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娱乐新闻 > 新闻正文

公主被紫黑的粗硕撕裂小说:好爽紫黑h

那景色直接让段飞兽血沸腾,几乎都想冲过去直接把刘寡妇办了。洗了一会刘寡妇好像是感觉有些累了,坐在放手电的大石头上休息。一脱离了手电的光芒段飞就看不清楚了,刘寡妇的身

 那景色直接让段飞兽血沸腾,几乎都想冲过去直接把刘寡妇办了。

洗了一会刘寡妇好像是感觉有些累了,坐在放手电的大石头上休息。一脱离了手电的光芒段飞就看不清楚了,刘寡妇的身影就变的有些模糊了。

 

“嗯。”刘寡妇舒服的哼了一声,蹲在高粱地里的段飞一愣,随即就模糊的看到刘寡妇的一只手好像在摸自己的胸脯。

 

隔了一会刘寡妇的一只手像下身摸去,忽然刘寡妇“啊”了一声,紧接着摸着下身的那只手不停的蠕动,速度越来越快,而且刘寡妇的叫声也开始越来越大。

 

难道她这是在“自摸”?段飞心头一颤,这可是个好机会!此时的段飞浑身燥热,身上就好像有千万只蚂蚁再爬一样,下身顶在裤子上顶的生疼,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自摸”的刘寡妇,只想冲出去用自己的大家伙来代替她的手。

 

此时的刘寡妇完全不知道旁边还有人在偷看她,已经到了忘我的境界。手上的频率也越来越快,那一声声浪叫仿佛锥子一样钻进段飞的耳朵里,段飞只感觉自己的下身好像都要被憋爆了。

 

“不行,得冲上去,哪怕是沾点腥也过瘾呐。”

 

“小飞,小飞,睡婶子,你快睡婶子,快。”刘寡妇忘情的喊着,而蹲在高粱地里的段飞当时就愣住了,好半天才回过神儿来。

 

乖乖,这刘寡妇“自摸”居然把自己当成幻想的对象,段飞心里大喊:“婶子,今天我要让你梦想成真。”

 

想到这里段飞迅速的把自己脱的精光,像离弦的箭一般冲向刘寡妇。

 

听到声音的刘寡妇迅速抬起头,当看到一个人朝她冲过来顿时就吓的呆了,紧接着就要开口大叫。

 

“婶子,别叫,是我小飞。”段飞三步变作两步冲到刘寡妇跟前,一把就将她的嘴捂住,随后说道。刘寡妇见是段飞两眼直愣愣的看着他,过了好一会才示意段飞放手,将一只手从下身抽出,说道:“小飞,你怎么在这?你什么时候来的?”

 

“刚来,听到婶子你叫我我就出现了。”

 

被段飞一说刘寡妇顿时脸上一红,而段飞则不客气的抱住刘寡妇,一低头就亲住了刘寡妇的小嘴。

 

“唔唔唔!”刘寡妇悴不及防,被段飞亲了个正着,急忙一扭脸,躲开段飞的进攻,说道:“小飞,你这是干啥,这可不行。”

 

“有啥不行的,婶子,你不是想我吗,我来了。”段飞一只手在刘寡妇的胸前反复的揉搓,刘寡妇感觉浑身好像都失去了力气,心里既想挣扎又想让段飞继续,矛盾异常。

 

段飞另一只手也不闲着,顺着刘寡妇的肚子滑到小腹,轻轻往里一按。刘寡妇顿时浑身一个激灵,迅速抓住她下身的那只手,摇了摇头。

 

“小飞,那里不行,婶子不能让你摸那里。”

 

“婶子,刚才我看你自己在摸,现在我来帮你。”段飞哪还管刘寡妇让不让,稍微又用了一点力。刘寡妇舒服的哼了一声,随即就闭起眼睛,任由段飞在她那里摆弄。

 

段飞见刘寡妇已经不再反抗,顿时高兴不已,更加卖力了。刘寡妇“啊”的一声,两只手抱着段飞的头,身体不断的在石头上扭来扭去。

 

下身的手力度越来越大,刘寡妇再也忍不住开始哼哼了起来,段飞的节奏越快她叫的也越大声。段飞被她那勾魂的声音叫的实在是受不了,趴到刘寡妇的耳边轻轻对她说道:“婶子,准备好了吗,我要睡你了。”

 

刘寡妇身子一颤,胸口不断的起伏,但没说话。“你不说话就是同意了。”段飞兴奋异常,这刘寡妇一直都是他的梦中情人,今天终于能得愿以偿,段飞怎能不兴奋。

 

“不行,小飞,你还小……这样做不好。”

 

“小,我哪小了?你看看。”段飞凑到刘寡妇跟前,刘寡妇看了一眼顿时吸了一口冷气。

 

“不是……小飞,我不是说你这个小,是你……”刘寡妇扭过头去,但没一会就又扭了回来,眼睛一直盯着段飞的身下。

 

“只要这个不小就中,婶子,我来了。”

 

段飞毫不犹豫的提枪上马。刘寡妇兴奋的叫了一声,她已经整整八年都没尝过这种滋味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段飞终于疲惫的趴在了刘寡妇身上,而刘寡妇脸上却带着兴奋的泪痕,双手轻轻的抚摸着段飞的脸颊,双眼充满着柔和。

 

“小男人,以后你就是我的小男人了。”刘寡妇在心里默默的说着,手上的动作也更加温柔。“婶子,我以后每天都去你家找你行吗?”

 

段飞抬起头,看着脸色红润的刘寡妇,傻傻的问道。刘寡妇轻轻摇了摇头,“小飞,婶子已经做了一回错事了,不能再错了,你不能去找婶子,听到了吗?”

 

“哦”,段飞轻轻的答应了一声,但心里却不这么想。这刘寡妇人漂亮,身子也美,自己一定得多找找她。书上不是说了吗,女人往往都口是心非,说的都是反话,她说不让自己去找她其实就是想让自己去找她。

 

想到这里段飞嘿嘿一笑,也不多说,又和刘寡妇洗了个鸳鸯浴才回了家,这一夜段飞睡的格外的香甜。

 

第二天早上段飞起的十分的早,想着今天曹梦珍能当他女朋友心里就乐滋滋的,见着谁都打招呼。路过村长家门口的时候田玉芬把他叫住,偷偷的塞给他两个煮鸡蛋。

 

“小飞呀,这几天你叔一直都在家,也没机会去找你,明天晚上他要去支书家喝酒,到时候我去找你。”段飞点了点头,也没多说啥,一边走着一边吃着煮鸡蛋,小日子十分滋润。

 

“哟,老黑哥,这是二丫的对象呀,可真不错。”段飞没走多远就听到田玉芬的声音,回头一看,见二丫和孙老黑领着一个小伙停在刘福贵家门口,那小伙二十六七岁的样子,正给刚出门的刘福贵发烟呢。

 

“是呀,这是俺家二丫的对象,在乡卫生院上班。人家今天休息,这不一大早就来看我了吗。”孙老黑说话的声音特别大,好像就怕谁听不到似的。其实段飞知道他这话就是说给他听的。

 

不过他现在也没心思搭理孙老黑了,还得去卫生室找曹梦珍呢。一想到曹梦珍的身材段飞就有点心血澎湃,恨不得立马就握在手里揉上几下。

 

“哟,那不是小飞吗,来来来,叔给你介绍介绍二丫的对象。”

 

刚准备走的段飞被孙老黑一叫便停下了脚步,本来段飞是真不想搭理他,但要是不去的话孙老黑还以为自己怕了他。段飞转过身子,把剩下的一个鸡蛋放进兜里,晃晃悠悠的走到孙老黑跟前。

 

二丫一见段飞就把头低了下去,一对漂亮的眼睛时不时的扫一眼段飞,不过一遇到段飞的目光马上就又躲到一边。

 

“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未来的女婿,叫熊亮,在乡卫生院上班,他爸是卫生院的院长。”孙老黑无比得意,就好像他闺女要嫁给皇上似的。段飞最见不得他这幅嘴脸,真恨不得上去抽他两巴掌。

 

熊亮长相倒不难看,梳了个中分头。只是脸上带着一股癞气,怎么看都不像好人。“叔,这是谁呀?”熊亮习惯性的给段飞递了根烟,段飞接过点上了火,一边的孙老黑说道:“这是我们村里的大夫,可有能耐了。对了小亮,你们乡卫生院缺人不?看看能不能让他也去你那。”

 

“叔,我们那好像不缺人,再说这事也不归我管,得问我爸。”

 

孙老黑一脸得意的看着段飞,那意思很明显,你想进乡卫生院,得人家老爹同意才行。段飞微微一笑:“那哪天你帮我问问你爸,你那要是缺人的话就帮帮忙,把我弄进去,我还等着有人给我磕头叫爷爷呢。”

 

“行,回去我问问。”一看熊亮就善于和人交际,虽然心里把段飞鄙视的够呛但脸上却不露出半点。段飞一听这话顿时就呵呵笑了起来,而孙老黑的脸都黑的看不出人模样了。

 

“就你还想去乡卫生院?去掏大粪人家都不要你,也不看看你自己是什么德行。咱走小亮,到叔家叔给你弄好吃的。”

 

说完孙老黑拉着熊亮就走,熊亮被弄的有些莫名其妙,不过马上也就反应了过来,看了段飞一眼,冲他不怀好意的笑了一下。

 

“你这小子,嘴上就不能吃点亏,这下孙老黑更记恨你了,人家那女婿的爹可是乡卫生院的院长,我看你呀,还真就别想进卫生院了。”

 

孙老黑一走田玉芬就说了段飞几句,段飞也不介意,心想反正孙老黑早就恨他了,也不在乎这次。“叔,你也上村部吗?咱俩一块走吧。”段飞朝一边的刘福贵问了句,刘福贵摇了摇头,“我得去村里的机动地看看,好像有点旱了,得找人去灌水呢。”

 

段飞摇了摇头,田玉芬还想说什么他也没心思听,摇摇晃晃的朝卫生室走去。

 

今天有点反常,因为每次段飞来的时候曹梦珍都已经把屋子给收拾一遍了,不过段飞到卫生室的时候门是锁着的,段飞开了门,在屋里坐到八点曹梦珍还是没来。

 

一直到九点多段飞听到大院门口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出门一看,见曹梦珍拉着一个男的,而那男的则不顾曹梦珍的拉扯,直直的奔着卫生室走来。

 

“哥,我说了,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做主,用不着你管。”曹梦珍边拉边拽,那男的使劲的甩开她,“你做个屁的主,你是我妹子,这事就得我说的算,妈的,哪个王八小子敢打你的主意,看我不弄死他。”

 

这时曹梦珍看到了卫生室门口的段飞,急忙朝他喊道:“段飞你快跑,我哥来打你了。”说着又上前开始拉那个男的。

段飞有些迷糊了,不明白曹梦珍她哥为啥来打他,难道是因为非礼了他妹妹?不能啊,昨晚曹梦珍不是和他说好了吗,说要跟家里商量他们的事,咋一转眼他哥就冲出来了。

 

“小B崽子,是个男人你就别跑,在那等着我。”曹猛被妹妹拉着,往前走都费劲,听到曹梦珍让那小子快跑,顿时就知道眼前的人就是他要找的人了。

 

“这啥情况?梦珍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段飞还没搞明白是怎么回事,前边的曹猛已经甩开了曹梦珍,直接向段飞跑来。

 

“段飞快跑,我哥不同意咱们的事,要打你。”段飞还没反应过来曹猛的拳头就到了眼前,嘭的一下就给段飞来了个满脸花。段飞被曹猛一拳打的连连后退,直到后腰顶在了桌子上才算站稳。

 

“你为啥打我?”

 

从小到大段飞还没吃过这样的亏,没想到曹梦珍他哥会这么不讲理,上来就给了他一下。“为啥打你,你敢泡我妹子就该打。”

 

曹猛长的很壮,那拳头抡起来都呼呼带风。段飞左躲右闪也没躲过几下,头上和身上都挨了几拳。“你他妈的讲不讲理。”

 

段飞也是个好战分子,上学的时候也算是混混一流。见曹猛一副要打死他的样子段飞哪能站在那里让他打,顺手抄起个椅子就砸在了曹猛身上。

 

曹猛没想到段飞还敢还手,悴不及防之下被段飞打到了脑袋上,血一下就流了下来,把他半边脸都染红了。

 

“妈了B你敢打我?”曹猛怒不可遏,迈了一大步一胳膊肘就顶到了段飞脑门上。段飞被这一下顶的脑袋发晕。曹猛趁机一脚将他踹倒在地,皮鞋头子不住的往段飞身上踩。

 

“小B崽子,让你跟我妹妹处对象,我今天踢死你。”

 

地上的段飞只是感觉脑袋一阵阵发晕,也没了反抗之力,只能任凭曹猛踢打。“住手,你是谁,敢在这里打人,你还有没有王法了。”

 

村委会的张会计听到声音跑了过来,见曹猛狠命的踢段飞,顿时就急了。“你他妈是什么东西,也敢对老子指手画脚。”

 

曹猛回身一拳就打在张会计脸上,把张会计打的“妈呀”一声,脸上的眼镜都打碎了,镜片掉了一地。

 

“哥,住手,你想把他打死呀。”曹梦珍从门外冲了进来,哭着抱住曹猛。而曹猛一巴掌就打在曹梦珍的肩头,曹梦珍哪能禁得住他打,直接就倒在了地上。

 

“小猛啊,你快停手吧,再打就真出人命了。”村支书曹正林也走进了屋子,曹猛见是自己亲叔叔来了也只好停住了手,哼了一声,拉了把椅子坐了下去。

 

“叔,你不知道,这小子敢打梦珍的主意,我早就给她找好婆家了,是在县里包工程的,光彩礼就给了五千,这小子算什么东西,还想跟梦珍处对象,我看他是活腻歪了。”

 

曹猛擦了一把脸上的血,气呼呼的说道。一边的曹正林轻轻点了点头,看了看地上的段飞,对曹猛说:“行了,打你也打了,你就先回去吧,要不然等村长来了你可能就走不了了。”

 

“刘福贵?他来了敢把我咋地,这十里八村的谁不认识我曹猛,他还敢抓我呀?借他几个胆儿。”

 

这曹猛在附近一带确实是有一号,就算在乡里也比较霸道,他父母根本就管不了他,就更别说曹正林这个当叔叔的了。

 

“谁敢在村部打人,还反了他了。”

 

得着信儿的刘福贵也跑到了卫生室,见到地上躺着的段飞顿时就跑了过去。见段飞还活着刘福贵长出了口气,随后看到了坐在那的曹猛。

 

“我说曹猛,你跑到我们小刘村打人算咋回事?”刘福贵虽然在说曹猛,不过口气却比较温柔,显然他也十分忌讳这个曹猛。

 

“刘村长,这小子想跟我妹子处对象,我打他不对吗?”曹猛可一点都不给刘福贵面子,刘福贵被噎了一下,讪讪的说道:“那也不能把人给打成这样啊。”

 

“打成这样?我告诉你,这算是轻的,要是这小子再敢打我妹妹注意我就弄残了他。刘村长,我曹猛是什么人你也知道,说到做到。”

 

说完曹猛就不再搭理刘福贵,拉起地上的曹梦珍就往外走。“走,跟我回家,别再来这破地方上班了。”

 

刚才曹梦珍只顾在段飞身边哭,这会被曹猛一拉顿时就挣扎起来:“我不回去,我才不嫁给那个三十多岁的老男人呢,我不回去。”

 

曹梦珍哭的十分凄惨,一边的曹正林看着不忍,对曹猛说道:“小猛啊,现在就先别让她回去了,万一再有个好歹,你先让她在这吧,我劝劝她。”

 

“叔,今天她必须得跟我回去,她要嫁的那人下午就来我家,不回去不行。”听曹猛这么一说曹正林也不说话了,只是叹了口气,不舍的看了一眼曹梦珍。

 

刘福贵见自己也插不上嘴,就蹲在段飞身边掐着段飞的人中,掐了一会段飞醒了过来。刚才曹猛那一拳打的太重,又对他一阵猛踢,把他给弄晕过去了。

 

醒过来的段飞一见曹猛拉着曹梦珍往外拖,顿时一股火气就冲上了心头。强忍着浑身的疼痛和头部的眩晕段飞站了起来,指着曹猛,“你他妈还是人吗?有人这么对自己妹妹的吗?”

 

刘福贵吓得赶紧去拉段飞,曹猛这货他也知道,要是真发起火来可能真会把段飞给打死。而段飞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劲,一把甩开刘福贵,晃晃悠悠的朝曹猛走去。

 

“小子,我看你是真想死,妈的,那老子今天就弄死你。”曹梦珍见曹猛又要对段飞下手,一把将曹猛大腿抱住,死活都不肯撒手。

 

“哥,你别打了,我跟你回去。”

就在卫生室里乱成一团的时候村委会里开进了一辆黑色小轿车,随即从车上下来几个穿着黑衬衫的男子,其中一个朝四周扫了一眼,随即看到卫生室门口的曹正林,问道:“请问段飞先生是在这里吗?”

 

曹正林一愣,下意识的点了点头。那几个穿着黑衬衫的男人朝卫生室走了过来,曹正林不知道他们是干什么的,急忙问道:“你们找段飞干啥?”

 

领头的男人微微一笑,说道:“我们老板请他过去一趟。”随后便不再理曹正林,走进卫生室。当看到卫生室里面的情景黑衬衫明显愣了一下,而屋里的人也都不知道这几个穿着黑衣服的人是干什么的,也都愣住了。

 

“哪位是段飞先生?”领头的黑衣男子又问了一遍,随后看到了穿着白大褂但一身是血的段飞。“你是段先生?”

 

虽然不知道对方是干什么的不过段飞还是点了点头,看着摇摇晃晃的段飞黑衬衫眉头微微一皱,随即说道:“段先生,我们老板想请你过去一趟,你能跟我们去一下吗?”

 

虽然黑衬衫说话十分客气,不过段飞却感觉他的意思是不去也得去。段飞不禁有些迷茫,不知道这几个看上去很像黑社会的人来找自己干啥。

 

“走吧段先生,我们老板还在等着呢。”黑衬衫也不废话,一摆手身后就过来两个人一左一右的搀扶着段飞往外走。

 

本来还在剑拔弩张的曹猛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看着领头的那个黑衬衫,问道:“你们要带他去哪?我们的事情还没解决呢。”

 

“最好闭上你的嘴,你们的事情我没有兴趣,要是你再多嘴我不介意把你的嘴给你缝上。”虽然黑衬衫的语气很是平常,不过曹猛却感觉到他如果再多嘴的话对方肯定会这么做,所以他很聪明的把嘴闭上,一句话也不敢说了。

 

段飞迷迷糊糊的被他们弄到了车上,黑衬衫一上车,汽车就发出吱吱的叫声,直奔着村委会大院外面跑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当段飞迷迷糊糊的醒过来时已经到了县城。汽车在县城最好的宾馆丽豪门口停下,此时的段飞已经基本没事了,扫了一眼身边的黑衬衫,好奇的问道:“你们老板究竟是谁呀?为什么带我来这里?”

 

一路上段飞已经不止一次问过这个问题,而每次得到的回答也都一样,到了就会知道。

 

几个人上了电梯,段飞还是第一次坐这东西,不过他没心思兴奋,脑袋里一直都在想着究竟是什么人要见他。

 

电梯一直到了顶楼才停下,段飞跟着几个黑衬衫来到一个房间门口,领头的黑衬衫轻轻敲了敲门,听到里面的人说进来才慢慢的将门推开。

 

“老板,您找的人我们带到了。”

 

屋里面坐着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长的白白净净,而且还带了个金丝眼镜,好像很有文化的样子。“行了,你们出去吧,我和段先生谈谈。”

 

几个黑衬衫退了出去,段飞一脸迷茫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对方朝他笑了笑,轻声说道:“用这种方式见面我很抱歉,但我有不得已的苦衷,请段先生原谅。段先生也不必知道我是谁,我只想请段先生给我看看病,若是段先生能够把我治好的话那报酬随你开,多少都行。”

 

听对方说要他看病段飞咧了咧嘴,一屁股坐在面前的沙发上。本来他就被唐猛揍的不轻,现在身上还疼着呢,老站着也受不了。

 

既然有求与自己那就没什么事了,段飞还以为他们要干什么呢。金丝眼镜笑呵呵的看着段飞,完全不在意他脏兮兮的样子。

 

斯文的从雪茄盒里拿出根雪茄,又用雪茄剪剪掉封口,随后拿起打火机在雪茄上烤了几遍,将雪茄递到段飞手中。

 

“段先生,尝尝这个,巴西的雪茄。”段飞也不客气,接过来点上火吸了一口,顿时就咳嗽了一声。金丝眼镜只是微微一笑:“第一次吸不要那么大口,会呛着的。”

 

段飞抽了一会雪茄感觉精神了不少,随后对金丝眼镜:“你是什么病,说来听听。”金丝眼镜微微一笑,“说起来还真丢人,段先生是医生,我也不瞒你,我那个东西不太好用,已经有四年的时间了。我跑了很多医院但都没有效果,所以今天才把段先生请来。”

 

“哦,是这么回事,那你怎么会找我给你治病呢?你怎么就知道我能治呢?”段飞很好奇他为什么会找上自己,怎么会知道自己会治病的。

 

“我手下有一个包工程的,在他手底下有个工人叫王大贵,这下段先生应该明白了吧?”段飞点了点头,原来这风是从王大贵那传出来的,这就难怪了。

 

这王大贵也不嫌丢人,自己得了性病还好意思满大街说去。不过这王大贵的病可能是见好了,要不然他也不会把自己会治这病的事情也说出去。

 

“呵呵,段先生,既然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那我们就谈谈报酬吧,给你这么多你觉得合适吗?”金丝眼镜伸出两根手指,段飞点了点头。

 

两千是不少了,都快赶上他两年的工资了,看来对方真是个有钱人,一出手就是两千。“好,那你就把裤子脱了吧,我要看看。”

 

金丝眼镜点了点头,也不迟疑,本来他穿的就是睡衣,将腰里的带子一解,他就赤果果的站在段飞的面前了。

 

段飞低头在他那东西上看了一会,随即便想从身边拿银针。可是一摸却摸了个空,他的银针在卫生室里,没带出来。

 

“我的家伙什没带。”段飞尴尬的挠了挠头,其实这也不能怪他,那几个黑衬衫架着他就走,也不说让他来干啥,他哪里能想到是要给人看病啊。

 

“段先生是说银针吧,没关系,我这里已经准备了。”说着金丝眼镜从床头的抽屉里拿出个针袋递给段飞,段飞一看顿时就爱不释手。

 

这银针比他的那套要好很多,不仅做工好,而且光泽度也比他那套要好上不少。“你趴在床上吧,我要在你为椎骨那里下针。”

针经上说过,阳痿的人需要在尾椎骨处施针,再配合少阳与合阳两穴,便会有效果。段飞让金丝眼镜趴好,先在他尾椎骨上下了一针,随后又在小腿的合阳穴下了一阵,最后才在脚上的少阳穴上下针。

 

随后段飞同时转动尾椎和合阳上的银针,针眼处微微肿起才停手。最后又在少阳穴上转了一会,等三处穴位都转好了段飞先将少阳穴的银针拔出,接着又同时转动尾椎个合阳穴上的两根银针。

 

一直转了五分钟左右段飞才停下手,将两根银针分别取下,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随即在金丝眼镜的尾骨上一拍,金丝眼镜顿时就大叫了一声,随后就从床上跳起,兴奋的大叫,“我行了,我又行了,真是老天开眼呐。”

 

金丝眼镜在房间里足足蹦了好几分钟才感觉自己有些失态,将睡衣穿上,不过睡衣被他顶起了一块,支了个小帐篷。金丝眼镜不好意思的朝段飞笑了笑,说道:“段先生,您真是太神奇了,我真得好好谢谢你。”

 

说完金丝眼镜便在床头的抽屉里拿出两沓大团结,放在段飞面前。“段先生,这是我们刚刚说好的报酬,另外我还会给您一个你很希望得到的消息。”

 

看着眼前两沓大团结段飞不禁有些反应不过来,看了半天才问金丝眼镜:“这两沓大团结都是给我的?”金丝眼镜点了点头,段飞拿起一沓在手里颠了颠,“刚才你伸出两个手指我还以为你说的是两千呢。”

 

金丝眼镜只是微微一笑,也不说话。他很理解段飞现在的心情,他第一次见到这么多钱的时候也是和段飞一样,感觉有些不敢相信。

 

“娘的,早上在卫生室的时候我迷迷糊糊听到曹梦珍她哥说什么给了五千彩礼,等我回去了直接就砸他一万,看他还拦不拦着我和他妹子搞对象。”

 

段飞将两沓钱放在两只手上颠来颠去的玩了半天,才想起金丝眼镜说还要告诉他一个消息,不禁好奇的问:“你刚才说要告诉我个我最希望知道的消息,是什么消息?”

 

金丝眼镜喷出一股烟雾,缓缓说道:“段先生,在告诉你这个消息之前也许我们还可以谈点其他的事情,比如合作。”

 

“合作?合作什么?你是让我给别人看病?”虽然不知道面前的人要合作什么,不过段飞却清楚自己唯一能拿的出手也就是针灸了,没准这个金丝眼镜是看上了自己的针灸术,想合伙开个诊所什么的。

 

想到这里段飞不由得暗暗兴奋,要是能开个诊所,那肯定能赚大钱。但转念一想段飞又觉得有些不妥,自己虽然能治病救人但毕竟没有行医执照,没有那东西根本就开不了诊所。

 

而且他还想着进乡卫生院呢,那天当成那么多人说要进乡卫生院,要是进不去那孙老黑肯定得往死里笑话他,而且村里的人肯定也是一样,这样的话就没办法在村里待了。再说曹梦珍的事情还没解决呢,这顿打肯定不能白挨。

 

还有就是刘寡妇,才刚刚跟她做了那事,段飞对她十分不舍。

 

轻轻摇了摇头,段飞将脑袋中的想法都甩到一边,抬头看向金丝眼镜。“我想我不能跟你合作。”

 

金丝眼镜一愣,随口说道:“段先生,我还没说什么事呢您就拒绝了,难道就不想听听我要说的事情?”

 

段飞心里早就肯定了这个金丝眼镜是要跟自己合作开诊所,把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的。“你别说了,我没兴趣。”

 

段飞的想法十分单纯,毕竟他只是个农村孩子,如果他仔细的想一下那肯定就不会认为人家会跟他合伙开诊所了。

 

从接他来这里的车和那几个穿黑衬衫的人都能看出这个金丝眼镜根本就不是一般的人,像这样的人根本就不可能跟他合作开什么诊所。

 

见段飞这般模样金丝眼镜无奈的叹了口气,苦笑了一下才说道:“好吧,既然段先生对合作没有兴趣那我也就不说了,不过我想我们该说另一件事情了,我这里有你想知道的消息。”

 

“到底是什么消息?”段飞的好奇心彻底的被金丝眼镜给勾了起来。金丝眼镜只是微微一笑,只是轻轻说了一句,段飞就仿佛被电击一般,愣在了当场。

 

金丝眼镜的一句话让段飞彻底的兴奋不已。为什么呢?那是段飞的梦想,在段飞看来,这也算是修成正果的一条捷径。

 

那金丝眼镜说的是什么呢?

 

“段先生,最近乡卫生院正在招人,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呀!”

 

这句话的份量不亚于中了五百万彩票,让段飞的心一下子加速跳动起来。

 

眼镜瞪圆了,大吃一惊的样子跃然在脸上。哎呀!真是及时雨呀!难道说,他有未卜先知的本领,还是说他已经知道自己的想法。

 

“乡卫生院,谁不想进去,可是不是谁想进都能进去的,自古都是衙门口冲南开,有理没钱进不去。”

 

段飞叹了一口气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殊不知在金丝眼镜看来,这些都是不费吹灰之力的事情,可是段飞却不清楚为什么别人居然会了解自己的心思。

 

听到段飞的回答,金丝眼镜哈哈大笑起来。

 

“段先生,看得出你很想进去,对吗?”说完,金丝眼镜深深吸了一口雪茄。那烟雾向上飘散着,他微眯着眼,一副欲罢不能的样子。

 

段飞的心脏被子弹打中了一样,掩饰不住自己的兴奋,但随即他眉头一皱,面现难色。他深知,如果进去卫生院,毕竟要跟他合作,这让他非常非常为难,也很矛盾,毕竟段飞跟他们不是一路人。

 

“我很想知道,你怎么知道我想进入乡卫生所,而且我进去了,对你有什么好处,我非常的好奇,请明说。”说完这些话,段飞低下头等待着金丝眼镜的回答。在段飞看来,去盯着一个男人的脸,不如静下心来去听。

 

金丝眼镜不紧不慢的走到段飞的身边,用宽大的手掌拍在了段飞的肩头上。

 

“王大贵是我的手下,他告诉我你有想进卫生院的想法,你只需要跟我合作就可以了,其它的事情,有我去操作,难道说你就不想听听我说的合作是什么吗?”金丝眼镜的话不紧不慢十分的到位,勾起了段飞的好奇心。

 

“那就请你直接说吧,我喜欢直接了断。”段飞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勇气突然说出了这几句话。

 

“哈哈,爽快。需要的是你给病人看病的时候,留意他们的信息,男女都要,像失恋女人的,爱慕虚荣的,各个领导的,或者是各个大哥级别的,或者是老板的,只要有资料,就告诉我。你的报酬将会很多,最起码比你今天拿的多的多。”

 

金丝眼镜的话说完,依然笑吟吟的看着段飞,等待着着段飞的回答。

 

而段飞呢,被金丝眼镜的话吓了一跳,这不是涉及别人的隐私吗?这可是丧良心的事情呀!这种事情怎么能够做呢?他不会是…..

 

段飞越想越怕,可是怎么回答呢,如果说错了一句话,外边那帮人会放过自己吗?哎呀!这该怎么办?

 

金丝眼镜挑了挑眉,看着段飞笑道:“段先生,进卫生院机会难得呀,至于你愿不愿意跟我合作,都没有关系,今天你救了我,我得感谢你。来人!”

 

金丝眼镜朝外面喊了一声。门立刻便被人从外面推开了,段飞心中暗想不好,自己要出事。

 

“什么事情?老板。”一个西服笔挺的年轻人走了进来。

 

“去找两个姑娘好好款待段先生,这是我的尊贵客人,要挑最好的。”

 

金丝眼镜的冷冷地吩咐着,那西装笔挺的年轻人恭敬地应了一声,后退了三步,转身出去了。

 

段飞心想,哎呀呀,看来自己要玩完了,这不让人下去准备了,干嘛还必须叫姑娘解决我,这个金丝眼镜都能干掉自己了。正当段飞胡思乱想的时候,门再一次开了,进来了两个妙龄女子。

 

好家伙,自上而下,三点式的穿着,雪白修长的大腿晶莹剔透,粉红色的三角裤,隐约能看见一点妙处,那高耸的山峰傲立两边,一条清晰的沟回儿显现眼前,那诱人的嘴唇,高高的鼻梁,清澈的眸子,一头乌黑靓丽的秀发,还没有走进,已经有扑鼻的香气向屋中四散开来。

 

段飞只觉得呼吸困难,下体膨胀,就像枪磨亮,弹上膛,随时发射,目标前方女子。

 

唉哟!这是什么?段飞,用手一摸,坏了,流血了。

 

正当段飞为自己尴尬的一刻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时候,金丝眼镜却站起身来了。

 

“这位段先生,我的尊贵客人,你们一定要好好的服侍他,我有事情,段先生,失陪了。”金丝眼镜说完,直接走出了房门。

 

“喂,老板,等等我。”段飞在后面赶上来。

 

咣当一声,门被死死的关住了。

 

“段先生,来嘛,我们姐妹陪你好好玩玩,一定让你玩得开心,玩得尽兴。”

 

“就是呀,来嘛!”

 

说完,这两个女子直奔段飞而来。

 

段飞也是成年人,面对眼前的妖精,早已经按耐不住自己了,当下心里一横,豁出去了。答应不答应自己都得答应。

 

“等等,让我先验明正身一下,看看谁的身材好?”

 

段飞的话却把两个人弄愣了。

 

“验明什么呀!”其中一个说道。

 

“看看你的那个大,还是我的大?”说完,段飞剥掉上衣一下子就扑倒了一个。

 

“你干嘛这么猴急呀!走吧,先洗个鸳鸯浴吧!”说完,两个靓女领着段飞直奔浴池而去。

 

好家伙,真的气派,浴池都这么大,里面的水都是现成的,两个女人刚刚要进去。

 

“慢,我先给你们打个样子。”

 

段飞慢慢爬上了浴缸,用手扇了扇水汽,然后蹲下身,一只脚试探性的伸进去。

 

“哎哟!”段飞赶紧将脚收回。

 

紧接着再一次伸进去。

 

“啊!”

 

慢慢的再进去一点。

 

“我奥!”

 

最后,整个人噗通滑进了池子中。

 

“啊!啊!啊!舒服。”

 

段飞这也是第一次进高档池子吧!这个样子让两个陪侍女直接笑弯了腰。随后,这两个人一起进入了池子里。

 

三个人在池子中一阵嬉戏,看来门户即将打开了。

 

两个女人“啊,啊,喔,耶”的声音更加刺激了段飞。

 

城里女人就是不一样,皮肤亮泽,而且干净,这对于段飞来说,简直就是大餐。

 

段飞顿觉一阵全身酥软,原来他已经泄了,征服的感觉让段飞非常爽。

 

“哎呀!怎么这么快呀,我还没有爽呢?”其中一个靓女说道。

 

“我们去床上玩群英荟萃吧!”

 

“好呀好呀!”

 

在两个美女的陪伴之下,段飞到了床上。

 

“来,我帮你把那玩意叫起来。”说完,就开始逗弄段飞。

 

很快段飞再一次苏醒了,而且不比上一次差。

 

翻身上马,一阵翻云覆雨,身下的妖精大叫不止,这让段飞更加兴奋。

 

“唉哟,哥哥,你好威猛,妹妹好想要。”

 

“不行,我还没有跟哥哥舒服哦,哥哥,快点用力,我受不了了,快点,啊,啊。啊”在一阵的娇喘声之中,段飞加速了。

 

如同火车提速,又似飞机上升。

 

约四十分钟过去了,终于雨过天晴。

 

段飞躺在了床上,两个女人紧紧的抱住段飞不肯放开,手也不闲着,在摸段飞的下面。

 

“哥哥,这就是别人说的犊子吧!”其中一个说道。

 

“对。”

 

“那我们这算不算是扯犊子呢?”另外一个说道。

 

“对对对,扯犊子,就是这么来的。不过,你们也特别的无敌,我喜欢你们。”

 

“为什么呀?我们那里无敌了?”两个人异口同声的问道。

 

“人至贱则无敌嘛!”

 

“你怎么骂人呀!”其中一个很生气的样子。

 

“贱人嘛,大概就是这么来的。”段飞一脸坏笑的说道。

 

“好呀,你敢戏弄我们姐妹,看我们怎么收拾你。”

 

说完,这两个人又开始了跟段飞的猛攻。

 

段飞也不知道那里来的力气,好像所有的虫子在这里全部涌上来了,所有的事情全部抛在了脑后。

 

或许是太累了,不知不觉中,三个人居然都睡着了。

 

等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而段飞也发现身边的美女早已经无影无踪。

 

钱,钱,钱呢?段飞急忙找自己的钱,还好,钱依然在。哈哈,段飞,抱着钱,会心的笑了。

 

正在高兴的时候,门敲响了。

 

段飞醒来后还在回味着和两个妩媚女人这一夜的床上快活,意犹未尽的时候,就听见了敲门声,不由楞了会儿,开门见门口不是别人,正是昨天被自己治好病的金丝眼镜。

 

“段先生,昨天她们的服务怎么样,还让你满意吧?”金丝眼镜显得彬彬有礼的走了进来,递给了段飞一支雪茄烟,还替他点了火。

 

“还不错,你看,我这一来都一天了,也该回去了吧,谢谢你的款待。”段飞想到这个人不是个简单的人物,最好与他保持一点距离要好一些。

 

“段先生何必这样着急呢?不如先坐下来,我们聊一聊合作的事情,我想你未必不敢兴趣的。”金丝眼镜吐出一阵烟雾,一双眼睛从眼镜后面打量着段飞,好像能够看穿人的心思一样,显得冷静而且睿智。

 

“那个,啥,我村里还有事呢,卫生所还等着我去守着,要给村民看看病啥的,你对我的款待已经够周到了。”段飞心里有点发虚,这人搞不好是什么黑社会的人物,要是真跟他合作起来,会不会触犯了法律呢。

 

见他要走,金丝眼镜似乎也没有强行留下来的意思,他说的有些轻描淡写,“段先生想做什么,我不会勉强,只是有件事,说不定你会有兴趣的,当然,除了去乡卫生院,还有一个特别的消息要告诉你,这跟你的父亲有关。”

 

听到父亲两个字,段飞心里是咯噔一下,再也顾不上装模作样了,赶紧回头问道:“你说什么?我父亲?告诉我,你知道多少关于他的事?”

 

金丝眼镜抚了抚他的眼镜,倒是不紧不慢,指着沙发说道:“段先生先不要激动,我们有话好好坐下来讲,凡事都要冷静,才能够看的全面,不是吗?”

 

看到他一副成熟稳重的样子,段飞倒是觉得自己的确激动了点,他连忙坐下来,一脸期待的看着他,又问道:“你说的都是真的?请你告诉我好吗?”

 

“这事还得从很久前说起,不过,我所知道的有限,能够告诉你的就更加的有限了。”金丝眼镜将烟灰弹在了桌子上的烟灰缸里,不紧不慢的说道。

 

段飞倒是很着急,暗想这个人怎么会知道我爹的事情,难不成跟他有关,要真是这样的话,那我就不可能是他的对手,只能跟他拼命了,他做好了最坏的心理准备,依然着急的看着他,心想你倒是赶快说呀,不是你的爹,你当然不着急。

 

“这事是去年发生的吧?你做好心理准备了吗?你父亲出去会诊,无意间得罪了一个很厉害的人物,被这个人报复了,关进了大牢里。”金丝眼镜说道。

 

“那你知道我爹被关到什么地方去了吗?我一直都在打听着这个事情,希望能够得到一点有用的信息,麻烦你告诉我。”段飞的情绪相当的激动。

 

金丝眼镜摇摇头,又打量了段飞一番,说道:“段先生,不是我不肯说,实在是你现在还没有这个实力,就算你知道了又能怎么样?你告诉我你的想法和打算?”

 

“我会跟他拼命,想尽一切办法救出我的爹,我从小就是我爹一手拉扯大,一把屎一把尿的,现在他不见了,成了我的心病,我要是不救他出来我还是人吗?”段飞的声音都哽咽了起来,更加的激动了。

 

好像并不太满意这个答案,金丝眼镜啧啧嘴,又是摇头,“不是我不肯告诉你,你目前根本没有任何的实力和那个人对抗,你觉得我这个人怎么样?”

 

“你?当然是有钱有势了,你是我目前见过的最有钱的,也是最有势力的人,我不明白你的意思,你可以说的明白些吗?”段飞用期待的眼神看着金丝眼镜。

 

金丝眼镜苦笑了一下,斜靠在沙发上,“可是我想告诉你的是,那个人比我还要厉害好多倍,他的人脉,势力,金钱和地位,都远远的在我之上,真的比较起来,我只不过算是一个虾兵蟹将,而他却是一个龙王,你认为你又算是什么?”

 

听完这番话,段飞呆了好半天,原来这个人这么厉害,可是老爹是怎么得罪了这样的人呢,眼前的这个金丝眼镜已经够狠了,那个人又是到了什么地步了,真的是无法想象了,他暂时的冷静了下来,低着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狠狠的拨了几口烟,顿时烟雾弥漫了他的眼睛,眼前变的迷茫起来了。

 

金丝眼镜感受到他情绪的变化,耸耸肩,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段先生,你也不用这样的沮丧嘛,俗话说,欺老不欺少,你父亲老了,而你还是年轻的,虽然你现在什么都不算,但是你有时间,有斗志,有一天会成功的,我看好你。”

 

段飞的眼神变的复杂起来,好像浑身的斗志都被点燃了一样,为了救出父亲,要他做什么都愿意,他点点头,将烟灭在烟灰缸里,站起身来,说道:“谢谢你告诉我这一切,我想我明白了,也知道该做些什么了,我会努力奋斗的。”

 

金丝眼镜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也站起来,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张名片来,递给他。

 

“鄙人叫金不换,这是联系方式,你应该是一个很有前途的年轻人,血气方刚,我很看好你,以后有什么困难可以来找我,至于你父亲的事,我感到抱歉,有句话要送给你,就是做人要脚踏实地的,等你有一天足以跟那个人抗衡,我会告诉你所有的一切。”

>>>>全文在线阅读<<<

本文标题: 公主被紫黑的粗硕撕裂小说:好爽紫黑h 新闻转载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有问题请联系管理员,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icsmcgee.com/ent/913362.html

为您推荐的相关新闻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