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娱乐新闻 > 新闻正文

猛的一挺冲破了那层薄膜,乖把草莓一颗颗夹碎

我‘呵呵’傻笑起来。 “所以,你妈一大早起来,就给你们炖了鸡汤,就是给你们补身体!”我妈笑得很灿烂,仿佛她已经抱上了又白又胖的孙子。 这时,嫂子端着瓦罐

 我‘呵呵’傻笑起来。

 

“所以,你妈一大早起来,就给你们炖了鸡汤,就是给你们补身体!”我妈笑得很灿烂,仿佛她已经抱上了又白又胖的孙子。

 

这时,嫂子端着瓦罐进来了,然后给我盛了一碗鸡汤。

 

“妈,我回来几天了,还没去镇上。待会,我带金水去镇上转转,买点生活用品,也给金水买几件衣裳。”嫂子说道。

 

“好,好!我也该去地里看看了,今天金水他爸也应该回来了。”我妈说着,就出了堂屋。

 

“金水,妈问你什么了?”嫂子问道。

 

“没问什么。”我嘿嘿笑道。

 

美滋滋的喝完鸡汤后,嫂子在厨房收拾着,我在院门口等她。

 

正等着,我看到一辆黑色的小轿车从村口方向开了过来。

 

村里有小汽车的人不多,一只手都能数得过来,正看着,那小汽车在不远处停了下来,然后,从后座钻出一个年轻妹子来。

 

一看那妹子时尚的打扮,就是一个城里人。

 

她却快步朝我跑了过来。

 

那妹子很漂亮,皮肤很白,打扮清凉。

 

我正纳闷着,她却冲我叫道:“金水!”

 

我猛然想起了一个人,失声问道:“是小美吗?”

 

那女孩子‘咯咯’一笑,“是我啊,金水!”

 

我没有认错,眼前这个漂亮女孩就是同村的王小美,不过在我十一岁那年,她就跟着家人搬到城里去了,这几年间,回来过几次,不过,这是我瞎了这么久之后,才重新看到她的样子,现在已经是个大姑娘了。

 

“你回来啦?”我侧着脸笑道,眼睛却往她身上瞟。

 

小时候爱哭鼻子的小女孩子现在已经是含苞待放了,要身材有身材,要模样有模样,特别是那城里人的气派,让我自形惭愧。

“是啊,不是放暑假了吗,回来待几天,九月份我就要读大学了。”小美笑盈盈的说道。

 

“好啊,恭喜你啊!”我羡慕的说道,跟她比起来,我就是一个文盲啊!

 

说话间,嫂子的声音响起,“金水,在和谁说话呢?”

 

嫂子走了出来,看到了王小美。

 

“嫂子,她叫王小美,我们一个村的,回来玩。”我说道。

 

“呵呵,你好啊!”嫂子笑着跟王小美打招呼。

 

王小美说道:“早听说你哥娶了个漂亮的媳妇,还真的很漂亮呢!”

 

“呵呵,你客气了。”嫂子笑道,“进来坐会吧!”

 

“不了,改天吧!”小美说道,“对了,金水,听说你在学按摩?”

 

“是啊,跟镇上那个老中医学,已经出师了。”

 

“不错啊,我们城里有一些盲人就开着按摩院,生意还不错,你有机会的话也可以去城里发展啊!”

 

“呵呵,我哥和嫂子就计划着去城里开按摩院,到时,我也跟着去。”

 

“那好啊,以后我们可以在城里见面了。”

 

正说着,汽车的喇叭声响起。

 

“金水,嫂子,我爸在催我了,我先回去了,改天找你玩!”

 

“好啊!”我点点头。

 

于是,王小美转身朝汽车走去。

 

“金水,我们走吧!”嫂子牵住了我。

 

我心里感慨啊,要是能娶到像小美这样漂亮的老婆就好了。

 

没多久,我和嫂子来到镇上。

 

在镇上逛了一圈,嫂子买了些东西,也给我买了几件衣服。

 

然后,我带嫂子去了我学艺的中医诊所。

 

我师父叫赵国邦,六十多岁,在镇上开诊所已经超过二十年,在这十里八乡都是很出名的。

 

我师父最拿手的就是按摩和针灸,一治一个准。

 

按摩我是学会了,但针灸我没有学到,因为针灸摸穴比按摩还要准才行,否则,扎歪了会出事儿,因此,师父没有教我。

 

不过,现在我可以学了,但是,只能偷偷学。

 

技多不压身,这是师父教我的。

 

师父的诊所一向很忙,所以,我答应过两天就来诊所帮忙。

 

晚饭前,我爸回来了。

 

然后,我妈就拉着他回屋里说话去了,我老远就能听到我爸的笑声。

 

不用猜,就知道,我妈把嫂子和我的事给他说了。

 

其实,我爸想抱孙的心情比我妈还急,但是他一个大老爷们不可能向嫂子说件事,所以,只有我妈出马,而他就知趣的离开了。反正,邻村有亲戚,他爱住多久住多久,应该是我妈给他打了电话,他才回来了。

 

吃晚饭的时候,嫂子一直低着头。

 

我爸妈也识趣,根本没提那事儿,就说些他在外面做活的事儿。

 

吃过饭,爸妈就回屋看电视去了。

 

我在屋里玩了会手机,嫂子就叫我先去洗澡。

 

洗完澡,我就跟嫂子去了她屋里。

 

嫂子坐在那里看电视,我也偷偷的看。

 

熄灯之后,我们就上了床。

 

就在这个时候,我听到外面有动静!

 

我就小声告诉了嫂子。

 

嫂子明白了,是我爸妈在外面听墙!

 

于是,嫂子就让我和她演戏。

 

关了灯,屋里黑黑的,外面根本看不清楚,所以,我和嫂子就在床上随便‘折腾’着。

 

嫂子的叫声真的让人血脉喷张,光听她的叫声就让人受不了!

 

折腾了好阵子,我们进入了尾声,我才听到外面的脚步声。

 

第二天黄昏,王小美就约了村里的一些亲戚朋友去镇上吃饭,也叫上了我,其间,我还见到了张大龙的妹妹张小凤。

 

她和王小美同年,比我小一岁,今年也考上了城里的大学。

 

当晚,我喝了不少酒,还是嫂子来接我的。

 

第二天醒来,已经是大天亮了。

 

昨晚喝多了,躺在床上就直接睡了。

 

我走出门,看见我妈在院子里洗菜。

 

“哟,金水,醒啦!”我妈招呼道。

 

“妈,嫂子呢?”

 

我看到快中午了,嫂子这个时候应该不会在地里,而且爸也回来了,她更不可能去下地干活。

 

我妈说了,嫂子的一双手金贵,不能干粗活。

 

“你小子,现在心里只有嫂子啦?”我妈笑眯眯说道。

本文标题: 猛的一挺冲破了那层薄膜,乖把草莓一颗颗夹碎 新闻转载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有问题请联系管理员,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icsmcgee.com/ent/912322.html

为您推荐的相关新闻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