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娱乐新闻 > 新闻正文

老师的肥美黑森林/将军低吼着释放了

总不能再表哥家白吃白住,他们不会说什么,可我心里过意不去。下一刻,表哥问我了,说要是不愿意的话也没有关系。 我点头道:“没事,我也闲不住,能帮一点忙算一点。今天就可以跟

 总不能再表哥家白吃白住,他们不会说什么,可我心里过意不去。

下一刻,表哥问我了,说要是不愿意的话也没有关系。

 

我点头道:“没事,我也闲不住,能帮一点忙算一点。今天就可以跟着去上班,也不要工资,反正住在这里,也挺麻烦人的。”

 

听见我的话,表哥脸上有些羞愧,嘴里叹了口气,点点头。

 

“行,那今天晚上你跟我过去吧,我尽量找到轻松的工作给你做。不管怎么说,你眼睛不好使,我也不能让做太幸苦的活计。”

 

表哥点了两支烟,放到我的嘴里。

 

接下来,他又说起另外一件事。

 

“对了微微,我公司里面有个女员工,因为一些原因,暂且还没有住的地方。不管怎么说我也是她的老板,我打算让她过来跟你住一段时间。顺便我不在的时候,陪你解解乏。”

 

唐柔点头:“好啊,省得我一个人在家也无聊。”

 

关于马老板给她下药的事情,她只字未提,我也没有说出来。

 

以后远离那种人就行,没必要秋后算账,让表哥惹出一身的麻烦。况且昨天晚上,马老板也没有得逞。

 

吃完午饭,唐柔在我火热的视线下,端着盘子走进了厨房,开始洗碗打扫。

 

表哥和我坐在沙发上聊天,大致的话题就是问我这段时间恢复的怎么样,我只能敷衍说恢复的还行,最起码几个月的时间,应该能完全看见东西了。

很快一个中午过去。

 

到了傍晚,表哥没有吃晚饭,带着我上了一辆奥迪轿车,两个人往公司赶去。

 

表哥的公司面积挺大,前面是一栋三四层的办公小楼房,后面是一块空地,被圈起来用彩钢瓦搭建成一个钢架棚。不得不说,里面环境安静,卫生打扫的很好。

 

十几个员工忙着挑拣各种快递包裹,打算送过去。

 

表哥给我安排的任务也简单,让我负责给那些员工端茶送水,买包烟什么的。挺简单,省得他们老找借口往外跑,耽搁工作的效率。

 

说白了,我就是一打杂的。

 

当然我也乐意,表哥对我不错,我也想为他做点什么。

 

那些员工使唤我的时候也不含糊,什么事情都让我去弄,不过看他们也幸苦,本来我就是来打杂的。

 

第一天上班,还算不错,累是有点累,但也觉得充实。

 

到了晚上八点的时候,员工们陆续下班。

 

空旷的厂棚立刻安静下来,头顶上有几盏暗黄的灯泡,就我一个人随便找了个地方喝水。

 

就在我快要离开的时候,身后货物箱子那边传来了女人的娇喘声,听着特柔软。

 

员工不是都走了么?一下班跟脱缰的野马似的,拉都拉不住,谁还会留在这里?而且听着动静,明显是在做那种事。

 

好奇心驱使下,我悄悄的饶了过去。

 

紧接着,我长大了小嘴。

 

有个身材火辣的女人一丝不挂的趴在货物箱上,连体短裙被扒拉到膝盖上,两个饱满被挤的变形,嘴里娇喘连连。

 

表哥站在后面扶着她的腰,不停进攻着,力气非常大,发出了‘啪啪’的响声!

 

表哥表情狰狞,一巴掌拍在女人的屁股上,顿时浮现出一枚清楚的巴掌印

 

女子昂着小脑袋,柔弱的娇吟像是啼哭一样,她踮起脚尖回头去亲吻表哥。她的身材太极品了,前凸后翘,难怪能把表哥迷的没有一丝理智。

 

我张大了嘴,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场景。

 

表哥出轨了,他辜负了唐柔,不知道为什么内心里面突然涌出一股怒火。难道前几天他口口声声的说加班,也是在和这个女子厮混?

 

我当时想冲过去,往表哥脸上狠狠的砸几拳,骂他是个不要脸的玩意儿,然后回去把这些事情告诉唐柔。可一旦说了,那我表哥和唐柔之间也就完蛋了,她们还有几个月就要结婚了。

 

身为男人,我更了解男人,面对女人白花花的身子,根本抗拒不了。可能表哥做出这些事情前,也犹豫了好久吧?

 

我甚至害怕看见唐柔知道这一幕后,脸上绝望伤心的表情。我自己也说不上来,为什么特别在乎唐柔的想法,其实心里也害怕自己喜欢上了她。

 

幽谧昏暗的铁棚里,啪啪声非常明显,表哥满头大汗,嘴里吭哧吭哧的喘着,一心努力的耕田。那个女人把自己的双腿张的更大一些,泛滥的江水绝提千里,到处都是。

 

她伸手抚摸表哥的子弹库,叫声越来越高亢,整个人都在发抖。

 

“亲爱的,深一点,人家要上天了。”

 

女子再也抑制不住,放声大叫出来,哆嗦的频率越来越夸张。

 

表哥连忙伸手捂住她的嘴,压低声音:“你要死啊,我弟弟还在呢。让他听见了,我们可都完蛋了。”

 

女人抛了个大媚眼:“是你自己天天要弄我的,我又没求着你上。”

 

表哥艰难的咽了咽口水:“谁让你这么性感,看见你那家伙就抗议,非要把你干的求饶才罢休。”

 

女人咯咯笑了出来:“小刚哥,你好厉害。”

 

另一边,我浑身冰冷的观看着,世界上纸包不住火,唐柔迟早会知道表哥跟这个女子的事情。

 

心里无比的纠结,但有一点很肯定,我决不能把这件事情告诉唐柔。表哥对我不错,他只是受不了诱惑犯下错误。

 

男人一旦有钱了,身边总是不缺各种狐狸精,稍微的引诱一下,很容易犯错。

 

我咽了咽口水,下面也缓缓苏醒,毕竟自己还是一个小雏儿,没有经历过人事。看见这么劲爆的活春宫,谁能忍得住?

 

眼前的场面已经刺激的我魂游天外,唐柔白花花的身体,再一次出现在了脑海中。

 

一阵剧烈的动静过后,表哥那边也完事了。

 

女人累坏了,趴在纸箱上面,浑身香汗淋漓。她的身材不胖不瘦,属于完美比例,而且那两个暴露在空气中的白兔,比唐柔的还要大。

 

“小刚哥,我住的地方找好了么?我才不要住在又脏又乱的城中村里面呢。”

 

她一边开口一边整理衣服。

 

不得不说,看清女子的容貌后,还是比较惊艳的。她留着齐刘海,年纪不大,最多二十多岁左右,皮肤白里透红,脸上的绯色还没有消退,两个大眼睛很传神,仿佛会说话。

 

我算理解表哥为什么抵抗不住诱惑了,这个女人虽然不如唐柔,但本钱也不错。吃惯了山珍海味,偶尔换点口味打打牙祭,谁都喜欢。

 

表哥提起裤子,往她白兔上捏了一把,笑着开口:“你这段时间去我家住,我跟我女朋友说好了,咱们的事情你小心点,别说漏嘴了。还有我弟弟也在我家住着,平常也好有个照应。”

 

仿佛想起什么,表哥提醒道:“你要什么我都能给你,唯独不许打我女朋友的注意,我爱她,一辈子都爱。还有我弟弟,他很单纯,心眼不错,不许你勾引他。”

 

女子翻了个大白眼:“帅不帅?”

 

表哥笑呵呵的说:“人长的一般,不过下面那家伙比我的还大,我就羡慕那小家伙的本钱。我要是有他的大,一定艹死你。”

 

女子闻言,眼睛闪过异样的神色:”真的?放进去一定很爽吧?“

 

表哥没好气的骂道:”老子还满足不了你么?“

 

我哭笑不得,嘴里深吸一口气。原来表哥今天跟唐柔说,要把公司一个女员工接到他家住,说的就是这个女人。

 

一时间,觉得唐柔好可怜,为了表哥独守闺房,忍不住的时候也只是自己解决,而不是出去勾三搭四找野男人。

 

如果我有这么一个漂亮性感的女朋友,我都愿意一天二十四小时躺在床上,心甘情愿的被榨干。

 

“玲儿,弄快点,我弟弟快来了。”

 

表哥不满的催促了一句。

 

陈玲儿嗔怒的开口:“刚才弄人家的时候怎么不嫌慢?下回再不带安全措施,我可不让你弄了,别到时候怀宝宝了。讨厌,每次都把人家的下面填满了,不怀宝宝才怪。”

 

表哥笑了笑,隔着衣服摸了几把,这才心满意足的收回手。

我赶紧转身跑出厂棚,回到表哥的办公室。

 

没过几分钟,表哥和陈玲儿也进来了。

 

两人身上全是汗,我则是镇定的坐在沙发上,听见脚步声,问他们去干啥了。

 

表哥解释道:“刚才还有些事情没弄,我带着玲儿去弄一下,这不刚刚弄好。走吧,今天晚上事情差不多了,咱们吃点宵夜就回家。”

 

我没有说什么,站起来往探索着往外面走去。

 

陈玲儿惊讶的开口:“你弟弟眼睛看不见?”

 

表哥点头:“嗯,以前从电动车上摔下来,能保住命算不住了,也落下了病根。不过医生说慢慢治疗,总有一天会康复,不是什么大事情。”

 

随后表哥带我们去吃了点宵夜,打算回家。

 

一路上,非常的安静,但表哥的手可不老实。

 

他把手放到唐微微衣服里面,弄得陈玲儿面红耳赤,看起来十分难受。

 

陈玲儿声音很小的问了句:“你这弟弟的眼睛,真的不好使么?”

 

表哥比划了OK的姿势。

 

回去时,我特意带了不少宵夜,说是要给柔柔姐吃,她肯定还饿着呢。

 

表哥看了我一眼,没说什么。

 

路上看着表哥和陈玲儿两个人亲亲我我的,说实话,心里特不是滋味可表哥是我表哥,我还能怎么做?我家本来就有一个遗传,帮亲不帮理。

 

上次我差点把小命弄丢了,听见我家里的钱不够,表哥二话不说立马大半夜的带着二十万现金赶回老家。这个恩情,我可是一直都记着呢。

 

唐柔是个好女人,我只希望表哥能早点醒悟过来。而且心里也决定了,只要表哥跟唐柔一结婚,我就立马离开他家,一个人出去打工。

 

我紧紧抱着怀里的夜宵,装作什么都没有看见的样子,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

 

好在表哥心里多少有点顾忌,在我眼皮底下没和陈玲儿做出多么过分的事情来,他又在开车,不敢一心二用。

 

表哥刚刚把自己库存里面的子弹交给了陈玲儿,他到没有什么太明显得反应。倒是我下面硬的难受,看着陈玲儿雪白的大腿,顿时心猿意马,满脑袋全是刚才的画面。

 

趁陈玲儿和表哥不注意,我轻轻抓了一下那家伙,浑身闪过一阵电流,居然可耻的出来了。我能感觉到小裤衩完全湿透了,特难受。

 

出来后,可算平静不少。

 

来到家门口,表哥停好车子,扶着我往车子上面走下,我摇摇头说:“表哥,不用扶我,我可以的。”

 

陈玲儿在一边感慨道:“小刚哥,你家好漂亮,这是别墅么?”

 

表哥笑了笑:“这里的房价不贵,小别墅而已,不值几个钱。进去吧,我交代你的记住了没?”

 

说完,他又压低声音补充了一句:“要是让我知道你不老实,就重新找个地方给你。还有,这段时间我会尽量帮你找好房子,不会太差。”

 

陈玲儿笑道:“你以为我真的图的你的钱么?来这里上班之前,有个富二代追归我都没答应,老娘也不是没本钱。我只是看心情而已,心情好了倒贴你都可以。”

 

表哥没有接着开口,打开大门。

刚进去,就看见唐柔正在沙发上看电视,她穿着一件粉色的睡衣,和往常一样,里面是真空的。一眼看去,两个挺翘的雪白傲然矗立,把睡衣高高撑了起来。我差点流鼻血了,一点都不夸张。

 

表哥脸色有些尴尬:“柔柔,快去换衣服,家里来客人了,成何体统。”

 

唐柔看见陈玲儿后,大方的站了起来:“怕什么,你又不是没看过。再说了她是个女人,这更没事了。”

 

陈玲儿也笑了笑:“没事,这就是嫂子了吧,好漂亮。”

 

“嫂子,你好,我叫陈玲儿。这段时间在找住的地方,只能麻烦一下你了。”她笑咯咯的跟唐柔握了握手。

 

唐柔点点头:“我听见小刚说要带员工过来住,我已经把房间收拾好了。反正房间空着也是空着,多个人热闹点,省得晚上小刚在公司加班怪冷清的。”

 

客气了几句,唐柔回到房间穿上了内衣,出来时,两团肉团被罩罩紧紧包裹,勾勒出一抹深不见底的有人沟壑。

 

表哥则是回到他们房间里面,修理那个坏掉的淋浴花洒。

 

我和唐柔以及陈玲儿坐在沙发上聊天。

 

看了眼自然大方的陈玲儿,我心里叹了口气,乱乱的,不知该说什么好?

 

“柔柔姐,我给你带了宵夜,快吃吧。”

 

我帮唐柔打开餐盒,体贴的掰开一次性筷子,递给她。她笑着说了声谢谢,接过筷子开始吃宵夜。

 

气氛还算融洽,唐柔和陈玲儿两个女人叽叽喳喳的聊着天,莺声燕语的,有些话题听的我小脸发红。我不时的扫过她们两人的雪白大腿,口干的咽了咽,下面又隐隐出现抬头的迹象。

 

两个性感火辣的大美女,以后别想安生了。我也佩服表哥的胆子,居然敢把陈玲儿光明正大的带回家,就不怕被唐柔发现什么吗?

 

很快,表哥拍了拍手,从他和唐柔的房间走出来:“好了,玲儿想洗澡的话,可以来我们房间,也可以去小北的房间。”

 

陈玲儿意味深长的看了眼表哥,小声的说:“那多不好意思。”

 

唐柔笑着开口:“没事,你可以来和我一起洗,反正都是女人嘛。”

 

陈玲儿感激的点了点头。

 

唐柔开口道:“差不多就睡觉吧,快三点多了,我带你去你的房间,看看满意不?”

 

两女起身边谈边笑的往另外一个房间走去,表哥家的空房间的确很多,收拾一下还可以再住一个人。心里不由得更羡慕了,什么时候,我才可以像表哥一样买一栋小别墅?

 

我跟表哥说了一声,也起身回到房间里面。

 

累了一天,真心不想在动了,澡都没有洗,就随便洗了脸脚便躺在床上。

 

明天还要去表哥公司帮忙,我可不敢像以前那样,天天四五点才睡。

>>>>全文在线阅读<<<

本文标题: 老师的肥美黑森林/将军低吼着释放了 新闻转载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有问题请联系管理员,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icsmcgee.com/ent/913608.html

为您推荐的相关新闻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