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娱乐新闻 > 新闻正文

高级软卧干了乘务员|日日天日日夜日日摸

呼……”充足的前戏能让一个女人更加依赖自己,老赵心中安慰着,将苏婉晴的裤子缓缓褪下,没有理会苏婉晴不断厮磨纠结的大腿,手法轻柔而舒缓。 这种事情,老赵必

 呼……”

充足的前戏能让一个女人更加依赖自己,老赵心中安慰着,将苏婉晴的裤子缓缓褪下,没有理会苏婉晴不断厮磨纠结的大腿,手法轻柔而舒缓。

 

这种事情,老赵必须占据主导地位,那怕苏婉晴现在巴不得立即吃盛宴,老赵也得把甜点先端上桌子,只有足够的铺垫和期待,才能让一个女人全身心的对自己展开!

 

紫色纱织内内暴露在了空气中,老赵双手轻抚着浑圆饱满的白皙大腿,在苏婉晴似是催促的娇喘声中,将即将展开激战的战场揭开了神秘的面纱。

 

望着幽深的泥泞战场,老赵将针对耳垂的手法如法炮制的使了出来,情到深处,苏婉晴甚至紧紧的抱着老赵的脑袋死不撒手,还用她的白皙大腿去夹。

 

这就让老赵有点受不了,他像是报复一样,轻咬了一下战场的开关,苏婉晴过电似的轻颤,趁此机会,老赵的脑袋脱离了战场。

 

“你要死啊!”

 

似是娇嗔,似是抱怨,苏婉晴伸出玉手埋怨着拍在老赵的肩膀上,老赵嘿嘿一笑,将对方的玉手轻轻挽住。

 

“苏会计?舒服吗?”

 

面对这个作怪的疑问,几乎羞得苏婉晴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再一看老赵,那眼中狡黠的目光,那还不知道对方是在作弄自己。

 

“你们这些臭男人就知道欺负女人!”

 

苏婉晴没好气的赏了个卫生球。

 

“嘿嘿嘿,接下来我还要得寸进尺,彻底欺负你!”

 

老赵意有所指的坏笑着,双手再次摸上了圣洁雪峰。

 

苏婉晴不再言语,轻轻合上了眼眸,任由自己的圣地被外人肆虐攻占,不消片刻,再次发出了让老赵血脉偾张的娇喘声。

 

眼见时机已到,老赵自然不会放过这个趁胜追击的好机会,伸手调整着身位,胯间的家伙早已准备就绪,身子一挺,于黑暗深林之中长驱直入,周遭的伏军从四处冲杀出来,将老赵训练有素的军队迅速包围,但这些并不能阻止老赵直取敌营,反而让这只军队更加勇猛善战。

 

随着苏婉晴一声吟叫,老赵已经攻占敌营。

 

苏婉晴伸出玉手搂着老赵的臂膀,双腿夹着老赵的腰肢,好似八爪鱼一样牢牢缠绕在老赵的身上,丝毫不愿松开。

 

感受到苏婉晴的主动,听到身下女人放肆的呻吟,老赵更加战意高涨,进攻斩敌更加卖力。

 

这是自上古时代就深埋在人类基因中的力量,它早已流淌在人类的血管中,深入于人类的骨髓里,它让女人放下矜持,让男人充满力量。

 

但无论是女人,还是男人,都为之着迷不已,并且乐此不疲的在这条道路上冲锋不止。

 

原本就欲求不满的苏婉晴好似得到了灵丹妙药,沉睡的灵魂都苏醒了过来,双手牢牢抓住老赵粗壮的臂膀,用力的驱使着老赵更加卖力,口中的言语早已语无伦次,娇喘呻吟声毫无顾忌的发出,只为求老赵给予她更强烈更深沉的快感。

 

那怕这股快感几乎让她晕厥,失去所有的理智也在所不惜。

 

此时此刻,什么老公,什么家庭,统统都被苏婉晴抛掷云外,唯有更加强烈的快感,才能满足她此前枉费虚度过的人生,只有此时,她才知道,身为一个女人最大的快乐到底是什么!

 

“嗯嗯……好哥哥,快,再快点……嗯啊……”

 

相比起苏婉晴得到的快乐,老赵同样是乐在其中,感受着手中绝妙的触感,听着尤物不停的催促呻吟,将这个尤物彻底的征服,就是老赵此时此刻脑海里的唯一想法。

 

“叫!叫大声点!我听不见!”

 

老赵眼中闪着精光,胯间的家伙传来的快感一波接着一波,好似连绵不绝的海水拍打过来,将脑子里仅有的理智也给冲刷干净,他大声命令呵斥着,意图让苏婉晴表现出更多臣服的样子。

 

“好哥哥!嗯嗯……够大声了吗?”

 

苏婉晴竭力的配合着,绯红色的脸庞上沾满了汗水,高耸的胸膛起起伏伏,双眼迷离的望着老赵,面对着这个给了她快乐的男人,她迷醉了。

 

“爽吗?舒服吗?”

 

老赵喘着粗气,右手狠狠的蹂躏着圣洁雪峰,嘴里轻咬着凸起的粉点,他要将这个平时可望而不可即的女人彻底霸占,从里到外都打上他老赵的印记,他要给这个女人以极乐世界的巅峰,让这个女人对他欲罢不能!

 

“爽!舒……服……”

 

苏婉晴伸手搂着老赵的脑袋,嘴里喃喃着话语,她已经忘了自己是谁,只想在这疯狂的快感中一次次冲击,体验这人类原始基因中的欲望迷离。

 

“呼呼呼……”

 

男人的豪迈,女人的柔情,此时此刻毫无遮掩的淋漓尽致的展现了出来,随着老赵似是发泄,似是怒吼的声音,夹杂着苏婉晴似是崩溃,似是兴奋的呻吟。

 

战争结束了。

 

这场战争没有赢家,也没有输家,有的只有各取所需,各自满足罢了。

 

但要是细论起来,那老赵自然是赢家,如果没有高超的技巧,他知道,苏婉晴是绝对不会和他发生什么的。

 

不过,没有如果,不是吗?

 

“呼……苏会计,爽吗?”

 

老赵搂着苏婉晴,将沾满汗水的秀发贴心的撩到对方的耳垂后,似是有意,似是无意的,这缕秀发划过了苏婉晴的耳畔,让刚刚结束的苏婉晴再次有了一丝意动。

 

“讨厌!叫什么苏会计,叫人家婉晴!”

 

苏婉晴白了老赵一眼,依靠在老赵的胸膛上,娇嗔的说道。

 

“哈哈哈,好,婉晴,爽吗?”

 

老赵激动的笑着,锲而不舍的追问道,要知道,后面还有没有机会,就看苏婉晴的态度了,他可不想这次完事后,没有下次,尤其是品尝过苏婉晴的滋味之后,他更加舍不得了。

 

苏婉晴本人也知道,意乱情迷之后恢复了理智的她先是犹豫了一下,考虑着得失,终究还是不舍得老赵的大家伙,低声喃喃道:“爽……”

 

“还想要吗?”

 

老赵可不会管苏婉晴的羞耻心,他只想赶紧确定下来关系,这是关乎后面幸福的人生大事,也可以说是老赵为数不多的乐趣了。

 

苏婉晴抬眼看向坏笑的老赵,嘟着嘴,一副服气的样子说道:“想!”

 

“你是不知道,我家那老不死的一点能力都没有,每次都是闷沉沉的,三分钟弄完就和个死人一样。以后我想要,还会来找你的!”

 

苏婉晴从病床上起来,一边收拾着残局,一边郁闷的抱怨着,一想到要回去面对一个死人老公,她的心里就像是吃了屎一样的难受,要不是为了孩子,她早就离婚了!

 

“好,好,好,那你难受的时候就来找我,保证药到病除!”

 

老赵哈哈一笑,一语双关的说道。

 

“哼!死鬼,等着吧!”

 

苏婉晴露出了会心的笑容,白了老赵一眼,扭着曼妙的腰肢走出了诊所。

 

老赵回味着刚刚激烈的战况,闻着空气中旖旎的气味,笑容愈加放纵。

 

接下来的几天里,苏婉晴完全是食髓知味,每天下午都是趁诊所没人的时候到访,和老赵展开激烈的战斗,直到取得漂亮的战果后,才会心满意足的离开。

 

而老赵更是乐此不疲,每次都能拿出超乎寻常的精力来面对这几场战斗,最后牛还没有累,反倒是田都有点垦坏了,因此接连几天的战斗才算是告一段落。

 

“擦,这小娘皮今天又没来。”

 

老赵送走了一个病人,看了看时间,有些不悦的喃喃着,这几天和苏婉晴算是短暂的快乐时光,只是自己刚刚快乐,苏婉晴那边就掉了链子,这让老赵着实不爽。

 

无聊的老赵只能翻看着手机里的小电影,用虚拟的影像来填补自己的空虚。

 

“叮铃……”

 

报音门铃响起,老赵打了个激灵,瞬间就从床上站了起来,苏婉晴终于又饥渴了吗?

 

那知老赵出来一看,不是苏婉晴,而是肖彩霞!

 

只见肖彩霞身着淡蓝色衬衣,将娇小的身材衬托得精致玲珑,雪白色的包臀短裙更有青春靓丽的清纯气息,两只黑色丝袜掩盖着两条白皙的大长腿,浑圆饱满,简直让老赵恨不得上下其手,好好把玩一番才好。

 

“呦?小彩霞你怎么现在才来?来,让叔叔给你复查一下!”

 

老赵急不可耐的伸手拉住肖彩霞的胳膊,将她拉进了病房。

 

肖彩霞低着头不发一言,但内心里对上次舒服的感觉有着深深的渴望,因此在深深的纠结之后,选择再次来到诊所“复查”。

 

“来,坐吧,这次又有哪里不舒服?”

 

老赵示意肖彩霞坐在病床上,两眼直勾勾的盯着对方的大长腿,和颜悦色的询问着病情。

 

“明天我就要开学了,所以想过来复查一下,另外,我上次这里也很难受,想让赵叔叔帮忙看一下。”

 

肖彩霞见到老赵那双火热的眼神,下意识的低头躲闪着目光,唯唯诺诺的说着病情,最后在老赵激动的目光中指了指身下。

 

“好丫头,你别怕,叔叔这就给你治病!”

 

老赵笑得几乎合不拢嘴,直接上手将肖彩霞按在病床上,开始轻抚起肖彩霞那对圆润饱满,或许是还未发育完全的缘故,肖彩霞的那对要比苏婉晴的小了一些,但肖彩霞那副未经人事清纯模样,更能给老赵别样的刺激。

 

很快,随着老赵娴熟的手法撩拨,肖彩霞开始呻吟不断,双腿再次厮磨起来,眼眸微闭未闭,吐气如兰间已经双眼迷离。

 

“赵叔叔,还是和上次一样,下面难受死了……”

 

肖彩霞可怜兮兮的声音颤抖着说着,让老赵心生爱怜,手上的动作更加的轻柔。

 

“好丫头,别怕,叔叔这就给你治病!”

 

老赵没有犹豫,直接将肖彩霞的小内拔掉,脸庞凑了过去,没有犹豫,伸出舌头就是一顿治疗。

 

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刺激感,肖彩霞就像是待宰的小白兔一样颤抖不已,双腿不自然的夹紧,她感觉自己的腿间湿淋淋的,又痒又爽,一波波的快感不断的冲刷着自己的脑海,能让她忘却世间的一切烦恼……

 

以老赵的老司机身份,来撩拨肖彩霞这样的单纯少女再简单不过了。

 

他调用自己的优势,好像灵活的鱼儿潜进了清澈的池塘,使出浑身解数在这方平静的池塘中搅风搅雨,一向宁静的池塘哪里能够抵抗老赵的力量?无数淤泥从池塘底部泛起,让这方清澈的池塘逐渐变得泥泞不堪。

 

“赵叔叔……我……我好难受啊……”

 

肖彩霞一手抓着床单,一手在自己的圆润饱满处揉搓,浑身香汗淋漓,颤抖不已,微张的小口不断的发出诱人的喘息,心中的快感让她难以自持,彻底沉迷于欲望之中,无法自拔。

 

“嘿嘿,好丫头别急,马上就舒服了!”

 

老赵见肖彩霞媚态百出,吟语连连,知晓对方已经入自己瓮中,任由自己索取,绝不会出什么意外了!

 

心中估摸着,老赵又给干柴上填了把烈火,不断的吸吮着,挑拨着,轻咬着,嘴上忙着,手上也没闲,一手轻抚着肖彩霞白皙的大腿深处,一手配合着攻占泥泞战场,让肖彩霞欲仙欲死,欲罢不能!

 

“好丫头,叔叔治病爽不爽?”

 

老赵见肖彩霞蜷缩着了一团,即将飞向云端,彻底享受云端之乐,趁机对肖彩霞问道。

 

“我……我……”

 

肖彩霞又羞又臊,扭着脸躲闪着视线不想回答。

 

可老赵哪能如她所愿?老赵已经掌握了通往肖彩霞灵魂深处的最佳捷径,是圆是扁,岂不是任由老赵拿捏?不趁此机会,给丫头好好打上自己的烙印,难道还要看着自己开发的沃土,被别人侵占?

 

老赵放弃了下面的战场,整个人欺身而上,将肖彩霞压在了身下,右手捏着肖彩霞柔嫩的下巴,强硬的让她扭过头来,盯着那双柔情似水的眸子,老赵心中占有欲大盛,他笑着温柔问道:“彩霞,你老实告诉叔叔,刚刚爽不爽?”

 

肖彩霞根本不想回答这些问题,只想在刚刚的感觉里继续沉沦,但她知道,老赵不继续,她想舒服也没有办法,所以不得不正式面对老赵给出的问题。

 

肖彩霞看向老赵的眼睛,感受着吐息而来的男人气息,身子有些瘙痒,眼眸躲闪着,喃喃细语道:“爽……”

 

就这细若蚊蝇的声音,若不是老赵距离够近,还真听不清楚,饶是如此,肖彩霞羞涩难当的模样,仍旧给了老赵一种别样的刺激感。

 

“丫头,你看着我的眼睛回答我!”

 

老赵喘着粗气,得寸进尺的打压着肖彩霞的羞耻心,他要把肖彩霞的蒙羞布一点一点的撕开,要让对方的心房彻底对他打开,任何一个角落都要笼罩着他的影子!

 

“嗯嗯……爽……”

 

肖彩霞的美眸中细雨朦胧,一副梨花带雨的模样,从喉咙里好不容易挤出了一个字眼,却被自己的呻吟声给吓到了,自己好像有点奇怪了?

 

肖彩霞感觉好像十分期待赵叔叔粗暴的对待她,用强硬的态度命令她,这让她有种特殊的安全感,也有种另类的刺激感,这是对自己百依百顺的单亲母亲,无法给予她的感觉。

 

或许,这就是女人为什么需要一个男人的理由吧?肖彩霞心中想着,强忍着心中的不适,将视线转移到了老赵的眼睛上。

 

她看到了什么?

 

是熊熊燃烧的浴火,是澎湃汹涌的爱意,是温柔似水的怜惜,肖彩霞从来没有想过,对方的眼睛里居然蕴涵着如此丰富的情感,好似包涵着无数内涵的稀世之宝,足够肖彩霞耗尽一生的时间去揣摩,去品味,去收藏……

 

看到肖彩霞的神情逐渐变化,从一开始的难受,到恍惚接受,再到包涵爱慕,老赵知道,自己有很大的把握,能把这只细嫩的小白兔好好珍藏起来。

 

女人都是感性的生物,肖彩霞也不例外,身处单身家庭中,从小就渴求着父爱,而老赵完美的满足一切条件。

 

她需要强权,老赵可以霸道,她需要柔情,老赵可以温柔,她需要快乐,老赵有着非凡的技巧,她需要有人能关注她,怜惜她,爱她,老赵可以视她为整个世界。

 

所有的这一切,都是因为肖彩霞需要有人能够填补她生活的空虚,而老赵,足够填满她的空虚,而且有着绰绰有余的盈余!

 

“叔叔,爱我!”

 

肖彩霞轻抚着老赵满是胡茬的脸庞,满含柔情的似水眼眸中,流露出自然而然的爱意,她轻轻呢喃着如梦似幻的话语,渴望老赵能够继续给予她如梦似幻的体验!

 

老赵不愧是混迹社会多年的人精,早就对人情世故熟练于心,他一眼便看出肖彩霞的生活空白,此后一步步的趁虚而入,就是为了能将肖彩霞彻底霸占。

 

此时听到肖彩霞的话语,便知道对方已然将一切脑补完成,老赵心中对自己的心机自得,忙不迭的将嘴巴凑了上去。

 

熟练的泥鳅闯进了美丽桃花源,肖彩霞笨拙的抵抗着,但她哪里是老赵的对手?

 

一番交战被老赵打得节节败退,就连桃花源中的一切都被对方肆意掠夺,想要避战而退,却完全陷入了战争的泥沼中无法自拔,唯有发出可怜的呜咽声,祈求胜利者见好就收。

 

然而,这可能吗?

 

老赵之前和苏婉晴交战的时候,就连黑暗森林都给攻占了下来,但就是她的桃花源始终避而不战,老赵攻敌心切,却也不敢随意妄动。

 

此时俨然发现了另外一处世外桃源,哪里会因为对方实力不堪一击,就会轻易鸣金收兵?

 

对方实力弱小,反而给了老赵巨大的征服欲!

 

感受到桃花源中,犹如惊弓之鸟四处逃窜的小家伙,老赵先是狠狠的吸允了一口香津,接着像是恶作剧一样和小家伙玩起了捉迷藏,追追赶赶,伴随着肖彩霞的呜咽声,给了老赵巨大的快感。

 

“嗯……嗯……叔叔……我……快……不……行……了……”

 

不消片刻,肖彩霞终于抵挡不住,想要高挂免战金牌,老赵见肖彩霞吻技实在有限,也不敢步步紧逼,微微分离了一点距离,两瓣嘴唇紧紧黏合,却是老赵不愿再退一步了。

 

肖彩霞没法,强硬的男人气息几乎让她目眩神迷,两手紧紧抓着床单,双眸轻颤,只是任由老赵施为。

 

老赵见肖彩霞实在紧张,只好选择先安抚肖彩霞的情绪,虽然麻烦了一点,但他并不后悔刚刚粗暴的掠夺桃花源。

 

到了他这个年龄,他已经不在乎对方是不是深谙技巧了,一无所知的雏反而更能让他兴奋的开发荒野,建立属于自己的标志性建筑!

 

老赵平躺在肖彩霞的身边,伸手轻抚着肖彩霞的秀发,柔声细语的安抚道:“彩霞,别怕,叔叔刚刚粗暴了点是叔叔不对,等下叔叔会温柔点的……”

 

“不,不,不,赵叔叔,不关你的事,是我太没用了,什么都不会,只是拖累别人的累赘……”

 

肖彩霞反应激烈的摇头说着,眼泪噗硕硕的往下流,一副梨花带雨的模样,可真是心疼坏了老赵。

 

“哎!丫头,有啥难处,你直说,叔叔会帮你的!”

 

老赵伸手捧着肖彩霞娇嫩欲滴的脸蛋,一脸热切的关心道。

 

肖彩霞擦了擦眼泪,摇头说道:“叔叔,你继续治疗吧,我的事以后再说!”

 

老赵心里一颤,更加怜惜这个不愿给自己添麻烦的好女孩,看来她肯定是遇到了什么难处,心里有什么难以言说的心事。

 

老赵心里暗想,但没有再追究的心思,他知道,只要关系到位,啥事都能问出来,关系不到位,一味的纠缠反而会让肖彩霞产生叛逆心理,这对老赵的征服大业可一点的好处都没有!

 

“妈的,甭管那么多了,今天先把正事办了再说,还是张爱玲说的对,只要占据了通往女人灵魂的捷径,还怕女人不对自己敞开心扉?”

 

一念及此,老赵麻利的褪下裤子,弯下腰又观察了下肖彩霞的黑暗森林,白皙的肌肤中带着一点诱人的粉嫩,让老赵血脉偾张。

 

泥泞的战场已经就位,老赵也该运送胯下的家伙去战场征伐了!

 

伸手调整着位置,再次看了眼诱人的肖彩霞,身子一动,就要开始战斗……

 

“砰砰砰!有人吗?老赵在吗?”

 

一道神清气爽的靓丽女声响起,吓得老赵一哆嗦,直接将胯下的东西给捅歪了。

 

“有人来了?是苏会计!”

 

这一声也将迷迷糊糊等着老赵施为的肖彩霞给惊醒,她惊疑不定的看着外面,不等老赵说话,就赶紧起身收拾身上的衣服。

 

老赵心里窝火的抓了抓头,提起了裤子,看了眼肖彩霞,确认现场没有破绽,这才气吼吼的打开了反锁的门。

 

“叫啥啊叫?叫魂呢?没看见我正忙着给丫头打针了吗?”

 

老赵没好气的说道,箭在弦上了,弓给没收了,还能比他能憋屈的吗?

 

苏婉晴不以为意的笑了笑,狐疑的打量着低着头的肖彩霞,吃吃笑道:“打针?你用的是不是加粗后的针头啊?”

 

老赵面不改色,没好气的回道:“丫头在这呢!瞎说什么呢?”

 

说着,老赵回头看向肖彩霞,回道:“丫头,你先回去吧,看看疗效怎么样,回头你再来,赵叔再给你复诊!”

 

肖彩霞这才抬起头来看向老赵,秋水含波的眼眸,不着痕迹的扫了老赵一眼,点点头道:“赵叔,我上的大学就在本市里,有空我再来看你……”

 

说完,肖彩霞也没用理会苏婉晴,径直走出了诊所,缓缓远去。

 

“人都走了,你还看啥呢?”

 

老赵确定没外人,伸手摸上了苏婉晴的丰腴腰肢,享受着嫩滑的触感,坏笑的问道,实际上他是在转移苏婉晴的注意力,毕竟每个女人都是自私的,他不想去试探苏婉晴的底线,导致夹到碗里的美味掉到了地上。

 

所以,该隐瞒还是要隐瞒的。

 

“哼!不知道是那个野种留下的孩子,果然是没教养!”

 

苏婉晴赏了老赵一个白眼,拍掉了老赵的咸猪手,扭着腰肢走进病房。

 

刚刚她观察肖彩霞眉宇未开,双腿紧闭,显然还是个处子,再一细想肖彩霞毕竟是个大学生,怎么可能看得上老赵,如此一来,心里的嫉妒就缓缓散去,不过嘴上还是不依不饶的数落着。

 

老赵跟在身后听得脸色一黑,这小娘皮,两天没打针都不知道自己姓啥了,看来还是有待开发啊!

 

反锁上了门,老赵走进病房一看,苏婉晴已经自觉的褪去了衣服,只留下紫色纱织内衣和内内。

 

白皙的肌肤和神秘紫色的相互对比,瞬间给予了老赵巨大的冲击,再加上刚刚还未发泄的火气,两相叠加,胯下的东西就已经蓄势待发了!

 

苏婉晴见老赵直勾勾的眼神,为自己着迷,嘴角微微翘起,玉手轻拍浑圆挺拔的小屁屁,吸引了老赵的视线后,又顺着曼妙的腰肢一路向上,直到修长的脖颈,最后到猩红的红唇。

 

“我美吗?”

 

苏婉晴妩媚一笑,眼睛中不断放出闪电和信号,看得老赵口干舌燥,心中直呼尤物,恨不得立即将苏婉晴扑倒在地,上下其手,将她蹂躏得娇喘呻吟,不断求饶。

 

但老赵咽了几次口水,始终没有动作。

 

“死鬼,还愣着干什么?”

 

苏婉晴见老赵眼中充满了热切,却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不悦的问道。

 

接着,苏婉晴眼睛一转,狐疑的看着老赵的胯下,微蹙起眉头,质疑道:“难道?你不行了?”

 

老赵不屑的冷笑,直接把裤子脱了下来,将胯下的东西暴露在了空气中,比前几次还要雄壮的狰狞之物引得苏婉晴呼吸急促。

 

“死鬼,涨得难受吧?你还愣着干嘛?”

 

见到老赵身体没有问题,苏婉晴又陡然和颜悦色了起来,轻抚着自己的娇躯,不断散发着诱人的魅力,她深深的清楚自己的优势,也享受男人们黏在身上舍不得移开的目光。

 

只是这么久了,唯有老赵真正的给予了她快乐,食髓知味的她比老赵更舍不得对方,因此才在老赵有心拿捏的情况下,仍旧有着良好的耐心和准备。

 

“小骚货,我看你才是难受的要死!”

 

老赵发出一声冷笑,让苏婉晴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还是前面几次跪舔自己的老赵吗?怎么突然就和变了个人一样?这强烈的反差让苏婉晴一时间失了神,身子却瘙痒难耐,渴望着老赵的抚慰。

 

接着,老赵对面前的美人视若无睹,径直走到病床旁边坐下,也不说话,让苏婉晴无比的纠结。

 

羞耻和舒爽那个更重要?

 

毫无疑问,对于苏婉晴这个欲求不满的少妇来说,什么羞耻心早就丢到了一旁。只要能让她满足,她甚至能做出各种超越自己下限的事情。

 

虽然她自己不知道,下限就是在一次次的突破中失守的。

 

“老赵!”

 

苏婉晴没法,用甜的发颤的声音,一边撒娇,一边走到老赵面前,将自己最满意的圣洁雪峰的神秘真容展示给他看,老赵眼中不动声色的飘过一抹火热,但脸上还是面无表情的看着苏婉晴。

 

“赵哥哥!人家怎么惹你生气了嘛!你告诉婉晴好不好?要不然,婉晴都快要难受死了!”

 

苏婉晴骑坐在老赵的腿上,用发嗲的声音继续撒娇,她就不信,老赵能经受住这样的诱惑!

 

但老赵不是一般人,他是老司机,所以在他不想动的时候,居然真的忍住了!

 

苏婉晴心里有些惊讶,看着老赵胯下的东西,伸手抓了过去。

 

冰凉的小手和自己的躯体接触,让老赵倒吸一口凉气,胯下的东西向上一甩,差点让苏婉晴没抓住。

 

苏婉晴的眼中闪过一抹惊异,对于能够给自己带来快乐的宝贝,更加的爱不释手,她看向老赵,老赵仍旧不为所动,苏婉晴一咬银牙,有些生气,甚至有种直接离开的想法。

 

可苏婉晴到底还是抵不住内心深处的渴望,舍不得将手里的臭东西扔到一旁,况且未尝不是一种情趣?只要能带给自己快乐,管他那么多做什么?

 

这样一想,苏婉晴的心里舒服了许多,也没有了什么心里负担和纠结,就在老赵的身前蹲下,双手轻柔的呵护着宝贝,上下套弄起来。

 

低头看着低眉顺眼的苏婉晴,暴露在空气中那吹弹可破的光滑肌肤,若隐若现的圣洁雪峰,老赵的心里不由的暗爽,之前征服苏婉晴,更多是生理上的需要,而这次,更多的是心理上的劫持。

 

他已经把握了通往苏婉晴灵魂深处的捷径,当然要物有所值,不能暴殄天物,浪费机会。

 

要彻底将这个高傲的女人拉进淤泥之中,为了一时的欢愉不断突破底线来讨好自己,只有这样,才能带给自己更大更强烈的爽感。

 

单单在床上征服对方,说实话,带给老赵的,也只是一时的快感罢了,时间过去了,也就消散了,哪里比得上现在?让对方彻彻底底的臣服,明白自己的定位,乖巧的讨好自己来得爽?

 

“婉晴,用这个!”

 

老赵喘着粗气静心享受了一会儿苏婉晴的服侍,嘴角一弯,伸手抓了抓那对浑圆饱满,惹得苏婉晴再次白眼。

 

可苏婉晴没有拒绝的余地,之前双方不对等,老赵巴不得苏婉晴给他爽,但现在不一样,是苏婉晴求着老赵让她爽!

 

将紫色的内心缓缓褪下,圣洁雪峰再次向老赵展示它的雄伟壮丽,苏婉晴小心翼翼的抓着老赵胯下的东西通过那狭小的山隘。

 

紧致,嫩滑,弹弹弹,随着苏婉晴的轻柔挤压,老赵的脑海中仿佛过电一样的刺激,浑身的毛孔都舒张开来,全身上下都在呻吟吟唱,为了造物主的奇妙而吟唱!

 

“赵哥哥?爽吗?”

 

苏婉晴嘿嘿笑着,现在尽力取悦老赵,她相信等下的时候,她能够获得更多的快乐,要想得到,不就是得先付出什么吗?

 

“爽!不过,要是再加上这个,就更爽了!”

 

老赵紧咬牙关,汹涌的快感就好似洪水一样袭来,瞬间将他冲垮,要不是为了试探苏婉晴更多的底线,誓死不投降,他早就极乐升天了!

 

他指了指苏婉晴的红唇,意思不言而喻。

 

苏婉晴轻舔红唇,展示自己香舌的灵活,她没有立即答应老赵,反而站起身来,凑到了老赵的面前,轻笑道:“在这之前,我先随你的愿,满足你之前的想法!”

 

说着,老赵的眼睛瞬间瞪大,软玉袭来,老赵仓皇接战,但苏婉晴的吻技可不是肖彩霞那种小丫头能够媲美的,双方战况激烈,立马就进入白热化的阶段,互相纠缠,缠绵,香津不分你我,几乎合为一体!

本文标题: 高级软卧干了乘务员|日日天日日夜日日摸 新闻转载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有问题请联系管理员,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icsmcgee.com/ent/914371.html

为您推荐的相关新闻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