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娱乐新闻 > 新闻正文

做完了还想留在里面,男生被夹的一瞬间

她自然认为这个戒指是柳清清买的。“这不是清清买的,是……是程晃给我买的!” 李淑芬急忙纠正道,第一次说程晃给她买东西,她自己都不由觉得怪怪的,不敢相

 她自然认为这个戒指是柳清清买的。

“这不是清清买的,是……是程晃给我买的!”

 

李淑芬急忙纠正道,第一次说程晃给她买东西,她自己都不由觉得怪怪的,不敢相信是真的。

 

“程晃?!”

 

张兰和孙金翠睁大了眼睛,更加的不可置信,一个叫花子,竟然买得起这么大的钻戒?!

 

“阿姨,您这个女婿能订到我们这款钻戒,肯定不是一般人!”

 

西装男子冲李淑芬讨好的一笑,接着摸出一张自己的名片递给李淑芬,双手恭敬的递给李淑芬,说道,“以后他要是再有什么需要,可以直接给我打电话,我会竭尽所能的为他服务!”

 

“好,好!”

 

李淑芬忙不迭的接过了名片。

 

“程晃真是出息了啊!”

 

孙金翠仍旧一副酸溜溜的语气说道,只感觉胸闷无比,呼吸都有些吃力。

 

“年轻人嘛,不可能一直不上进的!”

 

韩立邦为了维护自己的面子,笑呵呵的打了句圆场。

 

至于孙金翠她们问程晃现在是做什么的,韩立邦故作高深的没有明说,糊弄了过去。

 

经历过这件事之后,张兰和孙金翠也不好意思再在柳家多待,坐了没一会儿,就起身告辞。

 

躲在厨房中的程晃听到这一切不由摇头直笑,只当听了个乐儿。

 

“程晃,你妈手上的戒指哪儿来的?!”

 

此时韩立邦突然出现在厨房门口,冷声冲程晃问道。

 

程晃刚要答应,谁知韩立邦继续沉声说道,“我不管你是偷的还是抢的,反正不要连累到我们家就行,如果是借钱买的,那你自己还,别想我给你出一毛!”

 

说完韩立邦没等程晃答话,立马转身快步走了,似乎生怕程晃把那枚戒指要回去!

 

他才不关心程晃怎么得到的这枚戒指,只要便宜占到就行了,反正程晃和他女儿迟早是要离婚的!

 

程晃不由摇头笑了笑,自己这个老丈人,真是有意思!

 

至于李淑芬更好笑,似乎也害怕程晃把戒指要回去,当天下午就住到了她表哥那边,说是帮着准备婚礼,第二天韩立邦也赶了过去,家里便只留下了程晃一人。

 

所以他们两人也并没有见证到程晃脸上痤疮淡化消失的过程。

 

婚礼当天早上,李淑芬就给女儿打了个电话,询问女儿到哪儿了。

 

“妈,我和清风在路上了!”

 

柳清清打着哈欠说道,为了能准时参加婚礼,她天没亮便起床往回赶。

 

“好,那你路上注意安全,你表妹欣欣都等不及了!”

 

李淑芬语气兴奋的说道,“她说要让你送她出嫁呢,你是不知道啊,欣欣的对象,长得可帅了,简直跟大明星似……”

 

说到这里,李淑芬的话突然猛地顿住,因为她突然想到了程晃,想到了自己那个满脸痤疮的丑八怪女婿!

 

她知道,虽然柳清清从没有说过什么,但是程晃那张脸,宛如一根刺,三年来始终狠狠的扎在柳清清的心头,拔不出,化不掉!

 

“清清,是,是妈高兴糊涂了,乱说话,你别……别往心里去……”

 

李淑芬顿时语气慌张的跟女儿道歉。

 

“妈,今天,能不能不让程晃去了……”

 

柳清清低声说道,近乎有些哀求,她知道,今天她和表妹的一些儿时玩伴也会过去,她不想让程晃再给她丢人。

 

不说别的,就单单说程晃那张脸,就能让她在一众儿时玩伴面前无地自容!

 

毕竟在这帮女生中,她是被公认最漂亮的,而且也被欣欣她们起了一个“白雪公主”的外号。

 

她原本也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了憧憬,以为白雪公主注定是要嫁给白马王子的……

 

只可惜,现实永远不是童话。

 

李淑芬听到女儿这话,心里顿时有些刺痛,轻声说道,“我也不想他来,可是他不来,你表舅这里不好交代,显得对人家不够尊重……”

 

“我知道了,我一会儿到!”

 

柳清清声音清冷的打断了母亲,接着挂断了电话,望向窗外,神情怅然哀戚。

 

与此同时,程晃已经在家中清洗过面容,修剪过眉毛和鬓角,找出他跟柳清清结婚时柳清清帮他买的那套衬衫和藏蓝色西服换上,站到了镜子面前。

 

程晃脸上的痤疮和痘印已经全部消失,露出了他本来的面容。

 

作为曾经的江南第一美人的儿子,他完美的继承了母亲所有的良好基因,镜子中的他面容白皙,清癯俊秀,剑眉入鬓,目若朗星,英气十足!

 

望着镜子中的自己,想起柳清清那清冷精致的面容,程晃不由有些苦涩的咧嘴一笑,意味深长的喃喃道:“三年了,我们终于见面了……”

 

柳清清赶到表舅家后,韩清风送下她便走了。

 

此时整个小区门口和路边的路灯上,都贴满了喜庆的喜字,单元楼下停着十几辆车,几个抱着摄影机和相机的工作人员一边往单元楼里走,一边嘴里念叨着一会儿新郎来了之后的具体流程。

 

望着眼前这一幕,柳清清顿时僵立在原地,回忆蓦地被拉回到了三年前,回到了她跟程晃结婚的时刻。

 

那种深入骨髓的痛苦和不甘再次席卷而来,三年了,在别人看来,不过是弹指一挥间,但是对于柳清清而言,她每日每夜、无时无刻不在承受煎熬,她唯一能做的只能是用工作来麻痹自己!

 

这种日子她已经咬牙坚持过了这三年,可是下一个三年呢?下下个三年呢?!

 

余生漫漫,她真能撑得下去吗?!

 

此刻,连她自己也不由动摇了起来,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能不能守住当初对爷爷的誓言……

 

“清清?!”

 

这时一个清脆的声音传来,隐约带着一丝兴奋。

 

柳清清回头一看,见小区门外快步走过来两女一男,打扮的皆都十分时尚。

 

“妙妙?晓彤?!”

 

柳清清看到这俩女生之后,顿时眼前一亮,颇有些惊喜,急忙迎了上去。

 

这俩女生是她和表妹欣欣小时候的两个玩伴,因为上完大学后她们俩就留在了外省,所以柳清清跟她们已经好几年没见,此时见面感觉分外的亲切。

 

“你真是越来越漂亮了!”

 

妙妙笑着打量柳清清一眼,兴奋的说道,接着跟后面的男生介绍道,“沈建,这就是我经常跟你提过的,我的发小柳清清,清清,这是我男朋友沈建!”

 

“你好!”

 

沈建主动冲柳清清伸出手,望着柳清清的眼中闪过一丝惊艳,虽然他女朋友长的还不赖,但是跟柳清清比,压根不是一个层次!

 

“你好!”

 

柳清清冲沈建伸出手,滑腻纤细的手指让沈建心头一颤,不过很快柳清清就把手抽了回去。

 

“当初追妙妙的男生可是要排队的,你要好好珍惜啊!”

 

柳清清笑着冲沈建说道,看着身材高挑,五官俊朗的沈建,她的心头蓦地有些酸涩。

 

可能人越缺少什么就越渴望什么吧,这几年每当她看到别人的男朋友长相帅气,气质温雅,都会感觉分外敏感。

 

虽然她长得漂亮,但她并不是外貌协会的,不过她的另一半最起码长得也要说的过去吧,可是程晃……

 

“怎么样,清清,妙妙的男朋友帅吧!”

 

一旁的晓彤笑着说道,望着柳清清的眼神中闪烁着一丝狡黠。

 

“嗯,是挺帅的,跟模特似得!”

 

柳清清笑着夸道。

 

听到美女的夸赞,沈建不由挺了挺胸膛,满怀的自豪感。

 

晓彤眯眼笑着冲柳清清说道,“听说你也结婚了啊,怎么没把你老公带来啊?!”

 

“是啊,清清,你也太不够意思了,结婚都没叫我们!”

 

妙妙也立马埋怨的撅了噘嘴,接着睁大了眼睛,满脸期待的望着柳清清,兴冲冲道,“该不会是怕我们抢你老公吧?像你这种大美女,找的老公一定很帅吧?!”

 

听到她们两人这话,柳清清脸上的笑意瞬间消失,神色难堪,心头刺痛难当,感觉自己隐隐作痛的伤口再次被人血淋淋的撕开窥探。

 

她结婚的时候并不是不想邀请她们俩,只是摊上程晃这种老公,她怎么有脸邀请别人?!

 

“清清,那些传……传闻……该不会是真的吧?!”

 

晓彤注意到柳清清的反应,不由摆出一副十分惊诧的表情,不可思议的望着柳清清。

 

“什么传闻啊?!”

 

妙妙不解的冲晓彤问道。

 

“我听以前的同学说……说清清找了一个又丑又穷的叫花子,而且这个男的还不工作,全靠清清养活!”

 

晓彤说话的语气中带着一丝愤慨,但是心头却闪过一丝莫大的快感。

 

其实她在来之前就已经知道了有关于柳清清与程晃的事,刚才的惊诧全都是装出来的。

 

从小到大,柳清清不管是从长相、学习还是异性缘方面,都压她们一头,所有人都觉得柳清清的人生会光明无比,所以她从小便嫉妒柳清清,甚至是憎恨,正是因为柳清清的光芒太盛,才遮盖住了她的全部闪光点!

 

但是造化弄人,谁能想到,所有人眼里的明珠,到最后会嫁给一个要饭的丑八怪!

 

得知这个消息的晓彤心里狂喜不已,早就打定了主意,借着这次欣欣结婚的机会,狠狠的嘲笑柳清清一番,把这些年的怨念全部都发泄出来!

 

妙妙和沈建听到她这话顿时都惊讶的张大了嘴,显得不敢置信。

 

“清清,这是真的吗?!”

 

妙妙一把抓住了柳清清的手,神情关切的询问道,“你怎么这么想不开啊,是因为失恋,所以自暴自弃了吗?但是也不能嫁给一个叫花子啊!”

 

她语气虽然关切,但是内心却同样不自觉的有些畅快。

 

女生间的关系就是如此微妙,有时候再亲密的朋友,也不一定希望看到对方过的比自己好。

 

“是真的!”

 

柳清清内心挣扎一番,最后有些无力的笑笑,承认了下来,她知道,有些东西,瞒得了一时,瞒不了一世。

 

“那到底是为什么啊!”

 

妙妙急切的问道。

 

“妙妙,你就别问了,我相信既然清清愿意选择这个人,肯定是因为他有什么特别的闪光点!”

 

沈建出声劝阻了妙妙一句,心里感觉要笑破肚皮,闪光点?一个丑陋且一无是处的叫花子能有什么闪光点!

 

不过他内心不由有些兴奋,既然柳清清的老公这么一无是处,那他说不定能有机会一亲芳泽!

 

对于柳清清这种大美女,恐怕是个男人都会心动,他双眼贪婪的在柳清清凹凸有致的身子上打量了一眼,忍不住吞咽了口口水。

 

“走,我们先上去吧,回头再说!”

 

妙妙看到柳清清失神的模样,多少有些于心不忍,轻轻叹了口气,挽着柳清清的手往楼上走去。

 

此时柳清清表舅家已经挤满了人,跟七大舅八大姨打过招呼之后,柳清清便进了表妹欣欣出嫁的卧室。

 

只见整个卧室里布满了红色的喜字和气球,欣欣穿着一身红底金丝的凤褂群,端坐在铺满大红色棉被的床上,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一群的女生簇拥在屋子里,有柳清清认识的,也有柳清清不认识的,都是欣欣小时候的玩伴或者同学,此时正拿着欣欣的结婚照兴冲冲的讨论着,夸赞欣欣的对象一表人才,语气中的羡慕溢于言表。

 

妙妙和晓彤见状也兴冲冲的加入了讨论的行列。

 

柳清清跟欣欣和几个认识的朋友打过招呼后便躲到了一旁的角落里,显得有些格格不入,内心突然涌起从未有过的孤独与自卑感。

 

是的,自卑感!

 

从小到大,一向出类拔萃、高高在上的她,二十多年来头一次有了一种莫大的自卑感!

 

因为这几个女生讨论的都是各自的男朋友或者老公,而这恰恰是柳清清内心最隐秘最大的痛苦!

 

这也是她为什么不愿意来参加婚礼,更不愿意程晃来的原因!

 

趁着欣欣她们不注意的时候,柳清清默默的退出了屋子,径直出了小区,找了家咖啡店呆坐了半上午,直到临近中午的时候李淑芬给她打电话,叫她去酒店参加婚礼,她才起身。

 

等她赶到婚礼现场之后,偌大的婚宴大厅里数十张桌子几乎全都坐满了人,好在妙妙和晓彤已经给她占好了座位。

 

“清清,这边,快,婚礼就要开始了,你这半上午干嘛去了啊?!”

 

妙妙看到她后赶紧起身冲她招了招手。

 

“公司有点事,打电话处理了下!”

 

柳清清笑了笑,接着坐到了妙妙身旁,见她身旁还空着一个座位,不由疑惑道,“这个座位是留给谁的啊?”

 

“还能留给谁,当然是留给你老公的啊!”

 

晓彤理所当然的笑着说道,神色间颇有些幸灾乐祸的意味,这一桌坐的全都是她们的玩伴或者欣欣的同学,基本全都认识柳清清。

 

到时候柳清清那丑八怪老公一来,估计柳清清的脸这次就算是彻底丢光了!

 

柳清清闻言脸色微微变了变,内心突然有些局促起来,暗暗祈祷程晃今天不要过来,时不时忐忑朝着大厅门外望一眼。

 

她们坐了没一会儿,婚礼便正式开始,新郎现身之后,惹得大厅内的一众年轻女性不由惊呼赞叹,因为欣欣的老公长相实在是太出众了,梳着大背头,身着一身贴身褐色西服的他,像极了从偶像剧中走出来的明星!

 

柳清清这桌上妙妙和晓彤等女生也不由兴奋的捂着嘴尖叫,相比较照片,新郎真人更加的帅气有气质!

 

沈建此时神色不由有些难堪,说实话,他虽然长得不错,但是跟欣欣老公确实还有着不俗的差距。

 

等看到新郎跪地亲手为欣欣戴上钻戒的时刻,妙妙和晓彤等一众女生激动的都快要哭了,有个女生红着眼满脸艳羡道,“要是我能嫁给这样的男的,晚上做梦都能笑醒!”

 

“我要求没那么高,我未来的老公,能有欣欣老公一半帅就行了!”

 

“欣欣实在是太幸运了,好羡慕她啊!”

 

“欣欣估计是我们这些朋友中最幸福的了吧!”

 

听着这些话,柳清清面色泛白,用力的攥紧了手掌,如坐针毡,突然生出一种想迫切逃离这里的冲动。

 

“妙妙,你就别跟着羡慕了,你男朋友多帅啊,不要就让给我们吧!”

 

一个蓝裙子的女生笑着冲妙妙打趣道。

 

“想得美!”

 

妙妙笑骂了一句,接着紧紧的挽住了沈建的胳膊。

 

沈建听到这声夸赞,神色这才缓和了几分,轻轻的甩了甩头发,重拾了自信。

 

“对了,清清,你不是也结婚了吗?你老公怎么还没来啊?!”

 

这时蓝裙子女生突然冲柳清清问了一声,眼神有些讥讽的笑道,“我可是听晓彤说了,你老公长得挺有特色的!”

 

“对啊,清清,你老公怎么还没来啊,我们都等不及了呢!”

 

其他几个女生也跟着笑着催促道,她们刚才都听晓彤说过柳清清的老公是个什么货色,所以都迫切的希望看到柳清清出糗。

 

柳清清是她们这些人中最优秀最漂亮的,所以自然也是最容易被她们仇视的。

 

柳清清顿觉面颊火辣,紧紧的咬着嘴唇,没有说话,低下头有些泫然欲泣,此时的她突然很想放声痛哭一场。

 

“对不起,我来晚了!”

 

就在这时,一个极其富有磁性的声音突然响起,一身挺拔西装的程晃不知何时站到了柳清清的身旁。

>>>>全文在线阅读<<<<

本文标题: 做完了还想留在里面,男生被夹的一瞬间 新闻转载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有问题请联系管理员,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icsmcgee.com/ent/914153.html

为您推荐的相关新闻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