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娱乐新闻 > 新闻正文

内she是什么感觉,射精的时候抖

我接过来以后一饮而尽,居然还是热的。 “嫂子,这是什么东西啊?”我明知故问。 她脸蛋顿时就更红了,咬了一下薄唇,“牛奶,好喝吗小虎。” “这牛奶怎么

 我接过来以后一饮而尽,居然还是热的。

 

“嫂子,这是什么东西啊?”我明知故问。

 

她脸蛋顿时就更红了,咬了一下薄唇,“牛奶,好喝吗小虎。”

 

“这牛奶怎么这么腥呢。”我捏了捏鼻子,然后对着嫂子嘿嘿笑道:“嫂子,这牛奶还是热的呢,还有吗?小虎还要喝。”

 

“好,嫂子这就去倒。”听到我说好喝她眼睛一亮,从我的手里结过了杯子然后就去了卧室。

 

我嘿嘿一笑,爬到了门口朝里面看去。

 

果不其然嫂子解开了衣服,那杯子正被她随意放到梳妆台上,她弯着腰,一双细白的小手在自己胸部上挤了一下。

 

我看的心潮澎湃,想到刚刚喝进去的滋味顿时就有些迷醉起来。

 

很快一个杯子就满了,嫂子苦恼的皱了皱眉头,显然她还没有完全的释放出来。

 

喝完了第二杯以后我舔了一下唇边,“嫂子,以后我可以每天都喝吗,这牛奶真好喝,我还从来没喝过城里的稀罕玩意。”

 

“好,嫂子答应你。”她脸蛋红扑扑的,“小虎,你赶紧上班吧,要不要我送你。”

 

我就在一个老中医那里当学徒,平时就分辨一下药材,由于失明的缘故,我的鼻子特别灵。

 

而最近那老中医刚刚教授了我怎么找穴位,让我平日里多帮乡亲们按摩,找一下穴位。

 

这日我正在看那老头留下的医术呢,门就被人推开了。

 

“老陈他不在,店里就我一个人。”我随口道。

 

“小虎,姐姐就是来找你的。”只听到咯咯的一阵笑声,然后一股浓郁的香味就席卷了过来。

 

我一看,这不是村头的王寡妇呢,她到这里来干嘛?

 

我不动声色,眼神失焦的看着前方实际上余光却在打量这娘们儿。

 

王寡妇虽然说年纪大了,但是那皮肉却是一顶一的好,就跟嫂子一样细皮嫩肉的。

 

外面热,她额头出了一层汗,看起来白里透着红,那身段也是好极了,腰肢细细的,一张狐媚子的脸蛋。

 

怪不得她虽然是个寡妇,但是提亲的人还是踏破了门槛呢。

 

“王姐,你咋到这里来了?”我故作不解的问道。

 

这女人天天使唤我,尤其是最近,更是缠我缠得紧,居然跟到这里来了。

 

好像是有天我憋尿憋的厉害了,实在是忍不住了然后就找了个大树随地解决,然后就被她给看到了。

 

从那天以后这娘们儿就缠死我了。

 

“这里是诊所我当然是来看病的了。”她笑眯眯的凑近我,一把抓住了我的手,“小医生,你给我摸摸看,我这心里最近闷得慌,是不是有什么毛病?”

 

说着就贴到了她的胸口上,我顿时就傻了眼,感受着那柔软又饱满的触感条件反射的抓了一下。

 

“哎呦。”她呼了一声,气就吹到了我的耳朵上,身体就跟没骨头一样贴了上来坐到了我的怀里。

 

刚刚这瞎子那粗糙的大手抚摸她饱满的时候,顿时就把她心里积压的渴望一下子撩拨了出来。

 

她老公死的早,还没享受那男人的宝贝人就去了,害的她只能生生的守活寡。

 

她是个开了荤的女人,如今年龄又大了不像青涩小姑娘了,到了如狼似虎的阶段。

 

本来想找个那方面厉害的男人嫁了,生儿育女抱个大胖小子,谁知道这厉害的男人可真是难找。

 

她那些相亲对象长的倒是高高大大的,谁知道居然是个不中用的,要不然就是那东西小的出奇,要不然就是个萎男,坚持不了三分钟。

 

这下子她可就不乐意了,她想要的可是“幸福”,那些男人压根就满足不了她,跟守活寡又有啥两样。

 

这一来二去,倒是让她发现了个大宝贝,这村里的瞎子张小虎本钱居然那么雄厚。

 

那天那男人在树底下撒尿,王寡妇看的身体都酥了,口水都差点流出来。

 

“小虎,你可得好好的给我看看,我这病是不是太厉害了。”王寡妇娇笑了一声,手握着那瞎子的手就伸进去了自己的衣服。

 

那粗糙的掌心滚烫,把她撩拨的身体发软。

 

“王姐,你这是哪里闷,我找不到。”我被她勾引的也是难受的很。

 

说话间她居然把里衣都脱了,挂到了我的脖子上,顿时那丰盈的饱满就紧紧的贴到我的脸上。

 

我可是个男人,而且还是个血气方刚的男人。

 

被她这么一挑逗,我瞬间就有了反应,紧紧的贴着她的屁股。

 

“哟,这是什么东西啊。”她向下一抓,我顿时就兴奋了起来,一只手灵巧极了,上下把玩起来。

 

“王姐,你,你做啥呢?”我故作惶恐,实际上心里舒服的快要飞起来了。

 

“小虎,你别怕,你这是再给姐姐治病呢,姐姐难受死了,只有你才能帮到姐姐。”。

我任由她把把玩着,她是个少妇,对男人那儿熟悉的很,比我自己用手要舒服多了,不多一会儿我那里就有了强烈的反应。

 

第四章

 

王寡妇脸蛋通红,兴奋的吐了一口气,然后就半跪了下来。

 

她把我裤头一扒,我那里瞬间就暴露出来。

 

“可真厉害,咱们小虎这玩意儿绝对是上天入地绝无仅有的宝贝。”她兴奋的脸都红了,垂涎的吞了一口口水,然后就张嘴亲了下来。

 

“唔…小虎,舒,舒服吗?”她含糊不清的询问。

 

我当然是舒服的很。

 

她浑身香汗淋漓,然后又贴了上来,“小虎,姐怎么觉得有个地方这么痒,你能帮我止止痒吗?”

 

我忙不迭的点头,心里窃喜,“王姐,你哪里不舒服?”

 

她嘤咛了一声,故意挺了一下屁股,我的手就摸了上去,不轻不重的打了一巴掌,“姐,你是不是这里痒?”

 

“不是,不是。”她气喘吁吁的开了口,“你在往里面一点。”

 

我听从她的话,手不断往里探去。

 

我心脏一跳,口干舌燥起来,“王姐,是不是这个地方?”

 

说着我的手就直接伸了进去,她“啊”的叫了一声,酥麻的媚人,气喘吁吁的道:“对,就是这里,姐这地方痒死了,你快点给姐止止痒吧。”

 

我被她催促,那里也开始发痛了,这王寡妇舒服了我可还没舒服呢。

 

王寡妇也反应了过来,眼神火辣辣的看着我,“小虎,快点换个东西进来。”

 

“王姐,换什么东西啊。”我故作不知。

 

“换…嗯啊,换你那里!快!”她慌忙的催促着,声音媚的入骨。

 

“小虎,小虎。”外头突然之间传来了陈老头喊我的声音。

 

顿时就像是一盆冷水泼到了我俩的身上,她猛地从我身上爬了起来,一张脸臊的通红。

 

虽然说寡妇比不上清清白白的姑娘家,但是被人撞见了总归是不太好。

 

“小虎,我先走了,改天再来找你。”说着她就急急忙忙的整理好了衣服,然后就低着头匆匆忙忙的掀开帘子走了。

 

我这还涨的发痛呢,在原地平复了一下心情,我也急忙整好了衣服。

 

出了门,陈老头刚刚去了山里采药,在外头担子上两大筐药材正摆在了地上。

 

他正蹲在地上挑挑拣拣,看到我摸索着出来使唤我道:“小虎,你来帮我闻闻味,分好类,我这年纪大了看不清楚。”

 

“哎。”我应了一声,有些心不在焉,总是想着刚刚王寡妇那白嫩嫩的臀部,心里头痒的厉害。

>>>全文在线阅读<<<

本文标题: 内she是什么感觉,射精的时候抖 新闻转载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有问题请联系管理员,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icsmcgee.com/ent/912516.html

为您推荐的相关新闻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