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娱乐新闻 > 新闻正文

我就在里面呆着不动_我吃了军人的j吧故事

我还特地自我介绍了一下,而作为交换,周琳自然是也自我介绍了一番,原来她是天海市本地人,是家里的独生女,父母都在正式单位上班,之前也有车有房,属于小康那种生活,在整个天海市还算

 我还特地自我介绍了一下,而作为交换,周琳自然是也自我介绍了一番,原来她是天海市本地人,是家里的独生女,父母都在正式单位上班,之前也有车有房,属于小康那种生活,在整个天海市还算是中上水平吧。

 

但就在几年前,她爸去了一次澳门后,回来就染上了赌博的恶习,变得非常噬赌,在这个无底洞的牵引下,几乎所有财产都给堆积了进去,甚至是连车房都给卖了,还欠下一大笔赌债。

 

逼于无奈之下,一家人只能出去租房子住,可几乎每天都有讨债的人上门来,连门槛都要给踏破了,发展到后面,还有大量人员去周琳爸妈的单位走访。

 

最后的结果显而易见,周琳爸妈都丢了工作,毕竟是正式单位,形象是无论如何都要维护住的。

 

更为雪上加霜的是,周琳她爸还是不死心,时不时的,都会往赌场跑,哪怕是没钱,看上一眼都是知足的。

 

而最可怕的是,这个时候周琳她妈竟然在医院检查出了白血病,需要靠化疗才能维生,而这又是一段长期的投入,对于她们本就破碎的家庭来说,简直是一场毁灭性灾难。

 

这也就衍生出了赵猛在小树林里头威胁她的场景,可生活,有时候就是这么无奈,就像一盒没有开封的巧克力,你永远不知道这背后隐藏着什么。

 

快要吃完的时候,周琳告诉我,今晚她还得去医院看看她妈,不知道为什么,我鬼使神差的接了一句我也去看看,而她明显有些意外,在抬头看了我几眼后,犹豫一会,还是点头答应了下来。

 

“对了周琳,你还没告诉我呢,你和赵猛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他有没有伤害你啊?”走出杨国福麻辣烫,我随口问道。

 

“你觉得他伤害了我没?”转头看了我一眼,周琳道。

 

“应该没有吧?”

 

“嗯,没有的。”点点头,周琳道,“其实说起来也挺巧合的,本来我都快要绝望了,但就在关键时刻,赵猛接到一个电话,好像是他的一个挺重要的小弟在校外被人打了,看他样子也挺急的,当时就离开了,也顾不得我这边。”

 

“抱歉啊,是我没有保护好你。”

 

“没事,你不用这么自责,咱们本来就是萍水相逢,你能挺身而出,本身我就得好好感谢你。”似乎想到了什么,周琳接着道,“说来说去,还是我连累了你,恐怕以后你在学校的日子不会太平了,我这边也没有多大能耐,但只要你想,我一定会全力以赴帮你的!”

 

说着,周琳又是叹了一口气,神色间满是无奈。 

没事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既然事情都已经发生了,再说什么都挺多余的,还是多往前看吧。”微笑,我在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打开车门的时候说道,“你妈在哪个医院呢?”

 

“市第三人民医院。”周琳如实回答道。

 

“那行,咱们就去第三人民医院。”

 

很快,我和周琳上了出租车,大概过了十五分钟左右,车子到达目的地。

 

来到病房,我一眼就瞧见周琳她妈李晴躺在靠窗边的病床上,这是一个四十岁出头的女人,因为之前在正式单位上班的缘故,皮肤保养的还算可以,就是有点面无血色。

 

“妈,我过来了,你身体还好吧?”走进去的时候,周琳坐在床头边,顺手拿起一个苹果削了起来。

 

“还行。”点点头,在周琳出现的时候,李晴的嘴角这才勉强浮现一丝微笑,很快,她的目光转移在我身上,略带疑问道,“小琳,这位是?”

 

“哦,这是我同学张浩,也是我们高三年纪的学生,平时我和他在学校关系挺好的,听说你生病了,说要过来看看。”随便找了个借口,周琳解释着说道。

“真是抱歉啊阿姨,我这赶得急,也没买什么东西带过来,下次一定得捎带上。”眼见着李晴朝我微笑,我尴尬道。

 

“呵呵小浩,你能这样说就是见外了,实际上,就冲阿姨现在这副模样,亲戚朋友都是绕着走,你能过来看看我也是有心了,我还能奢求什么呢。”说着,李晴一顿,目光在病房里扫视了一圈,然后道,“来,小浩,我这边也没什么好招待的,就随便坐吧。”

 

“好的阿姨。”点点头,我随便拉了张凳子坐下,就看着周琳给她削了一个苹果,然后慢慢切开,一小块一小块的喂着,就是这副情景,让我不由心生感触。

 

要说周琳她家还挺可怜的,麻烦一波接着一波,本来就够烦恼了,在学校还要受赵猛欺负,莫名间,我对她的同情似乎更多了一些。

 

“对了妈,今晚你要吃点什么,等会我下去给你买。”喂完苹果后,周琳拿出卫生纸,在她妈嘴角边擦了擦。

 

“没事的,妈现在不饿,吃点苹果就饱了,这点钱不用去浪费的。”摇了摇头,李晴刚说完,一名戴着小眼镜的护士就从门外走了进来。

 

“这里谁是李晴家属?”小眼镜护士道。

 

“我是,怎么了?”起身,周琳道。

 

“你?”看到周琳这副学生模样,小眼镜护士眉头微微一皱,紧接着说道,“有没有大点的病人家属?”

 

“没有了,就我了,再说我已经满了十八岁,是个大人了。”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周琳眉眼间满是坚定。

 

“那好吧。”点头,小眼镜护士道,“病人刚住院交的医疗费快要用完了,麻烦去续下费吧。”

 

“续费?”听到小眼镜护士的话,周琳的神色明显有些不好看,“接下来我该交多少钱?”

 

“这个没有一个准数,不过,三天后病人就要化疗了,这是一笔不菲的开销,你最好在三天内凑齐三万块钱交上去,至于后续该交多少,就看治疗情况吧。”

 

说完,小眼镜护士转身就走,在这个过程中,周琳的面色也愈发惨白了。

“没事的小琳,你不用太担心,我等会打电话给你姨妈舅妈他们,多少能借一点出来,咱家什么都缺,就是不缺亲戚了。”虽然李晴的面色也不太好看,但她还是主动安慰了起来。

 

“不好意思啊小浩,给你看笑话了。”随后,李晴转头看向我这边,“没什么事的话,你就先回去吧,也麻烦你送一下小琳,最近路上坏人有些多,我怕她出什么事情。”

 

“妈,你瞎说什么呢。”周琳啐道,“现在可是法治社会,哪里有这么多坏人。”

 

“行了,现在时候确实也不早了,你早点回家,还得做功课呢,妈妈现在也没什么好奢求的,只要你考上一个好大学,对妈妈来说,就是最大的安慰了,你在学校也要好好读书,不用太担心我这边,妈妈也会照顾好自己的。”

 

在李晴的“驱使”下,我带着周琳离开,刚走出医院,我就瞧见周琳的眼角渐渐湿润了起来。

 

“你怎么了?”平时我最见不得的就是女孩子哭,看到这一幕,我不由有些心疼。

 

“没事,眼睛进沙子了。”擦了擦眼睛,周琳勉强对我挤出一丝微笑,“张浩,这次还真是谢谢你了,不过你也不用听我妈胡说,我自己就能回去的,倒是你回去的路上要小心一点,注意安全。”

 

“看你说的,我还是送你回去吧,毕竟你一个女孩子,大晚上的,有个照应也好。”

 

在我的坚定要求下,周琳也不太好拒绝我,只能让我送她回家,好在,她家离第三人民医院不远,也就十几分钟路程,穿过几条街道就到了。

 

呈现在我眼前的,是一片相对比较老式的小区,因为缺乏管理的缘故,门口停了不少自行车和电动车,没有规则那样摆放,都快把进去的路给堵死了,就连门口门卫室也是空荡荡的,那个门都坏了,窗户上还长满了不少杂草。

 

进去的时候,我时不时能看见那种小年轻出入,刺着纹身,穿着豆豆鞋,嘴里还叼着烟,一副屌屌的模样,时不时的,还会朝我们吹上几句口哨。

 

“这是我和我妈租的地方,因为房租比较低,抱歉啊张浩,让你见笑了。”神色有些尴尬,周琳道。

 

“没什么见笑不见笑的,这里可比我以前在乡下农村住的环境好多了,走吧,带我去你家看看。”

 

在周琳的带领下,我来到她家,一个大概五十平米的小居室,配套设施还挺齐全的,有卫生间,还有洗衣机,就连空调都有,当然,都是老旧老旧的,表面都泛黄了,天知道这些玩意使用了多久。

 

尽管是这样,但屋内还挺干净整洁的,窗台上还养了一些绿植,倒是有点生活上的小惬意。

 

“来,我给你倒杯水。”说着,周琳走到饮水机边,给我倒上了一杯水。

 

接过水后,我微微抿上了一口,然后在屋内坐了一会,这才离开,刚下楼,我就瞧见不远处有一廋一胖两名男子,站在花坛边鬼鬼祟祟的样子,似乎在议论着什么。

 

“老三,你确定周志国那家伙的女儿住在这?”廋男道。

 

“我都调查清楚了,千真万确,就是不知道具体住在哪个房间,不过也没事,周志国已经在手机上给我发过照片了,到时候我对着房门,一个个的敲。”胖男道。

 

“嘿嘿,真想不到,周志国这家伙简直就是疯了,竟然把她女儿作为赌注,抵押给了我们黄老大,现在输的这么惨,看来她的宝贝女儿是保不住了,听说还是个雏儿,弄起来应该很美味....”目露精光,廋男道。

 

“娘希匹,你这家伙想什么呢,周志国他女儿可是黄老大钦点要抓过来的,到时候怎么也得优先给黄老大享用,至于咱们,如果运气好的话,让黄老大高兴了,搞不好还能玩一玩。”一巴掌拍在廋男后脑勺上,胖男责备道。

 

“哎,老三,你这么冲动干什么,我这不随便说说嘛。”

 

“行了老吴,你也别墨迹那么多了,咱们还是赶紧上去敲门问问吧,争取今晚十点前解决完这个事,然后咱们再自己去潇洒潇洒。”

 

说着,俩人一股脑上了楼,与此同时,我的眉头也微微皱了起来,毫无疑问,他们口中周志国的女儿,应该就是周琳了,我也万万想不到,周志国竟然会这么禽兽,以自己的女儿作为赌注,将她往虎口里推。

>>>>全文在线阅读<<

本文标题: 我就在里面呆着不动_我吃了军人的j吧故事 新闻转载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有问题请联系管理员,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icsmcgee.com/ent/912365.html

为您推荐的相关新闻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