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娱乐新闻 > 新闻正文

女友被一群人扩张/跪下腿打开把屁股撅起来

“老周,要不怎么说你是最好的木匠,瞧这门,装的多好!”周贵生谦虚一笑:“客气客气。” 户主一拍手:“这得好好感谢你,中午一起去饭店吃顿饭,我请!咱哥俩

 “老周,要不怎么说你是最好的木匠,瞧这门,装的多好!”

周贵生谦虚一笑:“客气客气。”

 

户主一拍手:“这得好好感谢你,中午一起去饭店吃顿饭,我请!咱哥俩好好喝两杯!”

 

周贵生推辞:“不用了吧……”

 

户主拉着他的手:“都是街坊邻居,客气啥,走走走,现在就去!”

 

人太过热情,周贵生拒绝不了,只好跟着走。

 

留下刘军和李倩两人面面相觑,刘军板着脸,气的一脚踢在工具上:“草!”

 

工具在地板上飞出去老远,吓得李倩大惊失色,她瞪着刘军:“你干什么!”

 

跟李倩相处这么久,还是第一次见她发脾气,意识到自己失态,刘军赶忙道歉,握住她的手:“对不起对不起……”

 

外面响起脚步声,两人同时望过去,来人正是去而复返的周贵生,他看着他们:“愣着干什么,走啊!”

 

刘军没好气说:“去哪?”

 

周贵生嫌弃的看他一眼,指了指刘军,一言难尽:“还能去哪,吃饭啊!”

 

刘军脸色更难看了,这活儿大多数都是自己干的,周贵生只是修了修门,户主便要请他吃饭,而他,吃饭还得周贵生带着,刘军攒不下这口气,果断拒绝:“不用了,我跟倩倩回家做就成,您快去吧,别让户主等急了。”

 

量尺几秒,周贵生叹口气:“罢了,罢了!”

 

户主选的饭店挺不错,是镇上最大的饭店,门口还站着两个迎宾小姐,看到他们来,统一低头:“欢迎光临。”

 

这甜美的嗓音,很快吸引了周贵生的目光,一眼看到迎宾小姐暴露在空气中的腿,白嫩嫩的,又美又好看。

 

到位置坐下时,周贵生还觉得口干舌燥。

 

户主把菜单递到他面前:“老周,看看喜欢吃什么,随便点!”

 

周贵生“哎”了声,开始点菜,末了,又要了一瓶白酒。

 

约摸等了十几分钟,饭菜做好了,服务员把菜端上来。

 

周贵生注意到上菜服务员,正是站门口的迎宾小姐,女人穿着工作服,事业线鼓鼓的,往下还是那双腿,光滑的很,看的周贵生心痒痒。

 

热菜放到桌子上,正腾腾冒着白雾,热死熏到服务员那里,为她脸蛋儿蒙上一层雾,很是诱人。

 

服务员走后,户主拿着筷子招呼:“吃,快吃,别客气!”

 

碍于别人在场,周贵生不得不收回目光,接过户主递的筷子:“吃!”

 

吃了几口菜后,户主开始叹气,唠起家常:“老周,看到那女人没?”

 

周贵生顺着目光看过去,是那位服务员,它点点头:“看到了,咋了?”

 

户主说:“这女人,命苦啊,嫁了俩男人,都没了!一个人养活孩子,你说命苦不苦!”

 

周贵生一惊,不仅又看了看那女人,瞧那水嫩的脸蛋儿,还有那身材,怎么看都不像生过俩小孩,结过婚的女人。

 

话虽如此,但他还是附和着户主:“命苦啊,咱也没办法!”

 

户主再次摇头叹气,开始吃饭,两人到中途,把白酒拆开,小酌几杯。

 

奈何户主酒量不好,一杯下肚整个人开始飘飘然,没几秒就趴桌子上起不来了。

 

周贵生喊了他几声,不见回应后放下酒杯,又瞟了眼服务员,慢吞吞站起身子,摇摇晃晃往服务员面前走。

 

服务员正站在门口,看他走路不稳,赶忙上前扶着:“叔儿,你咋了?”

 

叔儿?周贵生皱了皱眉,显然是不满意这个称呼,借着自己喝了酒,尽情撒泼:“闺女,你说这话我就不爱听了,我看起来,很老吗?”

 

周贵生酒量好,脑袋里清醒的很,但是装醉酒,可是演的惟妙惟肖,那一脸儿憨样,立马逗笑了服务员。

 

服务员“噗嗤”笑出声:“不老,不老!”

 

周贵生指着门外,身子往服务员身上压:“走!带叔儿去卫生间!”

镇上的饭店,哪里有独立卫生间,一般都是家里独立卫生间。

 

周贵生整个人压着服务员,柔软的娇躯紧贴着他的,借着身高优势,周贵生的眼神不时往那里瞄。

 

周贵生心痒痒,正准备找机会摸一下,只听服务员说:“到了!”

 

周贵生抬头,面前有一排小平房,而他们正站在其中一间屋子前,红色铁门经过岁月的摧残,此时上面刻了不少锈铁。

 

服务员掏出钥匙,开门,把周贵生扶进去:“叔儿,卫生间就在里面,你自个儿没问题吧?”

 

“没问题,多谢闺女了。”周贵生大笑两声,踉跄着往里走。

 

房子不是很大,但是五脏俱全,该有的全都有,电视机,桌子,几把椅子,虽然简陋,但也不差。

 

再往里,有两间房敞开着门,其中一间中间摆放着一张粉色床,床单被褥叠的整整齐齐,而另一间,放着两张小床,天蓝色的床单,旁边是书柜,放着各种玩具模型。

 

周贵生立马猜到,粉色床是服务员的房间,他心思微动,脚步突然右拐,走进那间房。

 

正在喝水的服务员,看到这一幕,赶忙上前拉住他:“叔儿,不是这里。”

 

周贵生靠着墙壁,吹胡子瞪眼:“什么不是这里!你是不是不想让我去卫生间!”

 

服务员皱眉:“叔儿,真不是这里,这是我房间,卫生间还得往后去呢。”

 

无论服务员怎么说,周贵生都不依,到最后,索性开始装糊涂,握住她的手,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老伴儿!你托梦给我了?老伴儿!”

 

服务员顿时傻眼,还未来得及安慰,周贵生一把把她抱在怀里:“老伴儿啊,你走的这些天,我都在想你……”

 

听到周贵生这些话,服务员不禁触景生情,自己那两任丈夫也都离她远去,鼻子猛然发酸,眼泪夺眶而出。

 

这故事走向,可不是周贵生想要的,他只是想趁机揩油,没料到对方也哭了,这可如何是好。

 

想了一会儿,周贵生决定豁出去,把服务员从怀里拉开:“闺女,你哭啥?”

 

服务员觉得自己有些失态,连忙擦眼泪:“没事,叔儿,我带你去卫生间。”

 

她红着眼眶,鼻尖也红红的,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立马激起了周贵生的保护欲,那儿涨得难受。

 

他握着她的手,安慰似的捏了捏:“闺女,有啥心事,跟叔儿说说!叔儿给你做主!”

 

本来独自一人养活俩孩子,已经是件不容易的事了,而她还是个女人,更是难上加难,如今突然有人安慰,服务员憋在心里的委屈顿时涌上来,流着眼泪诉苦:“叔儿,你不知道,这人活着,太辛苦了,太辛苦……”

 

周贵生心里莫名发酸,把她搂在怀里,拍着她的肩膀:“闺女,不哭啊,你看我,老伴儿走了那么久,我一个人不也好好的。”

 

服务员嗯了声,慢慢停止哭声:“叔儿,对不起,我带你去卫生间。”

 

“好嘞!”周贵生站起来,扶着墙往外走。

 

到卫生间后,服务员转身就要出去,手腕却被周贵生拉住,他半睁着眼,含糊不清的说:“闺女,我这裤子,咋解不开了呢?”

 

服务员往下看去,只见他的另一只手在皮带上胡乱摸,难怪会解不开,想到刚才他还在安慰她,服务员决定帮他解皮带。

 

手指刚触碰到皮带,目光却被下面的隆起吸引到了:“啊!”

 

服务员立马撒开手,指着那里:“叔儿,你你你……”

 

周贵生往下看,低低一笑:“我当是啥呢,闺女,你没见过这个?”

 

服务员支支吾吾,这玩意儿她当然见过,只是那已经是两年前的事了,想到两年前每天晚上,与丈夫做的那档子事,莫名的,浑身难受,那儿更难受。

 

没了那种生活的女人,自然是饥渴的,周贵生就是抓住了这点,才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对服务员说这种话。

 

周贵生用手掌摸了摸那片隆起:“闺女,叔儿这还行吧?”

 

服务员羞红了脸,怎么也没料到,他会这么大胆,不过,的确行……

 

见她不说话,周贵生又问:“妹子,想不想摸摸看?”

 

色到深处,连称呼都变了。

 

周贵生的话仿佛会蛊惑人心,服务员缓缓伸出手,在他的注视下,往那儿摸。

 

距离目标还有几厘米时,门外铁门被人推开,“咣当”一声,有两个小男孩跑进来,脸蛋儿红扑扑的,背着书包:“妈!妈!”

 

服务员回过神,赶紧收起手,看向小孩:“放学了?”

 

俩小孩齐齐点头,开始滔滔不绝:“妈,今天在学校,王老师表扬哥哥了,说哥哥的字写的好看!”

 

服务员揉了揉俩人的头发:“真棒!”

 

看到这一幕,周贵生有点不想对服务员下手了,瞧瞧,多不容易。

 

他叹口气,关上卫生间门,解决完之后才出去。

 

周贵生晃着身子:“闺女,既然你有事,我就不耽搁你了。”

 

刚才的事,到底是发生了,服务员整个人变得很不好,眼睛不敢直视周贵生:“呃,好,叔儿再见。”

 

周贵生哎了声,看了眼小孩,离开了。

 

回到饭店,户主还醉的不省人事,趴在桌上起不来。

 

五十出头的周贵生,身体还很硬朗,扶着户主一点也不含糊。

 

把户主交给他家里人,周贵生便也回了家,算计着时间,等到晚上十点多的时候,他穿上外套,往服务员家的方向走去。

 

周贵生心里还是忘不掉,服务员那双腿,嫩的好像能掐出水。

 

到她家门口,周贵生直接敲门,服务员来的很快,见来人是周贵生时,她眼里闪过惊讶。

 

周贵生把身子从门缝挤进去,饭香味扑面而来,他看过去,桌子上放着两盘热菜,显然已经是吃剩下的了。

 

服务员关上门:“叔儿怎么来了?”

 

周贵生捞把椅子坐下:“来看看你,孩子们呢?”

 

“刚睡下。”

 

服务员说着,开始收拾碗筷,她身上的衣服还是工作服,可能是没来得及脱,此时女人背对着他,衣服被她撑得紧绷着,身后的带子清晰可见。

 

周贵生口干舌燥,舔了舔嘴唇,走到她身后:“妹子,我帮你。”

 

两年不碰男人,多少个日日夜夜,服务员都记着呢,如今被异性主动靠近,她的身体早就不是她能控制得了,那儿难受的厉害。

 

周贵生的手臂从她身侧绕过去,乍一看像是在拿碗筷,实际上手掌早已改变方向,从她职业裙下面探进去,摸她的大腿根部。

 

她的身子特别敏感,只是轻轻一触碰,那儿就有东西流出来,一股儿凉凉的感觉传来。

 

服务员夹紧腿:“叔儿,你干嘛呢。”

 

周贵生得寸进尺,手指从底裤伸进去,挑弄着那儿:“妹子,都这样了,你说我干嘛呢?”

 

瞧瞧这湿的,周贵生不禁赞叹,难为她一个人过了那么久。

 

这么想着,周贵生再也不耽搁,揽着她往房间走,反锁上门,周贵生带着她的身子转身,把她压在门板上,嘴唇贴上她的红唇。

 

一来二来,服务员被他勾起火,仰着脖子努力回应他,那儿传来一阵冷意,原来是职业裙被他扯了下来。

 

周贵生握住她的手,引导着她,把她的手放在他那里,那里热的烫人,服务员差点没撒手。

 

下午就觉得那里不简单,现在亲自摸,比她想象中的大,如果进去,肯定会很舒服。

 

越想越难受,服务员皱着眉叮咛,主动解开上身,她抱着周贵生,主动往他身上蹭。

 

这样挑弄,周贵生哪里受得了,一手抬起她的一条腿……

 

这场迷乱来的太突然,直到两个人缠绵起来,服务员还是懵的,等反应过来后,已经来不及了。

 

转念一想,自己是寡妇,又两年不碰男人,论谁谁都会寂寞,自己这样算是正常现象。

 

说服好自己,服务员彻底放开自我,叫声越来越大,嗓音婉转好听,勾的周贵生魂儿都要没了。

 

周贵生喘着粗气:“妹子,你真美!”

 

他夸人的功夫虽然称不上好,但是在做这种事的同时称赞,倒显得十分好听。

 

服务员爽的说话都不利索了:“叔儿也…是,叔儿真棒!”

 

渴了这么久的女人,自然是饥渴的。

 

周贵生抱着她往床上去,他靠着床头柜坐着,服务员坐在他身上。

 

周贵生摸着她的臀,带着她整个身子扭动,一波又一波浪潮袭来,服务员的叫声时高时低。

 

最后他双臂用力,加紧速度,两人齐齐达上巅峰。

 

浪潮过后,服务员趴在周贵生怀里喘气,她太累了,但是又很舒服,痛并快乐着。

 

周贵生抚摸着她光洁的背:“妹子真得劲儿。”

 

听的服务员面红耳赤,她居然跟一个论年龄,能当她叔儿的人做了,真是饥渴。

 

服务员没脸见人,脑袋埋进他的胸膛,这幅小鸟依人的样子,正戳中周贵生的心。

 

他捉住她的小腿,那里真的很细,一只手足够包裹,没有一丝赘肉:“妹子,今天中午第一眼见你,我就喜欢上你了,让我魂牵梦绕一下午。”

 

服务员脸皮薄,听了这么煽情的话,心跳突然加快,那种热血沸腾的感觉,让她想立马跟他走,过一辈子。

 

但是自己还有俩孩子,而且他们年龄也不符合,服务员最终叹气:“叔儿你别说了,这件事以后还是不要提了。”

 

身为过来人,周贵生自然知道她在顾虑什么,不过自己也算是头脑发热,说说而已,拒绝了正好。

 

两人又摸索了好久,周贵生早就累了:“妹子,叔儿今天晚上能住这里吗?”

 

服务员也累,眼皮子越来越沉,最后翻个身嘟囔着:“住就住吧。”

 

周贵生“哎”了声,沉沉的睡了过去。

 

第二日,周贵生醒的早,趁天还没亮,早早回了家。

 

老远瞅见自家门口蹲着个人,凑近一看,是李倩。

 

周贵生惊讶:“小倩,你咋蹲这了?”

 

听到声音,李倩转过身子,眼眶红红的:“师父!”

 

“刷”的,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这楚楚可怜的模样。

 

周贵生见了心里欢喜,忙把人带进去,拿出毛毯盖在她身上:“小倩,咋的了,跟师父说说,哭啥。”

 

李倩抹了把眼泪,哽咽道:“昨天中午,你走了后,刘军开始莫名其妙对我发脾气,晚上还说我生不出孩子,要离婚!”

 

“你说,生不出孩子这事能怪我吗?”李倩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周贵生尴尬一咳嗽,刘军那里确实不敢恭维,也是难为李倩了。

 

“小倩,咱不哭,你呢,就在师父这里住几天,等那小子想通了,就会来找你,你饿不饿,我去给你做饭去。”

 

李倩鼻子一酸,没想到周贵生这老色鬼,还挺热心肠的,她觉得她之前不该那样对待周贵生。

 

“谢谢师父。”

 

周贵生一大老爷们,做饭也不会弄什么花样,简单的炒俩菜,熬上粥,再蒸几个馒头,就够了。

 

难过了这么久,李倩早就饿的前胸贴后背,此时什么也顾不上了,狼吞虎咽吃起来。

 

吃过饭,李倩主动洗碗,厨房里,李倩站在洗水台面前,弯腰洗碗。

 

周贵生看过去,目光在她大腿上辗转反侧,她的裙摆已经到了大腿根部一点点,再往上,估计就能看到里面。

 

越看越觉得那块儿布碍眼,周贵生上前,走到她身后,贴上她的后背,手掌从裙摆那儿伸进去。

 

李倩浑身一僵,忍不住夹紧双腿:“师父……”

 

周贵生说:“没事,你洗你的,我看这裙子有点脏,给你抖抖灰尘。”

 

“哦……”李倩继续洗碗,可是心思却扑在那儿。

 

要在周贵生这里住几天,估计那方面生活,她会过得很好。

 

她准备冲洗掉手上的泡沫,周贵生阻止道:“继续洗碗!”

 

一声令下,李倩不得不听从他的。

 

周贵生按着她的腰,进行着有规律的动作,他加快速度时,李倩连忙扔下碗,手指紧紧抓着旁边的东西,支撑着自己的身体。

 

厨房里响起暧昧的声音,李倩那儿有些疼:“师父,慢,慢点!”

 

周贵生下巴趴在她肩膀上,牙齿咬着她雪白的脖颈,双手肆意揉捏着她的柔软,那儿放慢速度。

 

李倩爽的快要上天一样,整个身子靠在周贵生身上。

 

周贵生抱着她的腰,就着这个姿势往房间走去,那儿还没离开她的。

 

李倩能清晰的感觉到,那里面的东西,再次有了感觉。

 

大清早就这样,李倩身体受不住,惊呼道:“碗还没洗!”

 

说话间,他们已经双双跌入床上,周贵生抱着她换了个姿势:“等会再洗。”

 

李倩浑身没力气,只能靠着周贵生折腾,随意他怎么来。

 

在他娴熟的挑逗下,李倩觉得那种感觉即将到达,双腿攀着她的腰,抬着屁股追赶那种感觉。

 

她惶恐不安:“会不会怀孕?”

 

周贵生慢慢动着,努力维持那种感觉:“怀了就生下来,反正刘军不能让你怀孕。”

 

李倩觉得他说的挺有道理,结婚这么久,没个孩子,以后老了还真不知道怎么办。

 

虽然嘴上说不喜欢刘军,但是李倩心里还是在想着他,蹲在门口眼巴巴等了一上午,仍不见刘军半个人影。

 

周贵生钉着钉子,喊道:“小倩,快过来帮忙,别看了,再看那小子也不会来。”

 

他和刘军,做了几年师徒,刘军的脾气习性,他自然摸了个透,品行恶劣,以后过日子指望他,不可能的。

 

李倩应了声,既帮周贵生拿工具,又给他端茶送水,殷勤的很。

 

想到前几日帮他扶门,李倩又是一阵脸红,她摸了摸脸颊,扯开话题:“师父,你一个人也不容易,洗衣做饭的,怎么不找个人,互相有个照应。”

 

早听刘军说,师父丧偶多年,从此以后一直打光棍,一大老爷们,条件那么好,咋就不找个人互相照应呢,这让李倩很疑惑。

 

周贵生慢慢放下锤子,席地而坐,叹口气,一副长谈的模样:“小倩,你师娘,年轻的时候,漂亮的很,过去这么多年,我还是忘不了她,怎么舍得弃她去找其他人。”

 

李倩毕竟年纪小,被周贵生的三言两语迷了心窍,还真以为周贵生是个痴情种,一瞬间有些同情他了。

 

周贵生这种老油条,这些话也就能骗得过李倩,老伴儿离他而去这么多年,论谁,谁都会变心,更别提他了。

 

刚开始还放不下,后来遇到一个又一个的漂亮姑娘,魂儿立马就被勾走了。

 

两人谈天说地,又一起干活、吃饭,李倩觉得他们的关系又进了一步。

 

到了晚上,刘军还未出现,李倩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了。

 

她坐在院子里,抬头看星星看月亮,好不惬意。

 

周贵生今个儿忙活了一天,早就累了,洗完脚之后,准备睡觉,突然想到房间只有一张床,这说明,他今天晚上,要跟李倩睡一起。

 

想到这里,周贵生激动的搓搓手。

 

周贵生取了件衣服,到院子里,把衣服披到李倩肩上:“晚上天气凉,别冻着了。”

 

李倩摸着外套边缘,发现这是周贵生的衣服,穿在她身上,袖子长的像是她偷穿了大人的衣服。

 

她叹口气,为自己的不值感到叹息:“如果刘军,能有师父一半好就够了。”

 

周贵生这么多年可不是白吃饭的,遇到这种事,得反着来。

 

“看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刘军那小伙,白白净净多好看,你们现在这些小姑娘,不都喜欢这种的?”

 

“好看有什么用!”李倩小声嘟囔着。

 

长的再好看,不禁用,其他的全是白搭,连最简单的肉体幸福都不能给她。

 

越想,心里对刘军的厌恶就越重,真想离开他,永远离开。

 

两人又聊了会儿,便回屋准备睡觉。

 

周贵生直接说明:“小倩,我一个人住,也没安置那么多床,你要不嫌弃,跟我凑合凑合。”

 

李倩用脚趾头想,都知道他想干什么,只是早上那么疯狂,今天也干了那么多活,她早就累了,身体已经不允许她再那样。

 

她半天不吭声,周贵生一眼看透,说:“今天晚上不动你,我这把老骨头吃不消,咱好好睡一觉,明天还要早点起来干活。”

 

李倩羞涩“嗯”了下,去洗洗脚,又洗了把脸,这才躺上周贵生的床。

 

第一次睡别人家的床,李倩背对着周贵生,浑身紧绷,怎么也睡不着。

 

倒是旁边的周贵生,安安静静躺着,像是睡着了一样。

 

房间一片黑暗,李倩有些害怕,身子往周贵生那边凑了凑,轻声问:“师父,你睡了吗?”

 

李倩喊了好几声,不见周贵生回应,她再次挪动身体,直到身子紧贴着他的身子。

 

以往,每天晚上睡觉,李倩都是抱着刘军睡的,平时没什么害怕的,偏偏就怕鬼怪之类的。

 

看这黑漆漆一片,生怕有东西突然出现在她眼前,想到这里,李倩背后一阵发凉,打了个哆嗦后,缓缓伸出手,抱紧周贵生的腰。

 

“害怕吗?”周贵生冷不丁出声。

 

吓得李倩尖叫一声,浑身冒冷汗:“师父,你没睡啊。”

 

“没有。”

 

李倩问:“那你怎么不回答我的话。”

 

周贵生义正言辞:“即将睡着,就没回你话。”

 

李倩“哦”了声,慢慢移动自己的手臂,欲要从他腰上拿开。

 

手臂退到一半,手腕突然被周贵生抓住:“你还是抱着吧,我这屋子住了几十年,夜里的怪事多着呢,你要出了事,我可救不了你。”

 

这还得了!李倩觉得自己的心脏都快跳出来了,一把抱紧周贵生:“那师父,我们能开着灯睡觉吗?”

 

这里太黑了,有亮光可以让自己放轻松,不再那么害怕。

 

周贵生叹口气,手臂从她脖颈下面伸过去,扣着她的肩膀:“开不了灯,耽误了街坊邻居就不行了。”

 

他们这边,房子一排一排的,谁家晚上亮个灯,挨得近的邻居都能发现。

 

李倩又“哦”了声,往周贵生怀里凑凑,小鸟依人般。

 

周贵生拍着她的肩膀:“睡吧。”

 

可能是有了足够的安全感,李倩很快便睡了过去。

 

第二日,李倩还没醒时,刘军早早的来了,敲了敲门:“师父。”

 

听到熟悉的声音,李倩瞬间惊醒,惶恐的看着周贵生。

 

周贵生安抚似的拍了拍她的肩膀,喊道:“干什么?”

 

刘军说:“倩倩在你这儿吗?”

 

周贵生说:“她咋能在我这儿!”

 

刘军应了声,又说:“师父你睡吧,我去找找她。”

 

过了一会儿,门口没了动静,李倩心里的那颗大石头也跟着落地了。

 

她拍拍胸脯:“吓我一跳。”

 

周贵生放开她:“就这么怕他?”

 

被李倩压了一晚上,周贵生胳膊早算了,这姑娘身子可真香,抱着睡了一晚上,神清气爽的。

 

李倩略带歉意,帮他揉捏手臂:“不是怕他,是我们两个……”

 

共处一室,还睡同一张床,被刘军看到了,还不指定能说出什么胡话,到时候消息再往外一传,那她的名声就毁了。

 

“怕看到我们两个?”周贵生不乐意了,跟他睡一起怎么了?他还不比刘军强?

 

大清晨的,周贵生那里本就仰着脑袋,此时火气上头,再加上软玉在怀,那里更加大了,一个翻身,压在李倩身上,三两下剥下她的衣服。

 

李倩眼底充满恐慌,双手抵着周贵生的胸膛:“师父……”

 

周贵生用那里蹭她的,亲密无间:“怎么?不想要?”

 

“不是…”李倩整个人滚烫起来,皮肤白里透红,她好奇的低头,瞥了眼那里,差点尖叫出声。

 

太大了……

 

她赶紧移开目光,手掌却被周贵生捉住,强行被放在他那里:“小倩,你摸摸它。”

 

周贵生满足的叫出声,称赞道:“小倩,你的手真美,出去干活儿,可惜了。”

 

几次之后,周贵生再也受不了。

 

周贵生啃完着她的锁骨:“小倩,我对你不好吗?”

 

李倩娇喘连连:“好,好啊……”

 

“那为什么害怕被刘军发现我们?如果被他发现,你不正好可以名正言顺跟我在一起?是不是嫌弃我是个糟老头?耽误了你?”周贵生一点也不委婉,直接道出事实。

 

这种话,李倩怎么敢点头,不过他说的确实是事实,自己还年轻,突然跟一个五十出头的老男人,谁都会说闲话,更会被人看低,甚至被辱骂。

 

虽然自己是这么想的,但是在这个时候,她自然不敢承认,只好昧着良心说话:“不是这样的……师父,我是怕,你和刘军你们的师徒关系,因为我而破裂!”

 

周贵生冷哼,狠狠一用力:“这你就别操心了,刘军什么心思你我心知肚明!他对我不敬,我教他养他帮他,他怎么对我的?”

 

人前喊他一声“师父”,背后一句一个“老东西”,这般没良心的人,他周贵生还怕跟他闹掰不成?

 

越想越气,周贵生的力道逐渐加重,仿佛把对刘军的怨气,都用在李倩身上。

 

你背后阴我,我弄你媳妇!

李倩觉得周贵生是生气的,因为之前都是考虑到她的感受,让她舒服,然而今天不一样,只顾他自己发泄情绪。

 

一次结束之后,李倩清理好身上,穿上衣服,起床做饭。

 

刚拉开门,她瞬间睁大眼睛,因为刘军就坐在院子里。

 

刘军抬头看她,两秒后,冲过来把她抱在怀里:“倩倩,我就知道你在这里!”

 

李倩整个人都不好了,他害怕刘军听到她跟周贵生之间的勾当。

 

周贵生从屋里走出来,眼底闪过一丝错愕:“小刘?你咋在这里?”

 

刘军放开周贵生,有些生气:“我根本就没走!我知道倩倩在这里,除了你这儿,倩倩也没别的地方可以去。”

 

一听这话,李倩和周贵生相视一眼,看来刘军并没有发现他们。

 

周贵生佯装生气:“你这孩子,还搁我这里撒泼,小倩多好的姑娘,老被你气的,跑到我这里哭,你昨天不来找她,今天咋突然开窍,知道来找她了?”

 

刘军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傻笑两声:“对不起对不起,倩倩,你能原谅我吗?我不该那么对你的。”

 

他们没被发现都算好的了,李倩哪还敢生气,二话不说就原谅他了。

 

周贵生气的牙痒痒,这姑娘一点心眼都没有,这么容易原谅,真是没脾气,不知道是傻还是蠢。

 

刘军握着李倩的手:“媳妇,走,回家。”

 

周贵生咳嗽两声,瞪着他们:“回哪去?老头子我还没吃饭呢!”

 

李倩恍然大悟,赶紧去厨房做饭:“你们先聊,饭很快就做好。”

 

现在是早上快九点,太阳早出来了,周贵生回屋把木桌搬出来,放在院子中央:“搁外面吃,暖和。”

本文标题: 女友被一群人扩张/跪下腿打开把屁股撅起来 新闻转载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有问题请联系管理员,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icsmcgee.com/ent/913931.html

为您推荐的相关新闻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