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娱乐新闻 > 新闻正文

同桌上课掐我奶头好爽_在教室里被同学好爽文章

老刘亲了一下她放在自己脸侧的手,说:“这怎么就不可能了?” 徐菲松开他的脑袋,仰着脸看着天花板,笑着说:“不知道你是真傻还是假傻,每次结束以后,我都会吃药,怎么可

 老刘亲了一下她放在自己脸侧的手,说:“这怎么就不可能了?”

 

徐菲松开他的脑袋,仰着脸看着天花板,笑着说:“不知道你是真傻还是假傻,每次结束以后,我都会吃药,怎么可能会有你说的那种情况?”

而且每次她都会把东西清理的干干净净,内外双重防御。

 

老刘心里猛然堵了一口气。

 

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生气。

 

 

只是看着徐菲一点儿事情没有的模样,他忽然趴在徐菲身上,毫不留情地按自己脑子里的想法行动。

 

徐菲被他忽然而来的动作弄的有些难受,不满地盯着他:“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怎么回事儿?努力让我刚才说的话成为现实!”老刘心里憋着的那口气简直不知道该怎么抒发了。

 

徐菲哭笑不得,他居然还为了这种事情生气。

 

她被顶撞的破碎的声音喘息着说:“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

 

“我怎么不知道?你应该是最清楚的不是吗?”老刘恼怒地说。

 

他也觉得自己这么大年纪了还跟个小孩儿一样赌气不太合适,但心口烧着一把火。

 

徐菲无奈,说:“你愿意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反正自己也不难受。

 

而且,等老刘冷静下来,也反应过来了。

 

看着徐菲躺在沙发上任由自己予取予求的模样,心里也软了。

 

老刘趴在徐菲身上,对她的态度表示不满,挑眉问:“你就没想过这种事?”

 

徐菲嗤笑一声:“想什么想?我们之间的关系,你还不清楚?”

 

“那赵丽儿呢?”老刘忽然想起这个女人。

 

徐菲更是不屑:“到时候从她肚子里出来的到底是谁的种都不知道,你真的不介意?没有赵阿姨,你觉得你能养得起赵丽儿那么虚荣的女人?”

 

老刘脑海里只想了一秒就得出了答案,确实满足不了。

 

所以他只能郁结都化作动力,发泄在徐菲身上。

 

等结束了没几分钟,门铃忽然响了。

 

徐菲拍拍趴在自己身上不愿意动的人,说:“外卖到了,你去拿一下。”

 

“你吃我的东西还没吃饱?”他抹了一下徐菲两腿之间的位置。

 

徐菲被他摸的红了脸,警告地看了他一眼,说:“赶紧去,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是吗?”老刘满不在乎地站起来。

 

至于身上留下的那些痕迹,他只当做不存在。

 

徐菲穿上自己被弄皱的裙子,说:“你先吃,我去洗个澡。”

 

虽然做的时候很爽,但是事后确实难受。

 

老刘把东西放在桌子上,说:“我来帮你。”

 

“你不怕擦枪走火?”徐菲盯着他裤裆中间。

 

老刘大大咧咧地贴上去,已经鼓起来的地方贴着徐菲真空的位置:“你不希望这样吗?”

 

“这个我可管不了那么多。”徐菲回头给了老刘一个热烈的吻。

 

老刘抱着徐菲进了浴室在,这中间两个人的嘴巴都没有分开过。

 

而老刘还趁此机会把自己的裤子脱了,两个人一起进了浴室。

 

水汽,叫喊,喘息,还有浴缸里水浪翻涌的声音。

 

足足过了快一个小时,老刘才从浴室里出来。

 

徐菲光着身子,只用一块毛巾盖着自己的关键部位。

 

“你在家还这么遮掩干什么?”老刘坏笑着看着她。

 

吸引人的地方全都被遮起来。

 

虽然那露在外面的白皙腰肢也足够吸引人的眼球。

 

徐菲白了他一眼,回自己房间换了衣服以后才出来:“我可不像你,该有的羞耻心还是要有,只有畜生才不穿衣服。”

 

老刘无奈耸肩,打开桌子上的外卖,三菜一汤,特别丰盛。

 

只是时间太长有点儿凉了。

 

第二天上班,他又碰见了赵丽儿。

 

赵丽儿一脸祈求地盯着他:“你能不能帮帮我?”

 

老刘被她忽然的这一句话给整蒙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他问。

 

赵丽儿紧张地看了一眼自己身后,赶紧拉着老刘进了旁边一个没人的拐角。

 

她说:“因为前一段时间我挣得钱多,所以又没忍住买了太多东西,现在又借了那些人的钱,结果还不上了......”

 

她哭着哭着开始抽噎。

 

老刘也不知道该怎么劝这么一个小姑娘。

 

他有些为难地说:“那你想让我怎么办?”

 

赵丽儿听他说这话,心里就明白老刘怕是舍不得自己。

 

急忙说:“还是跟之前一样,你帮我一起拍那种片子,找一个愿意拍的男人价钱太高了,叔叔你少收点钱,我就可以多还一点儿了,放心,绝对不会把你的脸露出来的!”

 

老刘被赵丽儿看着,心里纠结的心情就别说了。

 

他叹了口气,说:“可是,你......”

 

“没什么的!我跟那些人都是做好防护的,只有跟叔叔你才是真正亲密无间,不信你看,这是我的体检报告,从决定做这行以后,每次我都会去做体检!”

 

这句话把老刘的最后一点顾虑都给打消了。

 

他一咬牙,道:“我帮你!”

 

赵丽儿欣喜若狂地把人带到一个酒店,直接把人按在床上,就把准备好的摄影机拿出来。

 

“现在我缺钱缺的厉害,所以可能需要一些其他的方式,我听那些人说,比较激烈的那种比较受欢迎,所以我们就拍那种!”赵丽儿熟练地从酒店的床下面翻出一个大箱子。

 

见老刘奇怪地看着自己,她红着脸说:“这都是他们教我的,这种酒店都会提供这种东西。”

 

打开箱子,里面是他没有见过的东西,最正常的要数几根毛茸茸的动物尾巴。

 

只是那尾巴顶端有一个塑料的胡萝卜形状的东西。

 

赵丽儿把那些东西都摆出来,换上了一套自己包里带来的衣服。

 

改版的水手服,只不过裙子短的露出里面小衣服的边缘,上衣也只能盖住肋骨一半的位置,下面的东西高耸,撑的衣服都是中空的,从下面可以把上面的风景一览无余!

 

她里面什么东西都没穿!

 

赵丽儿对着镜头摆了两个姿势,确认摄像机的位置没问题,才放心。

 

见老刘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自己的胸口,她羞涩一笑,说:“有些顾客会喜欢这种口味,等会儿咱们从浴室开始,这个时候你可以先不用进镜头,接下来就是我一个人的表演,最后再进入正题,反正要折腾一个多小时才可以。”

 

“那这边的东西全都要用上?”老刘有些不敢相信。

 

赵丽儿点点头。

 

老刘顿时站起来,说:“那还是算了,你自己玩儿吧,我先走了。”

 

“刘叔!”赵丽儿慌了,赶紧挡住门口。

 

她强撑着笑脸:“不让你用,我自己玩儿自己可以吧?”

 

老刘这才停下脚步。

 

赵丽儿让他拿着摄影机到浴室门口,她先是对着镜子搔首弄姿了一会儿,然后才对着镜头各种卖乖。

 

只是老刘一直觉得她那个眼神是对着自己的。

 

赵丽儿对他抿嘴一笑,最后把衣服脱掉,只剩下一个领带。

 

长长的领带在她胸前很快就不见了踪迹,藏在了深深的幽谷中间。

 

赵丽儿自己摆弄了一会儿,老刘也已经烈火燎原,就差原地爆炸了。

 

在领头看不到的地方,赵丽儿用嘴型对他说先不用着急。

 

老刘心里急的跟火烧一样了。

 

只是想着路上她对自己说的,要是不成功,说不定还要多来几次。

 

为了让自己免于继续遭受这种折磨,他只能忍着。

 

而且他总算是知道了那些动物尾巴和胡萝卜状的塑料棍的用法。

 

老刘看着赵丽儿的动作,身上火热的温度像是要把他自己给烧了。

 

偏偏这个时候,赵丽儿还没让他过去。

 

而这个时候,他的手机忽然响了。

 

是徐菲打来的。

 

他不好意思地跟正摆弄自己的赵丽儿说:“抱歉,我接个电话。”

 

只是那声音都有些暗哑。

 

“那你快点儿回来啊~马上就到你了~”赵丽儿甜腻的声音说。

 

老刘急忙点点头,他也急啊。

 

“你现在打电话有什么事儿?”老刘皱着眉头说。

 

徐菲冷笑:“没事儿就不能给你打电话?你现在是跟赵丽儿那个女人在一起?”

 

老刘心里有些烦躁,从小腹处开始燃烧的火快要把他的理智烧光:“是又怎么样?”

 

徐菲听见他这话,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你还真是胆大,赵丽儿这个女人得了病,现在正想办法报复最开始提出这个办法的我,你以为你作为她演艺生涯里的第一个男主角能逃得掉?你现在不会已经开始了吧?”

 

老刘震惊地说不出话来。

 

他看着床上那个还在对自己露出乖巧笑容女人,心里百味杂陈。

 

那边徐菲又给他丢了一个炸弹:“赵阿姨不知道怎么地看到了赵丽儿的那些片子,虽然你没露脸,但是你小腹上有一个绿豆大小的黑痣,她一眼就认出来了,你不会以为她不会生气吧?还有你说的帮赵丽儿的忙的事情,你觉得她猜不猜得到?”

 

当然猜得到。

 

赵友娟绝对是一个聪明的女人,不然也不会自己一个人就能经营好那么大的企业。

 

“不过也没关系,反正你跟阿姨也没机会了,我也不担心你把赵丽儿身上的病传染给我们两个,就这样吧。”徐菲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而老刘魂不守舍地放下电话,身后赵丽儿已经不满他在外面打电话这么久。

 

他挂断电话的瞬间,赵丽儿就从床上下来,还带着那条动物尾巴,两团肉毫无阻隔地贴在他后背上,声音甜腻,像是藏在干草里的火星,随时能燃起烈火。

 

“刘叔,你在这儿发什么呆?人家等你好久了......”

 

温热的躯体贴上来的瞬间,老刘脑海里想到了刚刚徐菲说的话,身体不着痕迹地颤抖了一下。

 

然后把贴在自己后背上的赵丽儿撕胶带一样的撕开。

 

“你别这样,我还有事儿,可能要先走了。”老刘紧张地说。

 

赵丽儿身上的病像是一个诅咒,老刘就是跟她挨着,就像是碰到了什么脏东西,仿佛病毒立马就能贴上他。

 

他咳嗽一声,说:“丽儿,要不然咱们今天还是算了吧。”

 

徐菲说的话,不管是那一句都扎在他心窝里,哪怕是赵友娟知道他和赵丽儿的事情都没有让他这么紧张。

 

赵丽儿见他神色慌张,嘴角勾起一抹笑容,放低声音地在他耳边说:“你是不是后悔了?”

 

在老刘紧张的不行的时候,她又说:“还是说,你知道了什么?”

 

酥麻的声音让老刘心神一颤,但是那股子火再也烧不起来了。

 

他紧张地干笑两声:“我能知道什么?”

 

想着赵丽儿身上的病,老刘不着痕迹地离她又远了一点儿。

 

赵丽儿见他神色紧张,心里轻笑,嘴上却是可怜兮兮地道:“刘叔,你真的这么狠心?咱们之前的那些事情都不算数了吗?”

 

“没有的事儿,我就是有其他的事情要做,刚才打电话的是我们老板,我要是再不过去,就被辞退了。”他脸上是故作慌张的表情。

 

赵丽儿心里嘲讽,脸上却无奈地说:“那好吧,刘叔,我会想你的,以后什么时候有机会我们再约。”

 

娇俏的人贴在他身上,老刘心里那点儿旖旎再也生不起来,干笑两声,心里想着尽快脱离这个地方。

 

赵丽儿把人松开,稍微有些遗憾地说:“那刘叔你先回去吧,我会想你的。”

 

娇俏的脸上满是依依不舍的感情。

 

要是放在以前,老刘早就舍不得了。

 

只是现在,他心里一点儿不舍的感觉都不舍得有。

 

他忍着心里的膈应,拍拍赵丽儿裸露在外面的雪白肌肤,道:“那我就先走了,要帮你找一个人过来吗?”

 

赵丽儿眼巴巴地看着他,失落地说:“不用了,我自己找就行。”

 

本以为老刘会心疼,结果老刘直接就走了。

 

空荡荡的房间里,赵丽儿看着床上放着的那些东西,恨恨地哼了一声。

 

她直接拨通了徐菲的电话。

 

徐菲接到她的电话的时候,很是得意地说:“怎么样?是不是感觉自己很生气?”

 

赵丽儿的脸立马黑了:“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跟他说了什么?”

 

刚刚老刘对电话里面说话的模样一点儿都不像是跟老板说,那么现在能找他的,只有徐菲。

 

徐菲听到她气急败坏的声音,笑呵呵地说:“我能有什么好说的?赵丽儿,你被那么多人上过了,还真以为自己是干净的?”

 

“你什么意思?”赵丽儿紧张的呼吸停滞。

>>>>全文在线阅读<<<<

本文标题: 同桌上课掐我奶头好爽_在教室里被同学好爽文章 新闻转载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有问题请联系管理员,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icsmcgee.com/ent/914874.html

为您推荐的相关新闻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