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娱乐新闻 > 新闻正文

他在她下面抹了药 h文_被添得很舒服

他努力装出什么事都没发生的样子笑了笑,把药方交给楚扬花后,再随意叮嘱了两句。 “老陈,我媳妇儿这病就得多麻烦你了!”陈彪倒也大方,从钱包里抽出三张红票子塞给老陈

 他努力装出什么事都没发生的样子笑了笑,把药方交给楚扬花后,再随意叮嘱了两句。

 

“老陈,我媳妇儿这病就得多麻烦你了!”陈彪倒也大方,从钱包里抽出三张红票子塞给老陈。

“应该的,应该的!”老陈也不客套,径直收了下来。

 

反正这些年陈彪当村长,捞得可不少,这钱不要白不要。

 

只是当他看见一旁的楚扬花时,别有用意的补上了一句:“这病根一时半会根治不了,得要多尝试几次,扬花大妹子你看你什么时候有时间过来?”

 

楚扬花会意,嫣然一笑道:“你刚才说你明天没事,那我就明天过来好了!”

 

“那好,明天下午我在家里等你!”

 

老陈心中一喜,只要楚扬花明天再来,这事就算十拿九稳了。

 

想到她刚才在床上扭动身姿的魅惑模样,心神都不由自主再次火热起来。

 

刚才楚扬花一番话彻底打消了陈彪的疑虑,此时对两人别有深意的对话也没有察觉丝毫不妥。

 

毕竟老陈的确年纪大了,这么一把年纪的老头,就算有心那也是无力。

 

这也是陈彪,在知道媳妇儿楚扬花病根在令人尴尬的位置,也同意她到老陈这里来治疗的原因。

 

随后两人没有多留,老陈客套的送到了门口。

 

可在临走之前,楚扬花背着陈彪,突然向老陈手中塞了一件东西。

 

低头一看,居然是那条湿润的黑色蕾丝......

 

老陈吓得不轻,生怕陈彪看出端倪,赶紧揣进了兜里。

 

等两人离开后,老陈关上门掏出那条蕾丝边裤衩,上头湿润无比,轻轻一捏手指便敷上了一层滑腻......

 

“真是个小浪蹄子!”

 

老陈将手指放在鼻子下,深吸了一口气后笑骂了一句,心中对即将到来的明天下午极为期待起来。

 

老陈特意早起,也没有像往常那样躺在太师椅上摇晃着养神,而是跟着电视里做了一套养身操。

 

毕竟看昨天楚扬花的反应,今天下午绝对是一场恶战,没有一个好的精神状况可不行。

 

只要第一次留下深刻印象,让她食髓知味,往后就算躺着哪儿,她也会乖乖的爬上来。

 

久经沙场的老陈,非常有自信办到这一点。

 

特别是想到昨天临走前,楚扬花小手抓捏的感觉,老陈血气蹭蹭往上涨,那儿再次支了起来,心里百般痒痒,恨不得时间能够快进,早点来到下午的时间段。

 

然而,好不容易熬到下午,老早就在门口等候,却迟迟没见到楚扬花的影子。

 

老陈心头有些窝火,这种期待了一天却被人放鸽子的感觉可不好受。

 

最不好受的还是他那儿,从一早起来就一直雄赳赳的,他感觉全身的血都聚集在这一个地方了,整个人脑袋晕乎乎的。

 

老陈气呼呼的坐在太师椅上,感觉拂面吹来的风儿也不在惬意,反而扰得人心情烦躁。

 

咚咚咚!

 

来了!

 

听见这轻轻的敲门声,老陈眼神顿时一亮,满心郁闷瞬间一扫而空,顶着胀鼓鼓的帐篷就前去开门。、

 

不过,当门打开后,他傻眼了!

 

门外站着的居然不是他苦苦等待一天的楚扬花,而是穿着紧身T恤,一脸怯生生的苏秀琴。

 

来的人虽然不对,但老陈一身火气并没有因此消散,反而愈演愈烈。

 

特别是视线落在苏秀琴牛仔短裤下,裸露在外面的两条雪白修长长腿,一双干净的休闲鞋,被白袜子包裹若隐若现的脚踝,更是令他浑身血管膨胀。

 

老陈恨不得立刻将她拖进屋里,剥光压在床上使劲发泄自己内心的欲望。

 

但仅存的理智告诉他,如果没经过陈大年同意,自己私自这么做了,他这身老骨头下半身绝对只能在床上躺着过了。

 

“秀琴,你这是干什么来了?”老陈吞了口口水,润了润口干舌燥的喉咙,强压住内心的焚身浴火露出一个勉强算得上和蔼的笑容。

 

“我……”苏秀琴有些羞怯,犹豫了一下才怯生生道:“陈叔,大年今天去镇上了,晚上回不来,家里电表刚刚又坏了,想让你到我家去住一晚,我一个人怕黑……”

 

说着,苏秀琴脸蛋微微一红,似乎做出这番决定让她下了很大的决心。

 

她想起来了白天老公陈大年跟她说的,今天晚上可以先看看陈叔的本钱。

 

虽然陈叔是个老头,但是不知道那方面行不行呢!

 

苏秀琴内心这么安慰着自己,并且低下了头。

 

可当她一低头,正好撞见老陈高耸的帐篷,还时不时敲动一下,似乎下方隐藏着活的怪物。

 

脑海一片空白,她忍不住伸出小指头点了点。

 

嘶!

 

一切发生的猝不及防,当苏秀琴略带微凉的手指点在帐篷尖上时,老陈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好不容易压制下去的火气瞬间升腾而起,大有一发不可收拾的趋势……

 

甚至,老陈想要心一横,准备将苏秀琴拖进屋里的大床上,先斩后奏再说!

 

好在关键时刻,陈大年那张不苟言笑的大脸浮现在脑海,终止了他这个疯狂的想法。

 

毕竟一时之爽,比起下半辈子躺在床上度过的痛苦,怎么想都是不划算。

 

何况,说不准楚扬花现在已经在路上了。

 

只要自己今天把这娘们搞定,陈大年一开口,苏秀琴这丫头就得任由摆布,自己可不能因小失大。

 

想通事情关键后,老陈深吸一口气,总算把内心火气给全部压了下去。

 

“陈……陈叔,我不是故意的!”苏秀琴被自己的举动吓了一跳,满脸绯红。

 

“没事呢,你先进屋来坐着。”老陈拉着她的手进了院子内,并捎带上了门。

 

感受着苏秀琴小手肌肤传来的细腻光滑感,老陈心中舒坦了不少。

 

虽然现在不能对这丫头动真格,但是过过手瘾还是挺不错,就当是楚扬花到来之前的准备工作。

 

想到待会儿随便找个借口让苏秀琴待在外面,自个儿和楚扬花在屋内翻云覆雨,这前所未有的新鲜和刺激,差点当场让老陈笑出声来。

 

在等到搞定楚扬花,陈大年答应苏秀琴玩几次后,到时候再把楚扬花叫到一块,一个成熟美艳,一个如此单纯,到时候一起床第欢愉,怕是连神仙都会羡慕自己。

 

这么一想,老陈心神格外飞扬,给苏秀琴倒上一杯茶水后,坐在她身边老手不由自主搭在她白皙的大腿上。

 

苏秀琴身子一个哆嗦,本能的想要逃脱这只魔爪。

 

“别动,我看看你内伤好得怎么样了!”老陈丝毫不慌,不咸不淡的来了一句。

 

当下,陈大年严格管教的弊端显露出来了!

 

苏秀琴一听,顿时坐正了身子,像认真听讲的乖学生,任由老陈皱皮的老手在自己大腿上游走。

 

一股勾心的酥痒感荡漾开来,苏秀琴脸上露出十分享受的表情,露出两颗小虎牙笑着称赞老陈医术高超,说被这样摸着很舒服。

 

老陈乐呵呵也不说话,手掌摸索的规矩愈发肆无忌惮起来。

 

反正陈大年现在不在家,自己也没对苏秀琴这丫头动真格,完全不需要担心什么。

 

突然,苏秀琴一脸羞涩的对着老陈道:“陈叔,上次还没开始,我们要不要继续呢……!”

 

苏秀琴低着头,声音越来越低。

 

“咳咳……”

 

老陈正在两条圆润光滑大腿上摸索的起劲,顿时被这句话呛得脸色潮红,连连咳嗽。

 

他知道要是没搞定楚扬花之前,对这丫头动了真格,陈大年绝对不会放过自己。

 

可到嘴边的肉不吃白不吃,何况苏秀琴这丫头这细皮嫩肉,可不是一般女人的皮肉。

 

反正现在也不知道楚扬花什么时候到,还不如拿着这小妮子做开胃菜。

 

老陈眼珠子直打转,突然目光落在了苏秀琴裸露在白袜子一半的洁白脚踝,顿时食指大动。

 

等苏秀琴说完后,他表面不动声色,假意思索了一番后道:“昨天那种治疗方式需要时间,一时半会儿不能用那样的法子,我先从外部筋脉穴位帮你治疗。”

 

“嗯!”

 

在陈大年的要求下,苏秀琴狠狠点了点头。

 

老陈蹲下身子,抬起小妮子白藕般的小腿,将穿着一双休闲鞋的小脚抱在怀里,一边揉着她的洁白脚踝一般暗自吞口水。

 

这么漂亮的一双小脚,真是让她多走两步路,老陈都感觉心疼的厉害。

 

他两手略微颤抖脱下鞋子,再将白袜子扒拉下来。

 

顿时一双晶莹剔透,脚趾均称宛如白色珠玉的的小脚,暴露在空气中。

 

尽管昨天苏秀琴的身体,在老陈的心中已经没有太多秘密可言,但现在仔细欣赏一个部位,才能清楚感觉到,这真是堪比巧夺天工的造物。

 

每一寸肌肤,每一处毛孔都透露出着完美无瑕。

 

老陈咽了咽口水,忍不住抱起一只小脚,将一颗珠玉般的指头放在嘴中轻轻一咬。

 

嗯……

 

轻微的刺痛感传来,让苏秀琴忍不住发出一声低吟的轻哼,但却没有任何挣脱的想法。

 

虽然陈叔这种举动极为怪异,但是想到他曾经是县城里一个大医生,便猜测这很可能是一门高深的治疗内伤方法。

 

何况这种轻微刺痛,还伴随着一阵酥痒的感觉,并不令她感觉有丝毫难受,反而颇为享受。

 

老陈瞥了一眼苏秀琴的反应,暗道了一句这妮子真是单纯的可怕后,就如同平常美味佳肴一般,大嘴在她洁白的小脚每一处都留下晶莹的印记。

 

这种感觉让老陈莫名的心满意足,仿佛这些印记的存在,就仿佛宣告着他占有了苏秀琴一般。

 

甚至,他忍不住想……

 

等搞定了楚扬花,自己一定要在苏秀琴身上每一处都留下自己的印记,让她整个人彻底属于自己。

 

越想越激动,老陈一张大嘴忙活的更加厉害,连苏秀琴的脚趾缝都没有放过。

 

直到自己口干舌燥,嘴里再也分泌不出一丝口水,让苏秀琴给自己倒上一杯水一饮而尽后,才砸吧着嘴意犹未尽善罢甘休。

 

不知道是不是怪癖的心理作祟,在苏秀琴小脚上一番折腾后,喝到嘴里的水都变得香甜起来,若是能用这双小脚泡水喝……

 

老陈摸了摸有些干瘪的下巴,脸上笑意更甚几分。

 

“陈叔,那您今晚能过来陪我吗?”苏秀琴红着脸羞涩的问。

 

老陈眼珠一转,计上心来。

 

反正这么晚了,楚扬花估计也不会来了,何不答应了苏秀琴,即使吃不到嘴里,也能解解馋啊!

 

“那好,陈叔今晚上就去陪陪你。”

 

“真的吗?谢谢陈叔!”苏秀琴喜笑颜开,穿好鞋袜后就催着老陈走。

 

现在外面天色渐黑,老陈也准备收拾东西下班了。

 

但是正当他站起身来的时候,大门被推开,楚扬花风情万种的走进来,正好和两人对上眼。

 

“你在治疗啊?我有没有打扰到你?”楚扬花露齿一笑:“昨天的约定你没忘吧?”

 

老陈一顿,连忙摇头:“我没忘,我等你好长时间了。”

 

“陈叔,快走吧,天快黑了,我害怕……”

 

苏秀琴可怜兮兮的话让老陈又头疼了起来。唉,楚扬花怎么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他要拿下苏秀琴的时候来呢!

 

楚扬花眼神一撇,看向苏秀琴:“那她呢?”

 

“没什么!”

 

取舍之下,老陈还是抑制住了自己内心疯狂的想法,对苏秀琴和蔼的笑道:“你先回去吧,我找你扬花姨有些事情。”

 

答应好的事情被反悔,苏秀琴当时就失望的塌下了脸。不过良好的教养没让她说出什么,只能点点头,委屈的回家了。

 

“哼,我还以为你要老牛吃嫩草呢。”楚扬花斜睨了他一眼,带着万千风情。

 

此刻老陈才发现,楚扬花今天竟然穿着一条吊带裙!细细的吊带兜着她挺翘的报满,白嫩的美腿上还包裹着黑色的丝袜!

 

这……这种画面实在是太刺激了!

>>>>全文在线阅读<<<<

本文标题: 他在她下面抹了药 h文_被添得很舒服 新闻转载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有问题请联系管理员,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icsmcgee.com/ent/915569.html

为您推荐的相关新闻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