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娱乐新闻 > 新闻正文

做完后让我过夜_跪下,腿打开,屁股撅起

咋这么慢啊,快跟爷爷回家吃饭了。”“我东西掉赵叔这了,爷爷,我这就回去吃饭呢。” 看着老王带着王雪回家,老赵心里说不出的失落,就差那么一点,自己就可以品尝到

 咋这么慢啊,快跟爷爷回家吃饭了。”

“我东西掉赵叔这了,爷爷,我这就回去吃饭呢。”

 

看着老王带着王雪回家,老赵心里说不出的失落,就差那么一点,自己就可以品尝到王雪的滋味了。

 

又继续乘了会凉,老赵刚准备起身去做午饭,便看到一个女人慢吞吞的从大门走了进来。

 

来人是何茂村有名的寡妇郑薇薇,刚嫁到这个村的时候,她的老公李二柱就直接在洞房花烛夜后暴毙了,怀上的小孩也夭折了,因此乡里乡亲的都在传她是个白虎,专门克自己的男人。

 

但老赵可不太信这个,况且这个寡妇长的是真的很美,一米六几的个子,穿着宽松的花色长裙,前凸后翘,皮肤嫩的能掐出水来似的。

 

正当老赵眯着眼打量眼前这个寡妇时,郑薇薇一手揉着腰,一边表情痛苦的走到老赵面前。

 

“赵叔,昨天我不小心扭到了腰,夜里疼的厉害,你是咋村远近闻名的医生,您看,能不能帮我治治。”

 

听到这话,老赵这才把眼神落在了郑薇薇的腰上,真是好一个细腰,看着没有一丝赘肉,要是能摸一把,该得多爽。

 

老赵心里胡乱想着,但是表面还是一副憨厚老实的样子,笑道:

 

“小事一件,待会我给你拿点我的特制药,用不了三天就能好了。”

 

“三天?!要这么久啊,那可怎么办啊?”

 

郑薇薇听到需要三天才能治好,心里更加着急了,现在她的生活支出可是自己赚的,而且还要赡养自己丈夫的老母亲,这要是三天赚不了钱,家里连锅都要揭不开了。

 

一想到这,她的心里就无比烦躁。

 

看到郑薇薇这个样子,老赵也大概猜出了原因,要想让腰伤好的快一点,方法当然有,只不过需要推油按摩一下......

 

一想到这,老赵就忍不住打量起眼前的郑薇薇,此时的郑薇薇一只手正扶着腰部,将硕大的柔软给挺了起来,绝美的脸庞看的老赵身下不由的挺立了起来。

 

老赵强压住心里的欲火,故作严肃的说道:“要想好的快一点,也不是没有办法,就是怕方法你不能接受。”

 

“什么办法?赵叔,我知道你以前是县城里的名医,你可一定要帮帮我啊!”郑薇薇立马急道。

 

“我听说你也在县城里待了两年,想必也听过推油按摩了,如果由我帮你按一下,再涂上我配的特制药,腰伤明天就会有很大的好转。”

 

老赵眯着眼睛,暗自打量着眼前这个绝世尤物。

 

郑薇薇听完老赵的话啊,果然脸腾的一下就红了,她在城里待了两年,懂得要比村里的人多的多,思想也开放的多,但是要让她脱了衣服让老赵在自己身上按摩,却也有点难做出来。

 

可是自己家存的余粮不多,再担搁几天日子就过的更苦了,老赵是个医生而且年纪都跟自己父亲一样大了,想必也不会对自己做什么。

 

一番纠结之后,郑薇薇脸红道:“叔,没事,你尽管在我身上施展就好了。”

 

老赵听到这话,欣喜若狂,可是表面还是一副老实的样子。

 

他走上前扶住郑薇薇,左手上摸着柔软无骨的小手,右手搂着细腰,让他不禁心里一颤。

 

与此同时,郑薇薇身子也不由的发软,郑薇薇自从丈夫去世后就再也没有接触过男人,现在被老赵这么扶着,只感觉全身发软。

 

老赵将郑薇薇带进房间,让郑薇薇脱下衣服,并平躺在床上,看着花色长裙从郑薇薇身下缓缓褪下,老赵的欲火简直快要克制不住。

 

看着郑薇薇雪白的肌肤一览无余的暴露在眼前,老赵使劲吞了口唾沫,他把桌子上的橄榄油挤到了手心上,激动无比的朝郑薇薇的后背探了过去。

 

这次肌肤相亲,老赵身子颤抖,心里面好像有无数蚂蚁在啃食,让他心痒难耐。

 

粗糙的手掌在橄榄油的润滑下从郑薇薇,光嫩洁白的后背轻轻滑过,每一次的移动,郑薇薇都会如同触电般一样颤抖起来,喉咙深处也会传来舒爽的呻吟,羞的她将头直接埋在了枕头里。

 

老赵如痴如醉,眯着眼睛享受着郑薇薇温热的体温从手心俯身而来。

 

每次将橄榄油涂抹到腰肢的时候,他都会有意无意的朝郑薇薇挺翘的臀部蔓延过去,奈何有底裤包裹着臀部,他恨不得现在就把底裤给撕烂,将沾满橄榄油的手指挤入蜜洞之中。

 

郑薇薇的俏脸已经潮红无比,她用力夹紧了双腿,随着老赵的轻抚,她的蜜洞一阵酸痒,阵阵潮流澎湃而出。

 

老赵知道郑薇薇身体敏感无比,所以每次按摩都不由的带上了一些催情的手法。

 

郑薇薇哪里知道老赵是刻意的,每每被老赵在蜜洞周围抚摸的时候,就能感觉到灼热和空虚弥漫了她整个身心。

 

“赵叔,好......了没......”郑薇薇夹紧自己的双腿,不让滑腻流出来,她是真的快受不了了,被一个和自己父亲差不多岁数的人用手在自己身上游走,即使是治病,但这种舒服的刺激感,也让她觉得很羞耻。

 

老赵看着这画面,收回了手,小声说:“郑薇薇,还需要按下前面的穴道,帮你排毒,增强下新陈代谢,这样腰伤好的快一些。”

 

“这......”郑薇薇潮红的脸上泛起一丝纠结,但一想到都已经这样了,自己还有什么好担心的,而且她坚信老赵最多只会占自己一点便宜。

 

一番思考后,郑薇薇主动翻过了身,正对着老赵,嘴唇颤抖的说道:“叔,你治好点,我明天还赶工呢......”

 

老赵一边往郑薇薇娇躯上滴着橄榄油,一边说:“放心吧,肯定不耽误明天赶工,把胸罩脱了吧,这些排毒快点,效果也会好点”

 

郑薇薇柳眉微微紧皱,她用贝齿紧咬下唇,犹豫了许久,想要拒绝老赵,可是现在要是半途而废了,那明天就赶不上工了,犹豫了片刻,最后还是弓起身子把胸罩给解了下来。

 

硕大的双峰让老赵鼻血差点喷涌了出来,随着郑薇薇的呼吸,那对巨乳微微荡漾,老赵吃力咽了口唾沫,真想让这对豪乳把自己给捂死在这里。

 

当老赵那双粗糙双手落在小腹时,郑薇薇紧紧的夹着双腿,脸上绯红无比,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双手从小腹蔓延,来到双乳下,老赵顿了顿,他舔着发干的嘴唇,最后蔓延而上,抓住了两只硕大而又弹性十足的豪乳,用指尖轻轻拨弄着那两颗已经充血膨胀的鲜嫩樱桃。

 

“啊”郑薇薇控制不住的呻吟了出来,她的身子又痒又烫,身子不由自主的开始摆动了起来。

 

这一瞬间,她浑身战栗趴在了床上,她很想摆脱老赵,可是现在根本提不上劲来,而且她根本控制不住身体的自然的反应,紧紧的咬住自己性感的樱唇,不让自己发出声来。

 

郑薇薇的敏感的回应让老赵舒爽无比,他故意松开了郑薇薇两只豪乳,朝小腹抚摸了过去。

 

当快要触碰到下阜的浓密卷毛时,他又将双手折了回去,抓住双乳再次揉捏起来。

 

一来二去,郑薇薇长久未曾被男人临幸的身体有了强烈的反应。

 

底裤中央已经被水渍所打湿,一股瘙痒让郑薇薇的身体如同水蛇一样扭动起来。

 

老赵见郑薇薇已经彻底被自己的双手所征服,他一只手揉搓着鲜嫩樱桃,另外一只手游走在小腹上,有意无意的触摸着底裤中央的湿润部位。

 

郑薇薇娇喘呻吟,敏感的身子,根本经不起老司机这种娴熟的撩拨,这种被异性抚摸的感觉让她脑中一片空白,她的下肢不受控制的耸动起来,以此迎合老赵的试探触摸。

 

郑薇薇此时爽上了天际,舒服的直想叫出来,可是心里却也失落不已,要是能更进一步就好了.

 

老赵见情况差不多了,张开嘴巴,弯腰朝郑薇薇的双峰探了过去。

 

当将一颗鲜嫩的樱桃含入口中的时候,郑薇薇的身子如同触电一样剧烈颤抖起来。

 

“啊”郑薇薇没有反抗,闭着眼,无意识的呢喃了句,让老赵一阵陶醉。

 

老赵见此更加卖力吮吸,一股乳汁瞬间涌入了口中,浓烈的奶香味儿让老赵迫不及待的吞咽了下去。

 

此时,老赵却也是纠结不已,自己已经主动了,万一郑薇薇等会找自己算账翻脸怎么办?可是现在不上,岂不是错失良机?

 

就在老赵纠结的时候,郑薇薇脑子里也是翻江倒海一般,她下面的空虛,让她本能的用双臂抱紧了老赵的脑袋。同时希望老赵那充满男性气息的身体更加亲热自己娇嫩的肌肤。

 

可是她心里却是一阵狂吼,我怎么能对一个比我大那么多的老男人产生这样的感觉!他的年龄可是和自己的父亲一样大!

 

就在郑薇薇犹豫间老赵的整个脸庞都压在了郑薇薇的豪乳上,他一边吮吸一边用牙齿研磨着口中樱桃,随着郑薇薇的激烈回应,他伸出一只手抓住另外一只豪乳揉搓起来,又将另外一只手伸入了郑薇薇的底裤里面,顺利的穿过了茂密的黑色丛林,来到了冒着徐徐水流的温泉洞口。

 

郑薇薇此时再也压抑不住自己:“赵叔,别......这样,别进去。”

 

郑薇薇呻吟着松开了紧抱着老赵脑袋的双手,想要起身,老赵哪里会让她走开,他一边按住郑薇薇,一边抬高郑薇薇挺翘的丰臀,将她的底裤拉了下来。

老赵的伙计已经彻底充血,他迫切的想要挤入郑薇薇滑嫩的甬道内,尝试着被吮吸的快感。

 

老赵吃力的探出一只手,将自己裤子褪下,紧握粗壮的老伙计对准了郑薇薇流汁的那里,腰部慢慢用力,老伙计挤开两片薄肉,朝里面慢慢滑去。

 

“啊”近乎是在同时,老赵和郑薇薇同时发出了一声大喊。

 

?郑薇薇的声音中透着明显的兴奋和呻吟,而老赵则终于如愿以偿的刺入了郑薇薇这个尤物的身体里面。

 

郑薇薇双脚不由的勾住了老赵,头发散乱,嘴里含糊不清道:“赵叔,你坏,你夺了人家清白,以后一定要好好待人家。”

 

其实郑薇薇早就想找个男人改嫁了,奈何村里人都在传他克夫,所以即使很多男人看上了自己,也不敢有所行动,今天机缘巧合下和老赵弄在了一起,郑薇薇心里并没有多抗拒,虽然老赵年纪大点,但是为人谦逊,而且身体强健的跟二十岁小伙似的,最主要的是还不在乎那些风言风语。

 

老赵双手把玩着郑薇薇硕大的柔软,严肃认真道:“放心吧,我会对你负责的,明天你就辞了田里的活,来我的诊所帮忙吧!”

 

一边说着,老赵趴在郑薇薇的身子上,感受到郑薇薇的甬道内一阵一阵的蠕动着,如同小嘴一样正拼命的吮吸着老赵的伙计。

 

老赵再也忍受不了了,?开始快速耸动屁股抽送,每一次都直捣花心,释放着自己的情感。

 

郑薇薇的甬道内嫩肉挤压着老赵的物件,在粗壮的抽送中分泌出了大量的水渍,因为长久未曾得到恋爱,郑薇薇的甬道非常紧致,老赵的武器在里面抽送的非常舒畅。

 

身下的郑薇薇也异常的兴奋,两只豪乳在老赵的手中不断挤压磨蹭着,呻吟声一层盖过一层。

 

“噗嗤,噗嗤”的声音在房间内如同世界上最为美妙的音乐一样响起,老赵奋力的撞击着郑薇薇的里面,卖力的做着可以让郑薇薇舒爽的事情。

 

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快感席卷着老赵全身,他只感觉自己的武器好像浸泡在温泉之中,四周被又软又紧的软肉包裹的紧紧的,他慢慢将自己的老伙计从郑薇薇的身体内抽了出来,让郑薇薇身体趴起来起来,转过身子去,老赵双手按着翘臀,直接刺了进去。

 

“赵叔,我......我受不了了.....”郑薇薇一边配合着老赵,一边摇晃着头发喊叫着。

 

“还叫赵叔,叫亲爱的!”老赵按着翘臀开始不断加快动作,刺入的更深。

 

“亲爱的,我受......我受不了了......”

 

强烈的言语刺激让老赵的伙计更加勇猛,猛烈抽动了十几下,老赵很快就感觉到郑薇薇的全身都在抽搐,潮湿润滑的甬道如同嘴巴一样紧紧的咬住了老赵的坚硬物件。

 

突然间,一股热浪从最深处席卷而来,直接将老赵进入甬道的硬物浸泡在其中。

 

老赵知道郑薇薇的高潮已经来了,他也控制不住这种强烈而又敏感的刺激,用力的朝最深处再次快速抽动起来。

 

随着一阵阵难以形容的强烈感觉,老赵第一次将自己所有的精华全都喷涌在了郑薇薇的甬道深处。

 

随着精华喷涌而出,刚才的刺激感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现在的老赵心里才有些后怕,自己上了村子里最美的寡妇,要是这件事传出去了,自己的晚节也就不保了。

 

不过男人就应该敢作敢当,做了也就做了,至于其他的,也就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老赵继续在里面抽动了几下,随后将最后一滴精华留在里面,便拔出了自己依旧强壮的伙计。

 

郑薇薇此时已经累的瘫在了床上,刚才的刺激是她这辈子都没有享受过的,自己也就跟老公弄过一次,而那一次却连这一次一半舒服都没有。

 

老赵迅速穿好了衣服,随后打了盆水,用毛巾将郑薇薇下身擦拭干净,等做完这些后,他才一边帮郑薇薇穿好底裤,一边说道:“薇薇,你就在这午睡会把,待会我喊你起来吃饭。”

 

听到吃饭,郑薇薇才陡然想起自己家还有一个老母亲没有喂,她挣扎着起身,穿戴好内衣和连衣裙,拒绝道:“赵叔,我得回去做饭了。”

 

看着郑薇薇美妙的身体被逐渐掩盖,老赵的身下不由的又升起了一个惊人的弧度。

 

郑薇薇家里的情况他也是知道的,所以也没有多阻拦,将抽屉里的特制药放进了郑薇薇的衣兜里,带着郑薇薇走到院子门口,叮嘱道:“明天你就不要去田里帮李三干活了,直接来我诊所帮忙吧?我给你两千块钱一个月。”

 

老赵的诊所现在并不太赚钱,都是以前年轻的时候存了不少钱,现在在家乡为人治病,收费不高,就当做个善事了。

 

“那好的,谢谢赵叔了。”郑薇薇羞涩的低下头,随后再老赵的注视下,扭着翘臀向自己家里走去。

 

老赵回到家里,解决完午饭,便准备午睡一会,这一睡,醒来就已经到了傍晚。
?>>>>全文在线阅读<<<<

 
本文标题: 做完后让我过夜_跪下,腿打开,屁股撅起 新闻转载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有问题请联系管理员,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icsmcgee.com/ent/914053.html

为您推荐的相关新闻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