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娱乐新闻 > 新闻正文

亲揉捏胸的小说|军营里的小奶妓小说

探头探脑的四处打量着,似乎在看房间里还有没有人。 就是现在!我心里暴喝一声,一棍子敲在来人的背上。 他“嗷”的惨叫一声,直接被我打趴下。 我没有错过机会,趁机痛打

 探头探脑的四处打量着,似乎在看房间里还有没有人。

 

就是现在!

我心里暴喝一声,一棍子敲在来人的背上。

 

他“嗷”的惨叫一声,直接被我打趴下。

 

我没有错过机会,趁机痛打落水狗,打的他惨叫不止。

 

“王八蛋,叫你打萧老师主意,我打死你,我打死你!!”

 

……

 

我一边叫骂着,一边不遗余力的挥舞着棒球棍。

 

那人被我打的四处乱爬,连客厅里的桌子和沙发都被他给撞倒,发出一阵“乒乒乓乓”的声响。

 

房间里的萧雅被下了安眠药,所以自然听不到这里的动静。

 

我打的正欢,完全没发现有一道高大的身影,从后面朝我靠近。

 

就在我抡起棒球棍,准备再给地上那人来一记狠的,突然感觉后腰一痛!

 

我低头一看,才发现腰上不知何时插了把匕首,鲜血正汩汩的往外冒着,很快就染红了地面。

 

很快,一阵眩晕感袭来,我身子一软直接倒了下去。

 

趴在地上那人站了起来。

 

“草,竟然被阴了,我他妈非得弄死他!”那人骂骂咧咧着,拿起我掉在地上的棒球棍,准备教训我一顿。

 

结果被另一道声音给拦下来了,“还磨蹭什么,赶紧走,晚了就走不了了!”

 

“草,算这小子运气好,我们走!”

 

急促的脚步声响起,房间里恢复了静谧,我眼前一片恍惚,也没办法确定那两人是不是真的走了。

 

但现在问题是,我该怎么办啊……

 

捂着后腰处的伤口,我疼的龇牙咧嘴,偏偏这时候萧雅还昏迷不醒,难道我要失血过多而死吗?

 

想到这个,我心里一阵不甘!

 

但随着血越流越多,我渐渐感觉呼吸变得困难,眼皮也开始打架。

 

迷迷糊糊间,我好像看到有人从门外走进来,但又好像没有,最后两眼一闭,彻底晕死了过去。

 

等我醒来的时候,已经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

 

视线里一片白色,耳边还有一阵“滴滴滴”的电子音。

 

“这里是医院吗,我没死啊……”看了好一会儿,我终于确认了自己所处的环境,心里重重松了口气。

 

接着,我奋力动了动身子,可好像扯到后腰的伤口,痛得我忍不住叫出声来。

 

这时,病房门被人推开,一道熟悉的倩影从外面跑了进来,正是萧雅。

 

“张扬,你醒了吗?”

 

萧雅快步来到我床前,将我扶靠起来。

 

我怔怔地看着近在咫尺的女人,闻着她身上熟悉的香气,有种如梦似幻的不真实感。

 

“萧老师,你怎么会在这里,还有……是谁送我到医院的?”我摸着自己后腰,已经包扎好的伤口,忍不住问道。

 

萧雅愣了一下,随后站起身子,对我鞠了个躬,表情歉疚道:“张扬,我想先和你道个歉,之前的事情,是我误会你了。”

 

“你说什么?”

 

我有些懵逼,这女人之前还不是大骂我是畜生吗,怎么突然就跟我认错了?

 

“真正给我下药的那两个人,已经被警察逮捕了,他们交代了自己所有的罪行。”

 

“还有你这次受伤住院所有的花销,他们也愿意全额赔偿。”萧雅坐在床边,语气温柔的说着。

 

“怎么会被警察逮捕?”

 

我听得一阵迷糊,感觉事情的发展有些出乎我的意料。

 

萧雅微微一笑,给我解释了一下事情的前因后果。

 

原来当时在楼下打电话的男人,叫王海,他是萧雅学校的一名体育老师。

 

而从身后捅我一刀的男人叫孙昌,是学校的教导主任。

 

两人早就对萧雅别有用心,这次陈文出差学习的名额,还是孙昌主动帮陈文争取的,就是想趁机对萧雅下手。

 

没想到这一场阴谋,却阴差阳错的被我给破坏了。

 

当时孙昌捅我一刀后,就准备和王海离开。

 

结果两人慌张逃窜的模样,引起了楼下几名住户的怀疑。

 

他们把这两人当成入室盗窃的小偷,直接扭送到就近的派出所里。

 

后面警察发现孙昌手上有血迹,立即对这两人进行审讯,两人不敢隐瞒,就把事情都交代了。

 

我这才得以被人送到医院,如果再晚一些时间,我可能就真要失血过多而死了。

 

“张扬,谢谢你,如果不是你回来了的话,那我可能真要被那两个人糟蹋了。”

 

这时,萧雅清脆的嗓音再度传来,她用一种温柔的眼神看着我,眼底有一缕莫名的情愫一闪而逝。

 

我以为看走眼了,就没在意,挠着头笑道:“没事的,萧老师不怪我对你做了那样的事情就好。”

 

我所说的事情,自然是指在她昏迷前对她用强的那件事。

 

萧雅也想起了那一幕,脸蛋瞬间变得通红。

 

她羞恼的瞪了我一眼,最后却只是张了张嘴,没有骂我,估计是看到我腰上缠着的厚厚绷带,不忍心骂吧。

 

虽然我做了一些过分的举动,但相比于她被两个男人糟蹋,已经是非常好的结果了。

 

随后,我又问了一些我伤口的问题,当得知孙昌那一刀,非常巧妙的避开了我一些重要器官时,我不由得松了口气。

 

要知道,肾脏的位置就在后腰,要是他一刀把我肾给捅坏了,那我以后还怎么过生活?

 

“萧老师,你今晚要回去吗?”

 

看了眼墙上的时钟,已经快晚上八点了,我看着坐在床边的萧雅,开口问道。

 

萧雅思考了一会儿,才道:“放心吧,我不回去,你是因为我才受伤的,我理应照顾你几天。”

 

一听这话,我立即就嘿嘿笑了起来。

 

萧雅猜到了我的心思,眼神不禁有些闪烁。

 

最后一咬银牙,特意解释说:“你别乱想,我只是为了报答你的恩情而已。”

 

“而且这事情我老公已经知道,也是他让我留下来照顾你的,所以你别误会,我没有其它的意思。”

 

她特意提及她老公,无非是想让我打消那方面的心思罢了。

 

但萧雅是这么多年来,唯一一个让我有心动感觉的女人,所以即使知道她有丈夫,我还是不愿放弃她。

 

这时,我突然感觉一阵尿意袭来,吊了一下午的点滴,膀胱早就超负荷了。刚才心思一直放在别处,没注意这茬。

 

“萧老师,我……我想上厕所,你能扶我过去吗?”我为难的看了萧雅一眼,忍不住说道。

 

“啊?”

 

萧雅愣在了原地,有些不知所措。

 

但看到我憋的脸色涨红的模样,她咬了咬牙,还是将我扶下床,朝病房里自带的卫生间慢慢走去。

 

“等下我扶你进去,然后你自己解决吧。”

 

我正靠着萧雅柔软的身子,闻着她身上传来的淡淡清香,有些心猿意马呢,却突然听到她这样说道。

 

“不太好吧。”

 

我想了想,有些不太乐意的说。

 

萧雅叹了口气,正想强调她和我的身份。

 

我立即抢先说:“萧老师,我知道你想说男女有别,可我腰受伤了,轻轻一弯腰就痛的要命,那我裤子脱掉了,该怎么穿回去?”

 

听到这个,萧雅不禁愣住了。

 

我说的这个理由,非常合情合理,她根本没有反驳的余地。

 

无奈之下,她只好点头同意了。

 

见状,我嘴角咧开,露出一抹得逞的笑容。

 

走进卫生间,我向萧雅递去一个眼神,女人脸上的红晕一下子漫到了脖子处。

 

她银牙紧咬,闭着眼睛,轻轻扯住我的裤腰,然后朝下拉去。

 

当束缚被褪下的时候,我的那处一下展露了出来。

 

萧雅吓了一跳,猛地一睁开眼睛,就被视线里非同寻常之物给震惊了。

 

她从来不敢想象,竟然可以这样!

 

而这应该是她第三次见到我雄厚的资本。

 

唯一不同的是,前两次她是在那种情况下看到的,所以有些情难自禁。

 

但今天她是在很清醒的状态下看到我那里,所以我心里十分好奇,萧雅会有什么反应。

 

盯着我那处地方看了十多秒,萧雅娇躯剧烈一颤。

 

她神情恍惚,步伐十分不稳的朝门外走去,边走边颤声道:“我……我在外面等你,你方便完了再喊我。”

 

我嘿嘿一笑,开始释放积蓄了整整一下午的水量。

 

片刻后,我对着外面喊:“萧老师,我方便完了,麻烦进来帮我一下。”

 

喊完后,身后才传来萧雅犹豫不决的脚步声。

 

当她再一次走到我面前时,她的脸蛋依然很红,但眼神却正常了许多,显然刚才在外面,她已经说服了自己。

 

这时,萧雅侧着脑袋,尽量不去看我那个地方,她双手伸到我裤子边缘,想把裤子提上去。

 

可我脑海里正想着之前在浴室和她亲热的那一幕,那儿的反应反而更加强烈。

 

很快,裤子就卡在了那里,怎么都提不上去。

 

“你……你能让它正常吗?”

 

萧雅脸蛋红的都快滴出血来了,抿着红润小嘴,声音轻若蚊蝇的问道。

 

我一脸为难的表情,说道:“萧老师,你都结过婚了,难道不知道,这又不是我自己能控制的吗?”

 

“那怎么办?”萧雅都快急哭了。
?>>>>全文在线阅读<<<<

本文标题: 亲揉捏胸的小说|军营里的小奶妓小说 新闻转载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有问题请联系管理员,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icsmcgee.com/ent/915619.html

为您推荐的相关新闻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