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娱乐新闻 > 新闻正文

进情趣店试穿高H文/护士美女帮我打了飞机

床上的女人叫李秋菊,是出了名的开放,平日里出门只穿着一件没有扣子的衬衣,胸前的一片雪白伴随着步伐上下起伏,简直都要晃瞎了路边男人的眼睛。 她丈夫李晓波是上门女婿,常年在家

 床上的女人叫李秋菊,是出了名的开放,平日里出门只穿着一件没有扣子的衬衣,胸前的一片雪白伴随着步伐上下起伏,简直都要晃瞎了路边男人的眼睛。

 

她丈夫李晓波是上门女婿,常年在家处于弱势,李秋菊的所作所为,李晓波毫无反抗的余地。

 

包括现在,虽然两个人正在行房事,但李秋菊却让其他人站在旁边观看!

 

这算哪门子的事儿嘛!

 

“秋菊,你为什么要让徐大春进来看着咱们啊?他一个傻子,只有几岁小孩的智商,就算给他看,他哪里看得懂?”李晓波有些不满。

 

 

“有个人在旁边,不觉得更刺激吗?你动作再快点,我马上就要来了~”李秋菊娇哼一声,不顾李晓波内心的感受,在体验到别样的快感后,张开两条美腿,死死的夹紧了身上男人的腰部。

 

而此时在一旁听到这些话语的徐大春,不由得会心一笑。

 

徐大春今年四十三,好些年从树上掉下去,不慎摔成了个傻子。

 

村长考虑到徐大春年近半百身边却没个亲人,所以安排了村里的村民,每个星期轮流照顾他,个人生活费由村委会支出。

 

就在上周,徐大春又从树上掉了下来,却没想到脑子竟然被摔好了。

 

不过,在弄清楚自己现在是被村委会养着,他自然不打算把智商已经恢复了的消息散布出去,而是选择了继续装傻。

 

更让徐大春感到意外的是,装着装着,如今还能现场观看到一场激情的艳遇!

 

“这李秋菊确实有女人味儿,大胸脯、大长腿,就是太浪,指不定李晓波头顶早绿成青青草原了,这谁顶得住啊?”看着李秋菊床上的表演,徐大春难免对李晓波产生了同情。

 

“李晓波,你咋回事儿啊?我咋感觉不到你了?”李秋菊眉头一皱,语气中夹杂着一丝嫌弃。

 

“我……这有个外人站旁边,我哪还有精力啊?”

 

“废物!赶紧给我起来!”李秋菊推了李晓波一把,怒火中烧道:“给我滚去地里干活儿,不干到天黑别回来了。”

 

李晓波被家里娘们儿骂跑,心里憋屈的很,却敢怒不敢言。

 

男人溜了,李秋菊便把注意力放在了徐大春身上。

 

“大春啊,瞧你看的都看出汗了,赶紧过来,这大热天的,跟我一起去洗澡吧。”

 

“哎,好嘞,这就来。”徐大春一副傻子的模样,屁颠屁颠的跟了上去。

 

浴室里,给徐大春褪下衣服后,李秋菊不由一愣。

 

虽说傻子智商低了,哪怕看人行房事,他们也看不懂,但身体的反应,多少还是会有的。

 

徐大春也不例外。

 

“大春啊,这是你啥子东西,都要翘到婶婶脸上来了。”李秋菊顺手抚摸下去,发现是个大容量后,顿时满是欢喜。

 

徐大春摔成傻子以后,对村里其他人,都是用叔婶相称。

 

“婶儿,这可是大春的宝贝儿呢,你可得帮大春洗干净咯。”与李秋菊一起洗澡,徐大春还能压住心中的邪火。

 

可刚才被李秋菊摸上手,他差点啰嗦一声。

 

好在徐大春及时稳住,不然就得露馅儿了。

 

第二章

徐大春假装成的傻子不会自己洗澡,所以就那么干站着,让李秋菊来帮他。

 

而李秋菊瞧见徐大春那大容量,加上刚才李晓波关键时刻掉链子,她哪还有心思放在洗澡这件事情上?

 

除了一只手在徐大春身上游走,李秋菊另一边还抚摸着自己。

 

“这娘们儿,难道是借着我的身体,自给自足吗?”徐大春定了定,眼前的一副盛景,让他心中渴望。

 

如果他现在将李秋菊压在身上,以对方的性格,肯定不会拒绝。

 

但徐大春不想这么做,他还想继续当傻子,骗吃骗喝一辈子。

 

除非是李秋菊主动,不然作为一个傻子,徐大春不可能去先声夺人。

 

渐渐的,浴室内的李秋菊,脸上浮现出迷醉之色,嘴里发出轻轻的喘息。

 

“婶儿,你在干啥呢?”

 

李秋梅没回复徐大春的话,柳眉一皱,手上的动作越来越大。

 

很快,她娇哼一声,整个身子瘫软在徐大春身上抖了抖。

 

“大春,刚婶儿洗的地方,之前太脏了,得搓干净,结果没想到,搓大力疼着了。”李秋菊随便找了个理由打发徐大春。

 

“哦哦,那婶儿赶紧给大春洗洗吧,大春身上可痒了。”刚刚李秋菊的一番操作,徐大春都看在眼里。

 

他现在急需冷水的降温,不然体内的渴望,就要爆发了。

 

洗完了澡,徐大春长呼一口气。

 

骚娘们儿果然名不虚传,跟个“傻子”一起洗澡,还能玩出这么多名堂。

 

李秋菊得到满足,也不在缠着徐大春,躺回床上歇息着了。

 

面对风骚娘们儿的挑逗,徐大春心理难免有那种坏坏的心思。

 

他相信只要一直发展下去,总有一天李秋菊会对自己主动出击。

 

可惜时间不等人,第二天,李家照顾徐大春一周的时间结束,村长又把徐大春交给了村里的王春梅。

 

王春梅是个寡妇,丈夫早些年进城打工,不料从工地修建的高楼摔下死了。

 

为此,作为妻子的她,得了一大笔赔偿金,而她本人,好几年过去仍没有选择改嫁。

 

年轻时的王春梅,是马洞村的村花,五官非常精致,皮肤白皙,身材虽娇小玲珑,但胸前的规模却不小。

 

即便如今她已三十二岁,可保养做的十分到位,模样看上去,好似才刚二十出头的年轻姑娘。

 

不过徐大春入住后,并未与王春梅发生暧昧。

 

主要是王春梅太过保守,哪怕是大夏天身上依旧穿着长衣长裤,对待徐大春也没太多的小心思,性格十分高冷。

 

本来徐大春心里还赞叹这名寡妇竟如此坚守妇道时。

 

直到那天,徐大春躺在床上迟迟没有入睡,深夜里,恍惚间听到一阵敲门声。

 

“春梅,我可想死你了~”

 

“要死啊,小点声,屋子里还有人住呢!”

 

“怕啥啊,不就一个傻子嘛,先让我亲亲你……”

 

“哎呀……傻子也有心智,没准让他看到,他跑出去瞎说呢……”王春梅保持着警惕,但抵抗了对方一番“攻击”之后,她终于沦陷了。

 

“嗯……哎呀……轻点,你别亲了,先去洗洗吧。”

 

“嘿嘿嘿,我洗好了才来了,等下你的两个小嘴,我可都要亲亲……”

 

第三章

徐大春静悄悄打开房门,透过门缝一看,发现来者竟是马洞村的小学老师张程一。

 

张程一高中毕业没几年,如今才20岁出头,人长得清秀高瘦,是村里好多姑娘心中的意中人。

 

“我就说王春梅怎么能守着身子这么多年,原来早就开始偷吃了。”徐大春嗤笑一声。

 

想到王春梅严肃艳丽的外表之下,是一副模样,徐大春不由心生一计。

 

毕竟之前王春梅高冷美丽,让徐大春有着强烈的征服欲望。

 

隔壁房屋男女喘息声愈来愈大,整的徐大春想直接弄一下。

 

不过最后徐大春还是憋了下来,他需要忍住,养精蓄锐,然后让王春梅好好补偿补偿自己。

 

又过了好几天,见张程一没再偷偷过来与王春梅幽会,徐大春决定开始行动。

 

晚上,王春梅给徐大春洗澡,装傻的徐大春,表现出一副爱玩水的小孩的模样,没几下便把王春梅的衣裳都打湿了。

 

“这老傻子名堂真多,搞得我全身湿漉漉,黏糊死人。”王春梅瘪了瘪嘴,她想尽快给徐大春洗完,然后她再去洗。

 

可徐大春在浴室里瞎转悠,磨磨蹭蹭。

 

实在没办法,王春梅咬了咬牙后,选择褪下身上的衣裳。

 

“嘶……”徐大春还是第一回见着王春梅的身子,看到那晶莹剔透的白嫩肌肤、完全展现出来的修长美腿,以及引人犯罪的高耸与两腿间的美景,他悄悄大吸一口凉气。

 

窥视的同时,徐大春的身体,也开始发生了变化。

 

“老傻子智商不行,身体素质还挺好。”瞧见徐大春的“威武”,王春梅俏脸上露出一丝红霞。

 

“婶儿,怎么我这里好难受啊,好闷……”徐大春呆头呆脑,指着自己的身子说道。

 

“估计是天气太热,等下你洗完澡吃块西瓜就好了。”王春梅撒了个谎。

 

平日里高高在上的她,虽然此刻心中对徐大春那庞然大物有些想法,但对方始终是个傻子。

 

王春梅跟张程一偷情,那是因为张程一年轻帅气,而徐大春哪怕那方面再好,她心里也不愿意跟一个老傻子共度春宵。

 

“不要!这太难受了,我受不了!婶儿,你肯定有办法!”徐大春耍起了小孩子脾气。

 

“婶儿哪有什么办法啊,赶紧洗完澡出去吧。”王春梅皱了皱眉。

 

“我不管!婶儿要是不帮我,我就告诉村里其他人,那天晚上张老师来过家里!”徐大春一边说,心里一边偷乐着。

 

“你……”王春梅顿时大吃一惊,被一个傻子威胁,那种感受,简直比吃了屎还难受。

 

“你别说,婶儿有办法,现在就帮你。”王春梅无可奈何,心里只好把张程一骂上几遍。

 

“都怪那死鬼憋不住,非得往我这里跑,老傻子只有几岁小孩的智商,却没想到是个机灵鬼。”

 

王春梅答应了徐大春,迫不得已伸出小手,帮对方运作了起来。

 

可徐大春身体身体十分硬朗,王春梅忙活儿近十分钟,仍没有丝毫结果。

 

“啊!婶儿,你到底是不是在帮我啊,都把我弄疼了。”徐大春心里乐呵着,被冰山村花的小手服务,感觉就是不一样。

 

不过徐大春还想要更好的。

 

“该死的老傻子,居然这么持久,看来我得变点法子了。”

 

只见冷艳动人的王春梅理了理秀发,随后蹲下身,张开了诱人的小嘴……

 

第四章

感受到某处被湿润与温暖包裹,徐大春身子猛的一阵颤抖。

 

他怎么都没想到,高冷骄傲的村花王春梅,竟会在自己腿间忙碌。

 

虽然徐大春想把持住,但活了四十三年,还是第一回体验到这般刺激。

 

没几下子,便一塌糊涂。

 

“哎呀……好多……”

 

王春梅一时没反应过来,被呛得咳嗽连连,眼泪都快流出了。

 

“不难受了,我去吃西瓜了。”完事儿后的徐大春得意连连,不顾被坑坏了的王春梅,擦好身子后赶忙离开浴室。

 

“便宜这老傻子了。”王春梅又咳了两声,开始清洗。

 

深夜,徐大春躺在床上迟迟无法入睡。

 

自从他智商恢复后,接二连三与村里女性发生暧昧。

 

“不知道明天村长会把我安排给谁,如果是个年轻的大美妞,我肯定要开个荤!”

 

第二天,村长来到王春梅家,将徐大春转交给了赵雪莹。

 

赵雪莹是去年从城市里下乡支教的女老师,原本照顾徐大春的事情,是不会轮到她的,毕竟老师白天都得上课,太过忙碌。

 

但好在现在正放暑假,赵雪莹比较悠闲。

 

在得知未来一个星期里要与赵雪莹过日子,徐大春内心贱笑不止。

 

赵雪莹是个极品尤物,她皮肤雪白,五官精致,身材极品。

 

最重要的是,她来自农民向往的大城市,会穿衣打扮,整个人身上散发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气质。

 

简单来说,赵雪莹就是马洞村这个鸡窝里的凤凰。

 

几乎全村的男人,都会赵雪莹有好感。

 

可赵雪莹身上那股特殊的仙女气质,让所有人都产生了一种“不可亵玩”的警告。

本文标题: 进情趣店试穿高H文/护士美女帮我打了飞机 新闻转载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有问题请联系管理员,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icsmcgee.com/ent/914937.html

为您推荐的相关新闻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