今夜的它格外的凶猛。

 

和叶兰换者各种各样的姿势,从后面慢慢到了前面,双腿抬起放在墙上......我从来都不知道,原来一个女人的身体居然会让我这么兴奋!

 

叶兰声音都要喊哑了,而我只想着要怎么样从她的身体上掠夺更多的东西,我拼命地吮吸着,感觉自己已经和她完全融为一体。她没有了力气,声音也嘶哑了,我才得到释放。

 

两个人赤裸着身体躺在冰冷的地面上,紧紧地抱在一起,叶兰拨弄着我的眉毛说:“谢谢你,我好久没有这么舒服过了,蒋依依真幸福!”

 

“兰姐喜欢?”我坏坏地看着叶兰问到。

 

叶兰这个成熟的女人,丝毫不害羞地点了点头。

 

“那以后我天天跟兰姐做,你觉得如何?”我的话一出,叶兰倒是有点不好意思了。

 

她娇羞地把脸埋进我的胸口,“那我们说好了,你不许反悔。”

 

躺了片刻,冷风让我不禁打了一个寒颤,转好衣服站了起来,一束光朝我们的方向直射过来。

 

“是谁在那里?”

 

我和叶兰都被吓了一跳,心里暗自唏嘘,幸好我们进行得快,不然被发现就惨了。

 

想想刚刚的画面,要是被这些人全部看在眼里,可就太.......

 

两人朝我们的方向走来,一看就是两个很不正经的人,似乎刚刚飙车路过这里。

 

我拉起了叶兰的手,看着他们说:“没事,我们只是路过这里,随便看看。”

 

两个男人坏笑着看着叶兰,一脸淫荡,“刚刚那妞叫得很带劲啊,给我们兄弟两个也爽爽呗。”

 

糟糕,看来刚才都被他们看到也听到了。

 

“你们,你们不要乱来!”我赶紧把叶兰拉到自己的身后。

 

他们怎么会听我的,直接朝我们的方向猛扑过来。

 

我拼尽全力想要拦住他们,但是他们的力气实在是太大了,我被他们直接推倒在地上。

 

身体和冰冷的地面撞击,刺痛感瞬间袭来,我捂着自己擦破皮的地方艰难地站了起来,但是发现自己根本就站不起来。

 

两个恶心的男人,直接把叶兰逼到了墙角,他们拉开拉链。

 

直接往叶兰的嘴巴里硬塞,叶兰害怕得一直往后退着,一般退一边大声地抽泣着,但是他们力气太大,叶兰也不是他们的对手。

 

一束光又朝这边直射过来.......

 

“什么人?”保安拿着手电筒,直接指向了两个男人的吧背。

 

两个不要脸的男人赶紧把自己的裤子拉链拉好,头也不回地赶紧跑了。

 

衣服已经被扒光的叶兰看到两个恶心的男人离开以后,地上的衣物都来不及捡,哭着跑上了车,直接开着车离开了。

 

留下我和保安,大眼瞪小眼。

 

叶兰居然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大晚上的我要怎么回去?我有些急了。

 

保安打着电筒走上来,光在我脸上来回地晃动着。

 

“大晚上的,你在这里鬼鬼祟祟地做什么?”保安严肃地问到。

 

我给保安说明了缘由,花了两百块买了一辆废旧的自行车,骑着回去。

 

果然还是不可靠,自行车拦在路上,幸好半路遇到了一个面包车的黑心司机,我又花了六百块才安全到城里。

 

下车看到城市里灯红酒绿的那一秒,我才意识到一个人只要有钱,什么事都是有可能的。

 

而我现在的一切,都是蒋依依那个女人给我的。

 

打开门走进家,已经是午夜一点钟了。

 

开灯的那一秒,吓得我身体突然停在了原地,蒋依依抱着手,穿着毛拖鞋和睡衣一本正经地坐在沙发上。

 

我下意识地喊了一声,“老婆,你........”本来想问她怎么还没睡,但是自己都还没睡,实在心虚,根本不敢问出来。

 

放下抱着的双手和缠绕的大腿,蒋依依黑着脸说到:“不要乱喊,我不是你老婆,信不信我把你的舌头割了喂狗?”

 

不知道是不是几天晚上在外大野战太过兴奋的原因,我竟然厚颜无耻地看着蒋依依得意地说:“老婆,你不要生气嘛,我今天晚上出去真的是迫于无奈。”

 

蒋依依根本没有把我的话放在心上,站起来就要打我,我一个转身,轻巧地避开了她的巴掌。

 

蒋依依又接着朝我踢来,她一个没站稳,我为了伸手拉住她,竟然跟着她一起倒了下去。

 

她被我整个压倒在沙发上,我赶紧伸手抵住自己的身体,尽量不要和她的身体有摩擦。

 

这个沙发是那样的柔软,我刚要准备起身才发现,丫的,我的手在蒋依依的胸上.......

我沉浸其中,久久不肯自拔。

 

蒋依依突然抬脚朝我的裤裆踢了一脚,疼得我瘫倒在沙发上,表情痛苦。

 

她趁机钻了出来,趴在沙发上捂着自己被踢得很痛的地方,语气有些无力地说:“你这是准备谋杀亲夫吗?要是我死了,看谁帮你。”

 

“谁让你对我那样!”蒋依依说这话的时候,语气明显有些害羞。

 

她揉了揉被我按得生疼的胸脯,我也好不到哪里去,她的这一脚,差点把我踢得断子绝孙。

 

看来要是我哪天实在忍不住要了这个娘们,恐怕根本见不到第二天的太阳。

 

蒋依依整理了一下睡衣,走到沙发上翘着二郎腿问到:“你今天晚上去哪里了?”

 

空气里明显弥散着酸酸的醋意,我表情依旧痛苦地坐了起来,被踢得很痛的下体总算是好多了。

 

坏坏地笑着问到:“怎么,我一个晚上没有回来,你就想我了?是不是爱上你的老公了?”

 

一边说着我还不忘记把身体朝蒋依依的那边挪去,挤眉弄眼地挑逗着她。

 

让我出乎意料的是,这一次她没有反驳,淡定地起身,走进了厨房。

 

想到刚刚在野外美好的画面,蒋依依难得温顺的一面,我忍不住嘴角上扬。

 

蒋依依拿着刀从厨房里面无表情地走了出来,“我艹,这娘们没必要吧,我只是一个晚上没有回来而已。”

 

小声地谩骂,我抓紧了沙发边缘,赶紧慢慢地站起来,身子微微颤抖,指着蒋依依说:“那个,有话好好说,不要乱来啊,这样是要坐牢的。”

 

蒋依依根本不理会我,拿着刀直接朝着我脑门的位置比划着,“你最好赶紧闭嘴,不然一会儿惹怒了我,我让你这辈子都和女人无缘!”

 

不止是我,就连拿东西似乎也害怕了,一下子垂了下去。

 

“那个你先不要激动,听我把话说完。”我试图安抚蒋依依的心情,张开双手看着她心平气和地说到。

 

我的这个方法似乎一点也没有用,蒋依依冷笑着说:“你想要成为太监吗?我很愿意成全你!”

 

“你不是让我去勾引叶兰,让我跟她上床吗?”来不及多想,我可不想真的成为一个阉人,脱口而出。

 

蒋依依手里的刀突然放了下来,认真地看着我问到:“你,已经和她上床了?”

 

“嗯嗯。”我点了点头,看蒋依依总算是缓和了很多,沉默了许久.......

 

看她愣在原地不动,我总算松懈下来,一溜烟跑进了卫生间。

 

今天晚上和叶兰在外面野战,不光衣服裤子弄脏了,就连身上都还带着泥土的气息,得好好地洗洗了。

 

一边哼着小曲一边脱着衣服,温热的水让我觉得非常惬意温暖,不知不觉又想起了刚刚叶兰温热的舌头舒缓下体的感觉,简直快活似神仙。

 

蒋依依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反应过来的,使劲地拍着卫生间的门,实在是担心她手里的刀,“那个,你快去休息吧,已经不早了,我在洗澡。”

 

故意把水开得打了很多,过了很久,外面总算是没有了动静,侧耳伏在门边倾听,看来蒋依依已经回去休息了。

 

我长长地输了一口气,一边吹着哨子一边搓着身上。

 

洗漱完,总算是能和柔软的大床连为一体了,我满足地闭上了眼睛。

 

第二天一大早,还在睡梦中的我突然被重重地踹了一脚。

 

睁开眼一看,是蒋依依,我揉着惺忪的睡眼坐了起来,看着眼神凶恶的蒋依依问到:“大早上的你又发什么神经,不用去上班了吗?”

 

听了我的话,她的脸色更加难看了,直接扔了一张银行卡在床上。

 

“你已经被开除了,对我来说已经是一个没有用的废物了!卡里有三十万就当我给你的分手费,拿了钱赶紧走人,我不想再看见你!”沉重的大脑一下子清醒过来。

 

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蒋依依提着包直接走出了房间。

 

无奈地摊开手喃喃自语:“就这样,被开除了?”

 

心里暗自自嘲:也是,眼下我莫名其妙被开除了,她给我的任务也完不成了,自然要把我一脚踹开了。罢了,反正对于她而言,我本来就只是一个工具而已。

 

自我安慰,但是心里还是很难过。

>>>>全文在线阅读<<<<

本文标题: 野战高潮经过小说经过:受受被攻吸的产奶 新闻转载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有问题请联系管理员,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icsmcgee.com/ent/915626.html

为您推荐的相关新闻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