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娱乐新闻 > 新闻正文

情趣内衣系列h道具文_娼妓系列小说

且不说别的,陈兴和王静也就是昨天才正式认识呢,俩人甚至都还没开始谈恋爱了,就直接说结婚?陈兴张了张嘴,一时说不出话来了。看到陈兴那惊讶的模样,王静皱了皱眉,低下头来伸手一指

 且不说别的,陈兴和王静也就是昨天才正式认识呢,俩人甚至都还没开始谈恋爱了,就直接说结婚?陈兴张了张嘴,一时说不出话来了。

看到陈兴那惊讶的模样,王静皱了皱眉,低下头来伸手一指陈兴的货子道:“不过……你昨天说你是紧张对不对,你把裤子脱了,我看看你那地儿,要是有问题,我就不和你结婚了……”

 

一听这话,陈兴也是吞了口唾沫,渐渐反应了过来,看来,王静是真想跟自己结婚?虽然有些奇怪她为啥会看上自己,但是能和王静这样的女人结婚,对于陈兴来说,那可是天大的便宜!

 

他丝毫不犹豫,一把就扒拉下了自己的裤衩子,这大清早的,那地方正蓬勃升旗呢……

 

王静心中一跳,可还是强忍着心中的狂跳凑近了两步,伸手去碰了碰,发现这货子跟上次完全不同,不但更大,而且也要硬朗得多了。

 

仔细看完后,王静也是满意地点了点头:“成,那你去穿衣服吧,我们这就去见我爸妈。”

 

陈兴一愣,连忙提上了裤子:“这……这也太快了吧……”

 

王静却丝毫不以为意,轻笑了一声,说道:“哪有啥快不快的,这年头,城里人闪婚很正常的。我们年纪都不小了,还是早点安定下来比较好。你不觉得吗?”

 

陈兴点了点头:“你说的也有点道理啦,不过……你是真的愿意跟我结婚吗,你知道的,我只是个穷小子,我现在可是连礼金都拿不出来。”

 

他心里还是有些迟疑。

 

王静却摇头道:“你别想那么多啦,我又不是啥物质的女人。我觉得两个人结婚,只好互相喜欢就行了,反正我还是挺喜欢你的,你喜欢我不?”

 

陈兴愣了愣,这样一个美丽动人的姑娘,俏生生地站在自己面前,问自己喜不喜欢她……这能说不喜欢么?

 

陈兴吞了口唾沫,一点头道:“我……我也很喜欢你!”

 

王静的面色倒是没有什么波动,只是轻笑了一声:“那不就结了吗,既然我们互相喜欢,就早点结婚呗,你快换好衣服,我们这就去找我爸妈把事情定下来吧!”

 

陈兴按捺住心底的激动,换好了衣服,出来的时候,心下一动,将藏在家里床板底下的存折拿了出来,那里头有一万块钱。

 

一出来,看王静站在门口正等着自己,他也是心头一热,老子马上也是有老婆的人了!

 

陈兴连忙走了过去,手里拿着存折,轻声对王静说:“那啥,静静,其实我爸妈走之前给我留下了一万块钱。我想,我要是去你家提亲的话,完全空着手去也不算回事,多少也得带点东西……”

 

听到这话,王静倒是也有些意外,她看了眼陈兴那淳朴憨厚的脸,眼神微微有些古怪,良久,她转过了头去,淡淡道:“成吧,我们去城里取钱买东西。。”

 

二人走过一段山路,在外面路口坐上了前往镇上的公交车。

 

一路上,王静都挽着陈兴的手,这让他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幸福感。

 

想到身旁的这个女人即将成为自己的妻子,陈兴的内心就感觉到十分的温暖。

 

这么多年孤身一人,终于可以再次拥有一个家了么?

 

如果真到了那一天,自己一定要竭尽所能,给静静最幸福的生活!

 

而且,现在的他拥有了神秘龟蛋所带来的超凡能力,相信这一切并不难办到。

 

只是,唯一让陈兴有些纠结的事,就是姚婶子。

 

如果自己真的跟王静结了婚,以后要是再跟姚婶子纠缠不清的话,那就太对不起王静了,可姚婶子那边……哎……

 

如何权衡好两个女人之间的关系,让陈兴的心头也是一阵茫然。

 

“算了,以后的事儿还是以后再说吧!眼下还是先把婚事给确定下来,毕竟静静的父母还不一定会答应呢!”陈兴心下这么想着……

 

到了镇上,陈兴去银行取出了一万块钱。这一万块钱没动,放在包里,他用一些平常自己的继续,买了一些保养品之类的见面礼。

 

搞定了这一切之后,这才又领着王静回了村,去了她家……

 

到王静家门口的时候,陈兴的心忽然莫名的紧张了起来。

 

静静的爸妈……会不会看不上自己这个穷小子啊?他心下不由暗暗担忧了起来。

 

似乎也是注意到陈兴有些紧张,王静不由转过头来对他莞尔一笑,伸手挽住了他的胳膊,轻声说:“别担心,陈兴哥,不管我爸妈咋说,我都会嫁给你的。”

 

看着王静那动人的脸庞,陈兴的心下一暖,随即一咬牙,他娘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静静主动提出要跟我结婚,那么结婚道路上的一切困难险阻,就都由我来铲平!

 

陈兴不再多想,径直跟王静走了进去……

 

就在两人进去之后,旁边墙根处,忽然走出来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刘大虎!

 

但是此刻的他,脸上却再没了以前的嚣张,取而代之的是满脸惶恐,甚至连腿都开始发颤了起来……

 

“这到底是咋回事,陈兴那小子不是掉到山坡下边摔死了吗?他现在咋会出现在这里,难道这家伙命这么硬,那么高的山坡都摔不死他?”

 

不可能……不可能,那么高的山坡,下面又是树枝,又是山石的,这小子就算是铁做的怕也得摔散了架……

 

刘大虎的眼睛忽然一瞪,身子也是一个劲儿筛糠,难道,难道这是陈兴的鬼魂……他,他是来找自己索命的?!

 

不成……不管他是人是鬼,肯定都会来找自己报仇的,必须多叫点人来才成,想及于此,刘大虎又是扫了眼王静家门,转身捏着拳头飞快跑了……

 

王静的父亲老王头以前是当过教书先生的,是村里几个比较有文化的人之一,为人也比较随和。脸上戴了个眼镜,一看就是知识分子。

 

陈兴进屋的时候,他正坐在沙发上读报纸,见到有人来了,不由转过了头来。

 

陈兴心下有些忐忑,却连忙将见面礼拿了过去,礼貌的问候道:“王叔,你好……”

 

都是一个村的,虽然平日里不太熟,但是老王头倒也知道陈兴这号人,微微点了点头,扫了眼那些营养品,便挪开了视线,没有说话。

 

可这时候,那里屋却忽然传来了一阵喊:“小静,人带回来了?”一个长相和王静颇有几分神似的中年女人飞快走了出来。

 

见到她,陈兴也是连忙打招呼道:“曾婶儿好……”这是王静的母亲曾琳,以往陈兴倒也见过她几次,听说这女人脾气很泼辣,连村长都骂过,他心下暗暗担忧曾琳会说啥难听的话。

 

果不其然,当曾琳见到屋外的陈兴时,那诱人的脸上骤然就变了色:“陈兴?咋会是你这个穷小子?!”

 

听到这话,陈兴心下暗暗咬牙,嘴上却不敢多说啥,一脸的尴尬……

 

倒是旁边的王静不咸不淡地说了句:“没错,就是他!”

 

曾琳顿时火冒三丈。

 

“不行,这件事我不答应!”

 

没想到这才刚见到王静的家长,就被来了个下马威,陈兴心下也是不由暗暗无奈苦笑。

 

都说丈母娘是最难伺候的,虽然还没和结婚呢,他也已经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

 

他一脸尴尬,不知道该说啥,可一旁的王静却不乐意了,冲着曾琳喊道:“妈,到底是你结婚还是我结婚啊!”

 

曾琳连忙把王静拉到了一边,苦口婆心的劝说道:“女儿,你是不是缺心眼儿啊。你说你找谁不好,偏要找陈兴这个穷小子,你们要是结了婚,他能养活你么?可别到时候连饭都吃不饱啊!”

 

“咋会呢!妈,陈兴再咋说也是有正经工作的啊。再说了我自己也能赚钱,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没饭吃呀!”王静撇了撇嘴,似乎对于曾琳的话很不以为然……

 

旁边的陈兴听到王静还在尽力地替自己说好话,心下也是微微一暖,暗暗发誓,不管再难,也不能放弃,一定要想办法让曾琳和老王头接受自己!

 

“正经工作?!”曾琳皮笑肉不笑,转过头来没好气的看了陈兴一眼说,“来!你倒是说说看,你有啥正经工作?”

 

“那啥,曾婶,我是个兽医!”陈兴依旧是一脸恭敬,开口回答道。

 

可曾琳却一脸的不屑:“兽医?你可别逗我了,这算哪门子的正经工作?”她顿了顿,又是冷冷说:“你就说说看,村里现在一共有几头牲口,你这兽医一年下来能挣几个钱?”

 

虽然不是很愿意承认,但曾琳说的也算是事实。

 

百丰村的地势,山地太多,稍微平整的田地都没有几块。

 

整个村子基本家家户户也就养个一头牛就够了,就算家里有养狗,养家禽的,出问题的也少,要不是大毛病,谁会专门发钱给畜生治病啊……

 

当然,像刘翠花那样的富婆是个例外。

 

陈兴这个兽医在村子里的确是派不上太大的用场,一个月能接到的生意掰着手指头都能数的过来。

 

所以曾琳的话,陈兴倒是有些无法反驳。

 

但是……他吃了龟蛋,有常人没有的能力,所以他心里有自信,以后能挣到很多钱,至少养活王静不成问题!

 

所以听曾琳那话中的嘲讽不屑,陈兴却一点不生气,反而点了点头道:“我现在是没有多少钱,但是曾婶你放心,结了婚之后,我会努力干活,如果村子里接不到什么单的话,我就到隔壁的几个村子里去,一定能够多赚钱的!”

 

曾琳翻了翻白眼,“得了吧,难道其他村子里就没有兽医吗,你一个外来人还指望能从他们手中抢到多少生意?”

 

陈兴道:“总之我一定会努力,要是其他的村子里也没有生意,我还可以到镇子里,到县城里,一定能够接到生意的。”

 

“空口说白话谁不会啊,要想娶我的女儿,还是拿出一点实际的东西比较好!”曾琳说着,目光不自觉的向陈兴腰间鼓鼓的钱袋子看了过去。

 

陈兴也是才想起来钱的事,赶紧道:“对了曾婶,我爸妈当年留了一些钱,给我娶媳妇做礼金用,我今天把钱也带来了。”

 

“这才对嘛!”

 

一听到钱,曾琳的目光顿时变得柔和了起来,没想到陈兴的穷鬼老爹居然还给他儿子留下了媳妇本,他要是早点把钱拿出来,还用得着说这么多话吗?

 

曾琳接过了陈兴递过来的钱袋子,一副喜笑颜开的模样,可当她打开钱袋的那一刻,一张脸,却一下子变得铁青……里面,只有一万块钱……

 

“才这么点,你打发叫花子呢!”曾琳愤怒的把钱袋甩到了陈兴的面前,恶狠狠地骂道

 

陈兴的心中有些恼火,可此时又不好发作,为了王静他只得是把火气硬生生的压了下去。

 

旁边王静也有些看不下去了,咬着牙说:“妈,你这么做也太过分了吧!这钱再咋说也是陈兴的一点心意,是他父亲幸苦攒下来的。再说了,是我主动提出要嫁给他的,就算没有这一万块钱礼金,我也要嫁给他!”

 

“你这死丫头,真是气死我了!”曾琳气得脸都涨红了,“我说不行就是不行,你说啥也没用!你要是还当我是你妈,就趁早打消这个念头。”

 

“不行,我已经决定了,非要嫁给他不可!”

 

母女二人谁都不肯让着谁,场面一时有些失控。

 

陈兴看到王静一直在维护他,而且态度一直那么坚决,心里不免感动。

 

然而眼下却陷入了僵局,他一个外人实在不好插话,多说一句反而可能引起更大的冲突。

 

这个时候,还是一直沉默的老王头出来,做了和事佬。

 

“好了好了,别吵了,像啥样子!”

 

曾琳看了老王头一眼,问道:“老王你说,这件事你站在哪一边?”

 

王静也是期待的看向了父亲,希望能够得到他的支持。

 

老王头却摇了摇头,“我啊,哪一边都不站。不过,我倒是有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可以解决你们之间的矛盾。”

 

曾琳和王静同时问道:“啥办法,说来听听。”

 

老王笑了笑道:“小琳,按照你之前的意思,陈兴想成为咱们的女婿也不是完全不可以,只要拿出足够的礼金就行了,对吧!”

 

曾琳想了想,说道:“对,不过一万块钱太少了,我说啥都不会同意。”

 

老王道:“那好,既然如此,我们就把礼金定在十万!”

 

王静一听,可就不满意了,撅着嘴说:“爸,你说啥呢!十万块,陈兴一下子咋能拿得出这么多钱?”

 

老王摆了摆手道:“你别急,我们当然不是要他马上拿出十万块,而是给他一年的时间。只要陈兴能够在一年内拿出十万块来,我们就同意你俩结婚。”

 

这个方法的确是两头都不得罪。

 

曾琳看了老王一眼,对他提出的方案十分的满意。

 

在她看来,这也算是变相的拒绝了陈兴,毕竟她可不相信陈兴有能耐在一年之内赚到十万块。

 

王静也看出了老王这个方案明着是给陈兴机会,实际上跟拒绝没什么两样,况且……王静咬了咬牙,自己的情况也等不了那么久啊!她捏紧了拳头,正要开口说啥,却就在这个时候,旁边一个坚决的声音响了起来……

 

“好,十万就十万!”

陈兴几乎没有丝毫的犹豫就一口答应了老王头提出来的条件。

 

他的话,让王家三口人全都惊呆了。

本文标题: 情趣内衣系列h道具文_娼妓系列小说 新闻转载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有问题请联系管理员,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icsmcgee.com/ent/915067.html

为您推荐的相关新闻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