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娱乐新闻 > 新闻正文

揉拧拉扯绑奶头小说|你下面那张嘴又痒了

挂了电话,我开着车往小倩那边赶。 小倩的住处是我找的,就在大学旁边,所以我直接去了她家。 本来准备敲门,但是发现门没有关,推门进去,只见小倩坐在沙发上。 她穿着一件运动背心和

 挂了电话,我开着车往小倩那边赶。

 

小倩的住处是我找的,就在大学旁边,所以我直接去了她家。

 

本来准备敲门,但是发现门没有关,推门进去,只见小倩坐在沙发上。

 

她穿着一件运动背心和短裤,看样子从健身房回来还没来得及换衣服。大抵是喜欢健身的缘故,小倩的身材极好,身上的线条看着极为养眼,只是这会她眼眶通红,眼神一片灰暗。

 

“你没事吧?”

 

我询问着走过去,小倩并没有因为我的到来有所动作,依旧盯着空气。

 

“徐勇已经结婚的事,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和她一共也没见过几次,我哪儿知道徐勇骗着他。

 

“我以为你知道。”

 

小倩微微抬头,眼里有了几分愤怒:“在你眼里,我就那么像小三吗?”

 

这话让我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有沉默。

 

小倩见此冷笑一声,接着拿出电话:“我找徐勇问个明白。”

 

我狠狠的打了个颤,要是他去问徐勇,徐勇一定能通过陈雅查到我头上来。我一个箭步冲过去,把她的手机抢了过来。

 

小倩忽然像是受了刺激一样,直接站起来,对着我一阵拳打脚踢:“你干什么!你让我找他问清楚!”

 

我抓住她的双手,把她按在沙发上:“然后呢?他一脚把你踹了,你什么都得不到,他又去找新的情人,这样你就快活了?”

 

小倩还不停挣扎着,身上的运动背心很快被挣扎得脱落,露出里面的黑色内衣,而她现在显然顾及不到这些,放声大哭。

 

“不然我还能怎么办?陈雅那么知书达理,明知道我是小三,还愿意来找我和平谈话,我觉得自己就是个罪人!”

 

“可这都不是你的错,你现在和他摊牌,没有丝毫作用。”

 

小倩稍微平静了一些:“那你说,怎么办?”

 

现在最重要的是要稳住小倩,不能暴露我和陈雅。至于徐勇,身为一个大老板,肯定有不少拜金女往他身上贴。

 

若只是拜金女,大家你情我愿的倒是没什么,但是偏偏他骗了小倩,让小倩不知不觉的做了小三。

 

“这事就这么算了,你能甘心吗?”我问到。

 

小倩双手掩面:“不甘心又能如何,我又斗不过他。”

 

我安慰着她:“所以现在你千万不能和他摊牌,你就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等以后有机会了再找他报复回去,我可以帮你。”

 

小倩倔强的看着我:“我凭什么相信你。”

 

我眼神不禁有些暗淡,又回忆起欣岚的事情,心里立马有了几分火气:“因为我和你一样,都恨着徐勇。”

 

我大致把事情给她讲了一下,还告诉她,如果想报仇,那就和我站到一边。

 

我手里已经有了几个项目,还有李远那个,我也能得到相关资料,在单干之前,我能在徐勇这边获得的渠道资源当然是越多越好。

 

至于小倩,现在陈雅失宠,欣岚还没到手,她无疑是吹枕边风的最佳人选,有她帮我,一定事半功倍。

 

应该是觉得这个办法可行,小倩逐渐冷静下来,见她放弃挣扎,我也试着松开她。

 

我这才注意到,她的运动背心都已经脱到了腰,只有黑色内衣托着她的小胸脯,虽然不大,但是却因为稍显青涩,带着一种别样的诱惑力。

 

我移开目光,尴尬的咳嗽了几声,然后开口:“你要不先把衣服穿好?”

 

听得我提醒,小倩也发觉自己的不妥,赶紧把运动背心提了上来,脸颊变得绯红。

 

事情都说清楚了,我也不用多待了。

 

“今天的事情你就当没发生过,之后徐勇来找你,你以前怎么样,继续怎么样就是了。他老婆陈雅你也见了,陈雅丝毫没有怪你的意思,你不必有什么心理负担。”

 

小倩眉头皱起来,抽动了一下鼻子:“可是我现在觉得徐勇很恶心。”

 

“你要是想报仇,最好沉住气。”话音说完,我再不逗留,直接离开了。

 

之后过了几天,李远的合同顺利签下来了,他之前说好的,打电话来请我吃饭。

 

我懒得再去外面折腾,上次尝了肖静梅的手艺也还不错,干脆就定在他家。

 

开车过去,上楼敲门,这次来开门的是肖静梅。

她今天穿了一件朴素的白短袖和牛仔裤,衣着很普通,但是她身上那股成熟的风韵总是让人忍不住多看几眼。

 

或许是见到我,她就想起了上次的事情,脸色顿时红了,把头低了下去。

 

“王总,快进来吧。”

 

我心情不错,对她笑笑:“还是直接叫我的名字王皓吧,叫王总实在有些别扭。”

 

肖静梅乖巧的点了点头:“好,王皓,进来坐吧。”

 

我笑着走进去,一进门,李远就迎了上来,热情的握住我的手:“王皓兄弟,这次多亏了你,要是再接不到生意,我都没钱给工人发工资了。”

 

我同样握住他:“李老板第一件事是想着给工人发工资,这么有良心的老板,这年头可不多见了啊。”

 

李远似乎被我夸得有些不好意思了,挠了挠头,然后招呼我入座。

 

肖静梅也坐了过来,只是每次她看向李远,那笑容里面总是会多出几分强颜欢笑的味道。

 

酒过三巡,我们都有了些醉意,肖静梅的表情也掩饰得不那么完美,我这才肯定这不是我的错觉。

 

“嫂子,你这是怎么了?我看你们俩之间是有事啊。”

 

我这么一问,只见他们两人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肖静梅把头低下,李远也长长的叹了口气。

 

李远点上一根烟,长长的吸了一口:“王皓兄弟,你以后也不用叫她嫂子了,我和她已经把离婚证领了。”

 

这话说出来,原本热闹的气愤迅速冷了下来。

 

“厨房还有一个菜,我去看看。”肖静梅笑得勉强,借故走了,只剩下李远在边上,一口一口的抽着闷烟。

 

“怎么回事?”我问到。

 

李远故作轻松的笑了一声:“离了好,大家都能轻松一些。她现在年纪还不算大,还能再找。”

 

“这些年她帮我的忙,我都看在眼里,虽然不恨了,但是我还是接受不了。倒不如散了,免得各自耽搁。”

 

我看了他数秒,最后也只能叹口气,这李远,当真是个痴情人。

 

他叹了口气,又道:“王皓兄弟,另外我还想请你帮个忙。”

 

我隐约觉得这个忙和肖静梅有关,所以也没推辞:“你说吧。”

 

他摁灭了烟头:“你也知道,我和她都是村里来的,我现在有自己的事业,还算有所依靠。但是她没了我,又没什么文化,在这大城市里面可就辛苦了。”

 

没有直接说问题,但是其中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想要我帮肖静梅找个工作。

 

两人已经离婚,自然离得越远越好,免得见面糟心。

 

只是我现在都还在打工,要是把肖静梅送到徐勇公司,说不得也要遭殃,所以也是不行的。

 

现在看来,只能先给肖静梅找个住处从长计议,考虑到她没工作付不起房租,恐怕得让她先住我家去。

 

反正我可以住在陈雅家里,欣岚和肖静梅两个女人住在一起,应该没什么问题。

 

“行,交给我吧。”

 

过了没多久,肖静梅再度出来,已经收拾好了心情,和我们谈笑风生。

 

气氛再度缓和,但是我明白,在他们的笑容之下,装满了无奈。

 

最后我和肖静梅打车离开,我跟她说先住我家,她也没说什么。

 

出租车上,风吹动着她的长发,她看着窗外飞掠的风景,好似在回忆自己的一生。

 

我看着她,忽然好奇一个问题:“你爱李远吗?”

 

肖静梅把头发撩到而后,无奈一笑:“我们那个村子的封建保守很严重的,婚姻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若是反抗,金巧就是最好的例子。父母说定了,那就嫁了,还谈什么爱不爱的。”

 

我只觉得一阵可悲,他们三个人其实都没错,如果不是家庭的压力,一定要比现在幸福得多。

 

要怪,也只能怪命运弄人吧。

 

“你现在已经不在村子里了,或许就机会去寻找自己的爱情。”

 

她微微一愣,然后扭头看向我,路灯的光不停印在她的眸子里,如同繁星。

 

“那就,借你吉言。”

 

她笑着,如此的好看,眼里似乎多了一些莫名的情感,勾得我心脏狠狠的颤抖了一下。

 

我顿时有些慌乱,移开了目光,但是又很快反应过来,我慌个什么劲啊。

 

再度看向她,她已经扭头看向窗外,侧脸在快速闪过的灯光中明暗变化,勾着一抹浅浅的笑容。

 

我突然发现,她不刻意卖弄妩媚的时候,也挺抓人心的。

 

没过多久,我们到达了目的地,我领着她到了我家。

 

一开门,只见欣岚兴冲冲的张开双臂朝我跑过来,但是见到我身后的肖静梅之后,她直接愣在原地,脸上的笑容也瞬间僵硬。

本文标题: 揉拧拉扯绑奶头小说|你下面那张嘴又痒了 新闻转载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有问题请联系管理员,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icsmcgee.com/ent/912325.html

为您推荐的相关新闻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