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娱乐新闻 > 新闻正文

和洋马做的感觉,狗狗东西在我里面拔出不来了

张寒的态度过于客气,翠儿心里有些不太舒坦,只是现在俩人都站在门外,指不定会遇上谁路过,她便也没跟张寒计较。 临走时,翠儿还有些不舍,嘱咐道:“张寒,今晚你去张老师家可别喝

 张寒的态度过于客气,翠儿心里有些不太舒坦,只是现在俩人都站在门外,指不定会遇上谁路过,她便也没跟张寒计较。

 

临走时,翠儿还有些不舍,嘱咐道:“张寒,今晚你去张老师家可别喝太多酒,自己一个人要照顾好自己,要是不想自己做饭,明天就到嫂子家里来吃。”

 

“谢谢嫂子,我知道了。”

 

张寒说完,也跟着她走出门,假装往张海家方向走去。

 

见状,翠儿也提着手电筒,往自己家去了。

 

等到翠儿走远后,张寒才悄悄返回来,站在门口四下看了看,确定没人后,这才推门进屋。

 

随后,张寒小声说道:“杏儿姐,没人了。”

 

张寒没想到,此刻杏儿却是板着一张脸,气哼哼的说道:“死张寒,以后不许你再碰我。”

杏儿刚才听到张寒和翠儿的对话,总觉得翠儿对张寒有点什么不一样的地方,似乎对张寒特别的在乎,于是心里便有些不开心,一时间也不太想搭理张寒。

 

加上现在她心里也着急,出门也有一段时间了,要是再不回去,张老师说不定就找过来了,于是便不等张寒有啥反应,白了张寒一眼,说:“我要回去了!”

 

说着,杏儿摸到床前,一边到处摸,一边问:“你刚才把我的手电筒扔哪儿了?”

 

张寒不知道杏儿为啥生气,便讨好道:“杏儿姐,我来帮你找。”

 

“哼。“杏儿见他殷勤的模样,心里的气消了些。

 

张寒摸到手电筒,递给杏儿后,小声说道:“杏儿姐,你先打手电筒回去吧。”

 

“你没有手电筒行吗?黑咕隆咚的?”杏儿虽然心里生他的气,但还是忍不住关心的问了一嘴,可这话一出就后悔了,自己干嘛这么关心这个臭小子?

 

张寒这时坏笑道,“杏儿姐,你放心,不打手电筒我也不会摔死的,你还没有做我的女人呢!”

 

“死性不改,就摔死你。”

 

见他一直没个正经,杏儿表面气呼呼,心里却乐滋滋地。

 

不过俩人也没再寒暄,陆续出了门。

 

……

 

张寒来到张海家的时候,桌上已经摆好了酒杯和下酒菜。

 

见张寒来了,张海起身笑道,“来,张寒兄弟,快坐快坐!“

 

张寒见张海面色有些发白,心说他估计还没从中午那顿酒里缓过来,于是便想着干脆再跟他喝一点,等他喝醉了,自己才好有机会亲近杏儿。

 

随即,张寒在饭桌前坐下之后,便对张海说道:”张老师,咱俩晚上再喝点!”

 

张海急忙摆摆手:“哎呀,算了,我酒量不如你,白天喝的难受,又吐了好几回,晚上咱就别喝了。”

 

杏儿这时候悄悄瞪了张寒一眼,知道张寒这时候又要跟张海喝酒是没安好心。

 

张寒看到杏儿的眼神,心里恨不能立刻就把张海喝趴下,于是便继续劝道:“张老师,晚上再喝点也没事,喝多了就直接睡觉,那样的话睡得更香。”

 

张海喝怕了,尴尬的说道:“今天哥哥实在喝不动了,改天,改天我一定陪你一醉方休!”

 

最终,因为张海一直拒绝,这晚上的一顿饭还是没有喝酒,在张海眼皮子底下,张寒和杏儿也没机会发生点什么。

 

吃完饭后,张寒知道张海也不可能让杏儿再送自己,于是自己便早早回去了。

 

回家后,张寒想着躺一会,等到十点路上没什么人了就去三虎家。

 

刚上了床,张寒就听外面有人喊:“张寒,你猴崽子在家吗?”

 

妈妈的,听这声音好像是村长张德旺,他来干嘛?

 

张寒心里嘀咕,嘴上应道,“哎,村长,我在家呢!”

 

说着,他下床给张德旺开了门。

 

门外,灵水村的老大张德旺打着手电筒,表情依旧那么严肃。

 

上下打量了张寒一会,张德旺说:“张寒你个猴崽子总算给村里办了件人事儿,准备一下,明天跟我上镇里去一趟,早上出发。”

 

“啊?去镇上?干嘛去呀?”张寒有些吃惊。

 

三虎不是说张德旺有事要去镇上办、让自己好趁这个当口去找机会弄马兰吗,这张德旺为什么又要带着自己?

 

“干嘛?还不是为了你小子的事呀?”

 

张德旺道:“我今天跟镇里的宣传干事谈过你救人的事儿,他们说这事儿应该加大宣传力度,说不定市里还会派电视台来对你进行采访,所以我明天带你去镇上,给你小子买一身像样点的衣服,免得给咱村丢脸。”

 

张德旺也很想借着宣传张寒的机会,给自己捞一点政治资本,所以张寒的形象对他来说至关重要。

 

张寒一听,心里暗忖,市里的电视台都来采访?难道自己这次真要时来运转了?

 

不过,张德旺要带自己去镇上,看来跟三虎商量好的计划就得改变了。

 

见张寒只发着愣没有回应,张德旺有些不悦道:“你小子想啥呢?老子出钱给你买新衣裳,你还不愿意呀?”

 

张寒赶紧笑道:“当然愿意了,村长,谢谢你啊,等我放电影赚钱了就还给你!”

 

听了这话,张德旺摆摆手,一脸大方的开口道:“你个猴崽子,多给村里长长脸,买衣服的钱老子给你出了。”

 

说完,张德旺又补充道:“记住哈,明天早上六点准时出发,你早点起来到我家等着,要出发晚了你们可就赶不回来了。”

 

这话听着,让张寒有些疑惑。

 

你们?除了张德旺和自己,还有谁要去吗?

 

于是张寒问道:“我们赶不回来?村长,你不回来吗?我跟谁一起回来啊?”

 

张德旺说:“明天你跟我家马兰一起回来,她明天也想到镇上买几身新衣服,买完就让她跟你一起回来,我要去市里宣传部给你问问情况,最快也得大后天才能回来。”

 

张德旺咳嗽了一下,继续道:“山路危险,总不能让你马兰婶子一个人回吧?你给她做个伴,陪她一块回来我也好放心。记住了,明早六点上我们家等着。”

 

“我记清楚了,村长,谢谢你啊。”

 

想到自己即将和马兰一块回村,张寒差点欢呼雀跃起来。

 

那山路几十公里,他和马兰骑个摩托车得颠簸好几个小时,这中间有的是机会发生点什么。

 

一想到这儿,张寒心里便满是期待。

 

张德旺走后,等到了十点,张寒也悄悄摸出了家门。

 

他得去和三虎通通气,把情况告诉他。

 

不过在他眼里,最重要的,还是好好跟翠儿嫂子学本事……

本文标题: 和洋马做的感觉,狗狗东西在我里面拔出不来了 新闻转载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有问题请联系管理员,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icsmcgee.com/ent/912286.html

为您推荐的相关新闻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