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娱乐新闻 > 新闻正文

新婚隔着肚兜含,肉体拍打发出啪啪声

但这样的动作,却让黄瓜越来越往里,秦然知道,如果取不出黄瓜,就势必要上医院,上医院,也就意味着自己的丑事会大白于天下。所以,秦然才会顾不得娇羞,叫住了刘峰,在看到刘峰终于转身往

 但这样的动作,却让黄瓜越来越往里,秦然知道,如果取不出黄瓜,就势必要上医院,上医院,也就意味着自己的丑事会大白于天下。

所以,秦然才会顾不得娇羞,叫住了刘峰,在看到刘峰终于转身往回走以后,秦然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怎么会断在里面呢,让我看看……”刘峰看到了秦然手里半截水淋淋的黄瓜,一脸嗔怪的在秦然的面前蹲了下来。

 

“我也不知道……”秦然看到刘峰分开了自己的腿,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的私密,在巨大娇羞的同时,几乎要哭出声来了。

 

“不要急,不要急,我看看,腿张开,再张开一点……”刘峰如是安慰着秦然,却借着这个机会,欣赏着自己一直想要品尝的部位。

 

因为有异物进入,缝隙比平时要张得开了一点,盖在那片坟起上的毛发上,已经沾满了水珠,但刘峰运足了目力,也无法看到黄瓜的影子。

 

“刘叔,你可一定要帮我呀。”看到刘峰竟然叹息着摇着头,秦然更急了,紧紧抓住了刘峰的手。

 

“我只能试试,如果真拿不出来,就只有上医院了。”刘峰点了点头,让秦然趴在油布上。

 

“刘叔……”秦然有些犹豫的看着刘峰。

 

“小然,那样的姿势,会产生一股向外的压力,也许会将黄瓜挤出来。”刘峰不动声色的来了一句。

 

秦然正是心慌意乱的时候,又怎么能分辨出刘峰话的真假,顿时放弃了娇羞,按刘峰所说的,直接扒在了那里。

 

“你等一下,我看看黄瓜在哪里。”刘峰直接趴在了秦然的身后,目不转睛的盯着那片肥嘟嘟的缝隙。

 

粉红色的私密看起来特别的诱惑,像极了海鲜大餐之中肥美的鲍鱼,刘峰还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芬芳,从缝隙的中间散发了出来,特别的诱惑。

 

似乎感觉到了刘峰不怀好意的窥视,肥嘟嘟的缝隙竟然蠕动了一下,一抹透明的液体涌了出来。

 

“刘叔,看到了没……”当感觉到刘峰火热的呼吸,扑打在了自己的雪白上,秦然知道刘峰在干什么,虽然涌动着巨大的娇羞,但却还是怯生生的问了一句。

 

“没有看到……”刘峰说这话的时候,嘴唇距离秦然的私密只有不到一根指头的距离。

 

“嗯……”那股炙热得让人发酥的气息刺激着秦然,让她忍不住往前缩了缩身体。

 

“不要动,要不然,弄不出来受罪的还是你。”刘峰却不由分说的按住了秦然的雪白,不容置疑的道。

 

“哦……”秦然已经没有了主见,弱弱的来了一句以后,又将雪白凑到了刘峰的面前。

 

“看是看不到了,要不,我用手指试试,看看能不能扣出来。”良久以后,刘峰才喃喃的来了这么一句。

 

“刘叔……”秦然有些犹豫的扭头望了刘峰一眼,在看到刘峰一脸的严肃以后,暗骂了自己一句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那就……试试吧……”

 

“嗯……”当感觉到刘峰的手指伸进自己身体的那一瞬间,秦然再也不可遏制的发出了一声娇吟。

 

“摸到了……”刘峰的手指在里面动了动,一脸惊喜的道。

 

“那试试……看看能不能拿出来……”秦然也顾不得娇羞了,又一次扭过头来,一脸娇羞的来了一句。

 

“我试试……”刘峰点了点头,手指再次动了起来,很快,透亮的yè体,就将刘峰的手指打湿了。

 

“小然,再忍一下,也许很快就扣出来了。”感觉到秦然有些不安的扭动着身体,似乎随时都会将自己的手指吐出来,刘峰继续诱惑着秦然。

 

“刘叔……好胀……”秦然颤抖着来了这么一句。

 

那又软又腻的声音落在刘峰的耳朵里,竟然让刘峰有了一种荡气回肠的感觉。

 

刘峰很想就在这里办了秦然,但想到外面那三个学员,却只能强行克制住了内心的冲动,手指不停的动着。

 

“刘叔……好……好了没……没有……”秦然的声音越来越妩媚。

 

“这样好像不行……”刘峰知道,再这样下去,肯定会引来秦然的抗拒,装模作样的来了一句以后,将手指猛的往外一抽。

 

“啊……”当感觉到手指抽离的那一瞬间,秦然的心中涌动着一股巨大的失落,身体剧烈的颤抖着,直接趴在了地上。

 

“现……现在应该怎么办……”良久以后,秦然才停止了颤抖,一脸怯生生的看着刘峰。

 

“要不,我们去医院吧……”刘峰继续演着一个敦厚长者的形象。

 

“这……”秦然有些犹豫。

 

“但如果去医院,你的名声也就毁了,到时候,所有的人都会在你身后指指点点的。”看到秦然有点想去医院的意思,刘峰吓了一大跳,一脸严肃的来了一句。

 

刘峰说的,就是秦然担心的,想到去医院带来的可怕后果,秦然忍不住抽泣了起来。

 

“不要怕……不要怕……”刘峰轻轻拍着秦然的后背:“我其实有办法帮你弄出来的,只是……”

 

“只是什么……”听到刘峰这么一说,秦然死死的抓住了刘峰的手,一脸期待的道。

 

“只是我怕你多想……”刘峰苦笑了一声。

 

“刘叔……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跟我扯这个……”

 

“那……”刘峰的目光有些闪烁:“我就说了……如果真的要弄出来……我只能用嘴……帮你吸了……”

 

“啊……”秦然显然没有想到刘峰的方法竟然是这个,有些失神的看着刘峰。

 

“我说你会多想的……”刘峰笑得更苦涩了,站起来就要走:“算了,就当我没说过,我去叫小李他们过来,将你弄到医院去。”

 

刘峰故意走得很慢,在走出了五步,感觉到秦然竟然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以后,顿时有些紧张了起来,难道自己这一次真的过火了,秦然是宁愿去医院丢人,也不愿意自己吸。

 

“刘叔……”在刘峰走出第七步的时候,秦然的声音终于响了起来:“我没多想……你帮我吧……”

 

“你确定,已经想好了……”刘峰裂嘴一笑,但转过身来面对秦然的时候,却又是一脸的严肃。

 

“我想好了……”秦然有气无力的回答了一句。

 

“刘叔……”虽然说已经想好了,但当刘峰真的将嘴凑向了秦然粉嘟嘟的私密时,秦然却有些紧张的撑住了刘峰的脑袋。

 

当看到刘峰有些不满的看着自己以后,秦然这才意识到,现在是自己有求于人家,所以只能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那里……脏……”

 

“我不觉得脏,那可是世界上最美味的东西。”刘峰暗自回应了秦然一句,在秦然松开手以后,刘峰慢慢的,一点一点的将头凑了过去。

 

秦然有些紧张的看着刘峰,仿佛意识到既然迎来陌生的访客,私密也在不停的蠕动着,似乎在抗拒着什么。

 

“嗯……”当感觉到刘峰的嘴含住了自己,秦然的身体猛的一下绷直了,双腿也下意识的一夹。

 

“你这是干什么……”刘峰不顾自己的嘴边已经全是亮晶晶的液体,一脸不满的来了一句。

 

“对不起……刘叔……”秦然害怕了,又强自一笑。

 

刘峰这才又一次将嘴凑了过去。

 

第一次看到秦然的时候,刘峰就被秦然白色紧身裤勾勒出来的那肥肥的倒三角迷住了。

 

从那一天开始,刘峰就不止一次的幻想过,那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滋味。

 

刘峰以为自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当亲口品尝到那人间至鲜至纯的美味时,刘峰还是马上沉醉在了里面。

 

“刘叔……”也许是因为刚刚刘峰有些生气吧,这一次秦然虽然感觉到了不妥,但却不敢推开刘峰:“是吸……不是tiǎn……不是tiǎn……”

 

“小然,如果这样,你还是去医院吧。”刘峰霍的一下抬起了头。

 

“刘叔,我不是那个意思……”看着刘峰一脸严肃的样子,秦然忍不住缩了缩身体。

 

“刘叔是过来人,黄瓜在里面,只会刺激你,让你的肌ròu缩紧,在那种压迫下,会越来越往里,我tiǎn,就是要让你放松下来,这样,我才能吸得出来。”刘峰也觉得自己的态度有些过于激烈了,叹息了一声以后,一脸平静的解释着自己tiǎn的道理。

 

“刘叔……你来吧……”秦然这才明白了刘峰的用意,有些不好意思的冲着刘峰来了一句。

 

这一次,虽然感觉到刘峰如小狗喝水一样tiǎn着自己,但想到刘峰的良苦用心,秦然却始终没有出声。

 

但秦然的身体却是极其敏感的,她能清楚感觉到,丝丝酥yǎng,从私密处涌动着,刺激着她的神经,让她的身体越来越软。

 

“嗯……”当刘峰tiǎn了有两分钟的时候,秦然的力气仿佛一下子被抽空了一样,一声呻吟以后,软绵绵的仰面躺在了油纸上。

 

“刘叔的舌头怎么进来了……”当感觉到了刘峰的举动以后,秦然的脑海里嗡的一下zhà响了。

 

但想到刚刚自己的唐突,已经惹得刘峰不快,秦然却只能在心中暗暗安慰着自己:“刘叔是在帮我,他这样做,一定有他的道理,我不能误会了人家。”

 

那种酥痒的感觉在体内积蓄,却又根本找不到宣泄口,秦然只能扭动着身体。

 

刘峰的呼吸也越来越重,在舌头钻进了秦然的身体里的同时,抬眼看着秦然的反应,在看到秦然已经仰面倒在了草地上,根本看不到自己以后,悄悄将皮带松开了,将手伸进了自己的裤子里。

 

那是一种用笔墨无法形容的感觉,刘峰觉得自己是在犯罪,但品尝到了秦然身体的美妙以后,刘峰却又觉得,为了这人间至美,自己就算是被判了死刑都是值得的。

 

“嗯……嗯……啊……啊……”终于,在那种强烈的刺激下,秦然开始shēnyín了起来。

 

“小然,再坚持一下,现在你这里已经松了,我要吸了……”仿佛为了证明自己是在帮秦然,刘峰一脸善意的提醒着秦然,但在说这句的时候,刘峰的手却不停的在裤子里掏动着。

 

“哦……”秦然忍不住仰起了秀美的脖子,腰猛的往上一挺,在这一瞬间,秦然觉得,刘峰不是在吸自己的私密,简直就是在吸自己的灵魂。

 

“出来了……我感觉到要出来了……”但当感觉到那截黄瓜竟然开始往外滑以后,秦然一脸兴奋的来了一句。

 

随同黄瓜一起出来的,还有一大股透亮的液体,刘峰根本没有想到秦然的身体竟然如此敏感,不及防备之下,给喷了个正着。

 

“呼哧……呼哧……”秦然躺在草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似乎在庆幸终于将黄瓜弄出来了。

 

“水还真多,真骚……”刘峰一边用纸巾擦着自己的脸,一边邪恶的想着。

 

“刘叔,不好意思……”回过神来坐了起来的秦然,在看到刘峰用纸巾擦着脸以后,一脸歉意的来了一句。

 

“没什么的,只要将黄瓜弄出来了,我也就安心了。”刘峰裂嘴一笑,顺手抓起了那根黄瓜,大大的咬了一口。

 

“嗯……”看到刘峰这样的动作,秦然忍不住呻吟了一声,双腿猛的夹了起来,又软倒在了草地上。

 

刘峰伸手去拉秦然,但却又跟失去了力气一样,不但没有拉起秦然,反而压在了秦然身上。

 

“小然,怎么了……”感受着秦然胸前那两团柔软n雪白的弹性,闻着秦然诱人又清新的口气,想着秦然的身体是那么敏感,刘峰的眼中闪烁着狼一样的目光,一边问着,一边将嘴慢慢的凑向了秦然的小嘴。

 

在刘峰吻上秦然的那一瞬间,秦然将头扭向了一边,等到刘峰还想再吻的时候,秦然托住了刘峰的下巴。

 

“刘叔,今天的事情,谢谢你了。”就在刘峰犹豫着要不要再继续的时候,秦然却若无其事的推开了刘峰。

 

刘峰只能讪讪的站了起来,他很想跟秦然说什么,但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说,直接出了小树林。

 

秦然出来的时候,一脸的平静,看起来就跟个没事的人一样,只有刘峰知道,自己和秦然之间发生了什么,更知道,如果不是最后秦

>>>全文在线阅读<<<<

本文标题: 新婚隔着肚兜含,肉体拍打发出啪啪声 新闻转载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有问题请联系管理员,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icsmcgee.com/ent/914765.html

为您推荐的相关新闻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