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娱乐新闻 > 新闻正文

高大肥硕的粗腿女人_丰臀浪乳小说全文

被拍照的大叔说了以后,两人的距离靠近,可薛琳娜直挺挺的坐在那儿,脸上也没什么表情,结果拍照的大叔又不愿意了。  “姑娘,能不能露出一点笑脸,把肩膀和头往你爱人的身上靠

 被拍照的大叔说了以后,两人的距离靠近,可薛琳娜直挺挺的坐在那儿,脸上也没什么表情,结果拍照的大叔又不愿意了。

  “姑娘,能不能露出一点笑脸,把肩膀和头往你爱人的身上靠,你这满脸不情愿的,不会是假结婚吧?”

 

  “大叔,你还真说对了,我们就是假结婚。”林浩笑着说。

 

  “你胡说什么。”薛琳娜赶紧瞪了林浩一眼,眼前那拍照大叔的脸色顿时一变,这假结婚可是犯法的。

 

  林浩一把揽过薛琳娜的肩膀,笑着冲那拍照大叔说:“这女人都是小心眼,昨天晚上闹了点别扭,在这儿跟我赌气呢。媳妇,你快别闹了,这可是在拍结婚证件照,要是拍的太假,回头给亲戚朋友看了可不好。”

 

  被林浩揽着肩膀,薛琳娜本来就不大愿意,但听他这么一说,似乎也想到了其中的厉害,只好勉强配合。

 

  喀嚓……

 

  闪光灯一闪,拍照大叔笑着做了一个‘OK’的手势,“这年轻的小两口哪有不闹别扭的,小伙子你好福气啊,娶了这么漂亮的媳妇,以后多哄着人家点。”

 

  林浩笑着拱手说了声谢,拉着薛琳娜就去下一个环节了。

 

  从民政局出来,阳光似乎格外明媚了,空气中多添了一丝燥热,林浩懒洋洋的伸了个腰,回过头冲薛琳娜咧嘴笑道:“这结婚证也领了,咱俩也算是合法夫妻了,今天晚上是不是要睡到一张床上啦?”

 

  薛琳娜眉头轻轻一挑,左右看了一眼,见没人注意他们,板起脸一脸严肃的说:“林先生,根据我们签署的婚姻协议的第一项第一条,我们的婚姻只是名义上的关系,不存在任何实质性的婚姻行为关系,所以请你不要有任何不切实际的想法和坏心思。”

 

  说着,薛琳娜将另一个厚厚的文件夹,塞给了林浩,道:“这里有我们俩的基本资料,以及你的个人资料,在今天晚上之前,你务必要把这些东西背熟了。”

 

  “资料?”

 

  林浩一脸懵圈,拆开了档案袋,里面厚厚的一沓材料,薛琳娜在一旁解释说:“这里的资料明确的标注了我们是怎么认识的,从相识到相恋一直到结婚领证,还有你的个人资料,我不管你以前是做什么的,你现在是一名青年投资商人,美国哈弗大学毕业……”

 

  “我打断一下。”

 

  林浩一脸诧异的看着薛琳娜,说:“这场协议结婚,是你早就准备好的吧?实话跟你说了,我这人最不喜欢背东西,尤其这么多字的,要我说咱俩现在赶紧再进去,把这结婚证给变成离婚证,这活我不接了。”

 

  薛琳娜微微一笑,却是有些阴谋的味道,“根据我们签署的婚姻协议的最后一项,在甲方不同意协议无效前,如果乙方擅自终结协议,将赔付违约款两百亿……甲方是我,乙方是你,林先生你确定要违约?”

 

  “两百亿?”

 

  林浩惊诧了一声,道:“那你还是直接把我给卖了吧。”

 

  薛琳娜语气平静的说:“很抱歉,我不觉得你值两百亿。林先生,实话跟你说了吧,这次协议结婚的目的,是为了应付我父亲,他今天晚上的航班到海港市,晚餐你和我一起去华凯饭店见他,只要你能帮我顺利的度过这一关,除了那三百万的薪水,还有额外奖金。”

 

  “你不要存在任何的侥幸心理,我父亲是一个心思缜密的人,你稍微有一点漏洞,都能被他看出端倪,不过你也不用担心,只要你帮我给你的这些资料烂熟于心,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好了,我还有事先走了。”

 

  林浩满脑门的小黑线,这现在摆在他面前的只有两条路,一条是帮这妞糊弄过他父亲那关,顺利拿到三百万,另一条是毁约后负债两百个亿,还要冒着这妞报警把自己抓进局里,再把这事传到北疆丢人的风险……

 

  两百亿可以忍,抓进局里也不怕,关键要是把这是传回北疆,说他强X或者迷X人家姑娘,这人他丢不起啊。

 

  MD,老子拼了!

 

  林浩低头看了一眼抱着的资料,厚厚的一大摞啊,咬牙切齿,又抬起头冲薛琳娜的背影问道:“喂,我的工资呢!”

 

  薛琳娜停下脚步,回过头道:“也在那档案袋里,我已经给你转了一个月的进去,不过只有八十万。”

 

  “为什么是八十万,不是一百万么?”

 

  “根据我们签署的协议,第二项第十三条,在未经过我同意的情况,和我发生身体接触,一次罚款十万,刚才在里面你先是搂了我,又拉了我,所以……”

 

  “靠!”

 

  林浩挥着手表示抗议,道:“你这是霸王条款!”

 

  薛琳娜盈盈一笑,道:“林先生,签协议的时候,我已经提醒过你,是你自己坚持不看内容直接签的。对了,档案袋里还有一张电话卡,你必须保持电话畅通,我随时都能找到你,否则也视为违约,晚餐的时候我会联系你。”

 

  薛琳娜踩着高跟鞋坐进了车里,望着红色轿跑离去的背影,林浩抬起手指头咚咚咚的敲了敲脑门,这事要说也怨不得人家,明知道越漂亮的女人,这心思越难以琢磨,自己还那么马大哈的‘刷刷刷’的签了那合同……

 

  “哼!”

 

  林浩抹了一把鼻子,自语道:“小妞,这才刚开始呢,敢给我签这么霸王条款的合同,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你,小爷我纵意花丛风流无数,岂能折在你手上。”

 

  

  

 

  林浩穿着一身名牌,抱着那厚厚的资料袋,晃晃荡荡的走在大街上,一想到要背这么多的东西,他的脑袋就大,他的脑袋不笨,反而聪明的很,可分用在什么地方。

 

  要说战术学习,格斗演练,又或者是战场杀敌,和敌人斗智斗勇,那都是信手捏来,可这背东西嘛……

 

  唉,还不如捅他一刀算了。

 

  不过也没辙啊,谁让自己有把柄落在人家手里,就当是卧薪尝胆,等一有机会,非让那妞知道咱的厉害。

 

  林浩掏出手机颠在手里,这款老式的山寨机,已经跟了他三年多,功能齐全质量过关,最重要的是份量足,曾用它砸歪过北疆边境上犯罪分子的鼻子,只是最近不是自动关机就是死机,看来是时候给自己换个新的了。

 

  民政局的周边本来就是闹市区,前边不远就有一个手机专卖店,林浩走了进去,这一大清早的刚开门,店里就他一个顾客,接待他的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

 

  这小姑娘本来懒洋洋的,结果一看到林浩身上的名牌,大眼睛立马一亮,财神爷保佑,这是来了个大客户呀。

 

  于是,马上将店里的高档手机从头介绍了一遍……

 

  “这是最新的苹果7,土豪的标配,装逼拉风的利器!”

 

  “这是华为刚出的V9,高端大气上档次,成功男人的选择!”

 

  “这是三星盖乐世Note7,冒险家的首选,自带不定时爆炸功能!”

 

  ……

 

  林浩反正也不急着赶时间,就听这小姑娘慢慢介绍,目光突然瞄上了墙上的一个横幅——高价回收旧手机,于是笑嘻嘻的问道:“美女,咱们这回收旧手机?”

 

  “是呀……”

 

  小姑娘被林浩打断,正好趁机喝了一口水,介绍了半天,嗓子都快冒烟了,“大哥,你的是什么手机呀?”

 

  林浩笑着说:“我这手机用了三年,一直爱护的很好,只不过最近有点小故障,所以才打算来买新手机的。”

 

  “哦?”

 

  小姑娘笑道:“这么说,大哥你对这手机还挺有感情呢?手机就是一个消耗品,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只要手机合适,我们店里给出的承诺是高价回收,不知道……”

 

  话音未落,林浩已经把他的老山寨机拿出来了,擦了擦屏幕上的灰,“美女,你瞅我这手机值多少钱啊?”

 

  小姑娘脸上的笑容立马一僵,胳膊扶着柜台撑了一下,两条腿一软差点没站住,眼前的手机那‘华丽丽’的外表,只能用‘悲惨’两个字来形容,“大哥,你这手机俺们这真回收不了,要不……给你换个碗吧?”

 

  十分钟后……

 

  林浩左手拎着个碗,白底蓝花的青花瓷,右手握着新买的手机,也是看那姑娘介绍的卖力,最终买了个华为的最新款,这新手机功能强大,重要的是能双卡双待。

 

  手机刚一开机,就叮的收到了一条短信,是老周昨天晚上发过来的,大致就是问他到海港市之后感觉怎么样。

 

  乍一看,老周这还挺关心他的,但这一切都是假象,老周这是怕他在海港市待的不顺心,撂挑子杀回北疆,鼓捣二斤C4把他那军区大院里的红砖小二楼炸飞了。

 

  林浩只简单的回过去四个字:马马虎虎。让那老家伙提心吊胆去吧。

 

  咕噜……

 

  刚发完短信,肚子就叫了起来,林浩这才想起来,从早上到现在,他还滴水未进呢,本想在这街上随便找个馆子凑合一顿,可转念再一想,打昨个儿下火车到现在,还没好好吃一顿呢,于是去路边拦了个出租车。

 

  “小伙子,去哪?”

 

  司机师傅是一个五十多岁的大叔,满面笑容的问道。

 

  “大叔,哪儿有好吃的,就去哪!”林昆笑着说。

 

  “哈哈……”

 

  司机大叔笑了一声,道:“那你算问对人了,这前边不远就是大学城,那儿有一个小吃街,名气不怎么大,但那街上的小吃都正宗的很,保证你吃完了不后悔。”

 

  “好,就去那儿!”

 

  出租车一路向前,没多久便来到了大学城,司机大叔给林浩简单的介绍了一番,海港市百分之八十的大学都在这大学城里,这周边已经形成了一个独立的商圈。

 

  小吃街夹在两所大学的中间,林浩从车上下来,掏了一百块递给司机大叔,司机大叔本来要找零,林浩已经背对着他向小吃街走去,挥了挥手,“不用找了!”

 

  迎面一阵香气扑鼻而来,其中混合多钟美食的味道,林浩先来到了一个羊肉串的摊前,卖肉串的是一个新疆人,三十多岁,戴着个新疆的小礼帽,在那儿吆喝着。

 

  林浩先买了十个羊肉串,边走边吃起来,热乎乎刚出炉的羊肉串,咬在嘴里头肥的直流油,这味道就一个字——香。

 

  这会儿正是半晌午,不上不下的也不是什么饭点儿,但小吃街上的人依旧不少,来来往往的多是周边的学生。

 

  十个羊肉串,很快就吃完了,林浩舔了舔嘴角,一脸的意犹未尽,又来了一个生煎的摊位前,老板娘是个三十多岁的大姐,圆脸微笑,一副和气生财的模样。

 

  林浩又买了份儿海鲜生煎,继续向小吃街的里头走去。

 

  前边突然围了一堆的人,熙熙攘攘,一个公鸭嗓的叫嚣声,从人群中传了出来,“死老头,整个小吃街就你不交保护费,不给你点颜色瞧瞧,真当咱们兄弟是吃素的!”

 

  “狗哥,别跟他墨迹了,这老东西就是欠打!”

 

  “对,揍他!”

 

  ……

 

  林浩眼睛微微一眯,瞅着人群的方向,丢了一个生煎到嘴里,有热闹不看王八蛋,跟着周围的人也凑了过去。

 

  人群的中间,一个六七十岁,须发洁白的老头儿,正被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年轻,揪着衣领子推搡在身后的手推车上,手推车上放着一个烤地瓜的炉子,此时炉子倒在一边,里面的烤地瓜七零八落的撒的满地都是。

 

  老头儿的腿边,一个四五岁大,满脸脏兮兮的小男孩,正抱着老头儿腿,被吓的哇哇哭,仰着小脑袋,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冲那小青年哀求道:“放了我爷爷……”

 

  小青年不为所动,冲着小男孩吼了一嗓子,“给老子闭嘴,再特么的哭,信不信老子一脚踢掉你的脑袋!”

 

  小男孩哭的更凶了……

 

  小青年的身后,站着另外两个小青年,也都是二十出头的模样,其中一个剃着光头,圆乎乎的脑壳子油光锃亮,嘴角生了个大黑痣,在那儿嘬着个牙签一脸嚣张。

 

  另一个高高瘦瘦,染了一头的扎眼的黄毛,一脸的穷嘚瑟。

 

  围观的人群指指点点,心里头都为那可怜的爷孙打抱不平,但一圈几十个人,却没一个敢上前替老人出头的……

 

  

  

 

  林浩站在人群的外围,往里头一看,心里顿时一股怒火冲上了脑门儿,这光天化日的,居然还有这么欺负人的。

 

  啪!

 

  手里剩下的几个生煎,一把摔在了地上,就准备冲进去,胳膊突然被人拉了一下,是刚才卖他生煎的圆脸大姐,这大姐低着声音好言相劝,“大兄弟,你还是别逞强了,里面的这三个是咱们小吃街上的恶霸,不好惹的……”

 

  林浩冲着大姐笑了一下,道:“今天这事我管定了。”说完,抄起他那青花瓷的饭碗,冲着里面就丢了进去。

 

  嗖……

 

  半空中一道虚影闪过,掠过众人的头顶,砰的一声闷响,那白底儿蓝花的饭碗,砸在了拎着老头儿衣领的小青年的后脑勺上,紧接着啪的一声碎响,摔的细碎。

 

  “哎哟!”

 

  小青年吃痛的一声惨叫,捂着脑袋回过了头,恶狠狠的冲围观的众人吼道:“谁……谁特么砸的老子!”

 

  剩下的两个小青年,也是竖起了眉毛,瞪着身后的人群。

 

  围观的众人面面相觑,被这三个小青年一瞪,都有些害怕,而刚才拉林浩的那位大姐,马上跑到一边装作跟他不认识。

 

  “让一下,让一让……”

 

  林浩挤过了人群,出现在了三个小青年的跟前,不过目光却是没往三个人的脸上看,眼巴巴的盯着地上那碎成渣的饭碗,痛心疾首的一声惊呼,“我的碗!”

 

  三个本来满脸愤怒的小青年,顿时眉头一皱,有点懵。

 

  周围围观的人群,也是个个丈二的和尚摸不到头脑,这啥情况?

 

  林浩蹲在了地上,拣起地上的一个碎碗瓣,回过头来,一副煞有介事的模样,冲着那被碗砸了的小青年吼道:“我这可是乾隆年间的官窑青花瓷,祖传了好几代,现在被你这破脑袋给砸碎了,你赔我的碗!!!”

 

  乾隆年间,官窑青花瓷……这特么的得多少钱啊?

 

  被砸的小青年脸上的表情一愣,紧接着就心虚起来,捂着后脑勺的手赶紧放了下来,辩解道:“不,不是我砸的……”

 

  “你还想耍赖,周围这么多人都看见了,赔我的碗!”林浩理直气壮,向前走了一步,这小青年紧张的后退。

 

  “我次奥,小子你TM碰瓷的吧!”光头小年轻一声怒骂,黑着脑门,瞪着林浩就吼道:“也不打听听,在这大学城里,敢跟我狗哥作对的人,都是什么下场!”

 

  “小子,你特么的居然敢唬我!”被砸了脑袋的小青年回过神,脸上立马换上了一副凶神恶煞的表情冲林浩吼道。

 

  啪!

 

  一声凛冽的脆响,林浩毫不客气的,直接一个大巴掌,甩在了被砸的小青年的脸上,这小青年猝不及防,被打了个正着,一声痛叫,整个人趔趄的就往后退。

 

  林浩不屑的一笑,“我不但敢唬你,我还敢揍你呢。”

 

  围观的人群,脸上的表情又是一怔,这哥们是高人啊!?

 

  自称是狗哥的光头小年轻,还有他身旁的黄毛小青年,脸上皆是一愣,但很快就回过了神,狗哥一声怒吼,当先就向林浩冲了过来,“小子,你特么找死!”

 

  黄毛小青年紧随其后,也跟着气势凛然的喊了句:“找死!”

 

  两个人四只拳头,一齐就向林浩砸了过来,林浩眼角的余光淡淡的一瞥,这种花拳绣腿,他是真懒的动手,随手一个大巴掌,冲着那光头的脸颊就抽了下来,同时一脚撩起,冲着那黄毛小青年就踹了出去……

 

  啪!

 

  砰……

 

  光头小青年被抽的原地转了个圈,半边脸颊肿的老高,一声惨叫嘴巴张开的同时,两颗新鲜牙齿飞了出来。

 

  黄毛小青年肚子上挨了一脚,那看似轻松的一脚,却像是一列火车一样,一声闷响,直接把他给踹的倒飞出去……

 

  光头小青年惨叫了一声,趴在了地上,眼前天旋地转一片漆黑,黄毛小青年捂着肚子佝偻着躺在了地上,肠子都像是被踹断了,在那儿浑身哆嗦的直哼哼……

 

  就剩下刚才拎着老头儿衣领,脑袋被砸的小青年还在站着,林浩一回过头,这货怂的直接被吓的两条腿一软坐在了地上,嘴唇哆嗦的讨饶道:“大,大哥,我错了……”

 

  林浩走过来,直接揪着他的衣领,丢到了老头儿的面前,“道歉。”

 

  小青年嘴角哆嗦,回过头向林浩看过来,林浩直接又是一巴掌拍了下来,“MD,老子让你道歉没听见啊!”

 

  小青年被打的又是一声痛叫,哪还敢有半点的犹豫,赶紧就向老头儿道歉,“大爷,我错了,我以后不敢了。”

 

  林浩又把那光头小青年和黄毛小青年拎了过来,这两人都是被打的七晕八素,这会儿稍稍恢复了点儿,倒是都挺识相的,不用林浩开口,便一起向老头儿道歉。

 

  林浩拣起了地上的一瓣碎碗,丢到了三个小青年的跟前,换上了一副和颜悦色的笑容,道:“我这碗怎么赔啊?”

 

  三个小青年面面相觑,以光头小青年狗哥为首,默默的点了点头,算是认栽了,林浩也没太过分,把他们身上的钱全都给榨干了,就挥挥手赏了他们一个‘滚’字。

 

  三个小青年踉踉跄跄,狼狈的逃了,围观的人群响起了一阵热烈的掌声,一个个看向林浩的目光中,充满了崇拜。

 

  “散了,都散了!”林浩挥着手,冲周围的人喊道。

 

  等围观的人群散开,林昆回过头,眼前那一对可怜的爷孙,正满脸感激的看着他,老头儿一只苍老的手,放在孩子的头上,说:“孩子,快跟叔叔说谢谢。”

 

  小男孩眼中仍有胆怯,小声的说:“谢谢叔叔。”

 

  老头儿满脸感激的冲林浩说:“小伙子,真是谢谢你。”

 

  林浩将手里从那三个小青年那儿诈来的钱,塞到了老人的手里,咧嘴一笑,道:“大爷,这些钱你拿着,就当是赔偿了。”

 

  老头低头看了一眼手里的钱,至少有一千多块,连忙摇头说:“小伙子,不行,用不了这么多钱的。”

 

  林浩看了一眼地上散落的烤地瓜,又从兜里掏出一百块钱,硬塞到了老人的手里,笑着说:“大爷,你的这些地瓜都归我了!”说着,便弯腰去拣地上的地瓜……

  

 

  老人推着手推车,领着小男孩离开了,小男孩远远的回过头,伸出那瘦弱的小手,冲林浩挥了挥手,林浩望着这一对爷孙,脸上挂着笑容,内心里五味陈杂。

 

  思绪一下子回到了很久以前,他还是一个孩子的时候,也经常和奶奶一起去夜市,奶奶卖着鞋垫,他安静的蹲在一旁,每天夜深的时候,拉着奶奶的手回家。

 

  那时候从背影看去,大概就是这个样子吧……

 

  “林浩?”

 

  身后突然有人叫了一声,林浩将思绪从回忆中抽回,一个皮肤黝黑的圆脸小胖子正打量着他,见他回过头,脸上的表情立马惊喜起来,“浩子,真是你!”

 

  林浩也是马上认出了眼前的这人,正是他小时候的玩伴,一时间脸上的表情也是激动了起来,道:“朱强!”

 

  “浩子,你怎么在这儿了,咱们初中毕业那会儿,你不是去当兵了么?”朱强兴奋的说着,把林浩拉到了旁边的一个小摊位,拿了个小马扎给他坐下。

 

  “退伍了。”

 

  林浩笑着说道,打量了一眼身旁的小摊位,和这小吃街上的其他摊位差不多,挂着一个‘强子凉皮’的招牌,笑着说:“强子,这个摊位是你的?”

 

  朱强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初中毕业我就出来打工了,也没啥文凭,只能弄这么一个小摊凑合着干。”

 

  说着,朱强的眼睛突然一亮,抬起胳膊比划了一下,道:“浩子,你刚才打那狗崽子的招式简直帅极了,都是在部队里学的?以前上学那会儿你就能打,但没现在这么霸道,那狗崽子也是有两下子的。”

 

  林浩笑着点了点头,道:“你是说那个小光头?”

 

  朱强道:“年前,我们几个小贩跟他发生了冲突,本来想一起联手,把这恶霸从这小吃街赶出去,我们三个对上他一个,本以为能稳稳揍趴他,结果……嗨,当初毕业跟你一起去参军就好了,可惜我太胖了,人家部队的大佬看不

>>>>全文在线阅读<<<<

本文标题: 高大肥硕的粗腿女人_丰臀浪乳小说全文 新闻转载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有问题请联系管理员,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icsmcgee.com/ent/913872.html

为您推荐的相关新闻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