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娱乐新闻 > 新闻正文

男友让我朝着坚硬坐下去_好痛宝贝一会就好了

小李子亲着林婉儿柔软的小嘴,心里头更是欢喜,她的小嘴里头甜丝丝的,正好和他刚才含住的咸水交合在一起,反而变得滋润起来。 刚才林婉儿还有些抗拒,可是被小李子这么上下一弄,身体

 小李子亲着林婉儿柔软的小嘴,心里头更是欢喜,她的小嘴里头甜丝丝的,正好和他刚才含住的咸水交合在一起,反而变得滋润起来。

 

刚才林婉儿还有些抗拒,可是被小李子这么上下一弄,身体还不是主动地迎合了他?

 

“别苦着脸,脸色好看点,不然惹桂丞相生气,那你可就没有上他床的机会了。”小李子忽然停嘴道。

 

他带着一丝粘液的手往上一摸索,在林婉儿胸前的白嫩上滑过,刺激得婉儿又是娇呼一声。

 

“是……大人……”

 

林婉儿咬着贝齿,眼看着前面的小李子,心里头却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现在囚房里头可就她们两个人,外头还有太监守着,林婉儿满脸的俏红,心里还寻思着会不会被人听到自己的叫声。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刚才被小李子这么一弄,现在他停下来了,自己反而有点若然若失的感觉。

 

这就好像在吃着饭哩,忽然吃到一半就停了下来,还没填饱肚子就没了。

 

而且不知道为何,林婉儿看到小李子邪笑着,却仿佛着魔了一般,只想着进行下一步。

 

忽然小李子又亲上来,这一下婉儿可就没了闪躲,反而是小李子的舌头钻进来,她直感觉温暖的很,不用小李子多费力气,她就主动地张开了自己的贝齿。

 

“唔……”

 

小李子的手又攀上了她胸前的娇嫩,轻轻一揉捏,直让婉儿舒服的哼出一口气,整个人的身体软绵绵的,一点力气都生不出来。

 

小李子见到婉儿迷醉的模样,嘴角的笑意却变得越来越阴邪,他手指摸索到婉儿背后,把绑住了她双手的绳索给解开来。

 

感觉到自己手臂的宽松,婉儿的眼神顿时变得有些惊讶。

 

“大人,你这是为何……”

 

小李子却是笑着往床边一靠,解开了自己的衣袍。

 

“刚才我教的是前戏,现在轮到你来服侍我了,知道么?”小李子说道。

 

林婉儿一听,眼珠子却是朝着囚房的大门扫了过去,她心里头可是无比渴望要逃出去……

 

可是她知道,教坊司可不是这么容易就能逃出去的地方,而且,她双手捂着亵裤下的湿润,那个地方的娇颤,似乎也不愿意让她就这么离开……

 

再看向自己的娇躯,身上已经被小李子给捏的通红,玉脖上更是留下了朱砂一般的印记,虽然林婉儿不觉得自己是天下最美的那个,可这么光溜溜的出去,免不了又会遭到其他人的毒手。

 

越想下去,林婉儿就越觉得害怕,她可没有掌握权势的爹能再给她撑腰……

 

林婉儿微微张开小嘴,终究还是跪伏在了小李子的面前。

 

“大人,我要如何服侍您……”

她的身体光溜溜的,胸前的白嫩沉甸的像是奶球,下面沾水的粉嫩直吸引着小李子的目光,那盈盈一握的小腰肢早已被小李子给捏的通红,好一个漂亮的美人儿!

 

小李子一见到她这卑躬屈膝的模样,就知道她已经完全服了自己,不然自己给她松绑,她还不得立马开门逃出去不可?

 

不过当然小李子也早就在外面做了防备,不然他也不会就这么解开婉儿的绳索。

 

既然林婉儿已经屈服了,那接下来就好办了,小李子干脆把大衣一撩,手指扶着婉儿的下巴,让她近身过来。

 

“来,先用你的小嘴好好服侍本官再说。”小李子说道。

 

他搂着林婉儿,两人几乎要贴在一起,尤其是婉儿胸前的白嫩,更是压得小李子的呼吸变得有些急促。

 

林婉儿只感觉这个姿势别扭极了,尤其是自己前面的傲人,纵使是她早就做好了准备,可是蹭在小李子的身上,她依然是娇羞得不行。

 

“大人,您这样……让小女怎么亲……”林婉儿羞涩地说道。

 

她虽然已经放开了,可是被小李子这么给搂着,也只得不断亲着他的嘴唇,把自己的甜水往里头送。

 

小李子一边搂着婉儿,一边却是不断在她身下的两团大白馒头上抓去。

 

“这还不简单,你一路往下亲就行了呗。”小李子邪笑道。

 

一路亲下去?

 

林婉儿俏脸一红,这不就跟刚才小李子弄自己的时候一样了么?

 

忽然小李子往她身下用力一拍,吓得林婉儿顿时“啊”地尖叫出声。

 

“还想什么呢?赶紧动嘴啊。”

 

小李子这么一说,林婉儿赶紧惊慌地应了一声“是”,然后看着他的下巴,还是慢慢地凑嘴上去。

 

刚才小李子都这么弄自己了,自己大不了就按他刚才弄得也来一次就是……

 

就连林婉儿都不知道,她自己就这么被小李子潜移默化地给改变了,现在被小李子捏着自己的私密地方,她居然不是那么的害羞了。

 

当林婉儿的小嘴落在小李子脖子上的时候,那种轻轻掠过的痒意让小李子也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眼看着一开始见面还倔的不行的林婉儿,现在去如同奴仆一般跪在自己面前,小李子心里头就觉得爽快得很。

 

论起调教的本事,这教坊司里头可没有别人能比他还更厉害哩!

 

“唔~”

 

忽然林婉儿又是轻轻呻吟一声,小李子的双手在她胸前的白嫩上一捏,直捏的那两小粒更加的刺痛。

 

“别停,以后丞相这么弄的时候,你也得继续这样下去。”小李子说道,他捧着婉儿的白嫩,心里头只觉得舒服得不行。

 

林婉儿点了点头,继续朝着脖子下亲去,舌尖就像刚才小李子那样在他胸膛上打着转,把上头的一层细汗都给吮吸到了自己的小嘴里头。

 

忽然小李子只感觉自己胸膛上的两处敏感也被什么东西给咬住了,只爽快得他也哼了一声……

“啊……”

 

婉儿听到小李子的喊声,顿时吓了一跳,还以为是自己弄疼了他。

 

谁知道小李子却是又一把按下了她的头,享受着她小嘴的滋润。

 

“没事,赶紧继续……”

 

婉儿被小李子捂着头,她的傲人白嫩更是被捏得通红,只感觉下半身有根东西要顶上来了哩。

 

小李子心里想着要不要让她也帮忙含含自己的秘密,可是忽然屋外却传来了小太监的敲门声。

 

“总管,有急事相报!”

 

听到这让人厌恶的声音,小李子只好把林婉儿给扶起,拿着地上脱落的衣服就给她披上。

 

“什么事?”小李子走出囚房门,气冲冲地说道。

 

他刚才正被弄得爽哩,林婉儿可是个机灵的妹儿,这么好的时刻居然被打搅了。

 

小太监惊慌得赶紧低下头道:“打扰大人雅兴,实属小的不该,可是总管想见大人你哩……”

 

“总管?”

 

小李子脸色一变,他是教坊司的总管,可是小太监说的可是所有太监的总管……

 

小李子无可奈何地看了一眼半遮衫坐在床上的林婉儿,看来今天的这场戏,也只能先做到这里了。

 

“给她准备一个好一点的房间,没我的吩咐,谁也不能碰她!”

 

小李子和小太监吩咐一声,小太监立马点头去给林婉儿准备房间去了,好歹也是自己没玩完都女人,小李子可不想看她在这么糟的囚房里受折磨。

 

林婉儿眼神中带着几分害怕,看着忽然又走了回来的小李子,她赶紧挺起身来,那对傲人的白嫩,直看得小李子更加不舍得离开!

 

小李子手扶着林婉儿的下巴,低头在她的红唇上又是索取一番,然后才抬起头来,嘴角勾出一道微笑。

 

“在这里等我,我会尽快回来找你的,知道么?”

 

“嗯……”

 

林婉儿点了点头,看着小李子脸上挂着的一丝邪意,她心里头却有了几分纠结,明明自己不想和他在一起,可是现在看到小李子要走,忽然她又不想他离开。

 

“你……尽早回来……”

 

像是一个等丈夫归家的妻子一样,林婉儿咬牙低声说出了这句话。

 

林婉儿的小脸红扑扑的,大腿紧紧地夹在一起,微微嘟着小嘴的样子,刚才她可是被小李子好一番玩弄,现在身体可是痒的难受。

 

小李子一怔,旋即笑了笑,看着婉儿这一脸欲求不满的样子,怕不是已经迷上自己的技巧了哩。

 

和林婉儿告别完之后,小李子立马又出了教坊司,朝着太监总管住的房里赶去。

 

太监总管住在宫中,可说是除了后宫,最接近皇上的人,只是他早就已经风烛残年,底下的小太监们,都一直在议论着他什么时候死,然后自己好上位。

 

不过和别人不同,小李子可是一点都不希望这老家伙死。

 

“总管您来啦?公公已经在里头等候多时了哩……”

 

在总管公公房前,早就已经有一个手持拂尘的小太监,一见到小李子来了,赶紧迎了上来。

 

小李子和这小太监也熟得很,挥挥手当是打了招呼,一脸严肃地道:“我先进去见公公,你们都退到十步之外。”

 

“是。”

 

其他的小太监立马往后退去,只让小李子一个人进了门。

 

小李子进了公公的房,当即就躬身道:“公公,小的来了。”

 

只见在房里的一张床上,一个看似老态龙钟的老人家正挺着腰坐着,听到小李子的话,立马就睁开了眼。

 

“小李子,你过来……”

 

忽然这老人家喊出一道声音,小李子赶紧迎了上去,拨开床帘一看,老人家的脸色让小李子顿时有几分心疼。

 

“干爹,您这是……”

 

小李子哽咽着说不出话,眼前的老者身上已经起了不少的黑斑,比小李子刚见到他的时候可有憔悴了许多。

 

想当年小李子刚进宫的时候,还是总管公公使招让他没净身就进去的,还把他认做干儿子,这一路风生水起,总管公公可没少帮忙。

 

“儿啊……”总管公公忽然睁开眼,混浊的双眼看向了小李子,“用不着多伤心,人死是早晚的事,这次干爹找你进来,是要给你留几句嘱托。”

 

小李子当即跪下身子说道:“干爹有什么事,尽管吩咐就是。”

 

总管公公看着小李子欣慰地点了点头,说道:“干爹之所以让你没净身就进来,让你当我干儿子,就是看中了你和我是同姓的,你可千万要记得,以后给我们李家留给后,这样才好把我的牌位供上祠堂。”

 

“干爹放心,我一定会给咱们李家留下最好的种!”

小李子眼神闪烁,当初他能留着自己的宝贝,全都是靠了干爹,现在别说给他留一个种子,留十个种子都行。

 

总管公公听了,又是慈祥地笑道:“那就好,我现在已经过了年纪,想必皇上也知道这点,过不了多久就会重新挑选总管公公,我虽在他面前多有提携你,不过能不能做到这个职位,还得看你自己了……”

 

小李子眼睛一亮,这个干爹果然没白认,他现在也就一个总管太监而已,想爬到总管公公还不知道要等多久哩,干爹这回可是给了大恩。

 

小李子和干爹在房里一直谈了几个时辰,等到了晚上之后,他才悄悄离开了皇宫,开始按着干爹给的计划去布置。

 

等计划布置完之后,已经是几天后的事情,这期间小李子虽然想去找林婉儿,可惜无奈有事缠身,根本就赶不去。

 

殊不知,除了林婉儿之外,还有一个人迫切地想找小李子进来哩!

 

庆贵人这几天待在宫里颇是烦闷,自从上次被小李子那么一调教之后,她的心里头就一直是痒痒的,直想着他能赶紧来找自己。

 

可是谁知道她找人去召小李子,却得知他不在宫中的消息,这可就苦了她一个人,就算是自己有手,可感觉也没有小李子那天夹着的棍子舒服哩!

 

这一天,庆贵人又暗中找人去召小李子,本来还以为小李子又有事要忙,可是谁知道却得知小李子说待会就过来。

 

庆贵人心里一喜,忽然想起自己身上还有些汗味,心想着等自己沐浴完再见小李子也不迟……

 

庆贵人一吩咐,立马有宫女来服侍她更衣沐浴,那雪白的身子,挺翘的山峰一沾到水,肌肤上立马浮现出一抹通红,看上去吹弹可破,让人想要咬上去。

 

庆贵人让宫女都出去,自己一个人躺在浴池里,细细抚摸自己的身子,心里直想着为什么皇上还不来宠幸自己。

 

殊不知,就在她上下动作的时候,一道人影却悄咪咪地钻了进来,隔着屏风盯着她的娇躯看。

 

小李子刚才进来的时候,还是宫女把他放进来的,现在他看着眼前的庆贵人,心里直兴奋的手脚颤抖。

 

眼前的庆贵人躺在浴池里,那两条修长的美腿就搭在池边,她捂着自己的白嫩不断揉捏着,一脸的醉人神色,直看得小李子也跟着绷硬起来了哩!

 

“是谁?!”

 

忽然庆贵人听到浴池边的声音,慌的喊出一声,冰冷的眼神朝着小李子这边投射过来。

 

小李子赶紧从屏风后出来,躬身说道:“贵人息怒,是小李子我。”

 

“小李子?”

 

庆贵人一听到小李子的声音,惊的立马从浴池里爬起来,她胸前的白嫩拂过一道水流,在烛光的照耀下看着可是晶莹剔透的,让小李子都忍不住多扫了几眼!

本文标题: 男友让我朝着坚硬坐下去_好痛宝贝一会就好了 新闻转载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有问题请联系管理员,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icsmcgee.com/ent/912063.html

为您推荐的相关新闻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结果