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娱乐新闻 > 新闻正文

一晚上下面都连在一起,被老男人玩得死去活来

而陈小宝在外面已经气的咬牙切齿了,真没想到这王桂芬如此狠毒,竟准备对他嫂子下阴招。 不行,他绝对不能让两人得逞,不止为了他嫂子,也为了他自己。 只是眼下,他并不能做太多事情,

 而陈小宝在外面已经气的咬牙切齿了,真没想到这王桂芬如此狠毒,竟准备对他嫂子下阴招。

 

不行,他绝对不能让两人得逞,不止为了他嫂子,也为了他自己。

 

只是眼下,他并不能做太多事情,毕竟他是一个傻子,傻子有傻子的优势,但也有不方便去做的事情,所以他必须等一个完美的时机。

 

深吸一口气,陈小宝压下了心底的怒气。

 

而就在这时,房间里突然传来一声嘤咛。

 

他定睛一看,才发现刚才还在说话的叔嫂,转眼就抱在了一起,不停啃着对方。

 

正值夏季,两人身上衣服都不怎么多,王桂芬没几下就被刘富贵剥了个精光,露出那白花花一片的身子,胸口那两团硕大,更是被刘富贵肆意的把玩着。

 

“啊~富贵~轻一点儿,别留下印子,会被你大哥发现的。”

 

王桂芬腻着嗓子,发出跟猫叫一样的声音,听得陈小宝身子都燥热起来了。

 

刘富贵一边把玩,一边低头啃食,嘴里含糊不清道:“放心吧嫂子,我大哥就三分钟时间,恐怕连你衣服都没脱完,他就缴械了,哪会看你身上有没有印子。”

 

听言,陈小宝不禁哑然失笑。

 

没想到刘富全还是个快枪手,难怪这王桂芬会和她小叔子搞起来。

 

房间里两人正到了情动之际,弄的火热,陈小宝却突然走到门口,用力拍响了房门。

 

砰砰砰!

 

这突如其来的敲门声,直接把床上两人吓了一大跳,脸都变得蜡白一片。

 

刘富贵正准备提枪上马,突然感觉下面一凉,竟是没反应了,当即心里咯噔一声,紧张的不行。

 

“有人!”

 

王桂芬从床上坐起来,眼睛瞪得浑圆说道。

 

刘富贵嘘了一声,面色煞白的冲外喊道:“谁啊!”

 

但是并没有人回应他,这让他心里更没底了。

 

在这种偏远村子里,一般而言,村民在天黑之后没什么娱乐活动,都会很早休息,没人有大半夜窜门的习惯,毕竟第二天还有很多农活要做。

 

所以这个点突然有人来敲门,让刘富贵心里没有一点底,生怕他和王桂芬的事情败露。

 

尤其现在没人应他,更是让他紧张的不行。

 

“嫂子,你先在这儿别动,我去外面看看!”

 

刘富贵麻利的穿好衣服,对着一边的王桂芬说道。

 

王桂芬把衣服遮在胸前,面色紧张的点着头。

 

随后,刘富贵就拿着手电,小心翼翼地朝外面摸去。

等他打开门往外面探出头的时候,却没发现一丝人影,这让他心里一阵发麻,该不会遇到什么灵异事件了吧。

 

“是谁敲门啊?”

 

他小心翼翼的喊了一声。

 

见没人回应,正准备把头缩回去,一根木棍突然从上面落下,梆地一声敲在他脖子上,直接把刘富贵打晕了过去。

 

下手的人自然是陈小宝。

 

他没有躲在外面,而是趁机爬到了屋梁上,趁刘富贵往外探头的时候,一棍子把他给敲晕了过去。

 

由于下手很果决,刘富贵连反应都来不及,直接就着了道。

 

随后,陈小宝从屋梁上跳了下来,他看了眼昏迷在脚边的刘富贵,嘴角扬起一抹不屑的弧度。

 

紧跟着他跑到附近几户人家,将他们的房门敲得梆梆响,边敲边喊,“快开门啊,富贵家遭贼了,大家快去帮忙啊!”

 

边喊边跑,等那些人家被吵醒的时候,门外哪还有陈小宝的影子。

 

而那些被喊醒的人,在短暂的懵逼后,纷纷朝刘富贵家里赶去。

 

虽然刘富贵平常不遭人待见,但怎么说也是同一个村子的,这会儿听到他家遭了贼,都想过去看看情况。

 

结果不去还好,一去就看到刘富贵倒在地上,不知死活,而衣衫不整的王桂芬,正坐在一边抹着眼泪。

 

这一幕让大家伙心里头一乐,暗道终于有好戏看了。

 

果不其然,第二天整个伏龙村里都在传,说王桂芬和小叔子通奸,结果被村长刘富全抓了个现行,刘富贵会晕过去,其实是刘富全打的。

 

还有一个说法,是说刘富贵想对他嫂子王桂芬动手动脚,结果被王桂芬失手打晕了过去。

 

更有一种夸张的说法,是说刘富贵家里真的遭贼了,刘富贵是被贼打晕的,而王桂芬,则被那贼给糟蹋了。

 

总之一夜之间,整个伏龙村都热闹了许多。

 

各种版本的故事在家家户户流传,而且越传越邪乎。

 

最后都有说是老天开眼,派下来某个神仙整治刘富贵这个蛮横的恶霸。

 

然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此时正躺在鱼塘旁边的树干上,在那儿呼呼睡着大觉呢。

 

他这么淡定,是因为很清楚,不论刘富贵和王桂芬怎么怀疑,都不会把这件事算到他头上来。

 

因为整整两年时间,他这傻子的形象已然深入人心。

 

谁能想到他这个傻子,会做这种事情?

 

而他这么做的目的,自然是为了给刘富全一家人心里添堵。

 

相信发生这件事后,刘富全短时间内是没心思继续打他家鱼塘的主意了。

 

果不其然,一连着好几天,村里人都没怎么见着刘富全出门,偶尔见他出来了一两次,也都是铁青着一张脸,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这天,陈小宝正坐在鱼塘旁边看守,身后突然传来一阵熟悉的脚步声。

 

他想都不想,一起身就朝身后跑去,将一个软乎乎的身子用力抱住,“嫂子,你终于回来了,小宝饿了!”

 

一边说,他嘴巴还不停的李香兰怀里蹭着。

 

李香兰面露无奈之色,却只是揉了揉陈小宝的头发,没有推开他。

 

自从上次两人差点突破最后一步后,平日里这种程度的接触,李香兰并不排斥,心里反而有一些期许。

 

毕竟只是这样接触的话,第一不会违背伦理道德,第二又能稍稍缓解一下她对某些方面的渴望。

 

而且就算被同村的人撞见,也只是觉得陈小宝傻的可爱,不会传出什么闲话。

本文标题: 一晚上下面都连在一起,被老男人玩得死去活来 新闻转载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有问题请联系管理员,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icsmcgee.com/ent/912260.html

为您推荐的相关新闻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