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娱乐新闻 > 新闻正文

上课时胸罩不小心掉下来的事/在把整只手扣到她的洞里

听到我这么说,好姐妹都说李正一定是难得一见的好男人,这是想要把我们的第一次留到结婚的时候呢,这样的男人一定会对自己的女人负责的,都劝我尽早把他拿下,免得夜长梦多。 我也想

 听到我这么说,好姐妹都说李正一定是难得一见的好男人,这是想要把我们的第一次留到结婚的时候呢,这样的男人一定会对自己的女人负责的,都劝我尽早把他拿下,免得夜长梦多。

 

我也想呀,我是正常的女孩子,每次被他给撩得全身火热然后又被扔到一边,等待自己身体慢慢凉下来的过程别提多难受了,又不想用手解决,怕把那层膜弄破,只好等待机会了。

 

寒假李正说他父母让他带我回家,我觉得见了父母,他一定会放下包袱,对我发动进攻了吧,想不到他们竟然要我去他们家老宅子里住。

 

按他们家的说法,在他们这里,没过门的媳妇不能在婆家过夜,免得被别人说闲话。

 

老宅子是那种旧时代的深宅大院,不但到处都长满了茂密的草丛和高大的树木,甚至连电都没有通,他们只留给我一盏老式的油灯。

 

我告诉李正晚上我一个人呆在这里会害怕的,暗示他留下来陪我,可是他妈只看了他一眼,李正便低下头走了。

 

过了一会,就在我一个人对着油灯发呆的时候,李正又回来了,拿着一个布娃娃,说让它陪着我,我就不会害怕了。

 

布娃娃有三十公分左右高,做得十分逼真,看起来像个三四岁的小男孩。

 

它的眼睛睁得圆圆的,就好像人的眼球一样黑白分明,在油灯下闪着光,我有一种被人盯着看得感觉。

 

我伸手摸了一下,娃娃的头发凉凉滑滑的,和我的头发几乎一模一样,只是要细一些,黄一些,就像三四岁小孩子的发质。

 

不只是头发,就连皮肤也很有弹性,娃娃身上的衣服,也很像童装店里卖的那种,只是款式有些老。

 

这是我见过最逼真的娃娃,逼真的让人心里害怕。

 

李正似乎知道我心里的感觉,告诉我这个娃娃是他从小到大带在身边的,因为是高人做的,所以看起来几乎和真的一样。

 

想到娃娃上面还有李正的体温,我倒是没有那么害怕了,对他笑道:“既然它是你从小到大的小伙伴,那就让它陪我睡吧,你不要吃醋哦。”

 

听到我的话,李正的脸不自然地抽搐了一下,把布娃娃丢下就要离开。我幽怨地拉着他想留下他,想不到门外传来一声咳嗽,他便逃也似的开门走了。

 

那咳嗽声是李正他妈的,我真不明白了,难道她怕我吃了她儿子?还在外面偷听我们说话。

 

我心里有些忐忑起来,以后如果要和这样一个婆婆住在一起,那日子怎么过?

 

谁能想到我第一次在男朋友家过夜,竟然是一个布娃娃陪着我。

 

不过说来奇怪,在床上抱着布娃娃以后便感到很踏实,很快就睡着了,连平时上床以后必定要玩的手机都没玩,而且一觉醒来便天亮了。

 

睡梦里,似乎有一个男人拥着我一般,他的怀抱宽厚温暖,让我感觉到说不出的舒服。

 

早晨起来看着布娃娃,有一种很亲切的感觉。

 

布娃娃陪了我三夜,今天晚上李正终于忍不住跑来了,我得意地在心底一笑,看来今天晚上他是不准备放过我了。

 

双臂抱着我,身体紧紧贴在我的身上,我感觉自己的屁股被一根东西紧紧顶着。

 

李正那里似乎比平常还大了一些,而且不像以前那么火热,像他的手一样凉凉的,不知道这家伙偷跑来的时候,身上有没有穿衣服。

 

动作十分生疏,也许是因为紧张的缘故,不像以前那样轻车熟路,他的嘴巴在我耳朵周围轻轻吸啜着,十分小心,就好像怕弄疼了我一样。

 

手却是静静地放在那里,不像以前在我身上游弋。

 

我被他亲得身体微微有些发热,很想他抚摸自己的身体,可是他傻傻的不知道快点行动,只好再次抓住他的手,引领着他顺着自己的肚子向上滑去。

 

终于,他的手按在了我胸前的那一对浑圆上,我感觉到他的手指微微颤抖了一下,呼吸瞬间加重了许多,头也埋在了我的脖子里,湿湿的唇在我的脸颊啜了一口,我侧过头去,张嘴咬住了他的唇。

李正的动作变得有力了许多,张嘴把我的嘴巴含住了,舌头撬开我的双唇伸了进来,直接游进了我的嘴巴里,贪婪地吮吸着。

 

我从喉里嗯了一声,身体缓缓转了过来,让我们两个的身体贴合得更紧密一些,手也伸到他的背后,轻轻抚摸着他坚实的身体。

 

李正一开始还不敢用力捏我的胸,现在似乎受到我的鼓励,手指用力了一些,酥麻感就好像潮水一样开始在我身体里涌动。

 

我早就准备好把自己交给他了,而且以前虽然没有进入到最后一步,前面的工作可是做过不知道多少次了,也没有那么害羞,便伸腿搭在了他的腰上。

 

我的腿一张开,本来顶在肚子上的某个东西便滑到了我的两腿之间,冷冷硬硬,划过了那里,一种从来没有过的舒爽电得我全身一阵颤抖,手和腿同时用力,紧紧抱住了他。

 

他也是无法遏制自己了,低吼一声,腰部向前一挺,我只觉得下面一疼,我们两个的身体便没有一点缝隙地结合在了一起。

 

没有她们说的那么痛,因为随之而来的快感很快就把那点不适淹没了。

 

李正就好像战场上勇往直前的将军,一次次向我的身体发起冲锋,而我却是一次次接纳着他,迎合着他。

 

良久以后,在我不知道多少次从高峰来到谷底,又从谷底奔上高峰以后,他终于停止了自己的动作。

 

我只觉得自己全身都虚脱了,第一次,我就体会到了好姐妹说的做女人的幸福。

 

满足地抱着李正,我把头埋在他的胸前,沉沉地睡了过去。

 

正文第二章 娃娃挡路

第二天早晨醒来就看到李正和他妈妈站在床前盯着我看,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起床的,我竟然睡得那么死,没有一点感觉。

 

我的身上还是光着的,虽然盖着被子,我还是感觉到有些不好意思。

 

看到我露出害羞的表情,这几天李正他妈一直板着的脸露出一丝笑容,可是李正的脸却是变得十分难看。

 

李正他妈出去了,告诉我快点起床,她给我做了好吃的,李正也随后走了出去。

 

昨天晚上一夜恩爱,到现在我还觉得全身又酸又疼,看着李正离开的背影,我的心里感觉到很不是滋味。

 

我们两个连那事都做了,我都没有赶他出去,他为什么不能留下来陪我?

 

我刚把衣服穿上,李正又转了回来,急匆匆的,进门以后就把门关上了,还回头从门缝里向外面看了一眼,然后手里提着的包放到地上对我道:“若离,你快点走吧!”

 

我看着李正愣住了,昨天晚上才得到了我的身体,现在就要赶我走?

 

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样,回头看了看床单上一小片殷红的血迹,一股委屈从心底涌了出来。

 

我长相不算特别漂亮,而李正却是我们系公认的系草,不知道有多少女孩子暗恋他,可是他在入校不长时间以后就主动向我表白,我因此不知道被多少女生嫉妒。

 

在一起的三年里,李正对我百倍呵护,虽然不断有长相家世都比我好得多的女孩子追求他,但是李正从来也没有变过心。

 

小姐妹都说我不知道哪辈子修来的福气,竟然遇上了李正这样又帅又有钱,最难得的是忠诚的男朋友。

 

想不到他竟然和别的男人一样,得到了我的身体,就对我厌烦了,现在就要赶我走!

 

泪水在我眼眶里打转,质问李正为什么要赶我走,即使他对我哪里不满意,做为一个男人,也应该把我送回去吧,他们村子这么偏僻,到最近的公路要走十几里的山路,我一个女孩子怎么回去?

 

院子里响起了一阵脚步声,李正把包塞到我的手里,低声冲我吼道:“你再不走的话,就没命了!快走!”

 

再不走就没命了?他上了我,还威胁我要杀我?

 

我看着眼前的李正,感觉自己从来也没有了解过这个男人。

 

三年的朝夕相伴,想不到得到的竟然是这样的结果!

 

“不要从路上走,遇到人就躲起来,离开我们村,越快越好,走呀!”

 

院子里脚步声已经走到了门口,我闻到一股饭香味,李正妈妈的声音在外面响了起来:“若离呀,收拾好没有?阿姨把饭给你端来了,你就在这里吃吧?”

 

这几天李正妈妈对我的态度一直冷冷淡淡的,想不到她发现我和李正睡过以后,态度马上就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而原本对我呵护有加的李正,态度却也是一百八十度的转变。

 

昨天晚上折腾得太厉害了,我的肚子本来就有些饿,现在闻到饭香味,就“咕咕”叫了起来。

 

饿着肚子要走十几里的山路,我哪里有力气?便问李正,就算是赶我走,能不能等我吃饱了再离开。

 

李正的脸色变得煞白煞白的,抓起我的胳臂来就向后门推去,嘴里低声吼骂道:“死到临头了,还惦记着吃?你走吧,以后我们可能永远也不会再见面了,你永远不要再回这个村子,最好也不要去上学了!”

 

“呯呯”,李正的妈妈听到我没有回答她的话,开始在外面敲门,刚才温和的声音也变了:“陌若离,你在里面吗?快点打开门!”

 

李正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根本就不给我说话的机会,一把把我推出后门,双手扶着门框,深深地看了我一眼,双眼变得红红的,然后猛地一扭头,“咣”地一声把门关上,在门里冲我大声叫道:“若离,跑!跑!”

 

李正的妈妈显然也听到了李正叫我跑,她的声音变得十分焦急,大声叫道:“李正,你个王八蛋,为什么要让她走,快点把她追回来!”

 

我不知道李正和他妈妈的态度为什么会变化这么大,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被李正最后的叫声吓坏了,似乎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我背着自己的包,也顾不得肚子饿了,从老宅子外面的一条小路就向来时的方向跑去。

 

他们家的老宅子离村子还有一段距离,周围都是庄稼地和荒野,除了宅子前面有一条小路,其他方向根本就没有路可走,我只能深一脚浅一脚地在庄稼地里走着。

 

从李正家的老宅子里传来了一阵争吵声,因为隔得远了听不清李正和她妈因为什么在吵,不过我猜是因为李正赶走了我。

 

现在我已经成了李正的女人,也就是他们李家的媳妇,如果我回去的话,相信李正的爸爸妈妈一定不会像先前对我那么差的。

 

可是李正却变得这么不讲情理,我还有脸呆在这里吗?

 

天空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布满了阴云,一阵风吹来,冰冷的空气顺着我的袖口往衣服里钻,我被冻得打了一个哆嗦,身上冷,心里更冷。

 

地里都是收获庄稼以后留下的秸杆,我背着包走得很辛苦,看到前面出现了一条小路,便想爬上去,可是脚刚踩到田梗上,却看到一个小小的身影站在小路的正中间,似乎等着我的到来。

 

>>>>全文在线阅读<<<<

本文标题: 上课时胸罩不小心掉下来的事/在把整只手扣到她的洞里 新闻转载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有问题请联系管理员,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icsmcgee.com/ent/912437.html

为您推荐的相关新闻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